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轰!

    一道道的工具,朝着而逃的黑衣蒙面人呼啸而去。

    那些老头,看到南蛮宗竟然被人攻破,自然十分震怒,想到要是他们今天没有出现的话,也许南蛮宗就将从此除名,更是怒火冲天,如今看到黑衣蒙面人想要逃走,自然不可能让黑衣蒙面人这样白白逃走的道理。

    因此,看到四散而逃的黑衣蒙面人,他们也不因为自己是前辈就有所就有所保留,而是全力朝着黑衣蒙面人出手。

    “啊!啊!啊~~~”

    一声声的惨叫之声,从逃走的黑衣蒙面人口中传出,接着,就看到一个个的蒙面人在那些老头的攻击下,倒地不起,甚至灰飞烟灭,不在一个层面上,就是不在一个层面上,面对四散而逃的黑衣蒙面人,那些老头都每一次的攻击,都有不少黑衣蒙面人倒地身亡,好在黑衣蒙面人四散而开,相对来说,范围比较广,否则,就这么几下,也许黑衣蒙面人就该被灭了。

    可是,就算这么几下,没有把这些黑衣蒙面人全灭,却也消灭不少,照这样下去,也用不了多久,黑衣蒙面人就该被全灭。

    没办法,这些老头的出现,根本就出乎那些黑衣蒙面人的意料,否则,就算借他们几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如此轻易的攻击南蛮宗。

    此时,黑衣蒙面人首领都后悔死了,早知如此,他说什么也不会带人来攻击南蛮宗的,现在才几下,只是被那些老头攻击了几下而已,就让黑衣蒙面人损失惨重,要不是自己果断的下令撤退,也许现在损失更加惨重,甚至连自己等人能否逃走也不一定。

    就算现在,能否逃走还是个未知数,那些老头肯定会追来,现在他们在宰杀那些逃得慢的修士而已,等到解决了那些,就该轮到自己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还是逃命要紧,这次的事情,超出了自己的预料,不仅失败了,而且是惨败。

    “原来你们在这里,我说怎么不见你们?”就在这时,南蛮宗深处,又传出一个声音,听到这个声音,不仅那些老头停止了攻击,而且那些黑衣蒙面人也停止了逃跑。

    循声望去,只见南蛮宗深处,飞来几道身影,那几道身影也是黑衣蒙面,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的修为一点也不必那些老头弱,更重要的是他们从南蛮宗深处飞出,难道他们是南蛮宗的人?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潜入我们南蛮宗。”其中一个老头问道。

    “我们是什么人?你们看到我们的装扮,难道还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更何况你们杀了我们不少手下,现在居然问我们是什么人?”其中一个黑影蒙面人道。

    “你果然和他们是一伙的,只是我比较好奇,既然你们和他们是一伙的,为什么你们不和他们一起来,而是潜入我们南蛮子宗深处?”其中一个老头问道。

    “哈哈,这次算你们走运,否则,你们以为你们现在还能说话?”其中一个黑影蒙面人道。

    其实,不用黑影蒙面人说,大家也猜到,他们潜入南蛮宗深处,自然是为了偷偷解决那些老头了,只是没想到那些老头提前走了,提前出来了,让他们扑了个空而已。

    说的也是,那些黑衣蒙面人本来准备兵分两路,一路是以结丹期修士为主,潜入城池,击杀南蛮宗的结丹期及其以下修为的修士,一路是以超越了结丹期的修士为主,专门潜入南蛮宗深处,刺杀南蛮宗那些超越了结丹期存在的老头,也是,在宗门总部,谁也不会想到有人潜入,因此,要刺杀的话,比在其他地方容易多了,虽然刺杀想对容易,但是,想要潜入,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每个势力的总部,都被布置得固若金汤,想要潜入里面,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这次被他们潜入,也让南蛮宗的那些老头冷汗直流,真的,要是刚才他们没有出来,而是继续聊天的话,一门心思都在聊天,也许被人刺杀了,都还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

    “原来如此,你们计划的真周详,可惜了,人算不如天算,你们的计划失败了,怎么想着你们还想灭了我们几个老头不成?”有个老头道。

    “哈哈,灭你们?现在就算我想灭你们,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而且,就算付出代价,也未必能够灭了你们。”一黑衣蒙面人道。

