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八大顶级势力之外,其他势力必须找其他势力结盟,这是西城环境所逼,让大家不得不结盟,从而抵御八大势力的吞并。

    然而,现在在西城所有一流势力结盟的大环境下,长风镖局没有和任何势力结盟,这就让长风镖局在西城显得特别突兀。

    不管是万花丛中一点绿,还是万绿丛中一点红,都显现出了与众不同,引人注目,吸引了他人的注意。

    而现在的长风镖局,就是这种情况,也显现出长风镖局此时突兀和引人注目,让所有人都注意到了长风镖局的与众不同。

    西陵宗,西陵宗宗主主持了一个会议,一个长老会会议,一众长老聚集在一起,讨论着长风镖局的事情。

    “西陵子,对于长风镖局没有和任何势力结盟,你有什么看法?”西陵宗宗主问道。

    “宗主,这个,我也有些看不懂,不过,我有两个提议。”西陵子道。

    “哦?说说看?”西陵宗宗主道。

    “是,宗主,我觉得我们要么自己出手,趁别的势力还在猜测长风镖局为什么不和其他势力结盟时,迅速拿下长风镖局。”西陵子道,接着,西陵子又道:“要么我们自己不出手,只是做好出手的准备,让其他势力先出手,在其他势力和长风镖局硬拼之后,我们再出手,趁机拿下长风镖局。”

    “恩,这两个提议都不错,那你觉得哪个提议更好一点呢?”西陵宗宗主道。

    “这个就需要宗主自己去判断了,我认为两个提议都可行,这才提出来,具体执行,就 靠宗主和各位长老了。”西陵子谦虚的道。

    “其实,我觉得我们应该迅速拿下长风镖局,以免夜长梦多。”有的长老道。

    “我觉得我们应该让其他势力先出手,我们再捡便宜,这样的话,我们就能够减少损失。”有的长老道。

    “我觉得我们应该迅速拿下长风镖局,否则,捡便宜的人万一不止我们一个,那就麻烦了。”有的长老道。

    “我觉得我们应该让其他势力先出手,我们再捡便宜,否则,万一我们先出手,其他势力再来捡便宜,我们就亏大了。”有的长老道。

    总之,有的长老觉得第一个提议好,有的长老觉得第二个提议好,一时间,整个会议室,一众争吵之声,个个长老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好了,既然这两个提议,都有人觉得好,也有人觉得不好,那么,我们还是让西陵子来说吧,他说我们采取哪个提议,我们就采取哪个提议,好不好?”西陵宗宗主道。

    “如此甚好!”一众长老道,这两个提议都是西陵子拿出的,现在由西陵子自己拿主意,再好不过了。

    “好,这样的话,西陵子,我看还是你来哪个注意吧。”西陵宗宗主道。

    “既然这样,我看这样好不好,我们先去,要是没有人和我们争,我们就迅速拿下他们,要是有其他势力先动手了,我们就等他们拼命之后再动手,要是其他势力都去了但是没有动手,都想坐收渔利,那么,我们就联合其他势力,一起动手,反正就不能让长风镖局这样独立下去,你们觉得如何?”西陵子道。

    “好主意,西陵子,看来我们把你当做宗主继承人,果然没有错。”有的长老道。

    “就是,西陵子,好样的,我们西陵宗以后就靠你的了。”有的长老道。

    “这样好是好,可是,我们为什么不让长风镖局一直独立下去呢?反正他们对于我们,也没什么威胁。”有的长老道。

    “是啊,我们可以不管他们的,何必对他们动手呢?我们离他们那里也很远,就算拿下了,我们也不好管理。”有长老道。

    “哼,你们知道什么?你以为我们这样就可以了吗?我们拿下他们不是为了得到他们的地盘或者财富,他们长风镖局这点财富,说实在的,我还看不上。”西陵宗宗主道。

    “是啊,宗主的意思是向其他势力表明态度,我们西陵宗不会满足现状的。”西陵子接过西陵宗宗主的话道。

    到了这个时候,也不是韬光养晦的时候,而是露出獠牙的时候,他们自然不介意表露出自己的野心。

    “啊,原来宗主是这个意思,是我们肤浅了,我们听宗主的,宗主说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有的长老道。

    他们西陵宗,前段时间可是尝到甜头了,由于城主府的不管事,让他们为所欲为,可让他们从中获得了不少的好处,让他们也明白,西陵宗越强大,那么,他们获得的好处也就越多,因此,听到宗主的这话,他们是举双手赞成。

