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实力,被敌人蹂躏,那只能怪自己的无能,怪自己的弱小;当有实力,却因大意,被敌人蹂躏,那就只有深深的后悔,后悔自己的不谨慎。

    而现在的南蛮宗就是如此,如果他们没有实力,那么,他们就算被黑衣蒙面人给解决掉了,他们也只能怪自己,怪自己太弱小了,可是,他们有实力,他们有阻挡黑衣蒙面人,解决黑衣蒙面人的实力,如今,却因黑衣蒙面人的悄然来袭,却因自己的没有准备,而被黑衣蒙面人打了个措手不及,看着不断临近的攻击,不管是南蛮宗的宗主还是其他人,心里只有后悔,后悔自己太大意了,南城已经混乱不堪了,他们还如此大意,以为没人可以悄无声息的的潜入到这里,因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黑衣蒙面人的攻击不断临近自己等人。

    “拼了,大家都激发基础法术,大家全力攻击,激发一些基础法术。”南蛮宗宗主道。

    防御,要发挥出作用,需要一定的时间积累,但是,基础法术攻击就不同了,激发基础法术的攻击,往往都是十分迅速,除了极少数基础攻击,需要时间的积累外,很多攻击,几乎是瞬发,这样发出的基础攻击,威力很小,但是,他们人数众多,合在一起的话,也是一个十分惊人的攻击,至少,让他们有时间来发出这些攻击。

    现在没有时间防御,也没时间发出厉害的攻击法术,只能发出一些基础的法术,以基础攻击法术代替防御,希望能够阻挡一下敌人的攻击,只要稍微阻挡一下敌人的攻击,他们就可以趁机逃离,逃离攻击范围。

    轰!

    双方的攻击轰在一起,黑衣蒙面人发出的那道攻击,顿时一顿,接着,又以惊人的速度向前冲去。

    “逃!”南蛮宗宗主在看到对面的攻击一顿时,就大声道。

    其实,不用他说,其他人看到攻击一顿时,也已经开始逃窜了,毕竟,他们也明白他们发出基础法术的攻击,威力太小了,根本不足以抵抗黑衣蒙面人的攻击,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只是为了稍微阻挡一下那道攻击,从而让他们有时间逃离,仅此而已。

    轰!

    黑衣蒙面人发出的那道攻击,只是停顿了一瞬,就瞬间摧毁了南蛮宗修士们的攻击,而后,继续凶狠的朝着前方攻击冲去,砸在前方,一声轰响,前方砸出了一个巨坑。

    看到刚刚站立之地,现在出现一个巨坑,一个深深的巨坑,刚刚逃离的南蛮宗宗主倒吸了一口寒气,从巨坑就可以看出,当时的攻击有多么的惊人,如果没有及时逃离,被击中的话,南蛮宗宗主不敢想象下去。

    随即,南蛮宗宗主查看了一下逃离的一众弟子,突然脸色一变,虽然自己成功逃离了,可是,还有很多修士没有成功逃离,而是被击中了,灰飞烟灭了。

    也就是说,就这么一下,南蛮宗就损失不小,要是多来几下,也许南蛮宗真的该从此除名了。

    没办法,黑衣蒙面人攻击的太突然了,他压根就没想到,有一天,会被别的势力攻破城池,更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攻破城池,这对于他来讲,这简直是天方夜谭的事情,如果不是现在正在发生,而且自己身边牺牲了好多宗门修士的话,他都怀疑自己是否还在睡梦当中,否则,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哼,躲的了这一次,我看下一次你怎么躲?”黑衣蒙面人首领道。

    于是,黑衣蒙面人首领又组织了下一次的攻击,又是一道巨大的攻击,朝着南蛮宗宗主砸去。

    “啊!...”南蛮宗宗主大惊。

    南蛮宗宗主看着身边损失的修士,正在发呆,却发现,黑衣蒙面人的下一次攻击又来了,而且来的还是那么凶猛,而自己这边却是缺兵少将,更何况,都是一脸疲惫不堪,这次别说阻挡,就是躲避都没法躲避了。

    看着不断靠近的大招,南蛮宗一众修士,包括南蛮宗宗主在内,脸色都露出了一副绝望的表情,没法抵挡了,如此大招,如此迅速,他们这次连激发基础法术的时间都没有了,就发现,大招已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甚至很多南蛮宗的修士,都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攻击的到来,而黑衣蒙面人看到这里,也不禁露出了一丝笑意:哼,南蛮宗也不过如此,开始被他们发现,还以为他们能够好好的有效组织起来,从而对抗自己,哪里想到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自己攻击到了这里,这样更好,能够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再好不过了。