    他们说的也是实情,对于那些老头,他们具体有多恐怖,就算那些黑衣蒙面人也不清楚,因此,也不敢轻易和他们动手,这次潜入南蛮宗深处,也是存了刺杀那些老头的打算,他们要做的是暗杀那些老头,如果正面搏杀的话,他们也未必就能够拿下这些老头。

    “既然如此,那么,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一个老头道。

    “哈哈,我们没有别的意思,本来我们还想偷偷的走,下次再来宰了你们,不过,看到你们如此屠杀我们手下,我们也不好看着他们不管不是?”一个黑衣蒙面人道。

    “我们要杀他们。你以为你们能够阻挡的了?”其中一个老头道。

    也是,大家实力差不多,想要击败对方,有点麻烦,但是,只是杀对方的结丹期修士,那么,还是没有问题的。

    “哈哈,你说的没错,你要杀他们,我们是阻止不了,不过嘛,你们的防护阵法已经被迫,我要杀你们的那些徒子徒孙,你认为你们能够阻止吗?”其中一个黑衣蒙面人道。

    “这...”那些老头也是一愣,是啊,他们好杀黑衣蒙面人,是没有问题,但是这样的话,他的那些徒子徒孙也会被杀,这样一来,整个南蛮宗,只剩下他们几个老头,和灭宗也没什么两样了。

    “好吧,你们赢了,这次就让你们走,不过,希望你们别让我们找到你们的老巢,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一个老头道。

    “谢了,其实,我们的老巢,我倒是很希望你们能够来,就怕你们没有这个胆量。”一黑衣蒙面人道。

    现在黑衣蒙面人展现出来的力量就已经很惊人了,那么,他们的老巢的力量就更加惊人,别说南蛮宗的那些老头不知道黑衣蒙面人的老巢,就算知道了,他们也未必真的会去攻打,现在说这些,不过是一些场面话而已。

    就这样,这次事件就到处结束了,但是,此事件产生的影响却是极其深远的。

    当这件事传出去之后,整个南城都是一片哗然,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有人能够潜伏到南蛮宗的内部,在内部进行攻击,而且,还有超出结丹期修为的超级高手,更是潜入了南蛮宗的深处,潜入到了南蛮宗的老祖宗的闭关之地,按理来说,那个地方时防守最为严密的地方,如今却被人悄然潜入,也只能说黑衣蒙面人太厉害了。

    “难怪南城那么多势力悄然消失,原来是被人潜入了内部,被人在内部偷偷的给宰了。”有人道。

    “是啊,也不知道那些势力的防护阵法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被人潜入而不自知呢?要知道这潜入的不是一两人,而是一群人啊。”有人道。

    “就是啊,黑衣蒙面人太恐怖了,我想那些大势力的修士,如今也该寝食难安了吧,黑衣蒙面人能够随时潜入他们的内部,对他们进行刺杀,而且是在他们认为最为安全的地方刺杀。”有人道。

    “是啊,这次黑衣蒙面人虽然失败了,但是,也打出了他们的威风,下一次就不知道是哪个势力倒霉,哪个势力成为他们的下手目标?”有人道。

    “是啊,下一个出手的话,就不知道是否有势力能够像南蛮宗那么幸运了。”有人道。

    “是啊,这次南蛮宗歪打正着,被他们躲过一劫。”有人道。

    此时,南城钱宝商行,自由峰内,刘一听着万事通打探回来的消息,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黑衣蒙面人的实力这么强大,竟然还有超越了结丹期的存在,刘一他们现在虽然不惧那些结丹期修士,但是,超越了结丹期的话,刘一也不敢保证那些人是否会看穿刘一他们的伪装,知道刘一他们的真实实力。

    “门主,没想到黑衣蒙面人实力这么强,而且那些顶级势力,竟然也有好些超越了结丹期的存在,他们的底蕴太强大了。”钱百万道。

    “哈哈,别急,我们也就成立的时间太短了,要是给我们一段时间,我们也未必没有超越结丹期的存在。”刘一道。

    “这个可能要比较长的时间,现在我们才刚刚突破结丹期,哪有那么容易超越结丹期。”万事通道。

    “哈哈,别着急,以前对于我们来说,能够修炼的筑基期,就很不错了,修炼到结丹期,就已经烧高香了,你看看,如今的大家,结丹期已经到了,我想要超越结丹期,也不是不可能的。”刘一道。

    “门主说的对,对了,门主,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万事通问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