    然而,现在的长风镖局,在大家眼中,就是一个任何势力都可以咬上一口的免费蛋糕,谁也想去要上一口,因此,打长风镖局注意的,远不止西陵宗一个,其他顶级势力,也一样看上了长风镖局,就连一些一流势力组成的联盟,有些联盟都对长风镖局这个蛋糕垂涎不已,似乎也准备咬上一口。

    天威门,此时,天威门门主也在主持会议,不过,坐在首座的不是天杰,而是一位白衣蒙面人。

    “使者,前段时间,由于我们在消化刚刚吞并的势力,没有继续吞并其他势力,如今其他势力都已经联盟了,只剩下长风镖局一家,我们是否该吞并长风镖局?”天杰道。

    “恩,虽说长风镖局的背后势力很强,但是,我们迅速拿下了他们的话,我想他们背后势力也不会说什么的。”使者道。

    “啊?长风镖局还有背后势力?”天杰吃惊的道。

    “当然了,不然你以为天风马贼为什么抢劫西城商会的商队,也不敢抢劫长风镖局的镖。”使者道。

    “啊,这样啊,我还以为他们和那些马贼达成什么协议了呢?”天杰道。

    “哼,你以为郭长风没有人帮助,有那么容易入主那个势力,反客为主,把主子给灭了吗?”使者道。

    “啊,不是说他得到了那个势力信任吗?”天杰道。

    “是得到了那个势力的信任,但是,只是得到信任,哪里能够迅速掌握一个势力,而且还迅速发展壮大?”使者道。

    “啊,原来是这样啊,可是这事都没听人讲过啊。”天杰道。

    “哼,其实,他们是和钱宝商行一样很会隐藏的,只不过他一来就灭了一个势力,从而入主那个势力,大家也就没有找他们的麻烦,而钱宝商行是自己发展,因此,大家才不断找钱宝商行的麻烦,把他们的实力一点点的逼出。”使者道,接着使者又道:“要是钱宝商行也像郭风流一样,先入主一个势力,然后再发展,大家也不会那么排斥他们了。”

    “也是啊,先入主一个势力,至少开始不会侵犯其他势力的利益,因此,其他势力也不会管他们,等到长风镖局发展起来了,想管也管不了了,而钱宝商行,一来就侵犯其他势力的利益,其他势力自然会不断的阻止他们了。这也使得钱宝商行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麻烦不断的原因。”天杰道。

    “好了,你们可以对长风镖局动手,但是,你们要小心一些,要是他们的实力太强,就退回来,让其他势力对他们动手吧。”使者道。

    “是,使者,我明白怎么做。”天杰道。

    其他联盟,有些联盟也在开会。

    “大家说说,现在长风镖局没有和任何势力结盟,我们要不要对他们出手?”

    “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动手好,我们结盟,只是为了抵抗大势力,抵抗大势力对我们的吞并,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

    “我觉得我们可以拿下长风镖局,从而壮大我们的联盟。”

    “我觉得我们该加强我们联盟的实力,因此,对长风镖局动手势在必行。”

    “我觉得我们已经联盟了,但是,我们的实力,大家还不知道,难保不会有其他势力对我们心怀诡异,想要吞并我们,如今,长风镖局,正好是我们表现自己,打出我们联盟威风的时候。”

    总之,这次对于西城其他势力来说,长风镖局,就是一块肥美的蛋糕,很多人都想咬上一口。

    “门主,长风镖局没有和任何势力结盟,他们打得是什么主意?”

    “不管他们打的是什么主意,不关我们的事情,我们只需要看着就行了,这次也终于轮到我们看一次戏了。”刘一道,钱宝商行这次终于不再是主角了。

    长风镖局,郭风流站在郭长风面前道:“爸,这次我们长风镖局有些不妙啊!”

    “哦?你都听到些什么?”郭长风道。

    “现在,似乎很多势力都把我们当成了肥美的蛋糕,似乎都想咬上一口。”郭风流道。

    “哦?那你说该怎么办?”郭长风道。

    “我也不知道啊,反正这次我们长风镖局就危险了,要是那些势力真的对我们动手的话,我们根本挡不住的。”郭风流道。

    “是啊,这次长风镖局危矣,你准备怎么做?”郭长风问道。

    “我,我不知道,我听你的。”郭风流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