“恩?有消息了?这么快?好,他们是哪两个势力的人?”刘一问道。

    刘一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有他们的消息了。

    “段大赢是南城段家家主的儿子,而夏流是南城夏家大长老的儿子。”

    也难怪这么快就有他们的消息了,原来他们是南城的势力,他们南城来的修士,不知道钱宝商行也是很正常,毕竟,钱宝商行虽然厉害,但也只是限于西城的修士知道,至于南城的修士,他们是不知道钱宝商行的。

    这也就可以解释的通,为什么大家都不敢在钱宝商行闹事,他们却敢,原来他们不知道钱宝商行在西城的名声,他们以为钱宝商行只是一个新兴势力,就是一个暴发户,实力不会强到哪里去。

    至于第一门为什么这么快就查到他们是来自南城,那也很简单,因为刘一他们准备去南城秘境,自然要对南城了解一番,因此,刘一在几十天前,就让人收集南城的消息,尤其是南城各大势力的信息,那么,里面有段大赢和夏流的资料也很正常了。

    “是他们两个势力啊,把他们的资料给我。”刘一道。

    “是。”

    刘一看着南城段家和夏家的资料。

    南城段家,南城十大顶级势力中的一大势力,具体实力,应该和西城的八大一流势力的实力差不多,不过,南城段家,由于他们是家族式修真势力,因此,他们其实比起其他顶级势力,还是弱了一线,当然了,能够位列十大势力行列,就算弱一点,也不会弱太多的,比起一流势力,肯定要强很多很多。

    至于十大势力的具体资料,这么一点时间,肯定没法查到,但是,段大赢是段家家主的儿子,这个在南城是人尽皆知,也不算什么隐秘,因此很容易打探。

    既然段家能够位列十大势力,那么,他们是不好对付的,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南城夏家,南城十大顶级势力中的一大势力,具体实力,也应该和西城八大一流势力的实力差不多,和南城段家是一对冤家,两家实力相仿,又是世仇,经常发生战斗。

    夏流,是夏家大长老的儿子,很受大长老疼爱,这也是南城人尽皆知的事情。

    南城十大势力当中,就只有他们两家是家族式修真势力,其他都是宗门式修真势力,因此,他们两家在南城十大势力当中是垫底的。

    虽然他们两家都排在第九第十的位置,但是,他们为了争夺第九的位置,经常闹得不可开交,以至于一直到现在,大家也没有排出,他们究竟谁是第九,谁是第十。

    总之,十大势力当中,他们就是第九和第十。

    段大赢,在南城也是无法无天,横行霸道惯了,不过,由于大家忌惮段家,也就不敢把他怎么样,当然了此人还有一个外号,叫做淫公子。

    段大赢经常拿着一把折扇,吸引女修士的注意,时常和一些女修士发生不正当的关系,不过,不知道是否做到隐秘还是他真的没有强迫女修士,反正,在南城,那些女修士似乎都是愿意跟在他身边,没有传出他强迫女修士的行为,因此,大家对于他的这种行为,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夏流,在南城也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人物,不过,他的无法无天,似乎很多都是针对段大赢而去的。

    比如,段大赢想要吸引某个女修士,他夏流就去搞破坏,因此,大家也叫他下流,因为他这种行为让人觉得不耻。

    夏流经常在腰间别一把剑,其实,也是个剑道高手,不过,很多高手都把武器藏起来,哪有像夏流这样,整天把剑别在腰间,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用剑高手一样。

    夏流倒是很少和其他女修士混在一起,除了破坏段大赢的好事之外,他很少和女修士在一起,在他看来,陪女修士,还不如陪自己的剑。

    至于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西城,现在还没有查到,毕竟,顶级势力的行事,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查到的。

