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平南宗的这个通牒,第一门的一众修士也是松了一口气,在平南宗没有对东甲宗发出通牒之前,在很多人看来,就是钱宝商行最危险,首先受到平南宗的攻击的可能性最大。

    刘一虽然说不怕平南宗攻击钱宝商行,但是,能不受到平南宗的攻击,那就最好了,因此,看到平南宗给东甲宗的通牒之后,刘一也是松了一口气。

    “门主,平南宗对东甲宗发出了通牒,看来他们暂时是不会攻击我们了。”万事通道。

    “恩,应该是这样,不过,还是让大家认真戒备,以防意外,我们要做到,不管他们来不来攻击,我们都样,一如既往,保持高度警惕。”刘一道。

    “恩,我会的,我会时刻注意南城的消息,时刻收集南城的情报,让我们对南城的情况了如指掌。”万事通道。

    “恩,就这样,你时刻关注南城的局势,而其他人,就继续认真修炼,争取尽快提升修为。”刘一道。

    刘一他们轻松了,这次没有他们什么事情了,但是,东甲宗却是愁云一片,平南宗的那个通牒,让他们进退两难,而且对于该怎么应对这个通牒,东甲宗也是一直争执不休,意见不一。

    “宗主,我还是那句话,我们不能弱了自己的威风,因此,我觉得我们应该对平南宗发出通牒,让他们交出王八这个叛徒,否则,我们将攻打他们平南宗。”有长老道。

    “是啊,宗主,我也坚持我的意见,我们绝对不能低头,他们要战,那就战吧。”有的长老道。

    “宗主,我觉得我们还是向其他势力求援吧,这次平南宗攻击我们,却也打了南城东区所有势力脸面,因此,我觉我们应该联合其他势力,一起对付他们。”有的长老道。

    “对啊,宗主,我看这次平南宗的行为是公然叫板南城所有势力的行为,其他势力也有义务和我们一起抵挡平南宗的。”有的长老道。

    “宗主,我还是那句话,现在的平南宗势大,虽然他们的实力没有表现出来,但是,我相信他们的实力一定很强大,绝对比我们东甲宗的实力强大多了,因此,我建议我们还是做好撤出南城的准备,把这个地方让给他们就好了。”有的长老道。

    “对啊,宗主,现在南城太乱了,我们还是快点撤出好。”有的长老道。

    “不行,宗主,我们要是这样撤出了,虽然我们是安全了,但是,我们面子往哪放啊。”有长老道。

    总之,各种意见,什么样的意见都有,根本就没法统一起来,这让东甲宗的宗主也有些为难,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不过,既然他是宗主,那么,他还得下决定。

    “好了,你们就不要吵,大长老,二长老...你们去其他势力谈谈,看看他们是否愿意帮助我们东甲宗,其他人就认真戒备,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吧。”东甲宗宗主道。

    “宗主,可是,如果其他势力不愿意出手,我们该怎么办?”有长老道。

    “哼,还能怎么办,你们意见不一,我们就只有死守了,大不了和东甲宗共存亡就是了。”东甲宗宗主道。

    于是,东甲宗就是一边联络其他势力,一边准备战斗。其实,东甲宗的这种做法,在大家的预料之中,因为,他们除了这样做之外,别无选择,他们不可能真的被一个通牒,就吓得逃离南城,更何况,这事太突然了,就算要他们逃离,他们也不知道逃往哪里,至于说要他们主动攻击平南宗,那就更加不可能了,他们又不是顶级势力,就算顶级势力,也得考虑考虑,主动攻击的代价。

    死守的话,至少护宗阵法能够起到很大的作用,敌人想要攻破护宗阵法,肯定要花费不少代价,对于这个代价,其实,很多势力都不愿意付出的,这也是很少势力去攻打别的势力总部的原因。

    “宗主,东甲宗果然和你预料的那样,只是不断地联络其他势力而已。”王八道。

    平南宗这边,由于王八是从东甲宗逃叛出来的,因此,对于东甲宗,还是很了解,也有些暗中的棋子留在东甲宗,因此,打探消息,对于他来说,比其他人简单多了。

    “恩,这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之中,而且,从其他势力传了消息,也和我们预料的差不多,其他势力对于我们攻击东甲宗之事,持观望态度,不会插手。”平南道。

