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随着段大赢和夏流被杀之事传出去之后,也引发了很大的震动,尤其是后来钱宝商行利用阵法击杀两个结丹期巅峰的修士,更是让人见识到了钱宝商行的强势。

    “钱宝商业街经常出现的那个漂亮女修士原来是钱宝商行的人,难怪她天天逛钱宝商行的商铺,原来是了解钱宝商行的具体状况。”有人道。

    “是啊,我就说,哪里来的漂亮女修士,会一直出没在钱宝商业街,而不去其他地方,原来她就是钱宝商行的人,而且还是钱宝商行的高层。”有人道。

    “是啊,那两个修士也活该倒霉,钱宝商业街本来就不允许动武,一切都得按规矩办事,他们倒好,不仅在钱宝商业街惹事,更是惹钱宝商行的人,更要命的还是惹了钱宝商行的高层,如此,不杀他们,钱宝商行的威信何在?”有人道。

    “呵呵,也活该他们倒霉,谁叫他们来西城也不打听打听,看看钱宝商行在西城的地位?”有人道。

    “就是啊,在西城,西陵宗可谓一手遮天,连城主府都要退避三舍,可惜,就是如此强势的势力,还不是因为惹了钱宝商行的人,被钱宝商行宰了好几个修士,甚至连大名鼎鼎的结丹期修士色鬼都被宰了,西陵宗也没说什么,只说了一句,此事到此结束,就结束了和钱宝商行的恩怨,而段大赢和夏流他们两人,也许他们家族在南城是很厉害的势力,但是,放在西城,他们还是不够看的。”有人道,显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段大赢和夏流的身份也被大家暴露出来了。

    当然了,这也许是有心的势力暴露出来的,不然,就算知道他们消息的,也只是大势力,那些散修是不知道的,不过,在有心势力的暴露下,全城都知道他们的消息了。

    “南城段家和南城夏家,和西城的八大顶级势力是一个级别的势力,难怪段大赢和夏流不把钱宝商行放在眼里,也许在他们看来,也只有八大势力,才能被他们放在眼里吧。”有人道。

    “那当然了,他们来到西城,不可能没有听说过钱宝商行,再说了,来到钱宝商行之后,钱宝商行的规矩,他们又不是没有看过,既然看过,他们还敢如此行事,显然是没有把钱宝商行放在眼里的,也许把这里当成了南城。”有人道。

    “哈哈,也许在他们眼里,钱宝商行只是个暴发户而已,根本不值得重视,他们以为钱宝商行来到西城没多久,实力不怎么样,所以才敢乱来吧。”有人道。

    “也许吧,不过,我可是听说,听说段大赢和夏流不是钱宝商行的人杀的,杀他们的而是另有其人,不过,现在也不知是谁出手的。”有人道。

    “是吗?既然这样,钱宝商行又为什么要杀那两人的守护者呢?”有人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反正这些消息都是随便听得。”有人道。

    “很简单啊,就是因为他们太嚣张了,当时,钱宝商行的人都说了,人不是他们杀的,但是,那两守护者硬是要说是那个女修士杀的,于是,钱宝商行一发怒,就把他们两个结丹期巅峰的修士给宰了,现在都已经宰了那两结丹期巅峰的修士,那么,就算段大赢和夏流,不是钱宝商行杀的,钱宝商行也没有否认的必要了,反正都和那两个势力对上了。”有人道。

    “那倒是,说起来,人家钱宝商行才冤枉呢?那两个势力的人自己找死,却害的钱宝商行无缘无故的对上两大顶级势力。”有人道。

    “哈哈,这下有好戏看了,就是不知道那两个势力是否会从南城杀过来。”有人道。

    看戏,对于很多修士来说,是很喜欢的事情,毕竟,那种热血沸腾的时刻,可不是天天都有的事情。

    对于南城的段家和夏家是否会杀过来,大家也很期待,其实,大家也明白,他们肯定会杀过来的,只是不知道是否愿意为了那两人,真的和钱宝商行拼个你死我活,要是真的拼个你死我活的话,那就有的看了,尤其是西城的各大势力,他们倒是希望南城段家和夏家能够和钱宝商行拼个你死我活,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看出钱宝商行的些许实力,他们可不认为南城这两个家族能够把钱宝商行怎么样,只是,能够让钱宝商行暴露一些底牌,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件很欣慰的事情。

