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威们愿意作为主力,攻击长风镖局,其他势力肯定不会有意见,至于长风镖局的地盘,其实,很多势力都看不上,很多势力对长风镖局动手,主要是想要获得他们的资源,而非地盘。

    “天威门众弟子听令,准备,攻击!”天杰道。

    随着天杰的一声令下,天威门的弟子们,一起发出一道道厉害攻击,朝着长风镖局的守护阵法攻击而去。

    轰!轰!轰!

    一声声的轰响之声,把整个阵法都攻击的摇摇欲坠,一副随时会被破除的样子,让长风镖局的一众修士,看的胆战心惊,似乎生怕阵法会突然被破。

    其实,在天威门的修士刚刚到达之时,郭长风就已经知道了,于是,就命人开启了守护阵法,这也是天杰到了之后就整顿人手,而不是仓促攻击的原因。

    毕竟长风镖局开启了阵法,要是贸然攻击的话,不说拿下长风镖局,就是自己等人能否全身而退都是个问题。

    至于后面来的这些势力,郭长风躲在阵法里面,看的清清楚楚,但是,他也没什么办法,来的势力太大,来的修士实力太强,他也没有办法,只有全力守护了。

    说句实话,郭长风虽然猜到很多修士会攻击他们,但是,没想到西城来了这么多修士,尤其是那些联盟势力,按郭长风原先想的,那些联盟势力,应该没有心情来攻击自己才对,现在看来,自己错了,他们也有野心,也许一开始,那些势力结盟是为了抵抗那些顶级势力,不被他们吞并,而现在,那些顶级势力不敢攻击他们,他们就忘了初衷,而是联盟当成一个势力,一个新兴的势力。

    这是一个心态的转变,也是一个野心的体现,没了危险,自然也就没了压力,没了压力,野心也就暴露出来了。

    “长风镖局的弟子听令,准备攻击,攻击敌人”郭长风道。

    “是!”

    于是,长风镖局的修士,发出一个个惊人的攻击,朝着天威门的修士而去,一道道厉害攻击,毫不吝啬的砸进了天威门的修士群中。

    “啊,闪开,快防御,防御。”天杰道。

    天杰没有想到,长风镖局他们的攻击这么厉害,竟然能够攻击到阵法外面的他们,而且攻击的威力巨大,速度惊人,让他一时不查,损失了一些修士。

    “呵呵,天杰,你们天威门行不行啊,这阵法还没有攻破,你们就损失了一些修士,要是等到攻破阵法之后,你们的这些弟子,不会全部都埋葬在这里,一个都不剩吧?”有的联盟势力开口道。

    “是啊,你们行不行啊,要是你们不行的话,就让开,交给我们,我们做主力,我们把他们拿下。”有的联盟势力道。

    其实,他们是不知道,这时的天威也是苦不堪言,按照他的估算,长风镖局的人联手攻击,威力不可能这么大,而且,也攻击不了那么远,他们根本就不用担心被攻击。

    哪里想到现在他们确实被攻击了,可恨先前太自信了,以至于没有防御,被长风镖局的人攻击,导致伤亡不少。

    其实,大家都不知道的是,郭长风在大家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请人帮忙布置了一个阵法,一个放大攻击力的阵法,也就是说,如果在阵法里面攻击,那么,攻击经过阵法的加持之后,攻击力会有很大的提高,而且攻击的速度也会加快。

    如今,郭长风 ,就是偷偷的开启了这个阵法,然后才叫大家一起攻击 他们的攻击,都被加持之后,变得比原来的攻击更加厉害。

    这些事情,就连长风镖局的其他人都不知道,就更不要说其他势力了,而天杰自然也就不知道此事了。

    “哈哈,原来他们只是纸老虎,一碰就碎,不经打。”长风镖局的弟子,看的这种情况之后,脸上终于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不再担心了,满脸都充满自信,自信这次长风镖局一定会没事的。

    “天威门的弟子听令,大家一边防御,一边攻击他们的阵法,我们人数更多,还有很多其他势力的道友相助,我们没有理由拿不下长风镖局的。”天杰道。

    也是,这时,攻击长风镖局,不仅只有天威门,还有其他势力也参与进去了。

    好在长风镖局的阵法还是不错,有了阵法的阻挡,让他们勉强抵挡住了天威门等势力的攻击。

    “大家加把劲,长风镖局是坚持不了多久的。”天杰道。

    于是在天杰的命令下,一道道攻击攻向长风镖局,有巨大的火龙,也就巨大的冰龙,甚至还有天降陨石等厉害的攻击,不过都被长风镖局的阵法给挡住了。但是,长风镖局虽然挡住了那些攻击,付出的代价也是不小的,灵石就像不要钱一样,往阵法里面填充。

