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主!...”

    “大长老...”

    看着晕过去的两人,可把其他人给吓坏了,要是他们出了事情,虽然未必会让整个家族覆灭,但是,让家族衰弱一段时间,那是一定的,尤其是段家,要是家主出事了,对于家族的打击与损失是无法估算的,而夏家还相对好一点,毕竟只是长老出事,哪怕是强势的长老,也比家主出事好多了。

    “咳咳,咳咳,我没事。”段家家主很快就醒了,并且开口道。

    “那就好,刚才吓死我们了,对了,家主,我们还继续对钱宝商行动手吗?”

    “动手?先看看其他人的伤势再说。”段家家主道。

    “是家主,家主,我们进去的五十修士,只出来了二十五个,而且个个带伤,都是受了严重的内伤,恐怕短时间内没法出手了。”

    “混账。”段家家主低语骂了一句,接着又开口道:“真没想到钱宝商行的阵法这么厉害,对了,你们去打听一下钱宝商行?看来我还是太急了一点,连他们的情报都没有打听,就匆忙出手了。”

    “家主,虽然我们没有去打听钱宝商行的情报,不过,刚才,我们似乎听到其他人的议论,钱宝商行的实力似乎不下于西陵宗。”

    “是啊,家主,我刚才听说,钱宝商行前段时间,还在西城宰了西陵宗的结丹期修士,西陵宗不仅没有找钱宝商行的麻烦,还说什么此事到此结束。”

    “什么?有这种事情?你这么不早说?”段家家主大怒道,他要是知道这事的话,他说什么也不会派人来攻击钱宝商行的,如今,不仅损失对了大量的结丹期巅峰修士,更是进退两难了,进,损失更大,而且还不能把钱宝商行怎么样,退,那么,他们这次可就彻底丢脸了,会让他们在其他势力面前,抬不起头来。

    “家主,我们也是刚刚听说的,而且那时,家主已经往里面冲了,我们拉也拉不住家主。”

    “好了,别说这些了,你们赶紧去打听打听钱宝商行,看看他们的具体情报,尤其是他们的实力如何,都给我搞清楚,记住,要快,不要拖太久。”段家家主道。

    段家这边如此,夏家也好不到哪里去。

    “大长老,你没事吧。”

    “没事,其他人怎么样了?”夏家大长老道,他晕过去也就那么一瞬间,一瞬间之后,就醒了,于是,就问道。

    “他们五十人,只有二十五人回来了,而且个个重伤,不能再动手了,想要恢复的话,恐怕要好长一段时间。”

    “恩,钱宝商行的阵法太厉害了,这次倒是我太急躁了,没有打听清楚他们的情况,要是打听清楚情况之后,再动手,也许就会有事了。”夏家大长老道。

    “你什么意思?你好像有事要说,要说就说吧,何必这样吞吞吐吐?”夏家大长老看到一个结丹期修士似乎有话要说,可是最终什么也没事,但是,他那要说话的表情,还是让夏家大长老看到了,于是,他就开口道。

    “大长老,其实,我们就不应该来攻打钱宝商行的。”

    “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小流就白白被他们给杀了?”大长老大怒道。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可是钱宝商行实力太强了,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

    “不就是一个厉害的阵法,等我把家族里面的阵法师请来,到时候看我怎么灭了他们。”夏家大长老道。

    “可是,可是据说前段时间,他们把西陵宗的一个结丹期修士给宰了,西陵宗不仅没有找他们要说法,还主动求和,要求此事到此结束,大家恩怨一笔购销。”

    “什么西陵宗、东陵宗,小小的没有听过的势力而已,他们害怕钱宝商行,不代表我们顶级势力害怕他们。”夏家大长老道。

    “大长老,是西城的西陵宗。”

    “没听过,小宗门值得本长老记住?西陵宗,西陵...你说什么?你说西城的西陵宗?”大长老突然吃惊的问道。

    “如果西城没有第二个西陵宗的话,那么,就是那个西陵宗了。”

    “你怎么不早说,你要是早说,我吃饱了撑着啊,来攻打钱宝商行,我不是嫌命长了?”夏家大长老道。

    西陵宗的实力比他们夏家还强大,而且这里还是西陵宗的主场,在这样的环境下,西陵宗都不惹钱宝商行,自己却不远万里的来招惹他们,自己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