    现在的钱宝商行,表露出来的实力,也就和一般的一流势力的实力差不多,这些都是他们在西城刚刚招收的散修,他们原本就有的实力,根本就没有暴露出来。

    因此,大家很希望有势力能够让钱宝商行暴露一些原本就有的实力,而不是现有大家知道的实力。

    南城段家。

    “报,家主,西城传来消息,说少爷在钱宝商行调戏他们的高层,对他们的高层动手,被他们高层当场击杀。”

    “什么?钱宝商行?没有听过,他们也是西城的顶级势力了,怎么连一个没听过的钱宝商行都搞不定?”段家家主道。

    “家主,我听说现在西城正将面临着一场劫难,因此,西城各大势力都不敢轻举妄动,我想,也许大赢做事太过分了,以至于让他们也不好轻易为大赢出头吧。”有长老道。

    “对啊,家主,对方也是顶级势力,而且还是不比我们差的顶级势力,他们也许看不惯大赢的行为,只是看在我们的面子上,没有对大赢怎么样,也许现在大赢出事了,他们还在心里暗暗高兴呢,他们怎么可能替大赢出头?”有的长老道。

    “哼,我们是他们盟友,他们在大劫当中,还要我们帮忙,他们连这点小事都不愿意做,他们还指望以后我们怎么帮他们?”段家家主道。

    “报,家主,西城传来消息说,说钱宝商行实力比较强大,他们的势力惹不起。”

    “你们看看,分明是不想帮忙,就连这样不着边的借口也说出来了,不就是一个新兴势力嘛,有什么惹不起的。”段家家主道。

    “这个借口确实太让人吃惊了,他要是直接说大赢做事让他们不好出头,那还没什么,可是,他们竟然说他们惹不起钱宝商行?也就是说大赢没错,就是他们惹不起,他们才不敢出头,太气人了,家主,你说怎么办?”有的长老道。

    “怎么办?自然是我们自己去讨回公道了,不过,我们这样杀去,西城其他势力肯定有意见的,你告诉他们,让他们顶住其他势力的压力,允许我们去西城对钱宝商行出手。”家主道,接着,又道:“听说,他们把夏流也宰了,哈哈,正好,我们去和他们合作一番,我们虽然经常争斗,但是,现在,为了报仇,我想他们也不介意合作一次的。”段家家主道。

    南城夏家。

    “报,家主,报,大长老,西城传来消息,说少爷对钱宝商行的人出手,才被钱宝商行当场击杀的。”

    “家主,你看,那个势力也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吧,一个钱宝商行,没有听过的小小商行,当场杀了小流,让那个直接灭了钱宝商行就行了,可是那个势力却无动于衷,根本就不替小流报仇,灭了钱宝商行。”大长老道。

    “呵呵,大长老别动怒,我们还是问清楚具体情况再说吧。”夏家家主道。

    “是啊,大长老,按理说,那个势力是我们的合作伙伴,就算小流做了什么不对的事情,如果对方实力太弱的话,他们也应该替我们把对方给灭了才对啊。”有的长老道。

    “哼,说吧,他们还有什么消息传来,你别告诉我,他们只是说了小流是钱宝商行杀的,就没了?”大长老道。

    “他们说,钱宝商行实力很强,这次又是小流自动惹上钱宝商行的,他们不好直接出面。”

    “什么叫不好直接出面?还有,钱宝商行,一个没有听过的商行,实力能强到什么地方去,家主,我看他们根本就不想出手,不如我们自己派人手去吧。”大长老道。

    “我们自己派人去倒是没事,只是西城其他势力可能会有意见,可能会阻止我们的,我可不想因此得罪整个西城。”夏家家主道。

    “哼,其他势力的事情,就让那个势力去解决吧,我们不用他们对付钱宝商行,让他们解决其他势力,我想他们也不会有意见吧?”大长老道,接着,大长老又道:“还有,据说段大赢也和小流一起出事的,我就不相信段家能够放任不管这事,我们可以和段家暂时合作的。”大长老道。

    “好,这事就交给你去做。”夏家家主道。

    于是,南城段家和南城夏季达成暂时合作协议之后,就立刻清点人手,直奔西城而去。

    “钱宝商行的修士,出来受死,我们替我们的少爷报仇来了。”突然,钱宝商行外围,出现了大量的修士,钱宝商行围了起来,并且大声吼道。

    他们真是来势汹汹。(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