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黄鸡的话,王八心里那个气,气的王八满腔怒火,可是却又没地方发泄,什么叫投靠了平南宗,什么叫害怕他王八偷偷放走?

    投靠了平南宗的吴里等人,被黄鸡他们给宰了,而李东等人,根本就没有投靠平南宗,也不愿意投靠平南宗,是王八真正要灭杀的人,怎么可能偷偷放走?

    “哼,你给我听着,东甲宗的修士,是我要灭杀的修士,我们怎么可能放走他们,再说了,如果东甲宗已经投靠了我们平南宗,我们平南宗怎么可能来攻打东甲宗,我想刚才是黄长老误会我们了,我们是希望你们和我们一起剿灭东甲宗,一起剿灭他们,不留祸患,黄长老,一起动手吧。”王八道。

    “那就好,那就好,不过,一起动手就免了吧,这次,我们就在这看着王大长老,看着王大长老剿灭东甲宗余孽。”黄鸡道。

    “门主,这下好了,东甲宗彻底完了,一个修士都没法留下,可惜了,可惜了他们的那种特殊手段。”万事通看着眼前的情况,开口道。

    “看着就是了,现在事情还没有结束,你急着下结论干嘛。”刘一道。

    说实话,别说万事通没想到事情最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就是其他看热闹的修士,也没想到,最终事情会成这样子。

    南极宗,南极宗宗主看着传回来的消息,笑道:“我就说,东区的势力,不可能看着平南宗在东区乱来,而无动于衷。”

    “是啊,他们这一手,让平南宗吃了一个暗亏,却又无话可说,这次攻打东甲宗,除了闯出一些名声之外,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好处。”

    南蛮宗,南蛮宗宗主看着传回来的消息,道:“平南宗果然有几下子。”

    “宗主,你看,这次东区各大势力居然插手了,他们是不是会打起了。”

    “打?打个屁啊,平南宗和东区各大势力共同剿灭东甲宗,他们打什么打?”南蛮宗宗主道。

    “啊?是这样啊...”

    总之,得到消息的各大势力,反应不一,对于东区发生的事情,都有自己的看法。

    “怎么样,李东,开始叫你们投降,你们不愿意,这下好了,现在,就算你们想要投降,我们也不可能答应了,更何况,就算我们答应,黄长老他们也不会答应的,他们要是认为我们是故意要放走你们,才接受你们的投降,那就不好了。”王八道。

    “哈哈,王长老哪里话,他们要是真的投降的话,他们就是你们平南宗的人了,我们怎么可能对你们平南宗动手呢?”黄鸡道。

    此时的黄鸡,明白李东他们不可能投降,再说了,如果李东他们真的投降,黄鸡也一定会找理由解决他们的。

    “听到没有,黄长老说了,只要你们投降,你们就是我平南宗的弟子了,他们也就不会对你们动手了,怎么样,我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你们投降吧。”王八抓住黄鸡话语中的漏洞,开口劝降道。

    其实,王八还真的不想李东他们投降,可是,他们不投降的话,他这次行动,没有带回一点好处,花了那么大的代价,却没有一点好处,他这个大长老脸上也是无光的。

    因此,为了能够带回一点好处,王八只有劝降,希望通过自己的劝降,李东他们能够跟着自己回到平南宗,挽回一点损失。

    “哼,别做梦了,我是不会跟你们去平南宗的。”李东道。

    李东扫了一眼各大势力修士所站立的地方,那个地方,到现在还是尸体纵横,这些都是背叛东甲宗,选择投靠平南宗的修士,李东明白,如果在自己投靠平南宗的话,结果也该和那些人差不多,如果自己不投降,反抗的话,也许还能逃走不少同伴。

    当然了,这一切都是李东心中想的,至于事实,现实中能够逃走多少,他也没有把握。

    “黄长老,我们愿意解散东甲宗,投靠你们南皇宗,不知黄长老能否帮我们这一次?”李东突然对着黄鸡说道。

    “哈哈,你别做梦了,黄长老刚刚带人,宰了你们东甲宗那么多修士,怎么可能会接受你的投降,谁知道你是否诈降,实质是为了死去的师兄弟报仇,找他们南皇宗报仇呢?”黄鸡还没有开口,王八就已经开口了。

