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很多散修来说,只要能够给他们提供公平安全放心的交易场所,让他们能够交易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么,就算交出部分精魂,也无所谓,再说了,自由修真坊市不是说过,交出精魂,只是为了方便管理,又不是要奴役他们,只要他们不犯事,交出精魂和不交出精魂,对于他们来说,也没什么两样。

    更何况,就算自由修真坊市,真的有事要他们做,就算没有交出精魂,他们也愿意,只要是有利于修真坊市的事情,哪怕叫他们赴汤蹈火,他们也心甘乐意。

    刘一他们可不行,他们都是一个个势力之主,就算不是势力之主,也是势力之中的重要人物,怎么可能轻易交出精魂呢?

    哪怕自由修真坊市说了,他们不会奴役大家,交出精魂,只是为了确保自由修真坊市的次序,不想有人在交易中捣乱,刘一他们也不可能交出去的。

    毕竟,他们都是自己势力当中的重要人物,要是交出精魂,万一自由修真坊市奴役他们,他们想反抗都反抗不了,也许那些散修,自由修真坊市不会有别样心思,也没想过奴役那些散修,但是,当交出精魂的是各个势力的势力之主时,就难保他们不会有别样的心思了。

    尤其是这里,聚集的都是各个势力的核心和重要修士,哪怕一个出事,对于各个势力来说,都是很舍不得的,要是都被奴役了的话,虽然不能说控制各个势力,但是,想要在各个势力当中,弄出一大批修炼物资,那是不在话下的,更何况,就那一大堆结丹期修士,就是一堆打手,而且是极其厉害的打手。

    如果有机会从这么多大势力当中弄走一大批修炼物资,控制这么一堆打手,别说自由修真坊市会动心,就是其他势力,只要有机会的话,也会动心的。

    因此,刘一看的第四条,要交出精魂后,刘一就知道,没有人愿意,商量了一下之后,刘一他们就拒绝交出精魂,准备出去。

    “什么?前辈,你们不要令牌了?”那带刘一他们进来的修士,可是大吃一惊,如果刘一他们办理了令牌的话,他也可以收获颇丰,平常,就算带来一人,他的收获都不少,如今带来了一大票人,最主要的还是,这些都是结丹期的前辈,他们这种筑基期修士,哪有机会带结丹期修士前来办理令牌,这次也就踩到狗屎,有了狗屎运,才让他有机会带刘一他们来办理令牌,要是刘一他们就这样离开了,他哭都找不着地方,这可是到嘴的肉啊,这样飞了多可惜。

    “是啊,我们只是想进入自由修真坊市,在那里买卖一些需要的东西,可不想把自己卖给自由修真坊市,因此,交出精魂这一条,我们做不到。”刘一道。

    “原来前辈是担心这一条啊,其实,这一条前辈根本不用担心,自由修真坊市的信誉还是很好的,他们说只是暂时保管,以防有人在交易时捣乱,又不是要奴役各位前辈,因此,前辈要是担心这个的话,前辈尽管放心好了。”那人道。

    “不必了,带我们离开吧,我们去其他修真坊市,我想其他修真坊市是不会要修士交出精魂的。”刘一道。

    “前辈,等等,我去问问,看看能否融通一下,让各位前辈免去第四条规矩。”那人道。

    那人看的刘一准备走了,他也急了,要是刘一就这样走了,他就什么也捞不到,也就是说,到嘴的肉,就这样在他眼前飞走,而他甚至都闻到了肉香,可惜,还是眼睁睁的看着他飞走。

    “喂,我说你小子来这里干什么?是不是他们要办理令牌?”几个老头看的那个带刘一他们来到修士来到他们那里,就开口问道,至于那修士的姓名,几个老头都是结丹期巅峰修士,自然也就没有兴趣记住,也不知那修士的姓名了。

    “几位前辈,那些前辈说我们自由修真坊市的条件太苛刻了,其他三条他们都能够接受,就算不愿意接受第四条,也就是说他们不愿意交出精魂,我看几位前辈能否融通一下。”那修士道。

    “你说什么?他们不愿交出精魂,不想办理令牌了?”那几个老头听闻,也是一惊,别看他们开始在刘一他们进来之后,表现出对于刘一他们是否办理令牌,一点都不介意,但是,这只是一种欲擒故纵的手法,是告诉他人,自由修真坊市的一切都是修士自愿的情况下进行的,要是哪个修士不愿意,他们也不在意,损失的还是修士自己,其实,他们在暗地里还是在关注刘一他们,心里十分期待刘一他们办理令牌,但是,他们又不敢把这种表情表露在脸上,免得被刘一他们发现。

