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小子,有魄力,我要是你,就赶快交出精魂,免得招受一些皮肉之苦。”一老头道。

    “皮肉之苦?多谢关心了,不过,你们还是先考虑考虑自己吧,你们有把握从我们手里逃走?”刘一问道,刘一有信心,在那些老头的援军到来之时,刘一他们就拿下这些老头。

    “从你们手中逃走?你们这么自信,能够拿下我们?”一老头道,他们这些老古董,每个都法力深厚,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他们有自信,就算他们不敌刘一这些人,也能够从刘一这些人手上逃走的。

    双方都有那么自信,因此,双方都没有急着动手,刘一害怕动手太早,会把老头他们的援军吓跑,要是把老头的援军吓跑了,那么,刘一就不知道是哪方势力要对他们下手,而老头没有动手,是知道不是刘一这些人的对手,现在动手也只是自讨苦吃,更何况,在援军来到之时,他们有实力成功的逃到援军之中,现在何必动手呢?

    “哈哈,能否拿下你们,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我倒是很好奇,究竟是哪个势力,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对我们出手?”刘一道。

    “这个你就不要想从我们这里套话了,那是不会有效果的。”一老头道。

    “我没有套你话的意思,我只是为你们赶到可悲,都这么大的年纪了,不仅没能安享晚年,还被他们当做弃子来阻挡我们。”刘一道。

    “弃子?阻挡你们?我想你们搞错了吧?就凭你们,怎么可能把我们怎么样?”一老头道。

    “哈哈,哈哈,看来你们还真的被人当做弃子了。不然,他们不可能不会告诉你们我们的实力的。”刘一道,在刘一看来,老头后方的势力,肯定知道自己等人是第一门的一众联盟,知道自己联盟,这些老头还这么自信,显然,老头后面的势力,没有告诉老头,刘一他们的真实实力,以及刘一他们身后的背景。

    “你们?你们不就是西城来到修士么,你以为你们西城来的修士就很了不起啊,谁都要害怕你们三分?”一老头道。

    他们这些老头,在这南城,连南城这些势力的修士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是西城来的修士,西城来的修士,在他们看来,是龙,得给他们盘着,是虎,得给他们卧着。

    “呵呵,南城那些势力的修士,也许在你们看来他们很了不起,在我看来,他们也就是这个样子,难道你们背后的势力没有告诉你们,南城那些势力的修士,在我们眼里,也不怎么样,我们又不是没有宰过南城的修士。”刘一道。

    南城段家和南城夏家,被刘一他们宰杀了那么多结丹期巅峰的势力,最后他们还不都得老实的退了回去。

    “你们宰杀过南城那些大势力的修士?”一老头有些吃惊的道。

    “呵呵,几十个结丹期巅峰修士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们背后的势力不是都已经告诉了你们么?”刘一道。

    当然了,刘一他们是宰杀了几十个段家结丹期巅峰修士和几十个夏家结丹期巅峰修士,但是,那是靠阵法之力,而且还是第一门的一众弟子共同主持阵法,加上第一门的大量灵石支撑,才取得的效果,当然了,这些刘一是不会告诉那些老头的。

    “你少在这妖言惑众,我们是不会上当的。”一老头道。

    虽然这老头说不会上当的,但是,那些老头心里,也是微微担心,担心刘一说的是真的,其实,换个角度想一想,刘一也是没有必要骗他们,毕竟,等到他们的援军来了之后,如果刘一他们没有实力的话,一切谎言都将不攻而破。

    “哈哈,无所谓了,到时候,你们就知道,我说的是否是真的。”刘一平均的道。

    在刘一看来,宰杀一些南城势力的结丹期修士,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当然了,这也是有长风镖局,李家等等联盟势力的修士在这里,刘一才这个底气,长风镖局修士的势力,那次西城很多势力围攻他们,就让刘一见识了他们的实力,至于李家和霸天武馆等等势力,在刘一想来,他们的实力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因此,刘一相信他们这个团体的实力还是十分强大的。

    “好,好,果然年轻有为,小心年纪,不仅修为高深,这么快就结丹期修为了,而且更难得的是有一颗处事不惊的沉稳的心。要不是我们注定要成为敌人,老夫都有点想要收你为徒了。”一个老头道。