    说实话,王八还真的有些害怕黄鸡突然答应李东的请求,如果这样的话,那么,他也不知该怎么做了,和南皇宗开战,现在不是时候,不和南皇宗开战,又显得他们太柔弱了。

    因此,王八最想要的是黄鸡不答应李东的请求。

    “呵呵,李宗主说笑了,你和王长老的私人恩怨,我们别的势力是不好插手的。”黄鸡道。

    刚才他们插手平南宗的势力,那是整个东区所有势力都插手了这件事,因此,他就算站出来也没什么,但是,现在不同,他要是接受了李东的投降,那么,他们南皇宗就将要单独面对平南宗,这也是黄鸡不愿意看到的。

    因此,对于黄鸡来说,拒绝李东的请求,让王八他们这些平南宗的人去消灭李东等人,再合适不过了,这样不仅削弱了平南宗的实力,又让王八他们的怒火得到了发泄,也就不会死盯着他们东区势力不放,对他来说,怎么都是好处多多。

    “你们其他势力,也是和黄长老一个意思吗?”李东得到黄鸡的答复,又看了看其他势力的人,并且开口道。

    可是,李东看到其他势力的修士,都把头扭向别处,显然,他们也不愿意为了替李东他们出头,就和平南宗作对。

    “哈哈,哈哈,真没想到,一个平南宗,就把你们给吓住了,我看你们这样害怕平南宗,不如直接投靠平南宗得了。”李东看到各个势力修士的表现,怒极而笑,开口大骂道。

    “别说这些没用的,不是我们不帮你们,而是这是你们和你们的大长老之间的私事,我们就算想要插手,也找不到理由,要是我们随便插手其他势力的内务的话,就有些坏规矩了。”黄鸡道。

    规矩,潜规则,大家生活在同一座城池里面,肯定有一些大家默默遵守,却没有当众公布的规则,这些规则,都是大家默默达成的规矩,是一种不能放在明面的规则。

    其实每个城池,都有每个城池的潜规则,而,每个城池的潜规则都不相同,有人想要打破潜规则的话,就要有相应的实力,如果没有实力的话,还是默默的遵守才好,否则,后果将会很严重。

    “什么私事?刚才你们灭杀吴里师弟之时,怎么没听你们说不许插手别家私事,我看你根本就是想要我们灭亡,想要我们死亡而已。”李东道。

    “呵呵,那是他们违反了规矩,因此,这是势力与势力之间的事情,而你和王长老,那是你们两个争夺宗主之位,是私事,我们自然不会插手了,对吧,王长老。”黄鸡道。

    “没错,黄长老说的对,你抢了我的宗主之位,我现在来报仇了,你就别再有侥幸心理了。”王八道。

    “宗主,别说那么多,大不了我们和他们拼了,就算我们死,我们也要拉几个垫背的。”

    “是啊,宗主,我们不是孬种,不用求他们。”

    “就是,就是,宗主,我们和他们拼了就是,何必这么求他们。”

    “....,.....”

    “门主,你不是说李东做的正确吗?可是我看他现在也是插翅难逃了吧?”万事通道。

    “哈哈,那可未必,只是看他想不想逃走。”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这个李东不简单,你别被他的表象给骗了。”

    “什么?门主,你说他不简单?难道他隐藏实力了?”万事通道。

    “他有没有隐藏实力,我不知道,但是,他的头脑不简单,难怪王八和他争宗主之位,争不过他。”刘一道。

    “门主,我不明白,现在李东他们处于绝对的弱势,他就算再狡猾,但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他也只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计谋不得施展了。”万事通道。

    “恩,你说的也对,他的计谋是没法施展了,可是,他可以用其他的,比如用他的真诚去感动他人,让他人帮他。”刘一道。

    “这也行?谁愿意帮他们?....”万事通道。

    “看着就是了。”刘一道。

    于是,刘一他们就继续听着李东他们的谈话。

    “好了,李东,说吧,你准备怎么死?别再想有人来救你了,他们根本不可能为了你们,而得罪我们平南宗的。”王八有些不耐烦的道。

    “哈哈,看来,东区是没有我李东的落脚之地了,既然如此,那么,我李东在此正式宣布,解散东甲宗,从今以后,南城没有东甲宗了,我李东和各位同伴正式成为散修。”李东道,接着,李东又道:“南城的其他势力听着,散修李东在此发誓,如果有势力救了我们兄弟,我李东和我的兄弟们,就,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