    “是的,他们说前几个条件他们可以做到,只有第四条,要他们交出精魂,他们就是做不到,为此,他们愿意多付一些灵石。”那人道。

    “你叫他们先等等,我去请示一下。”几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后,其中一人开口道。

    “好的。”那人道。

    “怎么办?他们不愿意交出精魂?”在那人走好,几老头中的一个开口道。

    “还能怎么办?他们我们还是去请示一下上面吧,我们几人是没法搞定的,要是上面不增援的话,我们也只有让他们这样离开了,否则,败坏了名声,以后还怎么让其他修士自愿交出精魂啊。”其中一个老头道。

    “恩,先请示再说吧。”其中一个老头说道。

    当然了,这些老头议论的内容,那个带刘一他们来这的修士并不知道,他只是按照老头的要求,暂时留住刘一他们一段时间。

    “怎么样,可否融通融通?”刘一问道。

    “前辈,我去问了,他们说要等他们请示上级,看看上级的意见,要是上级没意见的话,就可以融通,要是上级有意见的话,我也就只好带你们离开这里了。”那人道。

    “哦?他们几个还做不了主?”刘一好奇的问道。

    那几个老头,一看就是那种修炼了好长时间的老古董,虽然只是结丹期巅峰修为,但是,法力深厚程度,比一般的结丹期巅峰修士要深厚的多,就算放在哪个势力,都是老祖宗级别的人物,这事怎么可能还要请示别人呢?

    “是啊,他们几个只是负责这里办理令牌的,对于这种修改规矩的事情,他们自然也是做不了主的。”那人道。

    “哦,那要多久才能得到答复?”刘一问道。

    对于刘一来说,这里能够办好令牌,不用去找其他修士坊市,自然最好了,当然了,那前提是不用交出精魂,如果要交出精魂的话,刘一更愿意去找别的修真坊市。

    “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几位前辈说了,他们有消息时,他们会告诉我们的。”那人道。

    “好吧,我们就在这等一会,如果太久的话,我们就先离开了。”刘一道。

    刘一在等待那几个老头的答复,那么,那几个老头请示上级的到的结果又是什么呢?

    “怎么样,你刚才请示了上级,上级的答复是什么?”其中一个老头问道。

    “上级说,他们应该是西城来的修士,应该来自某个势力联盟,他们来这里是为了那个秘境。如今来到我们这里,应该是想要找个临时的落脚点而已。”那老头道,接着,又道:“上级说了,既然是西城来到修士,不管他们有多厉害,也不管他们的势力如何,既然让我们撞上了,就没有放走的道理。虽然他们人多,我们未必能够把他们全部留下,但是,只要留下大部分,我们就可以执行计划了。”

    “哦?上级说要我们拦住他们?”

    “不是,上级只是叫我们拖延一下他们,等到上级派来的人到了之后,这里就交给他们了。”那老头道。

    “那行,我们就先拖延一下,先让他们在那里等着吧,等的不耐烦了,再来找我们之时,我们就再找其他理由拖延时间。”有的老头道。

    “恩,只能这样了。”那老头道。

    几个时辰一晃而过,可是,刘一他们还是没有得到任何答复,刘一都有些不耐烦的道:“我说,你赶紧去问问怎么回事,要是不可以,我们现在就离开,没必要再等下去了。”

    “几位前辈等等,我去看看,看看他们请示好了没有。”那人道。

    “好吧,快去吧。”刘一道。

    那人去找老头,却看到几个老头在喝茶,于是,就问道:“几位前辈,上级是怎么答复的?”

    “呵呵,小友啊,别急,来喝茶。”其中一个老头倒了一杯茶,递给那人道。

    “我...”那人欲哭无泪,刘一他们还在等着答复呢,他怎么有心情喝茶,可是,这茶是前辈叫他喝的,他不喝都不行。

    “多谢前辈的好茶!”那人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其实根本就没有品味出茶的味道,他此时那里有心情品茶。

    “呵呵,喝茶不是你这样牛饮的。”其中一个老头道,并且再给那人到了一杯茶。(想知道《我之修仙》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Qidianzhongwenwang”,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