    阵法的维持,是需要能量的,要么是修士自己往阵法中注入能量,让阵法得以运行,要么就是填充灵石,让阵法吸收灵石里面的能量,从而让阵法得以运行。

    如今长风镖局,要应付天威门的攻击,同时,要是趁机攻击天威门,因此,根本不敢把自己的法力注入阵法当中,那么,就只有往阵法当中填充灵石了。

    长风镖局虽然赚了不少灵石,但是,他们没有钱宝商行那么赚钱,灵石自然也就没有钱宝商行充足,如今,看到如此多的灵石,像不要钱一样,往阵法里面填充,看的长风镖局的一众人十分心疼,但是,也没有办法,要是没有阵法的抵挡,他们也许现在就已经被人给灭了,因此,为了保命,他们也只有牺牲这些灵石了。

    “一众弟子听令,给我攻击,火龙术,攻击那边,土石术,给我攻击那边,....”郭长风把长风镖局的一众弟子,按照大家的法术分类,法术相同的一起攻击,法术不同的,选择不同的方向攻击敌人,这样一来,就分工明确,而且威力也大了许多,尤其是经过阵法的加持之后,就更加显现出分工明确的作用了。

    “啊,火龙来了,快跑...”

    “啊,土石来了,快跑...”

    “啊,...”

    天威门的一众修士,他们没有阵法抵挡敌人的攻击,面对敌人合在一起的攻击,个人的防御就显得太渺小了,因此,他们只有躲避对方的攻击来获得生命。

    一时间,天威门的一众修士,被长风镖局攻击的四处乱逃,四处乱闯,四处躲避,毫无章法。

    “哼,我们都有点小瞧了长风镖局,这次要是我们没来,光天威门,根本就没法拿下长风镖局的。”西陵子道。

    “恩,如果只是一个势力对他们出手的话,我想,就算能够拿下他们,也将付出惨痛的代价。”北前辈道。

    “我看我们也出手吧,不然,我怕夜长梦多,毕竟还有一些势力没有参与进来。”南战道。

    “是啊,钱宝商行就是个迷,他们从来不惹别人,但是,凡是惹到他们的,都没有好下场,要是他们突然插手,我们还真的没什么好办法。”西陵子道。

    想要称霸西城,就必须把钱宝商行这座大山给挪开,这是所有势力都明白的事情,但是,没有那个势力敢贸然对钱宝商行动手,否则,山没挪开,却把自己给压死了,那就划不来。

    在西陵宗等三大势力的带头之下,其他势力也加入了攻击长风镖局的行列当中。

    “攻击!”

    “攻击!”

    “攻击!”

    一个个势力下达了攻击长风镖局的命令。

    面对铺天盖地的攻击,郭长风也十分无奈,于是,郭长风道:“大家全力防守,除了给阵法添加灵石外,大家也把法力注入阵法,让阵法抵挡他们的攻击。”

    没办法,郭长风也知道,如今他唯一的依仗就是这个防御阵法,要是防御阵法被破,那么,他们也就是别人砧板上的鱼肉,可以任人宰割了。

    可是,面对西城各大势力的攻击,他们的防御阵法又能坚持多久呢?

    这个问题很快就有了答案,在各大势力联合攻击之后,整个阵法开始摇摇欲坠,接着,就发出咔咔之声,显然,外界的攻击,超出了阵法的承受范围。

    破阵,对于懂阵法的人来说,很容易,找到阵基,毁掉阵基,就可以。

    对不懂阵法的人来说,只要你有实力,也是很容易的,那就是一力破之,以力破阵,这也是很多修士常用的破阵方式。

    要是不懂阵法,又没有实力,面对阵法,那就活该倒霉了。

    而长风镖局的阵法虽然厉害,但是,这个阵法也有个承受范围,在一众势力都加入攻击之后,大家的攻击明显超过了这个阵法的承受范围。

    听着阵法发出咔咔之声,看着阵法上的裂痕越来越大,郭长风也是满脸无奈,这次玩的有点大,要是只有一两个势力攻击他们,他们凭借阵法,也能够坚持住,但是,现在,几乎所有西城势力都来攻击他们,那么,他们坚持不住也是正常的。

    “轰!”整个阵法应声而破。(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