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整个阵法应声而破的瞬间,一众长风镖局的弟子,心中只想着:“完了,这次真的完了。”

    噗嗤!噗嗤!噗嗤!

    一个个长风镖局的弟子,一边吐血,一边向后倒飞,显然,阵法被破,遭到了反噬。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破还遇打头风,阵法被破,让长风镖局的一众弟子,失去了依靠,失去了抵挡各大势力的资本,如今又遭阵法的反噬,让自己等人受伤,更是雪上加霜。

    “怎么样?郭长风,这就是你不知好歹,不结盟的下场,还有什么遗言没有?”天杰道。

    大家在阵法被破之后,也就没有再出手了。没了阵法的守护,长风镖局就是砧板上的鱼肉,可以随便宰割,更何况如今长风镖局的修士,各个都受到反噬,身受重伤,就更加没有反抗之力了。

    “哈哈,天杰,你以为这样你就赢了吗?”郭长风笑道。

    “哦,难道你还有什么后招不成?就算你有什么后招,我们这么多势力,我想我们也是能够接下的。”天杰道。

    其实,天杰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他心里还是有些害怕郭长风真的有什么后招。别说天杰,就是其他势力的人,也在想郭长风的后招是什么?但是,任凭他们怎么想,也没法想出郭长风的后招是什么。

    “好了,别和他废话,快点动手。”西陵子开口道。

    西陵子也感受到一丝不安,要说郭长风没有后招,他们不可能这么镇定,要说他们有后招,又看不出,因此,还是先解决了他们在说。

    “兄弟们,动手!”在西陵子说动手之时,郭长风也大吼道。

    唰!唰!唰!

    突然,外面闯进一群陌生的修士,这些修士闯进来后,二话不说,直接对着各大势力就大打出手,毫不留情。

    啊!啊!啊!

    各大势力一时不查,被闯进来的一群陌生修士杀个人马朝天,死伤一片,惨叫一片。

    “住手!住手!....”各大势力的首领再也顾不上郭长风他们,而是全力援助自己带来的修士,否则,就算把郭长风给宰了,自己带来的修士死伤太多的话,他们这次的行动也可以说是失败的行动。

    看到突然冲进来的一群陌生修士,长风镖局的弟子们虽然不认识他们,但是,从他们的功法,他们也可以看出,他们就是长风镖局的弟子,只是没想到郭长风秘密培养了这么多厉害的修士。

    “这下有救了。”长风镖局的弟子,突然间充满活力,赶紧吞服丹药,而后,也不疗伤,而是直接加入战斗当中去了。

    “哈哈,这下,就算各大势力能够灭了长风镖局,他们也要损失惨重,看来他们这次是做了亏本买卖啊。”十三道。

    “是啊,郭长风设置了一个巨坑,让各个势力往里跳,没想到这么多势力往里跳。”刘一道。

    “啊?这是圈套?不可能吧?长风镖局都快被灭了,还圈套?哪有不把自己势力放在眼里的圈套啊?”十三道。

    “呵呵,谁说长风镖局会被灭了?”刘一道。

    “啊,他们最后出现的一群人虽然打了各大势力一个措手不及,但是,就凭他们,还是没法扭转乾坤的,最多也就让各大势力损失惨重一些而已,他们怎么会不被灭呢?”十三疑惑的道。

    “看着就是了。”刘一道,并且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十三听从刘一的话,注意力放到战场上,看到的场景就是连他这个杀手都觉得有些惨不忍睹,不忍心看下去。

    就他和刘一说话的短短瞬间,不论是长风镖局,还是各大势力的修士,都死伤大片。也就是说,就算他们现在停手,对于各大势力来说,也是亏大了,他们损失太大了。

    原来,长风镖局的那些陌生修士,冲进来的时机把握的太好了,他们冲进来时,正是各大势力最放松之时,尤其是郭长风那一声大吼,让各大势力的修士都一愣,他们听到大吼之声,往郭长风那边看了过去,看到的除了倒在地上的一大片受伤的长风镖局的弟子之外,没有看到其他人,就这些人,让他们动手,他们有能力动手吗?

    因此,各大势力的修士都愣了,不明白郭长风发哪门子风,连现状都搞不懂,就乱喊动手。

    等到那群陌生修士冲进来说,各大势力的修士都还在看着郭长风,还在发愣,他们在发愣,可是,闯进来的那群修士,他们可不发愣,他们就趁机宰杀那些发愣的各大势力的修士。

    一个,两个,三个...等到他们杀了好多个,血腥之味,弥漫开来时,各大势力之人才发现,不知何时进来一群陌生修士,他们在不停的宰杀自己的同伴,而且,有很多已经被他们宰了。

    愤怒!

