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来势汹汹的敌人,听着如此狂妄的话语,刘一也是二话不说,直接开启了钱宝商行的防护阵法。

    在钱宝商行阵法开启的瞬间,整个钱宝商业街就消失在外人眼中,而钱宝商业街的其他修士,看到钱宝商行开启阵法之后,也就安心了,他们刚才也看到来势汹汹的一大群修士,也十分害怕,害怕自己等人会被殃及。

    “诸位,如今,我钱宝商行突临大敌,为了不会伤及各位,等下我开启阵法,把各位传送出钱宝商行,希望各位不要抵抗。”刘一道。

    “谢谢钱宝商行的各位,谢谢你们了,我们不会抵抗的。”有修士道。

    “就是啊,要是别的势力,他们巴不得我们留下,替他们抵挡大敌,还是你们钱宝商行好,竟然让我们离开。”有人道。

    “钱宝商行的各位,我想留下来和大家一起抵抗大敌如何?”有的修士道。

    “对啊,我们留下来和你们一起抵抗大敌如何?”

    “我愿留下来和大家一起抵抗大家....”

    一大片的修士说愿意留下来,可惜,刘一怎么可能让他们留下来,要是他们留下来,自己的实力不就暴露了么。

    “谢谢各位的好意了,不过,要是你们留下的话,说不定他们就会把钱宝商行的仇恨转移到你们身上,那样的话,我们不是害了你们吗?再说了,我们钱宝商行也不怕他们,所以,你们还是离开吧,你们要是留下,他们拿我们钱宝商行没办法,就去找你们麻烦,那麻烦可就真的大了。”刘一道。

    “谢谢,可是我一个人,我不怕。”有修士道。

    “不用了,谢谢各位的好意,我们能够应付,就不用各位了,毕竟,要是各位真的在这里受到了伤害,我钱宝商行也会过意不去的。”刘一道。

    接着,刘一一挥手,就把钱宝商行街的其他人都给传送出去了,这样一来,钱宝商业街就变的空空荡荡的了。

    这时,刘一才打量起围住钱宝商行的一众修士来,刘一发现,来人的实力好强悍,阵容真够强悍,还真的很看得起钱宝商行。

    原来,刘一发现,外面来的是清一色的结丹期修士,而结丹期以下修为的修士,根本就没有出现,显然,他们打算以绝对优势,迅速解决掉钱宝商行街。

    “诸位道友,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围困我们钱宝商行?”刘一问道。

    刘一这是明知故问了,他早就猜到是南城段家和南城夏家修士,不过,刘一也没有想到段家和夏季会派出突出强悍的阵容。

    刘一仔细数了一下,发现结丹期巅峰实力的修士,就有一百人,他们分别站在两个结丹期巅峰修士的背后,显然,不用说,刘一也知道,他们南城两个势力分别派出了五十名结丹期巅峰实力的修士,而最前方两人,就是他们的首领,顶级势力不愧为顶级势力,连结丹期巅峰的修士就派出了这么多。

    至于其他的结丹期修士,一共有两千,刘一知道,这次为了对付钱宝商行,他们可谓派出了强悍的阵容,两千结丹期,不用说,他们也是一个势力一千结丹期修士了,不过,他们本来是互相敌视的势力,没想到这次为了对付钱宝商行,竟然联合起来了。

    “我们是什么人?你们不知道?”一个站在最前端,气势威严,一看就是在位多时的结丹期巅峰的修开口怒吼道。

    此修士身穿一身灰褐色衣服,长袖飘扬,再加上手持一把折扇,本来是一位风度翩翩,帅气逼人的美男子,可惜,此时,因为发怒而破坏了他的形象,让他看起来有些面目可憎,与长相太不协调了,再联想到段大赢也是一把折扇,帅气逼人,可见,这个帅气和行为,都是有着遗传的。

    “小子,我也不跟你们废话,我是夏家大长老,夏剑,夏流的父亲,我是来替我儿子报仇的,如果你们束手就擒,我说不定留你们一条狗命,让你们做我的奴隶,否则,我让你们生不如死。”夏剑道。

    夏剑和夏流一样,身穿一身黑衣,腰间别着一把长剑,很显然,他的爱好和他的名字一样,都是剑,夏剑喜爱剑,否则,也不会连名字都有个剑字。

    不仅如此,夏剑此时剑术十分高强,实力十分强大,这也是他强势的原因,在夏家,他虽然是大长老,但是,他的话语,有时比家主还管用,主要是他的实力太强大了,就连夏家家主都不是他的对手。

