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对于刘一的话,黑衣蒙面人不予理会,而是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黑衣蒙面人首领突然下达撤退的命令,把刘一都给弄糊涂了,本来,刘一看到黑衣蒙面人出现后,还以为又要一番血战,可是,没想到黑衣蒙面人首领居然如此果断的撤退。

    “这?”刘一身旁的人面面相觑,这是什么情况,黑衣蒙面人让人不让刘一他们离开,不就是为了对付刘一他们,为了奴役刘一他们,可是现在怎么突然撤退了呢?

    “刘门主?这是什么情况?”郭长风问道。

    “我也不清楚,也许他们被你们长风镖局给吓跑了吧。”刘一道。

    “哈哈,刘门主就别拿我们开玩笑了,要吓跑他们,也是你们第一门才能吓跑他们的。”郭长风道。

    “是啊,我看就是刘门主你吓跑了他们,你没看见那黑衣蒙面人首领看见刘门主之后,脸色一变,而后就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吗?”李家家主这时也开口道。

    “好了,不说这个了,你们说说,他们该怎么处理?”刘一指着躺在地上的一众修士问道。

    此时,躺在地上的一众修士,也被黑衣蒙面人的行为给弄晕了,当黑衣蒙面人来了之时,他们很担心,很担心黑衣蒙面人会发现他们没有尽全力,而记恨他们,尤其是那些根本就没有受伤,只是不想战斗,故意倒在地上,装着受伤的修士,看见黑衣蒙面人来了,就更加担心,当心被发现。

    可是,没想到黑衣蒙面人首领说了句“第一门的刘门主”之后,就撤退了,这是什么情况?他们想不明白。

    其实,不明白的不仅仅是刘一他们,就连一众黑衣蒙面人也不明白首领为什么下令撤退,而且还撤退的如此干脆,撤退的如此紧急。

    “首领?那第一门的刘门主,究竟是何许人也,让你如此急迫的让我们撤退?”有黑衣蒙面人不明白的问道。

    “刘门主是何许人,我也不清楚,总之,我们还是少惹他们为妙。”那黑衣蒙面人首领道。

    “啊?为什么啊?”

    “为什么?西城的情况你知道吧?”那黑衣蒙面人首领道。

    “知道啊,本来西城将要彻底混乱的,而且,西城也将纳入我们的势力范围,可惜,西城出了个钱宝商行,钱宝商行阻碍了那些家伙的行动,让西城现在还没有纳入我们的势力范围。”

    “是啊,那时候,钱宝商行表现出来的只是几个筑基期修士组成的商行而已,他们派了结丹期带领一堆筑基期修士前往钱宝商行剿灭他们,可惜失败了,而且全军覆没。”那首领道。

    “这个我听说了,好像那个钱宝商行很会隐藏实力,其实,他们的真正实力根本就不是他们表现出来的那样,他们只是没有把他们的具体实力表现出来而已,并非他们只有那么一点点实力,就算现在,钱宝商行真实实力肯定要比他们现在表现出来的强大多了。”

    “是啊,他们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就不下于那些一流势力,而他们的真实实力,大家也没法知道,只知道他们的实力,一点也不比那些顶级势力差。”那黑衣蒙面人首领道。

    “是啊,这个我们也听说了,据说上面传了命令下来,让大家暂时别招惹他们,可是这和第一门有什么关系呢?”

    “呵呵,钱宝商行的靠山就是第一门,你说这和第一门有什么关系?”那黑衣蒙面人首领道。

    “什么?你说那人是第一门门主?也就是钱宝商行背后势力的门主?”

    “是啊,要不然我怎么会如此急着撤退,他们是第一门的人,我也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见过第一门门主,刘门主的画像,才知道他就是刘门主,所以我们要赶紧撤退,否则,我怕我们撤退慢了,第一门会把我们所有人都留在那里。”黑衣蒙面人首领道。

    “那怎么办,自由修真坊市,我们可是筹划了好久,如今丢了,我想就算他们离开了,其他修士也不愿意再加入自由修真了,我们也就没法完成任务了,要是上面怪罪下来,我们怎么办?”