    “那就多谢老先生的抬爱了,可惜了,我们已经是敌人了,我是不会对你们留手的。”刘一道,刘一知道,等到动手之时,刘一不可能因为老头这就话,就对他留手。

    “哈哈,这句话是我们对你说的,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还真的好奇你们是西城哪个势力的修士?”一老头道。

    “哈哈,我是西城哪个势力的修士,说起来,你们是没有听过的,我们也是最近才在西城发展的。”刘一道。

    “你们不说西城本土的修士?”一老头大惊道。

    如果刘一是外来势力的话,那么,他们就不得不考虑这次的事情做得对不对了,他们可以不把西城的势力放在眼里,但是外来势力的话,他们也不敢保证外来势力的背景如何了。

    “呵呵,你可以这么说,当然了,你也可以认为我们是西城的修士,我们在西城有不小的势力,但是,我们的总部不在西城。”刘一道。

    “哦,不知你们的总部在哪里?”一老头问道。

    “呵呵,无可奉告。”刘一道。

    “刘门主,你怎么去了那么就都不会来,不会是你已经在给大家办理令牌了吧?”这时,郭长风,李家家主,罗霸天等等势力的首领走了过来道。

    显然,他们看到刘一去了那么就都没有回来,于是,有些担心,就过来看看,还好,看到刘一无事,他们也就放心了,于是,就开起了玩笑。

    “哈哈,我倒想给你们办理令牌,可是你们没有把你们的精魂交给我,我如何帮你办理呢?”刘一道。

    “精魂?哈哈,刘门主,你虽然为人比较正直,是个值得信赖的人,但是,要我们这样把精魂交给你,我们可是办不到。”郭长风道。

    虽然知道刘一是在开玩笑,但是,郭长风还是拒绝,精魂可不是什么普通不要紧的东西,如果修士把自己的精魂交出去,就等于把自己的小命给交出去了。

    “怎么?不交出精魂,就不能办理令牌?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就离开吧,我想我们可以去别的修真坊市,别的修真坊市是不要令牌的。”李家家主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惜啊,有人看上了我们的精魂,因此,我们进来容易,想要出去,就没那么容易了。”刘一道。

    “看上了我们的精魂?某非自由修真坊市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收集修士的精魂,至于公平交易,只是他们放出的烟雾弹?”李家家主道。

    能作为一个势力之主,果然不是笨人,刘一只是这样一说,李家家主就看明白了整件事情。

    “恩,他们以前所谓的公平交易,只是为了骗取大惊的信任,让大家自愿的把精魂交给他们而已,其实,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只是为了奴役足够的修士替他们做事而已。如今看上了我们这堆人,因此,不惜花费极大的代价,冒着暴露的危险,也要把我们留下。”刘一道。

    “把我们留下?南城还没有这样的势力吧?”李家家主问道。

    “理论上是没有,但是,具体情况,等下他们来了之后,我们就知道了。”刘一道。

    “好,我倒要看看,南城哪个势力,竟然把注意打到我们头上。”李家家主道。

    “你们是?”这时,这些老头听到刘一他们的话语后,一老头终于忍不住问道。

    “哼,西城李家,我想你们应该听过我们西城李家吧。”李家家主道。

    “长风镖局,郭长风,在西城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是,南城的修士应该知道我们,我还来过几次南城。”郭长风道。

    “霸天门,罗霸天,对了,对于霸天门,你们可能不知道,但是,我想你们应该听过霸天武馆,我就是以前霸天武馆的馆主,罗霸天。”罗霸天道。

    接着,其他势力的首领,也开始一个个的报出了自己势力的名号。

    汗,冷汗,冷汗直流,这下,那些老头再也淡定不了了,一下子就冒出那么多西城有名的势力,不说他们本身的势力,就是刘一他们背后的势力,就不得不让人仔细考虑考虑,可惜,如今他们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好了,我想他们也该来了,我们马上就会知道,究竟是哪个势力要对我们出手了。”刘一道。

    刘一的话语刚落,就看到外面突然涌入好多修士,而且,从筑基期到结丹期,源源不断的修士,不断的从外面涌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