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甲宗宗主,在那一股气势的陪衬下,显得气势非凡,英气逼人,一股上位者的气势从其身上扩散而开,给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久经高位的修士。

    这样领着一群修士,气势汹汹的来到山脚下,看到山脚下的王八之后,也是一愣。

    “师弟,没想到是师兄吧?”山脚下,一个面色凶悍,但却面带阴沉的男子道。

    此人,便是此次平南宗的领队,也就是平南宗的大长老,王八。

    “原来是师兄啊。怎么?在北区混的不如意,打算带着那群人认祖归宗了?”东甲宗宗主道。

    虽然面对气势汹汹的王八,看着对方围住自己的修士,东甲宗宗主心里沉重,但是,至少在气势上不能弱了对方,不然,对于接下来的战斗极为不利。

    “哼,投奔你们。你认为我会把东甲宗宗主之位放在眼里不成,好了,李东,我给你个机会,带着东甲宗投靠我们平南宗,我可以不要你的宗主之位,你还是东甲宗宗主,如何?”王八道。

    其实,王八想的也没错,他现在是平南宗的大长老了,可以说是平南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是平南宗的二号人物,自然也就看不上小小的东甲宗,这次对东甲宗动手,也是为了他们将来的计划着想,为了配合他们在南城的计划而已,因此,东甲宗宗主是谁,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东甲宗能够成为平南宗的一份子,这才是他们攻击平南宗的目的,否则,他们攻击东甲宗也就没有意义了。

    “哼,王八,你这个叛徒,你以为我李东会向你一样,为了权力,为了苟活,就出卖自己,出卖宗门,过着狗一般的日子。”李东平静的道。

    原来,东甲宗宗主叫做李东,从此人这番话语中,可以看出,李东确实比王八更加合适做宗主,难怪他们的师傅会把宗主之位交给小师弟李东,也不会交给师兄王八。

    作为一个宗门的宗主,不一定是实力最强之人,也不一定是入门最早之人,而一定是聪盈机智之人,可是从这番谈话中,不谈这其中有多少是套话,但是,就这么几句话,就可以分辨出,李东的确比王八更加合适做宗主。

    “哼,狗一般的日子,你要是不识趣的话,很快你就会知道,你连狗一般的日子都没法过,我再问你一遍,你是否愿意归顺我们。”王八道。

    看着对面山上气势如虹的修士,王八虽然有信心把他们拿下,但是,却也要付出一些代价,虽然这些代价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但是,要是能够不攻自破,他们自己愿意归顺的话,他也乐于见到,因此,他才想要劝服李东,希望李东能够带领大家加入平南宗。

    他对于宗门,对于师傅等人的不满,为了平南宗,他还是可以忍受的,至于夺走了他宗门之位的李东,虽然他现在说的很好,只要加入他们平南宗,就不会动他们,甚至东甲宗宗主之位还可以继续留给李东,让李东一直管理东甲宗,但是,他的心里恨死了李东,认为是李东抢走了他的宗主之位,因此,他准备等李东他们投靠他们平南宗后,他再想办法除掉李东。

    只要李东他们进入了平南宗,那么,他想要怎么处置李东,还不是小儿科的事情,太简单了。

    “哈哈,王八,真没想到你现在竟然觉得狗一般的日子是好日子,真是给我们修士丢脸了。”李东道。

    “哼,你也别嘴硬,我过得什么样的日子,不是你可以评判的,还有,你们现在快点选择,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我是看在你们是同门的份上,才给你们指条明路,否则,我们直接灭了你们就行。”王八道。

    “哈哈,同门?王八,你要是真的念及大家是同门,就不会带人来攻打我们了,更何况当年,你谋反害了多少师兄弟,不然我们东甲宗的实力比现在强大多了,哪个势力敢小瞧我们?不过,你以为我们东甲宗被你上次叛乱,谗害了很多师兄弟,我们东甲宗就真的可以随便捏拿的?”李东道。

    “是不是可以拿捏?你很快就会知道,我们平南宗的实力,不是你可以想象的,只是我不想同门相残,才给你们机会的,希望你们不要自悟。”王八道。

    其实,王八劝降,还真是看到东甲宗比他想象的要强多了,虽然还不是他们的敌手,但是,要拿下东甲宗,确实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因此,他才生出劝降的想法,和以前他们讨论的直接杀进去,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有很大的出入。