    “哈哈,别急,我们就告诉上面,那里是第一门插手了,我想上面不会怪罪我们的。不过,既然那里失败了,我想我们也暴露了,我们也要加快行动了”黑衣蒙面人道。

    “要行动了?太好了,终于要行动了,看西城那些家伙,早早的行动,大家心里都痒痒的,恨不得马上行动。”

    “是啊,我们也该行动了,本来想等这次准备充足之后,再行动,现在看来,不行了,必须加快行动,否则,迟则生变,可惜了,自由修真坊市,就这样放弃了。”那首领道。

    “是啊,算我们倒霉,我们遇到了第一门的门主,否则,我们也就没事了。”

    “哼,还不是那几个老家伙,要不是他们太贪心,不把主意打到刘门主身上,自由修真坊市也不会出事,第一门虽然让人害怕,但是,他们也很少主动惹别人,或者说他们从来没有主动惹过别人,每次都是别人惹了他们,惹了第一门,才知道第一门原来如此不好惹。”那黑衣蒙面人道。

    真是人的名,树的影,钱宝商行以及第一门,已经是强悍的代名词,让大家不敢轻易得罪钱宝商行和第一门。

    当然了,这一切刘一是不知道的,不过,对于刘一来说,这都不要紧,要紧的是黑衣蒙面人退走了。

    虽然刘一他们未必害怕黑衣蒙面人,但是,黑衣蒙面人是有备而来,准备的手段肯定不少,真的一番交手下来,刘一他们也未必能够胜利,而且,就算胜利了,也是会损失惨重,这样对于他们的秘境之行,将会非常不利。

    因此,黑衣蒙面人能够退走,刘一还是很高兴的。

    “好了,自由修真坊市的人已经走了,你们也可以起来了,不用再躺在地上了。”刘一看着躺在地上的一众散修,开口道。

    “多谢前辈的不杀之恩。”

    “多谢各位前辈,多谢各位前辈的救命之恩。”

    “多谢各位前辈,只是我们的精魂还在自由修真坊市,还请前辈收留我们,我想前辈收留我们,他们也不敢再次对我们动手的。”

    “还请前辈收留我们。”

    一众修士都跪在刘一面前,请求刘一收留他们,其实,他们也看出来了,刘一他们一伙人,刘一的修为虽然不是最高的,但是,这一伙人中,就是刘一说了算,其他人都会听从刘一的,因此,他们就跪在刘一面前,乞求刘一收留他们。

    “好了,你们起来吧,是否收留你们,我们先起来再说。”刘一道。

    “还请前辈收留我们!”

    “还请前面收留我们!”

    “前辈不收留我们,我们愿意一跪不起。”

    他们跪在地上不起,他们也知道,刘一是他们现在唯一的希望,他们必须抓住这次机会。

    “好了,你们先起来,如果你们不起来,那么,我将不会收留你们的。”刘一道。

    “这么说前辈答应收留我们了?谢谢前辈。”

    “谢谢前辈。....”

    大家听了刘一的话后,也起来了,要是不起来,刘一就不收留他们,他们跪着不就是为了乞求刘一收留他们么。

    “好了,既然你们要我收留你们,我就先说两点,说完之后,你们再做决定也不迟。”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这个地方很隐蔽,我想你们的精魂还在这里,肯定还没有被他们带走,因此,我们找一找,等我们找到精魂后,我会把你们的精魂还给你们,到时候你们再做决定,是跟着我们还是你们继续过着你们的自由生活,现在大家还是认真去寻找精魂吧,只有找到了精魂,大家才真正的自由了。”

    “多谢前辈,我们这就去寻找,我们一定把他们藏精魂的地方找出来的。”

    “多谢前辈,我们去寻找精魂了。”

    听了刘一的话后,那些人迅速的寻找精魂,毕竟,他们乞求刘一收留他们,也是因为他们以为精魂在黑衣蒙面人手里,而黑衣蒙面人似乎有些惧怕刘一他们,因此,他们才要刘一收留他们,从而得到刘一他们的庇佑。

    如今,听刘一说,他们的精魂应该还藏在这里,没有被黑衣蒙面人拿走,那么,他们自然希望快点找到精魂,拿回精魂之后,他们也就不用担心被人奴役了,如此的话,就算刘一不庇佑他们,他们也没事,不用再受自由修真坊市的奴役了。

    “呵呵,刘门主,你刚才为什么不答应他们?”郭长风问道。

    “哈哈,郭总镖头,你认为他们有几分真心,而且,你能保证里面没有别有用心的人吗?”刘一道。

    “那倒是,你们钱宝商行的保密工作做得太好了,现在大家都不知道你们的真实实力,很多势力想要打探你们具体消息,可惜,都是一无所获,他们那群人当中,是否有其他势力的人,还真的不好说。”郭长风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