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对于平南宗的调查,也在逐渐深入,而平南宗的具体情报,也浮现在各大势力之主的手中。

    平南宗宗主,平南,一个南城没有出现过的修士,修为在结丹期巅峰状态,至于具体实力,无从考究。

    平南宗一众长老长老,都是原无双宗附属势力之主,这些势力之主,对于南城的修士来说,都是老熟人了,很熟悉,一点也不陌生,但是,如今却成了平南宗的一众长老。

    平南宗大长老,原本南城东区一一流势力的东甲宗的大长老,叫做王八,由于对于自己手中的权力不满,认为自己应该是宗主才对,只是老宗主偏心,才没有把宗主传位于他,因此,他一直怀恨在心,后来密谋,想要夺取宗主之位,失败之后,带着一众手下,逃窜到了南城北区,依附于无双门,自己建立一个宗门,名叫灭甲宗。

    前段时间,灭甲宗和无双宗一起消失了,大家还以为他们是被人给灭了,没想到现在王八和他的灭甲宗又出现了,而且,他还成了平南宗的大长老。

    平南宗二长老,原本是南城南区一流势力南水宗的宗主水无痕,因南水宗得罪了顶级势力南极宗,被南极灭宗,堂堂一流势力,结果只有南水宗宗主水无痕一人逃出,逃走之后,水无痕走投无路,只好投奔无双宗,寻求无双宗的庇佑。

    无双宗,本来就是一些犯事的修士聚集在一起,对抗那些大势力而形成的顶级势力,因此,他们自然也就庇佑水无痕了,水无痕来的北区只后,并没有加入无双宗,而是作为无双宗的附属宗门,自己从新创建了南水宗,让南水宗得以传承下去。

    前段时间,南水宗,也和无双宗一起莫名消失了,大家猜测他们也和无双宗一起,被人消灭了,没想到现在他们也出现了,而且水无痕还成了平南宗的二长老。

    平南宗三长老,原本是南城西区一流家族海家的一名天才弟子,海天,因为爱上了不该该的人,被逐出家族,从而在北区混日子,后来觉得无聊,就创立了北海门。

    至于海天究竟是爱上了谁,才被认定为爱上了不该爱的人,以至于被逐出海家,这个大家就不得而知了,海家没有解释具体原因,而海天自己也没有说,大家虽然很好奇,但是,却也无从知道。

    .....,......

    总之,平南宗的一众长老,都是以前在南城因为各种事情,不得不到无双宗寻求庇佑,而创立宗门,成为无双宗附属宗门的各个势力之主。

    这样一群人,带着各自的势力,突然出现,而且还成立平南宗,共尊一陌生修士为宗主,让南城各大势力不得不谨慎对待此事。

    刘一看着万事通调查出来的这些资料,也是一阵无语,什么平南宗,分明是一群南城的不法分子聚集在一起的占山为王的行为嘛。

    你看看平南宗的一众长老,哪个不是因为犯事,无路可逃,才无奈来到南城北区,成立了一个个不法组织而已。

    也多亏了南城北区有那么一个无双宗,否则,这群人肯定没有藏身之地,早就被灭了,哪里能像现在这样,出来兴风作浪。

    看到他们成立的平南宗,刘一知道,在平南宗没有被灭之前,南城是别想宁静了,南城的风雨又来了。

    至于这突然冒出来的平南宗宗主,平南,刘一觉得这不是他的真名,平南只是他的目的而已,因此,他起这个名字,只是在告诉自己,自己的目的是什么,至于他的真名,也许在他的目的达到后,会告诉大家,但是等到平南目的达到后,大家是否有机会听到,那就不得而知了。

    南城要乱了,这是各大势力之主在看到平南宗的资料之后,得出的结论,只是会乱到什么程度,大家就不得而知了。

    看着快要混乱的南城,刘一有心帮忙,却又心有余而力不足,刘一虽然有一颗侠义之心,但是,他每次帮助他人,都是量力而行,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帮助他人,而超出自己能力范围,那么,刘一也就爱莫能助了。