    前所未有的愤怒出现在各大势力修士的心头,于是,他们舍弃了受伤的郭长风等人,而是转身去宰杀那些刚进来的陌生修士。

    他们舍弃郭长风等人,给了郭长风等人机会,郭长风等人在他们转身的瞬间,也不顾自己的伤势,全力击杀离自己等人最近的修士。

    还别说,还真的让他们得手了。

    啊!啊!啊!

    在他们转身的瞬间,耳畔就传来了身旁同伴的惨叫之声,回头一看,顿时吓得亡魂大冒,惊呼不已。

    原来,郭长风等人宰杀了一人之后,还不满足,而是连续击杀好几人,有些修士,听到惨叫之声,回过头来看,却突然发现,敌人的屠刀已经到了自己的眼前,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陨落。

    当然了,对于那些离得远一点的,自身是安全了,但是,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伴倒在敌人的屠刀之下,从此与自己等人阴阳两隔。

    可惜了各大势力的修士实在太多了,郭长风他们出其不意,宰杀了那么多,可是,相对于整个袭击郭长风他们的各大势力来说,还是不算什么,至少,在各大势力回过神来之后,他们就稳住了脚步,同时,开始组织人手,进行反击。

    各大势力一反击,郭长风他们又处于下风,而且,长风镖局的伤亡率暴增,这也是十三说长风镖局必亡的原因。

    “门主,他们战斗的真惨烈,还有,长风镖局,他们就算被灭了,他们也赚了。”十三道。

    刘一听到十三的话,粗略的估算了一下双方的伤亡情况,突然发现,虽然长风镖局的修士被各大势力击杀的伤亡过半,现在更是被各大势力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但是,如果仔细一看就会发现,其实,长风镖局宰杀各大势力的人也是快要过半了。

    如果按照比例来算,其实,长风镖局并没有输多少,如果按照人头来算,长风镖局已经赚了好多好多,难怪十三会说长风镖局的人死而无憾了,他们也确实死而无憾了。

    “是啊,还真没发现,就刚才那么一瞬间,被长风镖局灭了那么多各大势力的修士,我想各大势力回去之后,肯定会后悔的。”刘一道。

    “就是啊,他们唯一可以安慰的也许就是宰杀了郭长风,灭了长风镖局吧?”十三道。

    “谁说他们杀了郭长风,灭了长风镖局?”刘一道。

    “都这样了,郭长风他们还能翻盘不成,我想他们也不可能再来一批秘密的弟子了,有这一批都已经让人吃惊了。”十三道。

    “呵呵,不会的,他们要灭郭长风,哪有那么容易。”刘一道,接着,刘一看向战场,看向他们战斗的地方。

    “啊,门主,你看,郭长风他们都被打得节节败退,被灭也只是时间问题,怎么可能不被灭呢?我想他们现在就算逃跑,那些人也不会让他们逃跑吧?”十三道。

    “看着就是了。”刘一道。

    郭长风他们虽然被打得节节败退,但是,由于刚才他们每个人都宰杀了好几个敌人,让他们心里觉得赚了,因此,杀敌更加凶狠,反正在他们看来,他们已经赚了,要是能够再拉几个垫背,那就更加赚了。

    反观各大势力的修士,他们虽然人数众多,而且也打得郭长风他们节节败退,但是,他们的心里却是凉飕飕的,一点也没有胜利的感觉与兴奋。

    他们一起来的修士,已经死伤过半了,在这么下去,他们可就真的是两败俱伤,鱼死了但是,网也破了。

    “怎么会这样?”很多人心里都在想着同样的问题。

    “那么多势力,那么多修士,怎么可能被长风镖局宰了那么多?”他们想不明白,也不知道回去怎么交代。

    “郭长风,你够狠,好计策,不过,你这样做,等我抓住你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西陵子道。

    这次的任务,对于西陵子来说,绝对是失败的任何,他可是大家眼中的宗主继承人,从来不出错的西陵子,现在却损失巨大,回去都没法交代,虽然,西陵子相信,就算他这样回去,宗主也不会处罚他。

    “哈哈,让我生不如死?你们没那机会的,对吧,刘门主。”郭长风突然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