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我可听说,自由修真坊市,办理令牌,都是根据修士自己的意愿,从来不强迫修士办理令牌的,怎么?现在你们想要强迫我们办理令牌不成?”刘一道。

    这时,刘一明白,也许自由修真坊市,没有表面上那么公平自由,也许还有其他的龌龊事,只是大家不知道而已。

    “哼,那只是对于热爱自由修真坊市的修士而已,对于你这种捣乱的修士,我们可不愿意轻易放过,除非你们能够证明你们你们不是来捣乱的。”又有一个声音传来。

    “不知道你们想要我们怎样才能证明我们不是来捣乱的?”刘一问道。

    “很简单,你们交出部分精魂,我们就相信你们不是来捣乱的。”一个老头说道。

    “交出精魂?我们交出精魂,还不任你们宰割了,你认为我们有那么傻吗?”刘一道。

    “交出精魂,我们放你们离开,放心,我们只要证明你们不是捣乱者后,就会把精魂还给你们,还望你们不要自误。”一老头略带威胁的道。

    这时,那带刘一他们来到这里的修士,也已经傻眼了,这时,他才看出,原来那些老头是要刘一他们交出精魂,不管刘一他们愿不愿意,都要他们交出精魂。

    自由修真坊市不是一个真正公平,真正自由的地方吗?怎么会强迫修士交出精魂呢?这对于那人来说,冲击太大了,那人突然发现,自由修真坊市突然间变得陌生了,变得他都有些害怕了。

    想到自己的精魂还在自由修真坊市,还有那么多散修的精魂放在自由修真坊市,万一自由修真坊市的人真的要奴役他们,他们怎么办?

    以前相信自由修真坊市,信任自由修真坊市,那是因为自由修真坊市一直以来,都很公平公正,而且,就算有些修士临时退出,自由修真坊市也是会把精魂还给那些人,这是很多修士都知道的事情,否则,大家也不会这么信任自由修真坊市。

    如今看来,自由修真坊市辜负了大家的信任,不,或者自由修真坊市一开始就在骗大家,他们根本就是想要奴役那些修士,只是一开始为了获得大家的信任,他们才故作大方的让少量修士离开,同时,也退回少量修士的精魂,从而吸引更多的人交出精魂,供他们奴役。

    那人正在震惊之时,刘一的声音传进了那人的耳朵里面。

    “哈哈,说到底,你们还是看上了我们的精魂,何必说这么多理由呢?也是,那些散修,虽然有些愿意交出精魂,但那毕竟是少数,而且,他们实力低下,对于你们来说作用不大,只有当他们人数到了一定数量之时,对于你们才有作用,而我们则不同,我们都是结丹期修士,而且数量也不少,因此,为了不让我们离开,为了让我们交出精魂,你们不打算隐藏了,而是直接把你们的目的给暴露出来,是吧。”刘一道。

    “哈哈,小子,蛮聪明的嘛,不过,既然你们那么聪明,就不应该进来,既然你们进来了,你们认为你们还有离开的可能吗?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交出精魂,我们让你们离开,或者,我们自己动手,强行夺取你们的精魂。”一老头道。

    “哈哈,老头,你也太天真了吧,就凭你们几人,还没有资格把我们怎么样。”刘一道。

    那几个老头虽然厉害,但是,刘一他们也不少吃素的,而且刘一他们人数众多,刘一他们如今的人数,就算是一些顶级势力,都未必敢向他们动手,更别说区区几个老头了。

    刘一他们现在唯一麻烦的是没法离开,那个阵法很厉害,刘一进来之时,没有认出那是什么阵法,刘一只知道,带他们进来的光柱是阵法形成的,可惜,这个阵法太深奥了,刘一根本看不懂,甚至刘一猜测,自由修真坊市的人,他们也是偶然的机会发现了这里,并且利用这个阵法,而这个阵法是远古存在的,不是自由修真坊市自己布置的。

