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源源不断的涌入的参差不齐的一众修士,刘一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不用说,刘一也知道,现在涌入的这些修士,乃是已经交出精魂,办理了令牌的一众修士,而他们出现在此地,明显是被人当做炮灰使用。

    这些修士,基本上都是南城的散修,他们来到自由修真坊市,交出精魂,换取令牌,为的只是一个公平交易的机会,哪里想到,这自由修真坊市竟然会奴役他们。

    现在知道,已经晚了,一个个都被自由修真坊市的人,利用他们手上的精魂,控制一众修士,命令他们无条件的赶回自由修真坊市,听候自由修真坊市高层的命令,为自由修真坊市办事。

    其实,很多修士对于自由修真坊市的这一命令十分反感,甚至都想过听之任之,就当做没有接到命令,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然而,这次自由修真坊市传了命令时,也表达了他们的态度,就是自由修真坊市已经通过大家留下的精魂,给大家下了禁止,奴役了大家,要是大家不接受命令,及时赶到自由修真坊市的话,后果自负。

    于是,不管他们愿不愿意,都拼命的往自由修真坊市赶去,希望自己在规定的时间里,赶到自由修真坊市。

    “后悔啊,自由修真坊市太卑鄙了,原来一切都是假的,亏我这么信任他们。”有修士道。

    “太卑鄙了,我当时就觉得这有问题,可惜,大家都说自由修真坊市的修士为人还可以,而且行事也很正直,不会利用精魂奴役我们的,这才交出精魂,办理了令牌,谁知道他们这么快就食言了,这才几天,他们就奴役我了。”有修士道。

    “可恶,可恨,后悔啊,当初办理令牌之后,交易完成之后,那几个朋友都说了自由修真坊市未必真的可靠,要我赶紧和他们一起离开,可惜,那时我太相信自由修真坊市了,认为他们真的不会奴役大家,交出精魂,也只是为了方便管理,而且,那几个朋友退出自由修真坊市时,自由修真坊市把精魂退给他们了,为此,我还特意到处宣扬自由修真坊市的好,把这则消息给广泛传播出去,让办理令牌的修士突然大增,现在看来,他们当时退还精魂,只是为了演戏,以退还少量修士的精魂,来获得修士对于他们的心里,来吸引大量的修士加入,从而获得海量精魂。”有的修士道。

    “可恶,我就是听说他们不会奴役大家,而且大家归还令牌时,自由修真坊市会退还我们的精魂,我才加入的,现在好了,别说退还我们精魂,就是他们现在不奴役我们,我们就该谢天谢地了。”有的修士道。

    “哼,太卑鄙了,说好的不奴役大家,现在就开始明目张胆的奴役大家,可惜,交出了精魂,被他们奴役了自己,虽然有意见,却也没法反抗。”有修士道。

    自由修真坊市的一则命令,让大家心里泛起了滔天巨浪,同时,也让大家彻底梦醒,以前的美好,对于自由修真坊市的好感,却犹如梦境一般,如今,梦醒了,美好的场景不再了,留下的只是梦醒之后的残酷,自己被人奴役了,而且,奴役自己的还是自己最为信赖的自由修真坊市。

    梦已醒,残酷的现实摆在眼前,急速前往自由修真坊市,这是没法违抗的命令,虽然不知道自由修真坊市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这么着急要大家回去,好无疑问,也不是什么好事,否则,就不用动用强行手段,要是这次没有动用强行手上,大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自由修真坊市奴役。

    以前,大家不知道自由的可贵,以为交出精魂也没什么事情,大不了就作为自由修真坊市的护卫,替他们做事罢了,可是,从如今的情况来看,以前的那种想法是多么的天真,是多么的可笑。

    这让人不禁感慨,曾经有一份自由放在眼前,却不知道好好珍惜,如今,失去了这份自由,才发现自由的可贵,可惜,已经无济于事,留下的只是深深的悔意。

    这是小人物的悲哀,可是,没有办法,作为散修,很多时候都是充满无奈的,如今被奴役了,也只能按照命令,做好自己的任务了。

    一个个修士,从四面八方赶来,赶回自由修真坊市,到了自由修真坊市之后,大家才发现,原来自由修真坊市来了一群结丹期修士,那群结丹期修士原先想要办理令牌,可是听说要交出精魂,就不愿意了,于是想要离开,可是,自由修真坊市想要那群修士的精魂,又由于那群修士实力强大,因此,只好把大家召回,以众人之力,击败那些结丹期修士,从而奴役那群结丹期修士。

