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辈,这...”那修士现在哪里有心情喝茶,刘一他们在外面等的不耐烦了,要是刘一不愿意等,坚持要走,他也是没有办法,唯一希望的就是自由修真坊市快点给出答案。

    “好了,慢慢喝吧,仔细品尝,绝对有你想象不到的好处。”其中一个老头道。

    仔细品尝?现在那修士哪有心情仔细品尝,喝茶最讲究的就是心平气和,心浮气躁是品尝不出好茶的。

    “这...前辈,你们请示的结果究竟怎么样啊?”那修士装着胆子问道。

    “怎么?我们请你喝茶,你都不给面子,是不是眼里没有我们这些前辈啊。”其中一个老头冷声说道。

    那个老头的突然冷声,把那修士吓了一跳,都说前辈高人性格喜怒无常,现在一看,如果如此,看来还得小心一点,否则,那些前辈一个不高兴,随便抬抬手,就能把他给灭了,刘一他们虽然看起来比较好说话,却也不敢保证他们是否也是喜怒无常,因此,那人现在想的都不再是要刘一留下,而是想要知道结果,如果刘一他们不能留下,那他就赶紧送走他们,如果刘一他们能够留下,那他也在刘一他们办理好令牌后,赶紧离开刘一他们,免得一个不小心,让喜怒无常的前辈们把自己给宰了。

    “前辈息怒,晚辈绝无此意,晚辈只是....”两边都不能得罪,两边都是大神,但是,还得先应付眼前再说,因此,那修士准备解辩,可惜,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了。

    “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是他们等的不耐烦了,想要让你带他们出去吧?”其中一个老头道。

    “啊,前辈,前辈明鉴,他们确实等的不耐烦了,想要出去,不过,小的认为他们都是和前辈一样的高人,如果给他们办理令牌的话,咱们自由修真坊市肯定能获得好多好处的,不如前辈就允许他们不用交出精魂,也给他们把令牌办了吧?”那人道。

    “哼,想的倒美,不交出精魂,还想办理令牌?”其中一个老头冷哼了一声道。

    “啊,前辈是不同意啊,那行,晚辈这就带他们离开。”那人听到一个老头的冷哼,就就知道他们不同意给刘一他们办理令牌,那人虽然有些失望,但是,当他发现两边都没法得罪,两边都不是他可以抗衡的,尤其是现在两边都对他有些不满,在这种情况下,他自然希望早点送刘一他们出去,而他也好早点脱身。

    “哼,谁说要你带他们出去了?”又一个老头冷哼的道,他们可是在拖延时间,拖延的时间越久越好,自然不希望那人把刘一他们放出去,否则,他们刚才不是白忙活一阵。

    “啊,不是要带他们出去,这么说几为前辈是同意了,不用他们交出精魂也给他们办理令牌,太好了,我这就去告诉他们,让他们前来办理令牌,哈哈,谢谢几位前辈,谢谢几位前辈。”那人开心的道,并且赶紧起身,想要离开此地,告诉刘一他们好消息。

    “站住,让你喝茶,你没听见吗?”就在那人刚刚起身之时,其中一个老头释放出气势,朝着那人压去,并且开口道。

    “啊,前辈这是....?”那人在那老头的气势下,不得不重新坐了下了,并且吃惊的道,显然,老头的做法让他太吃惊了,他不明白为什么,老头们都已经答应自己给刘一他们办理令牌,现在还让他们留在原地,不让他把好消息告诉刘一他们。

    “不急,慢慢喝茶,放心吧,你能够把他们带来,有你的功劳,我们不会忘了你的。”其中又一个老头开口道。

    “啊,谢谢各位前辈,谢谢各位前辈。”那人道。

    “既然这样,我们就继续喝茶吧。”一个老头道,并且,继续给那人加茶。

    那个带刘一他们进来的修士,在一众老头的陪同下,一杯又一杯的喝茶,虽然心里焦急,但是也是没有办法的,然而,这却害苦了刘一他们。

    “刘门主,怎么办?那人还没有回来,不会是他们耍我们的吧?”罗霸天看到那人去了那么久,也没有回来,就开口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不过,我想那人应该是在那边劝说那些老头吧,我们人数这么多,而且都是结丹期,如果我们办理了令牌,那人作为我们的引荐人,肯定也能获得丰厚的奖励,其实,我感觉只要劝说那些老头成功了,就可以办理了,现在没有给我们办理,应该是那几个老头不愿意。”刘一道。

