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会?不是打劫的?”那人听到李家家主的话,充满疑惑,又认真的看了看李家家主。还别说,此刻的李家家主,还真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一看就是个正派人士,不像其他打劫之人,都长得一副穷凶极恶的模样。

    “装吧,你们使劲的装,就算你们装的再像正派修士,我也不会相信你们的,而且,谁不知道正派修士,一个个道貌岸然,龌蹉之事却干的更多。”那人最终还是不相信李家家主,认为李家家主是装出这个模样来欺骗他的。

    “这...”李家家主也是一阵无语,不知道说什么好,本来还以为凭着自己的仙风道骨之气一露,人家会马上感觉自己见到了仙人,并且轻易相信他呢。

    “这什么这啊,看来我果然没有说错,你果然是装出一副道貌岸然,仙风道骨的样子,这下被我说中,没话说了吧。说真的,你这样还不如露出本来面目,露出你丑陋的嘴脸,这样让人看着才舒服一点。何必装出这个模样,你装的累,我看的也恶心。”那人看到李家家主说话不利索,以为自己猜对了,于是,就大口教育起李家家主来。

    “噗嗤,哈哈,哈哈,我忍不住了。哈哈哈哈....”黄玲听到这些,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恩?你们打劫还带女的?喂,美女,别笑了,看在你这么漂亮的份上,你们要打劫,就打劫吧,不过我可先说好,这次出去没有收获,所以,你们想要打劫的话,劫财,我没有,如果美女想劫个色的话,我不放抗就是了。”那人看到黄玲笑的花枝招展,美艳无比,忍不住再次开口道。

    “噗嗤。哈哈。哈哈....”这次轮到刘一大笑了,这位老哥真有意思,也真有才华,这都能够想到,刘一真的服了他。

    “你!哼,别废话,赶紧说坊市入口在哪里?否则,我既不打劫你的财富,也不打劫你的色,我打劫你的命,让你到地府报到去。”黄玲听到那位的话,又看到刘一大笑,忍不住脸色一整,叱喝那人道。

    看到黄玲杀气腾腾的目光,听着黄玲杀气腾腾的话语,那人忍不住脑袋一缩,心里想到:“美女长得这么好看,怎么那么冷酷,太可惜了。”

    当然了,那些只是那人心里想的,他可不敢说出来,否则,如果再次触怒了那位女杀神,他说不定就真的要去地狱报到了。

    “你们真的不是打劫我的?你们真的只是想要进入坊市?”那人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

    “废话,我们不是想要进入坊市,怎么会在这里拦着你,你也不看看你,一点财富都没有谁还打劫你啊,如果那些劫匪都打劫你这样的人,那他们还不饿死啊。”黄玲没好气的道。

    “是,是,是,女侠说的是,不是打劫我就好。”那人拍了拍胸脯,似乎还真被刘一他们的阵容给吓坏了,就算打劫他一个筑基期修士,也用不着派出那么多他看不出修为的修士来围堵他吧。

    “好了,别废话,快说!”黄玲再次道 。

    “是,几位前辈,你们要进入这自由修真坊市的话,需要专门的令牌,没有令牌是没法进入里面的。”那人道。

    “特殊的令牌?”刘一疑惑的问道。

    “对,只有特殊的令牌,才能进入自由修真坊市。”那人道,并且从怀里掏出一个令牌,递给刘一。

    “哦,那要怎么样才能获得那特殊的令牌呢?”刘一接过那令牌,仔细观察,并且开口问道。

    那特殊令牌,也不知道什么材料做的,入手之后,有点微沉,并且丝丝冰凉,让刘一心里一惊,果然是有些特殊的令牌。

    刘一有仔细观看那个令牌,刘一发现,那令牌的正面是一副雄鹰在天空自由自在翱翔的图案,惟妙惟肖,生动至极,并且六个气势磅礴的打字刻在令牌正面的正中央:自由修真坊市。

    令牌的背面是一副双龙戏珠的图案,双龙自由自在,欢快喜悦的嬉戏龙珠,让人向往不已,并且也有两排小字:自由买卖不勉强,喜来欢还皆满足。

    “这个令牌其实很好获得,只要有修士带你们进入里面,然后,有专门办理令牌的地方,不过,这个令牌,需要交一定的灵石,同时,需要发誓,遵守自由修真坊市的规则,才可以获得。”那人道。