    对于那些看不清自己实力,却胡乱帮助他人的行为,刘一向来是不赞成的,否则,帮忙不成,还给添乱,帮倒忙了。

    对于平南宗的突然出现,在南城所有修士心里,都泛起了滔天巨浪,大家都能够感受到平南宗的气势汹汹,盛气凌人。

    “也不知道平南宗出现会在南城掀起什么样的风浪?”有修士道。

    “呵呵,那是那些大势力需要担心的事情,平南宗,平南,平南,呵呵,好大的口气,就不知道那些大势力心里的感受是什么?”有修士道。

    “还能有什么感受,当然是恨不得把他们给灭了,可惜了,平南宗敢出现,而且敢叫平南宗,就已经不怕各大势力了,否则,他们就不敢出现的这么高调了。”有的修士道。

    “是啊,平南,平南,哈哈,不知道他们平南的第一步,是拿哪个势力开刀,哪个势力成了他们平南的第一步?”有修士道。

    “不会是钱宝商行吧?毕竟一山不容二虎,他们要对钱宝商行动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有人道。

    “哈哈,这个问题你都能想到,钱宝商行会想不到,可是你看钱宝商行,钱宝商行可有行动的迹象,这说明钱宝商行要么就是确定平南宗不会对他们动手,要么就是钱宝商行根本不怕平南宗,不管是哪种原因,都说明这里最安全,你们害怕什么?”有人道。

    “是啊,是啊,还是钱宝商行安全,我们来对了。”有人道。

    其实对于这些散修的问题,刘一他们和各大势力也在讨论。

    “门主,你说他们会不会第一个就拿我们开刀?”万事通问道。

    毕竟,一山不容二虎也好,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也罢,平南宗似乎都要先解决刘一他们,否则,他们就算攻击其他势力,也不会安心的,谁知道刘一他们是否会在他们背后捅一刀。

    “不好说,不过大家做好准备就是了,他们不来攻击我们那就最好,要是攻击我们,我们也要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那么好惹的。”刘一道。

    钱宝商行虽然说不惧其他势力,那是建立在刘一布置的阵法上,要是没有阵法的话,那么,刘一他们被其他顶级势力灭杀也很正常,因此,刘一他们就算知道平南宗要拿钱宝商行开刀,他们也只能守着钱宝商行等着他们的到来,更何况现在还不确定平南宗是否会第一个攻击钱宝商行,刘一他们就更不会主动去招惹平南宗了。

    “你们说说,平南宗的第一步,是踩在那个势力身上?”南蛮宗宗主道。

    “宗主,这个很难说,也许他们的第一步,踩在钱宝商行身上,也许他们踩在其他一流势力身上,反正他们第一步不会踩在我们身上。”

    “好了,你们也别大意,上次的教训,你们就忘了么?”南蛮宗道。

    “是,宗主,我们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显然,上次的教训,要说谁印象最深刻的话,非他们南蛮宗莫属了。

    “哈哈,平南宗出现在北区,你们说说,他们是否会第一个就找上钱宝商行呢?”段家家主道。

    “家主,这个不好说,而且钱宝商行也不弱,我看平南宗未必敢第一个找上钱宝商行。”

    “哼,你们就不会想想办法,让他们第一个攻击钱宝商行?”段家家主道。

    “是!”

    “你们说说,平南宗第一步会灭了哪个势力?”南极宗宗主道。

    “哈哈,我看他们会灭了钱宝商行,钱宝商行在那里太孤立了,没有援助,更主要的是,他们不灭了钱宝商行,他们以后行动也不安心,钱宝商行就是他们的隐患啊。”

    “其实,我倒是感觉他们第一步不会灭了钱宝商行,毕竟,钱宝商行敢在这时开业,那么,他们一定对于他们自己的实力很自信,现在关键问题就是,大家对于他们的实力,一点也不了解,你说如果是你们,你们会贸然攻击一个不了解的势力么?”

    “宗主说的也有道理。”

    其实,不仅其他势力在讨论此事,就是平南宗,他们也在讨论此事。

    “宗主,我们第一个要对付的是哪个势力?”王八道。

    “是啊,宗主,我们是不是先对付我们旁边的那个钱宝商行?”水无痕道。

    “宗主,我看我们应该先灭了钱宝商行,否则,对于我们的后续行动有很大的不便。”海天道。

    “哼,灭钱宝商行?你们谁知道钱宝商行的实力?连他们什么实力都不知道,我们怎么灭他们,而且,上头已经交代,叫我们如非必要,就不要招惹钱宝商行。”平南道。

    “啊,上头让我们不惹钱宝上?那上头让我们先灭哪个势力?”王八道。

    “这个上头没有说,要我们自己判断,如果什么事情都是上头安排了,那还要我们做什么?”南平道。

    “是,我们听宗主的。”(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