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时间的一天天过去,西城的气氛也越加紧张,虽然还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但是,敏锐的修士都已经闻到了阵阵血腥的味道,萧杀之气充满整个西城。

    在这种充满萧杀之气的西城中,虽然出现了短暂的宁静,但是,这种宁静并不能给修士带来安宁,让修士安心的修士,相反,在这种宁静的衬托下,让西城的修士越加不宁静。

    大家都知道,这种宁静只是一种表面现象,其实,在这种宁静的隐藏下,隐藏着波涛汹涌,暗潮涌动。

    只是,不知道这种宁静什么时候,才被隐藏的波涛给打破,也不知道,这种宁静要酝酿多久,才能打破,不过,越发宁静,也就意味着波涛越加临近。

    西城,长风镖局,郭风流站在郭长风旁边道:“爸,这段时间,西城好宁静啊。”

    “哦,你也觉得宁静?”郭长风问道。

    “恩,就是宁静的有些诡异,宁静的使人压迫,有种给宁静压迫的喘不过气来的感觉。”郭风流道。

    “是啊,在这种宁静的表面,隐藏了滔天巨浪,也不知道这次面对的风浪如何?是否会波及整个西城。”郭长风道。

    “爸,你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明白呢?”郭风流道。

    “来了!”郭长风低语道。

    再平静的海面,也总有波涛汹涌的时刻,再风和日丽的夏天,也有狂风暴雨的来临,而西城的片刻宁静,也有彻底打破的时刻。

    嗖嗖!嗖嗖!嗖嗖!

    一道道破空之声传来,穿过整个西城,来到长风镖局外围,紧接着,就看到在那破空声之中,显现出一道道人影,人影纵横交错,错落有序。

    “什么人,胆敢闯入我长风镖局的势力范围之内,还请速速离去。”最先发现的长风镖局的弟子,发现前方突然出现的一道道人影,只是驻足在长风镖局的外围,没有立刻进行攻击长风镖局,因此,他们作为长风镖局的弟子,也只好出言让他们离开,虽然他们也知道对方也许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同时,发现他们的长风镖局的弟子,已经偷偷的把消息传了回去。

    来人没有理会长风镖局的人,而是迅速聚集自己带来的修士,瞬间,一个方队的修士就这样聚集在一起。

    “哈哈,没想到你们天威们这次倒是很积极啊。”在来人刚刚聚集成一个方队致时,突然一个声音传来过来,接着,又是一道道嗖嗖的破空之声传来,接着,又是一道道身影从破空之声中显现出来。

    显然,来了另一方势力的修士。

    “哈哈,不早了,这里离你们西陵宗那么远,你们都到了,我们才到,怎么能说我们早到了呢?”最先来的这里的那群修士中的一员开口道。

    原来,最先来的这里的是天威们的人,由天杰亲自带领,本来天杰以为,他们快点来到这里,就可以在其他势力来临之前,解决掉长风镖局,哪里想到他们刚刚整合队伍,西陵宗的人就来临。

    “哈哈,原来是西陵子,怎么?这次你们西陵宗是你带队,看来西陵宗真的准备把西陵宗交给你啊。”天杰道。

    看到西陵子带来西陵宗的人,比他们天威们强大多了,天杰知道这次自己想要独吞长风镖局,是不可能的了。

    “哼,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怎么,你们来的这么早,准备独吞长风镖局不成?”西陵子道。

    “哈哈,哪里啊,就是听说这里有热闹可看,于是就来了,要是能够顺便喝点汤,那就更好了。”天杰道。

    “恩,西城大劫在即,确实不合适单个的势力存在了。”西陵子道。

    听到西陵子这句话,天杰也是心里一颤,他们天威们虽然吞并了不少势力,但是,至少在如今,他们也是单个的一个势力,天杰不知道西陵子说这话时,是无意之语,还是在警告他们天威们,准备对他们天威门进行吞并的前奏。

    嗖嗖!嗖嗖!嗖嗖!