    “恩,刘门主说的有道理,那人肯定看到想要我们离开,有些舍不得快要到手的好处,才在那边劝说那些老头。”李家家主也开口道。

    “再等等吧,如果那人还不来的话,我们就去找他,毕竟,我们需要他带路,才能出去。”刘一道。

    于是,刘一他们又在耐心的等待着。

    刘一他们等待的不耐烦,但是,那人喝茶,也喝的满脸苦涩,一开始,他还真的以为那些老头同意了他的提议,同意刘一他们不用交出精魂,也给刘一他们办理令牌,因此,他很高兴,很开心,想到自己即将拥有海量的灵石奖励,他就忍不住想笑,可惜,在前辈面前,就算他想笑,也不敢笑,只能憋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人也发现不对劲了,那些前辈,那些老头一个劲的叫他喝茶,除了喝茶还是喝茶,就是不谈办理令牌的事情。

    “前辈,你看,是不是可以给他们办理令牌了?”那人忍不住问道。

    “怎么,我们泡的茶不好喝?”有一个老头问道。

    虽然只是平平淡淡的一句,但是,那人却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似乎他要是回答的不好的话,也许他就将倒霉了。

    “怎么会呢?前辈们泡的茶,肯定是香醇的很,很好喝。”那人赶紧开口赞道。

    “既然好喝,那你怎么不多喝几杯,我看你分明是嫌弃我们泡的茶,认为我们泡的茶不好喝吧,实话告诉你,我们泡的茶,整个南城,都是首屈一指的,你竟然还嫌弃,不会是看不起我们几个老头吧?”又有一个老头道。

    “前辈,你误会晚辈了,这茶是晚辈喝过的最好的茶了,这茶简直是此茶只因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喝。”那人道。

    老头一句嫌弃他们的茶不好,可把那人吓坏了,别说那些老头泡的茶确实很好喝,就算不好喝,那人也不敢说出来,而是必须说茶好喝。

    “既然如此好喝,那我们就只喝茶,不谈其他的。”一个老头道。

    “是啊,我们不谈其他的,专心喝茶就行了。”又有一老头道。

    “喝茶要讲究专心,静心,细细品味。”又一老头道。

    “是,前辈们说的对,我这就细细品味。”那人道。

    那人说是说细细品味,可是,他根本就不能静心细细品味,而是一直想要开口,想着如何开口才能不触怒那些老头,又能够让老头结束喝茶,从而替刘一他们办理令牌。

    “前辈,你们泡的茶确实很好喝,不过,前辈,我们是不是把那些前辈的令牌给办了,到时,晚辈经常来找前辈们喝茶,如何?”那人道。

    “不好,喝茶和泡茶,都要讲究心情,现在我们心情好,因此,才能有心思泡茶,要是心情不好,你就算想喝,我们也不会泡茶给你喝的。”有一老头道。

    “可是现在晚辈总想着办理令牌的事情,没有心情喝茶,而且,前辈们,你们也知道,有一群修士在外边,我们喝茶也喝不安心,不如给他们办理完令牌,我们就可以安心的喝茶,也不会有人打扰我们了,这不是很好的吗?”那人道。

    “不好。你说的一点都不好,我们现在有泡茶的灵感,因此,现在泡茶效果最好,你别再说其他的了,免得影响我们泡茶。你在这看着,看着我们泡茶给你喝就行。”有一个老头道。

    “这....”那人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其实,他哪里知道,那些老头是有意拖延时间,不管他怎么说,那些老头就是不愿意去办理令牌。

    就这样,那人和老头们继续喝茶。

    碰!碰!碰!

    突然,外面传来了敲门的声音,却是刘一他们忍不住,终于找人去了。

    “谁啊!”突然,有着老头的声音传来。

    “我,刘一!”刘一道。

    “刘一谁啊,我们没听过。”那个声音再次传来。

    “刘一是谁,你们听没听过不要紧,要紧的是你们赶紧送我们出去,我们不办理令牌了。”刘一道,都这么久了,刘一他们也没有办理令牌的兴趣了。

    “哦,你们是来办理令牌的啊,那赶紧交出精魂,我们这就给你们办理令牌。”那个声音再次传来。

    “什么?交出精魂?我们不办理令牌了,赶紧让我们出去。”刘一再次开口道。

    “哼,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公共场所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既然不愿意办理令牌,就在外面呆着。”那个声音再次传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