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家来人了,刘一都感到很奇怪,要知道,钱宝商行成立到现在,黄家人从来没有来过钱宝商行。

    其中最主要也是最直接的就是他们看不起钱宝商行,钱宝商行太弱了,不值得他们降低身份,前来钱宝商行。

    因此,哪怕知道黄玲就是钱宝商行的长老,哪怕知道黄明跟刘一关系不错,但,在黄家人眼里,那只是他们的私人关系,跟整个黄家不搭边。

    哪怕刘一因黄玲而破坏吴家好事,得罪吴家,得利于黄家,在黄家看来,刘一也只不过是不知天高地厚,自寻死路而已,因此,哪怕钱宝商行遭到吴家的打压,黄家也未曾替钱宝商行说过一句话。

    如今三大势力联合起来攻打钱宝商行,以黄家的态度,躲着都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派人前来钱宝商行呢?

    要知道,如今派人前来钱宝商行,也就意味着得罪三大势力,就要面对三大势力的联合打压,面对三大势力的联合打压,十大势力中任何势力都扛不住。

    因此,黄家此时应该和其他势力一样,坐等最后结果才是最明智的做法。

    可事实,却并非如此,而是黄家派人来了钱宝商行。

    他们这是明目张胆的进入钱宝商行,而不是偷偷进入,也就向外界宣告,他们和钱宝商行关系密切。

    这和以前大家猜测钱宝商行和黄家关系密切大不相同,毕竟,以前只是猜测而已。

    “黄明,不知这次你们来到我钱宝商行所谓何事?”刘一问道。

    这次黄明虽然也跟随一起来,但,主事之人却并非黄明,而是一合体期的黄家长老,并且不是一般的合体期,给刘一感觉,至少是合体中期,甚至有可能是合体后期。

    因此,看到他们前来,刘一也知道,他们前来肯定有事,而不可能是为了看望自己,否则,用不着如此阵容。

    不过,一行人中,刘一就和黄明熟悉,因此,刘一才问黄明。

    刘一知道,问黄明和问黄家长老是一样的,他们带着黄明一起前来,就是让黄明作为中间桥梁,好让双方沟通顺利。

    而刘一一眼洞悉了其中关键,因此,才直接问黄明,不管黄明知不知道,问黄明准没错,如果黄明知道,黄明直接回答刘一就行,如果黄明不知道,那么,刘一相信黄家长老会替黄明回答。

    “刘道友,这次我们来,是来寻求合作。”那黄家合体期长老道。

    刚刚见面时,黄明就向刘一介绍了黄家一行人,其中黄家合体期长老,叫黄明海,是他们一行人的主事之人。

    “呵呵,明海道友,你们来寻求合作?和我们钱宝商行合作?”刘一疑惑的问道。

    虽然钱宝商行击溃三大军团,让半岛城十大势力都不敢再轻视钱宝商行,更是密切关注钱宝商行,调查钱宝商行的一切。

    黄家也可能因此不再看不上钱宝商行,但是,此时提出合作,却超出刘一的预料。

    此时钱宝商行击溃了三军团,刘一料想三大势力不可能就此罢手,如果黄家此时提出合作,那么,黄家就得和钱宝商行共同面对三大势力。

    这不明智的做法,别说黄家,就算十大势力任何一大势力,都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不明智的做法,因此,刘一才感到十分意外。

    “没错,就是合作,黄家和钱宝商行合作。”黄明海道。

    刘一没有说话,而是低沉了一会道:“给我个理由。”

    合作,不可能是无缘无故的合作,如果说黄家怜悯钱宝商行,合作只是为了保护钱宝商行,那就更加不可能,因此,黄家此时提出合作,肯定有大事发生。

    “很简单,钱宝商行的实力得到了我们黄家的认可,我们认为钱宝商行有资格和我们合作。”黄明海道,接着,黄明海又道:“现在半岛城混乱,而我黄家发现,十大势力中,有些势力已经结盟了,暗中结盟,然我们黄家却没有适合的结盟对象。”

    黄家需要和别的势力结盟,来应付未知的威胁,可是,黄家没有合适的结盟对象,这才是黄家前来钱宝商行,与钱宝商行合作的原因。

    至于说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前来合作,不用说,一来是这时钱宝商行的实力才得到黄家的认可,二来也是此时的钱宝商行需要盟友对抗三大势力。