    “哦?这样话,有你带我们进入,我们不是可以不用办理令牌了吗,每次有你带我们进出就行了。”刘一道。

    “啊,那不行的,我带你们进入,也只是进入一个特殊的地方,要在那里办理了令牌,才可以离开那里,前往坊市,如果不办理令牌,要么就是我带你们出去,要不就是你们一直留在那个地方,哪里也不能去。”那人道。

    刘一听了那人的话,想想也是,如果真的只要一个人办理了令牌,就可以随意带人进出,没有任何限制的话,那么,令牌也就失去了它本应该有的效果,那么,还不如干脆不要令牌,让大家自由出入呢。

    “好吧,既然这样,你就带我们进入那里,带我们去办理令牌,如果里面的规矩太多,我们就不办理了,到时候,你再送我们出来就行。”刘一道。

    “是,前辈,你们跟我来。”那人道。

    刘一他们跟着那人走的那座山峰的山脚下,那人来到一块悬崖峭壁之下,拿出令牌,把令牌放在石壁上,接着,就看到石壁慢慢的裂开,形成一道大门,那大门有十米来宽,高也是十米,刚好是一个方方正正的大门,大门缓缓打开,从大门内射出一道光柱,在石壁的前方形成一道方方正正的光柱。

    接着,就看到那人收起了令牌,并且对着刘一等人道:“诸位,想要进入,就赶快跟我站到光柱里面去。”

    那人说完,一马当先,率先进入了光柱里面,其他人看到这种情况,也纷纷踏入光柱,站在光柱里面。

    当所有人都踏入光柱之后,光柱立刻带着众人移动,包裹着大家进入石壁里面,最后,光柱消失了,刘一他们也消失了,外面的石门也缓缓的再次关闭,形成无缝隙,没法辨别的悬崖石壁。

    其实,当刘一他们踏入光柱之后,刘一就发现,自己等人被光柱给禁锢了,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等人被光柱移动,撞向石壁,在光柱撞向石壁那一刻,刘一在心底暗道:“完了。”

    然而,事情往往出乎刘一的意料,刘一突然发现,自己等人并没有碰触到石壁,而是像透明的东西一样,穿过了石壁,进入到了石壁里面。

    进入里面之后,刘一突然发现,自己等人突然来到一个大厅之内,大厅宽广无比,比刚才的光柱大多了,刘一估计这个大厅,可以容纳十万人左右。

    好宽广的大厅!刘一心里感慨道。

    可惜,此时的大厅内,空空荡荡的,除了他们一众人被传进来了外,没有其他的修士,不过也是,如果有其他修士在刘一他们前面进来,刘一他们也不用等那么久了。

    “走吧,你们跟我去办理令牌,否则,就只能呆在这座大厅。”那修士道,接着,就带着刘一他们走到大厅的尽头,来到一座大门前面,把令牌放在大门之上,接着,大门自动打开,那修士率先进入里面。

    刘一他们也紧跟着那修士进入里面,进入里面后,刘一看到,那里坐着几个白发苍苍的老头,这些老头虽然白发苍苍,但是,双目炯炯有神,精气饱满,一看就是一个个高手。

    刘一仔细一看,突然发现,那几个老头,全都是结丹期巅峰的修士,而且是功力深厚的结丹期修士,可惜,他们只是止步于结丹期,没法再进一步,否则,他们就是令人敬畏的超级高手了。

    “几位前辈,我带人来办理令牌来了。”那修士道。

    “看到了,进入这里的修士,不是为了办理令牌,还能干什么?难道专门找我们几个老头聊天不成?”其中一个老头道,接着又道:“你们要办理自由修真坊市的令牌,自然没有问题,但是,在办理令牌之前,你们必须了解自由修真坊市的规矩,同意遵守自由坊市规矩的,我们就给你们办理,不同意的话,你们就可以离开了,喏,自由修真坊市的规矩玉简在那边,你们可以去认真观看,我们不强求,想要办理令牌,就必须遵守,如果没法做到,我劝你们还是别办理令牌,否则,对于你们只是百害无一利。”

    “规矩?”刘一对于自由修真坊市的规矩还是很好奇,他们究竟制定了什么规矩,竟然会让人觉得遵守不了,刘一打算先看看,如果太苛刻的话,刘一就带着大家离开。

    刘一他们找修真坊市,主要是为了找一个落脚的地方,随便能够打探一些南城秘境的消息而已,如果条件太苛刻的话,刘一是会选择离开的。(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