    因此,对于刘一来说,出去有些麻烦,其他的,刘一也不在意,就凭那几个老头,根本没法留下刘一他们。

    可刘一不知道,那些老头是没法把刘一他们怎么样,但是,那些老头也不是要他们自己把刘一他们怎么样,而是拖住刘一,等待援军,等援军到了,刘一他们自有援军解决。

    “我们是不能把你们怎么样,但是,你们也别忘了,你们现在在什么地方?你们在自由修真坊市,要是没有我们开启阵法,你们是没法出去的。”一个老头道。

    “出去?呵呵,既然只阵法,那么,就有出去的办法,再说了,你们不是有令牌吗?只要把你们的令牌给抢来,不就可以出去了?”刘一道。

    “哈哈,你想的太天真了,这些令牌都是我们制作的,我们能够制作,也自然能够让这些令牌失去效用,不信你可以试试,那小子的令牌就在他的身上,你可以拿去试一试,看看是否有用?”一个老头道。

    “什么?我的令牌也没有用了?几位前辈,我可是交了精魂,我的令牌怎么没用呢?”那个修士大惊道。

    本来几个老头的做法已经让他很吃惊了,他刚才还在想,要不自己偷偷打开阵法,让刘一他们出去,哪里想到自己的阵法也没有用了。

    从那人一开始对自由修真坊市的尊敬可以看出,那人的为人还是很不错的,自由修真坊市只是给他提供了一个可以公平交易的地方,他就对自由修真坊市感恩戴德,把自己当成了自由修真坊市的一员,处处维护自由修真坊市。

    “哼,你以为你知道了现在发生的事情,我们能够让你随意出入不成?”一老头道。

    “你们?果然是骗我们的,你们究竟要我们的精魂干什么?”那人道。

    “哼,要你们的精魂,除了奴役你们,让你们替我们办事,还能有什么作用。”一老头道。

    “啊,要我们替你们办事?你们完全不用奴役我们,我们一样愿意为自由修真坊市办事啊。”那修士道。

    “好了,你也别再天真了,他们要办的事情,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要你们办的都是一些丧尽天良的事情,你们真的愿意出力吗?”刘一开口道。

    “啊,怎么可能,我们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那人一副不敢相信的道。

    “那就是了,你们不会去做,他们只有奴役你们,奴役你们之后,不管你们愿不愿意,你们都得去做。”刘一道。

    “哈哈,小子,你倒是看得很清楚,可惜,你已经进来了,进来了之后,想要出去就没那么简单了,我知道你们是西城的大势力之人,可惜,这里不是西城,如果这里是西城,我们或许还要考虑考虑,这是南城,你们西城就算知道你们出事了,也是鞭长莫及。”一老头道。

    “哦,我说我们怎么等了那么久也不见你们有什么动静,原来你们是调查我们的身份去了,可惜,就算我们是西城修士,又如何,凭你们,你们还没法把我们怎么样,恩,让我想想,你们之所以和我说这么多,也是在等援军吧?”刘一道。

    听到他们说出自己是西城修士,刘一就明白了,自己等了那么久,那些老头在这段时间,肯定在调查自己的身份,如今查到自己等人是来自西城,就想要留下自己等人,而现在没有动手,刘一猜测,他们应该是在等待援军,否则,光凭他们几个老头是不够看的。

    “哈哈,明知道我们在等援军,你还敢和我们说这么长时间,果然有胆气,可惜,没有实力,光有胆气是没用的。”一老头道。

    “哈哈,我们有没有实力,到时候你们就会知道的,我就是好奇,你们究竟是南城哪个势力,居然敢对我们出手?恩,不对,你们不是南城的势力,凭南城这些势力,还没有这个胆量向我们出手。”刘一道。

    “哈哈,不用套我们的话了,我们是哪个势力,你们没必要知道,你们只要知道,你们只有交出精魂这一条路可走就行。”一老头道。

    “你们不是人,你们人面兽心,亏我们以前那么信任你们。”带刘一来的那修士大怒道。显然,那修士听到刘一他们的对话,也侧地明白了,自由修真坊市那个所谓的自由都是欺骗大家,为了大家自愿交出精魂,而编造出来的。

    “现在才知道,可惜,太晚了。”一老头道。

    “是啊,要是加上我们的精魂,你们的目标已经达到了,也没有必要再装下去了,可惜,你们注定要失败的。”刘一道。

    “哈哈,你没看到我们的援军,你自然会这样说,等你看到我们的援军之后,你就不会这样想了。”一老头道。

    “好吧,我就在这里等你的援军,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何方势力,竟然敢对我们出手。”刘一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