    看到刘一一群结丹期修士,大家就明白,自己等人根本就不是刘一他们一群人的对手,既然如此,自由修真坊市还把自己等人强行召回,毫无疑问,自己等人,被自由修真坊市作为炮灰使用了。

    自己等人,只是消耗刘一他们实力的炮灰而已,在自己等人消耗了刘一他们的实力之后,再由自由修真坊市的修士出手,将刘一他们拿下,从而奴役刘一他们。

    “可恶。我们只是前来送死的炮灰。”有的修士看到这种情况后,忍不住低语道。

    “可恶,自己打不过人家,就要我们用生命来消灭敌人的力量,这种做法太卑鄙了。”有的修士开口道,话语中却充满无奈。

    “哼,你们虽然可以奴役我们,让我们不得不出手,但是,我出手时留一点力量,你们能拿我怎么样,大不了就是被敌人打死,也好过替你们做坏事。”有的修士心里想到。

    “哼,到时候动手的话,我就假装不敌,让对方把自己杀死好了,看你们的如意算盘如何实现。”有人心里想到。

    强行奴役修士回来,让修士由天堂步入地狱,在这种反差作用下,修士自然不可能全心全意的为自由修真坊市出力,只是出于无奈,不得不随便应付一下自由修真坊市的命令,对着刘一他们出手而已。

    一众被奴役的修士看到刘一他们后,不愿意对刘一他们全力出手,心中想着如何悄无声息的的手下留情,刘一又何尝不是在想着如何才能尽可能不伤及这些修士的情况下,解决掉自由修真坊市的高层,至于他们背后的神秘势力,到现在也没有现身,刘一也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何方神圣。

    “诸位,等下对这些修士动手之时,尽量不要伤及他们的性命,只是让他们失去战斗力就行了,我们的主要目标是那些老头,以及他们背后的神秘势力。”刘一传音道。

    “刘门主,放心吧,我们心里有数,他们也是一些无奈被奴役的奴隶而已,真的要我们对他们下杀手,我们还有些过意不去的。”罗霸天传音道。

    “刘门主,你放心,我们不会对那些人下杀手的,你看那些人虽然冲向我们,而且也是气势汹汹,可是,他们心中没有杀意,这点我还是能够感应到的。”郭风流道。

    “那就多谢大家了。”刘一道。

    刘一他们的修为,最低的都有结丹期初期修为,而敌人的人数虽然多于刘一他们很多,但是,敌人的修为却很低,大多数都是筑基期修为,只有少量的结丹期初期和结丹期中期修为的修士,至于结丹期后期的修士,除了那几个老头之外,就没有了。

    这也是刘一让大家手下留情的原因,否则,敌人实力太强,刘一他们自保都难的话,可没心情与时间叫大家手下留情,甚至还会让大家加把劲,狠狠的攻击敌人,摧毁敌人。

    “哈哈,怎么样,面对如此多的敌人,不知道你们能否应付得了?”一老头看到涌入的一众修士后开口道。

    现在双方虽然还没好开战,但是,老头相信,凭借如此多的修士,等下一战斗的话,刘一他们肯定是招架不住的。

    “呵呵,你也未免太自信了吧,你就肯定他们能够把我们怎么样?我看你们与其担心我们,还是当心当心自己,想想你们自己如何在我们面前逃走,逃到那些人的身后吧。”刘一道。

    现在由于神秘势力的人还没有出现,刘一他们的目标只有放在几个老头身上了,等到解决几个老头之后,刘一相信,神秘势力的人肯定要出现的。

    只要神秘势力的人出现了,那么,刘一就有理由相信,就算没法弄清楚神秘势力究竟是何方势力,但是,至少,对于神秘势力的有了些许了解,不再对神秘势力感到一片空白,毫无了解,充满迷茫和茫然。

    听到刘一的话语,那些老头也是心头一沉,那些老头知道,现在不断涌入的修士,虽然人数在急剧增加,但是,他们的实力太低,对于刘一他们这一伙人,他们的攻击未必有效。最终也行只能起到牵制与消耗刘一他们实力的作用。(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