    看着即将淹没的南蛮宗宗主等修士,黑衣蒙面人首领也终于放松下来了,这样拿下了南蛮宗,他的任务也算完成了,说句实话,他来攻打南蛮宗之时,心里还是有些忐忑,毕竟虽然当时的计划是很完美,但是,这里毕竟是南蛮宗总部,想要悄无声息的进入里面,怎么听起来都很荒诞,就连黑衣蒙面人都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没想到这次真的成功了,虽然过程有些曲折,最终还是被一个修士无意发现,但是,结果还是一样,并没有因为被发现,而使得自己的行动变得困难起来,相反,自己还变得更加轻松,一众南蛮宗高层,居然自动送到之间的攻击范围之内。

    也是,南蛮宗宗主等人,看到生死存亡之箭,自然想要问清楚究竟怎么回事,蛮横为什么无缘无故的发射生死存亡之箭,正是因为他们的不相信,不相信有人能够悄无声息的的潜入这里,才使得他们不相信蛮横,以为蛮横是闹着玩的,因此,才错失良机,否则,早有准备的话,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自取灭亡。

    “哼!”突然,远处传来一声冷哼之声,接着,南蛮宗的一众修士发现,原本不断临近的攻击,居然没有落到自己的身上,而是突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黑衣蒙面人首领听到这声冷哼,不由的喷了一口鲜血,脸色狂变,并且不由自主的朝着冷哼的方向望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么一看,让他再也没法淡定了,怎么是他们?

    只见南蛮宗深处飞出几道身影,几个老头在远方徐徐飞来,而刚才的冷哼之声,就是其中一个老头发出的。

    一个冷哼之声,就化解了如此恐怖的攻击,要知道,这可是结合一众结丹期修士共同发出的攻击,怎么可能一个冷哼,就化解的无踪无影呢?

    更让黑衣蒙面人首领不明白的是,他们怎么出现在这里,按照他们的计划,按照他们的剧本,这几个老头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

    这里是结丹期修士的战场,怎么可能出现这几个老头,黑衣蒙面人有些愣了了,这是不按剧本走,不按常理出牌,怎么会这样。

    “怎么回事?被人攻打到了这里,你们还不知道?”其中一个老头问道。

    看了一眼,老头就看出,南蛮宗的一众修士,完全没有想到敌人会攻击到这里,因此,现在都还在处于震惊之中,还没有组织起一次有效的攻击,都是处于被动挨打,甚至自取灭亡的境地。

    “我...”南蛮宗宗主也不知该怎么说。

    “好了,这事以后再说,我们还是先解决眼前吧。”其中一个老头道,接着,就看到老头手臂一台,发出了几道简单而且大家都非常熟悉的基础法术。

    其实,在冷哼响起之时,黑衣蒙面人首领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妙,看着一个冷哼,就把自己等人合理打出的攻击给弄的无影无踪,更是让黑衣蒙面人首领明白,这几人肯定都是超越了结丹期的存在,他们的实力,不是结丹期修士可以揣度的。

    这时,黑衣蒙面人就偷偷传音给一众手下,让大家做好随时逃命的准备,等待他的命令,等他下达命令之后,大家就不顾一切的逃走,逃得越快越好,而且是分开逃命。

    因此,看出老头抬手攻击自己等人,黑衣蒙面人毫不迟疑的选择了逃命。

    “逃!”黑衣蒙面人大声道。

    于是,黑衣蒙面人首领自己率先冲了出去,惊险万分的躲过老头的攻击了诸多攻击,老头的攻击,凶猛无比,威能巨大,黑衣蒙面人虽然躲避成功了,但是却也冷汗直流,而其他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其他的黑衣蒙面人,有些及时逃走了,当时,很多还是没有及时逃出老头的攻击范围。

    黑衣蒙面人逃出攻击范围之后,扭头一看,脸色更加铁青,突然发现,原来他带来的手下,损失比之南蛮宗的损失还大,而且自己的损失才刚刚开始,他们肯定还要继续面临南蛮宗的追杀,最终能够剩余多少人,他也没法清楚了。

    “既然来了,就永远留在这里,不用离开吧。”看着四散而逃的黑衣蒙面人,其中一个老头说道,并且朝着逃走的一众黑衣蒙面人出手。(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