    “我也是刚刚听其他人说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那你还不去查一查,真是的,这种事情,不管是真是假,你都应该赶紧汇报才是。”夏家大长老道,接着又道:“要是钱宝商行真的有那么厉害,那么,我们也只有回去了,这次可能真的要丢人了,不过好在有段家做陪伴。也让人舒服一点。”

    于是,两大势力都采取按兵不动,先打探钱宝商行的消息再做决定。

    “喂,我说你们,你们不是要来为这两个废材报仇吗?要就赶紧进来,我在里面等你们,要是不进来,就赶紧滚,否则,把我惹火了,我就介意把你们给全灭了。”刘一道。

    说完这话之后,刘一就转身回到钱宝商行的阵法里面了。

    其实,刘一还真的怕他们会攻击钱宝商行,要知道对方有几千结丹期修士,要是几千结丹期修士一起攻击的话,就算钱宝商行的阵法,也是会承受不了的,要是没有了阵法,那么,钱宝商行可以说就算完了。

    其实不要说几千结丹期修士共同攻击,就是刚才那一百结丹期巅峰的修士,要是他们认真全力攻击,钱宝商行的阵法也未必承受的住,要知道,他们为了救助他们家主和大长老,出手有些匆忙,就算出手有些匆忙,整个阵法,还是被他们轰出了间隙,要是全力出手的话,也许阵法还真的能让他们给攻破的,要是那样的话,他们就不会损失那么惨重,而第一门的众人,就有麻烦了。

    如今,他们出现了大量伤亡,刘一自然希望自己表现的强势一些,让他们知难而退,要是他们能够知难而退,那么,钱宝商行也就安全了。

    两大势力对于刘一的话语,自然不会理会了,先前就是没有控制自己的情绪,冲动的冲进去攻击钱宝商行,结果,钱宝商行没事,却让自己损失惨重,他们自然不想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哈哈,钱宝商行就是厉害,这样短短的几秒钟,就让南城两大势力损失惨重,让他们再也不敢攻击钱宝商行了。”有人道。

    “是啊,我想现在他们应该是在想如何撤退吧?攻击钱宝商行?他们不敢攻击了,可是,就这样撤退的话,那么,他们也太丢人了。”有人道。

    “丢人也没有办法啊,谁叫他们自己找死,去攻击钱宝商行,他们要是不想丢人的话,那就应该丢命了,与丢命相比,丢人也不算什么了。”有人道。

    听着大家的议论,两大家族的人也是没有办法,要是在南城,也许大家惧怕他们的势力,不敢议论他们,但是,这里是西城,他们在南城再厉害,在这里也就这个样子。

    “好了,不管他们议论,我们还是来商量怎么撤退的事情吧?”夏家大长老找到段家家主道。

    “怎么?你这么快就准备回去了?”段家家主道。

    “难道你不准备回去?别说其他的,就这个阵法,你自问你能够坚持多久?”夏家大长老冷静下来后,突然发现,不管钱宝商行的实力如何,至少他们现在表现出来的阵法,就让他们立于不败之地了,因此,就算外界情报说他们实力很弱,他也不敢再让人去攻打钱宝商行了。

    “是啊,就一个阵法,就可以让我们束手无策,如果他们还有什么隐藏的力量没有表现出来的话,那么,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更何况,就算没有隐藏的力量,就只有那个阵法,我们要拿下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所以,我们除了撤走,没有别的选择了。”段家家主道。

    “恩,现在就看怎么样撤走,更加体面一点了。”夏家大长老道。

    “报告,家主,有钱宝商行的消息了,不过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西陵宗前段在时间,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突然高调起来,把西城的城主府都给逼的退避三舍,现在西城,俨然成了西陵宗的天下,没人敢抗衡西陵宗,不过,有一次,西陵宗的弟子调戏钱宝商行的人,被钱宝商行商行的人直接给灭了。”那人道,接着,那人有道:“西陵宗不仅没有找钱宝商行的麻烦,还主动说此事到此为止。”

    接着,那人把自己打探到的消息,递给段家家主,让段家家主自己去看,段家家主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道:“这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就算要坑人,你坑西城的人就行,干嘛来坑我们啊。”

    “走,回去,此事就到此为止吧。”段家家主道。

    于是,段家和李家就这样灰溜溜的退回南城去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