    不过,这个愿意他可是不能说出,他只能说是同情曾经的师兄弟 ,不愿同门相残,才劝降的,如果他真的不愿同门相残的话,他也不会叛宗,也不会成立灭甲宗,更加不会第一时间就带人来攻打东甲宗了。

    “不想同门相残?不想同门相残的话,你有何必带那么多人来围住我们东甲宗,你以前又何必叛宗。难道你忘了你以前害了多少师兄弟?”李东道。

    是啊,如果王八真的不想同门相残,有何必带这么多人来攻打他们,如果不想同门相残,他有何必成立灭甲宗,再想到王八这些年害死的师兄弟,他又怎么可能不愿同门相残呢?

    一众东甲宗的弟子,开始还觉得王八说的有点道理,可是,现在越想,就越觉得王八说的没理,不值得相信。如果大家真的要是投靠了他们,那以后还不任由他们宰割。

    “哼,李东,你想死,也不要带领大家一起死吧,这样的话,你就太自私了,为了一己私欲,就不顾大家的死活。”王八道。

    “哼,作为修士,经常和死亡打交道,有谁害怕死亡,只要死的值得,就算死亡,那又如何,要是死的不值,那才值得后悔。”李东道,,接着,李东又道:“我们为了保卫东甲宗,为了维护东甲宗,就算死亡,那又何惧。”

    “对,为了保卫东甲宗,死又何惧!”

    “为了保卫东甲宗,死又何惧!”

    “死又何惧!”

    一片喊声响彻天际,东甲宗的修士,都被李东这就为了保卫东甲宗,死又何惧的豪言给感动了,让他们觉得,他们现在就是在做有意义的事情,为了保卫东甲宗,死又何惧。

    “你...”王八看着这群气势高昂的东甲宗修士,听着他们的豪言,被气得脸色通红,于他们的豪言相比,王八似乎成了可耻的小丑。

    “你什么你啊,我有说错吗?”李东道。

    李东看到王八的脸色,开心极了,刚才被王八围困时带来的压力,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就像他说的那样,为了保卫东甲宗,死又何惧。

    “李东,你别不知好歹,否则,我不介意吧你们全灭了,让你们后悔都来不及。”王八怒吼道。

    这番针锋相对的语言交锋中,东甲宗宗主李东完全占据上风,而王八则处于下风,使得场面对于东甲宗越来越有利,而对于王八他们来说,就是越来越不利了。

    其实,在王八他们走出平南宗,直奔东区而去之时,其他一流势力,或许很多不知道,但是,对于那些顶级势力和钱宝商行来说,第一时间就的到了消息,于是,他们都派了不少修士,在东甲宗附近,观察着双方势力,想要看看他们的真实实力。

    而刘一和万事通更是亲自来到了龟甲山脉外围,等待着着王八他们的到来,所以,王八他们的到来,以及和李东他们之间的对话,刘一他们听了个一清二楚。

    “门主,平南宗的实力好强啊,你看他们,把龟甲山脉都围起来了,可是他们还是显得人员充足,要是换做一般的势力,把龟甲山脉围起来的话,早就捉襟见襒了。”万事通道。

    “恩,他们敢叫南平宗,自然有些实力,这只是他们的小部分实力而已,我想他们暂时不想引起南城其他势力的围剿,才没有露出太多实力吧。”刘一道。

    要是平南宗露出的实力太强,让那些顶级势力感到不安的话,他们一定会联合起来对付南平宗,而现在,大家虽然觉得南平宗实力很强,但是,都认为他们不如那些顶级势力,因此,才没有人联合起来对付他们。

    “门主说的有道理,只是不知道这次东甲宗能够坚持多久,才会被平南宗给灭。”万事通道。

    “应该要不了多久,这是南平宗的第一战,这一战,他们必须打得漂亮,要是持续的太久的话,就不够漂亮的,就不符合南平宗的目的了。”刘一道。

    “也是,可是看他们的人员,似乎凭借这些人手,还不足以迅速拿下东甲宗吧?”万事通道。

    “哈哈,凭借这些修士,肯定不能迅速拿下东甲宗,所以,他们一定还有后招,我们看着就是了,看看他们的后招是什么?”刘一道。

    “恩,真希望他们快点打起了,这样的话,我们也能够早点见到他们的后招。”万事通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