    “太好了,他们不插手的话,我们很轻易就能够拿下东甲宗,从而震慑南城其他势力,再寻找一个个理由,去攻破一个个势力。”水无痕道。

    “是啊,我想照这样发展下去,我们很快就能够统一南城,拿下南城。”海天道。

    “好了,你们也别再感慨了,我们还是做好战斗的准备,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拿下东甲宗。”平南道。

    “是,宗主。”

    就这样,时间过得很快,平南宗的通牒时间悄然已过,可是,东甲宗却对此事未发表任何意见,似乎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此事,其实,各大势力都知道,东甲宗这段时间一直在备战,显然,他们对于平南宗攻击他们,已经默认了,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平南宗就更是如此,他们已经决定了,除非东甲宗能够交出宗主之位,否则,他们就将攻击东甲宗,不过也是,如果把宗主之位交给王八,那么,东甲宗也就相当于并入了他们平南宗,他们自然也不会自己攻击自己了。

    “哼,看来他们是不识趣了,王八,这次由你带队,务必以最快的速度拿下东甲宗。”平南道。

    “是,宗主,我一定以最快的速度拿下东甲宗。”王八道。

    于是,王八带领一众平南宗弟子,蜂拥而出,直奔东区,把东甲宗围了起来。

    平南宗的修士,个个气势凶悍,煞气惊人,组合在一起,一阵阵煞气冲天的气势,把空气都震得阵阵波动,让人看着就有些发寒。

    “围起来,只许进不许出。”王八带领一群煞气冲天,气势凶悍的修士,来到一片山峦起伏,若隐若现的山脉外,指着眼前的山脉道。

    眼前这座山脉,就是东区的龟甲山脉,整个山脉,犹如一个龟甲一般,倒扣在那里,而山脉上的一座座山峰,则犹如龟甲上的一道道图案一般,点缀着龟甲,点缀的山脉。

    而龟甲山脉,也是因为其形像龟甲,才得名龟甲山脉,而东甲宗总部,就是坐落在龟甲山脉深处,整片龟甲山脉都属于东甲宗的势力范围之内。

    如今,王八让人包围龟甲山脉,就是害怕东甲宗的修士趁机逃走,因此,他命人把龟甲山脉给围了起来,只有把整个山脉都围起来,这样,才不会让东甲宗的修士趁机逃跑。

    “宗主,大事不好了,宗主,大事不好了。”

    此时,东甲宗内,也是一阵鸡飞狗跳。

    “发生什么事情了,让你如此惊慌。”东甲宗宗主道。

    “宗主,不好了,打来了,他们打来了。”

    “什么打来了?”东甲宗宗主道。

    “就是,就是平南宗打来了,把我们包围了。”

    “什么?平南宗打来了?他们把我们包围了,我怎么没有收到一点消息。”东甲宗宗主道。

    现在是非常时期,东甲宗宗主特别派人到了平南宗附近,打探平南宗的动向,只要平南宗的修士一出平南宗,他们就会知道,平南宗要攻打东甲宗的话,必然派出大量战士,只要一有大量战士出现,东甲宗宗主就会立马得到消息。

    如今,从传回来的消息看,平南宗似乎对于东甲宗的做法也是不闻不问,一切都很平静,似乎忘了他们先前说的话,现在,突然听到平南宗来攻打他们了,如何让他吃惊,

    “是的,宗主,他们已经把我们包围起来了,我们的人只许进不许出。”

    “去,敲响战钟,而后,随我去看看,看看怎么回事,怎么他们都来到这里了,我们却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东甲宗宗主道。

    要是在平时,在寻常的时候,被敌人包围了才知道,还可以说是大意,是没想到,那么,现在,在非常时刻,在这个时刻,他们时时刻刻注意平南宗的情况下,居然被平南宗神不知鬼不觉的包围了,这就有些不可思议,让他非常震惊。

    既然敌人能够悄无声息的把他们给围起来,是否也可以悄无声息的潜入他们的阵法,刺杀他们呢?

    咚!咚!咚!.....

    一声声急促的钟声传遍整个东甲宗,响彻整个龟甲山脉,甚至连外面围住他们的一众平南宗修士,都能够听到这些钟声。

    随着钟声的响起,一个个修士散发出惊人的煞气,飞入广场,迅速集合,而后,随同宗主,一起下山,想看看把他们围起来的平南宗修士。

    啪,啪,啪....

    一道道重脚踏地的声音,配合着急促的钟声,形成一股惊人的气势,朝着山下而去,在这个气势的陪衬下,东甲宗的宗主来到了山下。(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