    如果真的等钱宝商行解决了三大势力,再和钱宝商行结盟的话,钱宝商行也许就看不上黄家了。

    须知雪中送炭,比锦上添花强多了。

    雪中送炭,能带给人温暖,而锦上添花,也许会更加漂亮,但是,也或许会破坏原有的美观,还不如不添那花朵。

    黄家想要和钱宝商行合作也是如此。

    现在谈合作,虽然需要和钱宝商行共同对抗三大势力,但是,却能够牢固双方的合作,否则,等钱宝商行凭借自身扛住了三大势力,那么,黄家想要合作,钱宝商行也未必肯与黄家合作,那时的钱宝商行也不需要合作。

    更何况,想要合作,就需要互相信任,如果一方遇到困难,另一方就退缩,那么,这样的合作也就没有意义,这一点,双方都明白,因此,黄家才在此时提出合作。

    倒是刘一有些不明白,虽然黄家此时提出合作,是和钱宝商行合作的最好时机,但是,貌似以黄家的实力,根本不需要和其他势力合作,哪怕其他势力就算联合在一起,大概也不敢轻易对黄家行动手,十大顶级势力,可不是他们自己吹出来的,而是得到半岛城所有势力认可的。

    “以黄家的实力,居然需要结盟来应付未知的威胁?”刘一道。

    “呵呵,如果在平时,我们黄家确实不需要,但,现在半岛城乱象已生,如果不尽早做好准备,说不定到时候,我黄家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黄明海道,接着又道:“这次半岛城混乱,感到不妙的不仅我们黄家,其他势力也感受到了非同寻常的气息,也许这一次混乱,十大势力中都有势力会没落。”

    “这么严重?”刘一听闻也吃了一惊。

    半岛城混乱,似乎还有刘一不知道的因素在里面,看来半岛城的水还很深,刘一了解的还是太少。

    “嗯,否则,你以为就凭你钱宝商行得罪三大势力,他们任何一家都足以灭掉你钱宝商行,至少之前他们是这么认为的,他们又何必联合起来攻打你钱宝商行呢?”黄明海道。

    其实,对于这点,刘一也是有些疑惑。

    钱宝商行不过是灭掉了嗜血黑塞市场而已,欧阳家有必要为了这点小事,就联合世仇,攻打钱宝商行?

    怎么看欧阳家都是有些小题大做,更是本末倒置了。

    按理来说,欧阳家是不可能和吴家结盟,他们可是世仇,世仇之间怎么能够结盟?更何况因钱宝商行灭了嗜血黑塞市场,就放下世仇,和吴家结盟,共伐钱宝商行呢?

    “原来如此,我就说,我钱宝商行怎么值得欧阳家和吴家放下世仇,结盟前来对付我钱宝商行,原来如此。”刘一道。

    “嗯,各个势力都在准备,我黄家自然也要做好准备。”黄明海道,接着又道:“不知刘道友对我们两家合作怎么看?”

    “哈哈,明海道友,你说现在有的我选择吗?”刘一道。

    连十大势力都一个个寻求结盟,钱宝商行不结盟,最终吃亏的还是钱宝商行,没看见人家欧阳世家和吴家,他们这一对世仇势力,都能够结盟,刘一的钱宝商行怎么能不结盟呢?

    “哈哈,我就知道刘道友深明大义,会与我们合作的。”黄明海大笑道。

    “好了,明海道友,我虽然同意合作,但是,我们合作的方向是什么?”刘一再次问道。

    不管是结盟也好,合作也罢,都有一个方向性和可行性。

    “我的要求很简单,我们两家经常联系,只要一家有难,另一家必须支援,就比如现在,刘道友可对外宣布,钱宝商行和黄家结盟。如果三大势力听闻消息后,放弃攻打钱宝商行,那么,大家都相安无事,如果三大势力还是坚持攻打钱宝商行,我黄家也会直接参战,支援钱宝商行,反之,如果黄家遇到危难,钱宝商行也必须鼎力相助。”黄明海道。

    “好,合作愉快。”刘一道,并且伸出手掌,与黄明海握手。

    接下来,黄家和钱宝商行共同向外界宣布结盟。

    “什么?黄家和钱宝商行结盟?”

    “什么?黄家这时候和钱宝商行结盟,他们搞什么?”

    一个个势力都被这则消息惊呆了。

    当然了,最为郁闷的莫过于吴家等三大势力。

    黄家和钱宝商行结盟,他们想要继续攻打钱宝商行,就势必和黄家对上,虽然他们不惧怕黄家,甚至联手,黄家也不是他们对手。

    但是,在这个非同寻常的时刻,和黄家对上,就算灭了黄家,己方也得损失重大,很可能因此给其他势力有机可乘,最终步入黄家的后尘也不一定。

    怎么办?(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