    就在西陵子说完这句话之时,又有破空之声传来,不用说,也知道,又有势力的修士到了,这也间接为天杰解围了。

    这次来的不是一个势力,而是两个势力,两个大势力从不同的方向,同时到来。

    “哈哈,北老前辈,没想到这次会是你带队。”西陵子看着一个白发苍苍的结丹期巅峰的老者道。

    “哈哈,我们北陵宗可是比不上你们西陵宗,培养出来如此年轻的有才之人,说起来,我们北陵宗都有些惭愧,没有拿得出手的年轻人,只好我这把老骨头亲自出手了。”北老前辈道。

    北老前辈,北陵宗大名鼎鼎的结丹期巅峰修士,他不仅修炼厉害,武功高强,同时,也是一位战场将军,一般的弟子,只要到了他手里,就犹如神兵天降,神勇无比。

    看来这次北陵宗是志在必得啊。

    “哈哈,北老前辈过奖了,对了,这位是南麓宗的哪位高人?”西陵子突然看向另一势力开口问道。

    从那些修士的穿着,西陵子知道那些人是南麓宗之人,只是他们的领头之人,西陵子没有听说过,也不认识,于是,就开口问了。

    这也和南麓宗一贯的低调有关,南麓宗实在是太低调,以至于平常大家总是忽略他们,他们也不在意,好似他们也很乐意见到这中情况。

    在这种忽略当中,让大家对于南麓宗的 了解少之又少,以至于现在南麓宗带队之人,都没人能够认出。

    “南战。”南麓宗的带队之人,是一个中年修士,看起来是一个霸气十足的中年男子,而且,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结丹期巅峰境界,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西城却没人认识,也让大家心里一惊,南麓宗好厉害,好会隐藏。

    “原来是南战前辈,晚辈西陵子有礼了。”西陵子宗。

    “你我都是结丹期修士,前辈两字就免了吧,叫我一声南道友就可以。”南战道。

    在他们对话之间,又有一些势力陆续到来,每个势力来的人数虽然不及西陵宗、北陵宗以及南麓宗,但是,也比天威门来的人数多。

    天杰看到这种情况,脸色都绿了,他们的实力居然是最弱的,本来还想分一羹,现在看来,不太可能了。

    “呵呵,现在西城,除了少数几个势力没来之外,大多数势力都来了,你们说,我们该怎么办?”西陵子道。

    “那还用说,当然是打进去了。”有人道。

    “就是啊,我们谁得到的东西,就是谁的。”有人道。

    “那长风镖局的地盘归谁?”南战道。

    “就是啊,这里虽然离我北陵宗有段距离,但是,我北陵宗也不介意接收他的。”北老前辈道。

    “哼,我们南麓宗离这里也很近,这块地盘就给我们南麓宗吧。”南麓宗的南战道。

    “各位,我有关提议,不知道各位能否听一听?”天杰这时插嘴道。

    天杰知道,他们实力最弱,再不开口,他们就没法获得好处了。

    “哦,天威门门主天杰?据说你们的天威之术,厉害无比,不知你有什么好的提议?”北陵宗的北老前辈道。

    天威门虽然不怎么样,但是,他们的天威之术,却是让人忌惮无比,让那些顶级势力也不敢轻易得罪。

    “哈哈,前辈过奖,晚辈的提议是,这次攻打长风镖局,就由我们天威门作为主力,各位的势力配合就行,我们要的也不多,我们不要长风镖局的其他资源,我们只要长风镖局的地盘,其他的资源就你们各个势力分去,如何?”天杰道。

    “好,我没意见,反正他们的地盘我也看不上。”西陵子道。

    “恩,我们南麓宗也不差这点地盘,就有你们为主力攻击他们吧。”南战道。

    “我们北陵宗也没意见。”北老前辈道、

    “没意见!”

    “没意见!”

    就这样他们就迅速达成了由天威门主攻,其他势力辅助的协议。

    在其他势力云集之时,刘一也是悄然的感到长风镖局附近,看着整个事件的发展,刘一很想知道,最终结果会是什么样子?

    虽然,从场面上来说,长风镖局必输无疑,甚至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就有可能被迅速拿下,可是,按照郭长风的精明,他要是没有一点把握,他也不会一直坚持不加盟任何势力,既然他这样做了,那么,说明他有一定的底牌。

    “门主,你说长风镖局这次能否闯过去?”十三道。

    这次刘一悄然前来,只是带了十三,至于其他人,刘一让他们留在钱宝商行,不让他们随便外出。

    现在西城太乱了,要是他们随便乱出,一不小心暴露了钱宝商行的真实实力,那么,钱宝商行就将面临长风镖局更惨的结果。

    “呵呵,不好说,也许能,也许不能,就看他郭长风如何做了,要是做对了,也许他们也没什么损失,也不一定呢?”刘一道。

    在刘一和十三还在讨论之时,天威门的一众修士却准备攻城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