    然而,刘一在查南城段家和夏家之时,南城段家和南城夏家,已经闹翻天了。

    南城段家,在段大赢死亡那一刻,他的名牌咔嚓一声,破裂了,可把看守名牌之人给吓坏了。

    “家主,不好了!家主,不好了!”那个看守名牌之人,惊慌的跑向家主那里,把段家其他人都给吓了一跳。

    要知道,那是看守名牌的家族弟子,如今他这么慌张,那么,一定是家族里面有重要的人出事了,于是,大家也跟了过去,想听听究竟是哪位重要的人物出事了。

    “小三,别急,慢慢说,究竟谁出事了,让你那么惊慌?”段家家主不慌不忙的道。

    也是,家族重要人物出事了,到时候,找个人顶替就行了,对于家主来说,这都不是什么大事,除非出现一大片的重要人物出事,否则,在家主看来,也不算什么。

    其实,别说家主,就是其他人,有些人也未必不是心理蠢蠢欲动,心想要是重要人物出事了,自己是否可以顶替上去,这样权利就更大了。

    “是,是,是....”小三是是是,就是不敢说出来。

    “好了,别墨迹了,是哪个老家伙死了,说出来就是了,我们厚葬他就是了。”段家家主不耐烦的道。

    “是,是少爷出事了。”小三颤抖的道。

    “什么?你说谁出事了?”段家家主抓住小三的脖子问道。

    小三被他抓的说不出话了,想要回答也回答不了,其实,小三对于这种结果早有预料,否则,他也不会吞吞吐吐不敢说出真相。

    “好了,家主,你先放开小三,让小三慢慢说。”有闻讯赶来的长老开口道。

    家主虽然在气头上,但也是明白,这样抓着小三,小三根本没法说话,因此放开了小三道:“你再说一次,究竟谁出事了?”

    “是少爷出事了,刚才,少爷的命牌碎了。”小三再次道。

    其实,这一幕不只发生在段家,就是夏家,也发生着同样的一幕。

    “不好了,出事了,大长老,出事了。”

    “出了什么事?”

    “就是少爷出事了,少爷的命牌碎了。”

    “什么?你确定?”

    “是的。”

    “我不是派人去守护他了么?守护的人呢?他的命牌有没有碎裂?”

    就这样,南城的两大家族势力,同时震动了起来。

    因为他们发现,就连守护者的命牌也碎了,也就是说,他们应该是遇到了不可抗拒的力量。

    “查,你们给赶紧查,看看大赢去了哪里?”段家家主道。

    “查,你们给我查,看看小流去了哪里?”夏家大长老道。

    在南城震动之时,西城同样不平静,能够查到消息的绝对不止第一门,其他势力,同样能够查到他们的消息。

    西陵宗,西陵子看着眼前的消息道:“原来他们是南城的夏家和段家之人,难怪这么嚣张,可惜,这里是西城,不是南城,钱宝商行也不是一般的势力。”

    “是啊,以前我还觉得钱宝商行不怎么样,现在看来,西陵子,你以前的决定是正确的,那时,你要是为了色鬼,就和刘一相斗,说不定你已经被他给宰了,这样的话,我们就损失太大了。”西陵宗宗主道。

    其他长老闻言,也一阵无语,他们总不能说,其实他们是希望西陵子去死吧。

    “这钱宝商行还真能惹事,刚刚宰杀西陵宗的弟子,这边又把南城两个势力的人给宰了。”罗霸天道。

    “哼,那是他有那惹事的能力。”李艳萍道。

    天威门,天杰道:“使者,如今钱宝商行又惹了南城两个顶级势力,我们可不可以和他们一起合作,一起对付钱宝商行?”

    “你确定你能够对付的了钱宝商行吗?”使者道。

    “这个,这个第一门太诡异一点了。”天杰。

    “既然没有把握,为何要急着出手?”使者道。

    “那我们?”天杰问道。

    “看戏,不好吗?难道我们非要自己演戏给别人看才行,自己就不能看一次别人演的戏?”使者道。

    “使者英明!”天杰道。

    长风镖局,郭风流开口道“爸,钱宝商行怎么惹了那么多势力,他们能够应付的了吗?”

    “哦,你什么时候开始担心钱宝商行来了?他们应付不了,这不正合你意吗?”郭长风道。

    “我这不好奇嘛,好奇他们怎么这么能惹事?同时,也想看看他们怎么应付这次的事情。”郭长风道。

    “放心吧,南城的势力而已。”郭长风道。

    其实,南城段家和夏家,了解到段大赢和夏流是去了南城之后,也是脸色狂变。

    “什么?他去了西城?去了那个势力那里玩?你确定?”段家家主道。

    “什么?他去了西城?去了那个势力那里玩?你确定?”夏家大长老道。

    “去,问问那个势力,这是怎么一回事,大赢是怎么出事的?”段家家主道。

    “去,问问那个势力,他们怎么让小流出事了?”夏家大长老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