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门主?哈哈,这次就算你叫刘爷爷也没人敢救你了。”天杰道,这次围攻长风镖局,各大势力都损失惨重,损失过半,但是,损失最惨重的还是作为主攻的天威门,天威门损失早就过半,如今,比起长风镖局来说,都不知道更加惨重多少,如果这样收场,损失最惨重的不是长风镖局,而是天威门,不管是人数还是比例等等,天威门都比长风镖局严重多了,因此,也就他们最恨长风镖局了,怎么可能同意这样收场。

    天杰是不愿意这样收场,其实,就连其他势力也不愿意这样收场,但是,郭长风说的“刘门主”却让人不得不考虑,尤其是,西陵宗等三大势力,更是猜到郭长风说的“刘门主”是谁了,他们早就担心钱宝商行会出来捣乱,才决定快速斩乱麻,在钱宝商行出手之前,拿下长风镖局。

    此刻,郭长风说的“刘门主”毫无疑问,在西城,也只有第一门敢管西陵宗的事情,除了第一门,他们还想不出谁敢管他们的事情。

    而其他势力,就算没有猜到“刘门主”是谁,但是,能够让郭长风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如此镇定,可以看出,“刘门主”肯定不是简单之人。

    因此,西陵子等人下达了停手的命令,其他势力也收手了,准备等到“刘门主”出来再说,天威门虽然不愿意,但是,其他势力停手了,他们也只有停手,否则,他们这点人还真的不能把长风镖局怎么样,所以说,他还是决定看看所谓的“刘门主”究竟是何方神圣,竟敢插手西城众多势力的事情。

    “哈哈,郭总镖头,好算计,刘某佩服!佩服!”刘一道。

    刘一就这样了走出去,可把十三给吓坏了,他怎么也想不到,刘一会在这个时候现身,从郭长风和刘一的对话中,不难发现,刘一这是要救郭长风,可是,现在钱宝商行的人没有来,光刘一一人能救人吗?

    于是,他也隐匿起来,紧跟着刘一,以防有人对刘一不利。

    “怎么可能是他?”其他人看到刘一现身后,也是惊呼不已。

    大家怎么也没想到,郭长风口中的“刘门主”,大家期待出现,纷纷猜测的“刘门主”,居然会是钱宝商行的刘一。

    随即,大家又释然了,在西城,要说谁敢在这时出来,插手这件事的话,除了钱宝商行还是钱宝商行,甚至大家猜测就算钱宝商行,也未必愿意插手这件事,毕竟,这件事涉及的势力太多了,钱宝商行可以不在乎西陵宗,但是,他们不能不在乎西城所有的宗门势力,但是,除了钱宝商行外,其他势力,不说插手这件事,就是光插手西陵宗的事情,就没有那个势力敢这样做,看城主府就知道了。

    “怎么,刘门主,你们钱宝商行要和西城所有势力为敌?”天杰道,看到刘一出现,天杰就感到不妙了。

    “哈哈,和西城所有势力为敌?你天杰还代表不了西城所有势力。”刘一道。

    “哼,现在这事是我们西城所有势力决定的事情,你现在插手,不是和西城所有势力作对,那是什么?”天杰道。

    “是吗?那我就问问好了。”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西陵子,我们又见面了,如今长风镖局和我们钱宝商行结盟,是我们的盟友,不知你们西陵宗是否要对我们钱宝商行出手?”

    “刘门主说笑了,我们并不知道长风镖局和你们结盟,否则,我们说什么也不会来攻击他们的,这次是我们没有调查清楚,失礼之处,还望海涵。”西陵子道。

    此时,西陵子心里都骂了郭长风千百次了,你说你郭长风也不带这么坑人的,你直接说你们和钱宝商行结盟了,我们还吃饱了撑着,围攻你们啊。

    “呵呵,不知者不罪嘛,这次就算了,我也不和你们计较了,这事就这么过去吧,你们北陵宗和南麓宗呢?”刘一道。

    “哈哈,刘门主说笑了,我们现在知道了长风镖局和钱宝商行结盟,自然不会再打他们的主意了,不过,刘门主,你也太不厚道了,都和长风镖局结盟了,也不放出一点风声,否则,我们肯定不会对他们出手的。”南麓宗的南战道。

    “是啊,刘门主,是我们一时不查,我看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你看如何?”北前辈也开口道。