    “原来是夏大长老,那么,那位就一定是段家家主了,本人钱宝商行的刘一,在此有礼了,不过,几位如此兴师动众的来到我钱宝商行,围困我钱宝商行,是否太不把我钱宝商行放在眼里了。看在两位丧子之痛的份上,这次我就不跟你们计较了,你们带着人手回去,打听打听我钱宝商行的情况之后,再来吧。”刘一道。

    “丧子之痛?丧子之痛?”刘一这话,让夏家大长老和段家家主大怒,就要冲过去宰了刘一。

    “家主冷静。”“大长老冷静。”段家家主和夏家大长老本来准备冲进去对付刘一的,可惜被人拉住了,要他们冷静,不要上当。

    别说夏家大长老和段家家主,就是其他人,也是被刘一的话语给惊出了一身冷汗,太厉害了,明知道人家为子报仇,你偏要旧事重提,揭开人家的伤疤。

    “这刘一也太不把对方放在眼里了,难道他们钱宝商行真的有那么厉害?那可是两千多结丹期修士啊,不是筑基期修士,他们怎么应付?”有人道。

    “就是啊,以前黑衣蒙面人也没有派出如此多的修士偷袭红艳会,否则,红艳会早就被灭了。”有人道。

    “就是啊,顶级势力的底蕴就是不一般,要是一般的一流势力,哪个势力能够拿出那么多的结丹期修士。”有人道。

    关注钱宝商行的不仅仅是外围那些看热闹的散修,就连各大一流势力以及八大顶级势力都派了人来,甚至城主府都派了人来。

    不过,这些都不是刘一关心的,刘一关心的就是如何应付这两千结丹期修士,说句实话,刘一他们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足以应付这两千修士,好在他们有阵法的支持,在阵法里面,倒是可以和他们斗一斗,但是,也未必能够挡住这两千结丹期修士。

    要是段家家主和夏家大长老冲进来了,那就好,刘一就可以迅速擒拿他们,只要把他们给拿下了,那么,也许钱宝商行不用战斗,就能把他们给逼退,可惜,他们被手下给拉住了,没有冲进来。

    “怎么?我有说错吗。何必这么发怒呢?再说了,你们养的这种儿子,其实早点死了,对于你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免得你们在为他们的事情操心,也不用总为他们擦屁股了,你应该感谢那个出手灭了他们的人才对。”刘一道。

    “什么,果然不是钱宝商行的人杀死他们的,杀死他们的是另有其人,钱宝商行不过是替人背黑锅了,钱宝商行也是受害之人。”有修士道。

    “就是啊,要是其他势力,早就解释了,哪里像钱宝商行,虽然不是他们杀了那两个小子,但是,钱宝商行也没有解辩,果然不把段家和夏家放在眼里啊。”有的修士道。

    “哼,钱宝商行连西陵宗都不放在眼里,怎么会南城的势力放在眼里,不过,真的没想到这些顶级势力的底蕴这么强,简直强的惊人。”有人道。

    “是啊,随便就派出上千的结丹期修士,怎么可能是一般势力比的了的,难怪上次南域之灾,八大势力一点都不着急,原来他有底蕴,不惧怕。”有人道。

    这些修士的议论纷纷,自然也就落入了段家和夏家的修士耳中,当他们听这些议论之后,也是一惊,钱宝商行竟然不把西陵宗放在眼里,难怪他们一点都不怕段家和夏家,这里是西城,就算他们两家加起来,在西城,也未必斗得过西陵宗。

    看来他们要想办法阻止他们的家主、大长老才行,可是能够阻止吗?他们也没有底,因为段家家主和夏家大长老正在气头上。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商行,你们放开我,让我去灭了他们在说。”段家家主道。

    “放开我,让我去灭了他们,不灭了他们,我心难安,放手,否则,我连你们一起给宰了。”夏家大长老道。

    可是,其他人怎么可能放手,要是真的冲进去了,万一出了事,怎么办?更何况现在外面还在议论纷纷,说钱宝商行可以和西陵宗抗衡,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钱宝商行的实力肯定不会很弱,他们两千结丹期修士未必就能够解决的。

    “给我让开!”段家家主大吼一声,强行挣脱,冲进来钱宝商行。

    “让开~”夏家大长老同样大吼一声,也挣脱束缚,冲进了钱宝商行。(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