    虽然他们都很气愤,也很生气,但是,也没有办法,先前攻击长风镖局,就是看中长风镖局没有盟友,好欺负,才打他们的主意,哪知道如今,长风镖局不仅本身强大,而且还和钱宝商行结盟,他们哪里还敢欺负长风镖局了。

    只是他们心里也是气愤长风镖局,你早说你们和钱宝商行结盟了,不就得了,你早说,我们也不会对你们出手了,可是你偏偏不说,宁愿损失惨重,也不说和钱宝商行结盟,如果不是这次逼到绝路了,也许这次你也不说,你在是何苦呢?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长风镖局的修士想一想。

    哪里想到你郭长风这么倔强,宁可自己的人损失惨重,你也要拉大家一起陪葬。你看看,就因为你这一次,让我们损失过半,你自己也不好过,不也损失过半吗?

    其他人看到三大势力都不和钱宝商行为敌,其他势力自然也就不和钱宝商行为敌,也就是同意放过长风镖局了。

    “怎么样,其他势力都愿意此事到此为止,不知道你们天威门是怎么选择的?”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如果你天威门想要玩,我们钱宝商行就陪你慢慢玩下去如何?”

    “和钱宝商行慢慢玩下去?”众人听得这一句话,都一阵无语,除非脑子有病,否则,谁愿意在这种情况下和钱宝商行慢慢玩下去,别说钱宝商行,没有其他势力帮助他们天威门,就是长风镖局,就够他们天威门喝一顿了,甚至,只是长风镖局这些人,就能够把天威门的这些人给留下。

    “好吧,看在刘门主的面子上,此事就到此为止,希望刘门主能够说话算话。”天杰道。

    “哈哈,你要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可以选择慢慢玩下去嘛。”刘一道。

    “哼,这次就相信你们的话,相信你们也不会在这么多势力面前食言,告辞。”天杰道,于是,天杰就带着天威门所剩不多的人走了。

    “郭长风,好手段,我们都被你耍了,这次算你走运,告辞。”西陵子道。

    于是,西陵子带着西陵宗的弟子走了。

    “告辞!”

    有了西陵宗的势力带头,其他势力也是纷纷带头离开,毕竟再留下来也没什么意思,只会让人更加笑话而已。

    “哈哈,这次就多些刘门主了。”郭长风道,接着,郭长风又道:“我这份礼物还不错吧?”

    “哼,你倒是会算计,把我们所有人都算进去了,你就不怕最后我不出来救你门?”刘一道。

    “不会的,我相信刘门主不是那种人。”郭长风道。

    “好了,你赢了,不过,你们损伤这么多弟子,你就不怕我们吞并你们?”刘一道,这次长风镖局和西城各大势力拼了个两败俱伤,损失惨重。

    “哈哈,要是刘门主想要吞并我们,我们欢迎至极,说真的,与其被其他势力吞并,还不如被你们吞并。”郭长风道。

    “算了,吞并你们,我害怕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我第一门给吞并了,你又不是没做过这事,还是和你们结盟,更加安全一些。”刘一道,郭长风在西城怎么起家的,刘一可是很清楚。

    “刘门主放心吧,我知道,那件事我做的有些过,让大家对我都有些防备,但是,作为盟友,我还是可以信赖的盟友的。”郭长风道。

    “好了,你别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要是信不过你,我就不救你了,让你被他们给灭了,我也不会有什么损失的。”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好了,我就不再打扰你们了,你们还是赶紧收拾这里吧。”

    于是,刘一和十三离开了长风镖局。

    “门主,你们搞什么鬼,打什么哑谜啊,我怎么一点都看不懂?”十三道。

    “没什么,就是长风镖局,以自身为诱饵,吸引各大势力前来围攻他们,而他们就趁机宰杀一些各大势力的修士,最后,由我出场,救他们。”刘一道。

    “啊,门主,那我们为什么要救他们呢?”十三道。

    “呵呵,他们如此拼命的击杀各大势力的人,甚至不计损失的击杀各大势力之人,就是为了加入我们的联盟,递来的投名状而已。”刘一道。

    “投名状?”十三道。

    “恩,就是投名状,否则,我为什么要他们加入我们,他们这么卖力击杀敌人,甚至不计自己损伤的战斗,就是为了取得我们的信任。”刘一道。

    “那现在门主相信他们了吗?”十三问道。

    “没有,我没有信任他,我只是相信他是个聪明人,什么是该做,什么是不该做,他心里清楚,就行了。”刘一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