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李东,你这话可属实?”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传来,一个修士从远方飘入场中,站在李东的面前问道。

    “我李东向来说话算话,更何况,这还是我的誓言,怎么可能有假?”李东道。

    “好,好,既然这样,那就.....”那人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了。

    “喂,我说你是谁啊,竟敢插手我们平南宗的事情。”王八打断那人道。

    如今的李东,都是他王八砧板上的肉,砧板上的鱼,可以任他随意宰割了,他怎么能够容忍别人随意插手。

    “你们平南宗是厉害,但,我们南极宗也不是吃素的,你以为南皇宗怕了你们,我们南极宗就一定怕了你们?”那人转身,对着王八道。

    “你这什么废话,谁说我们南皇宗怕了平南宗,只是现在南城混乱,我们不愿意随便挑起战火而已,怎么,你们南极宗想要随便挑起战火,想要让他我们南城再次混乱不成?”王八还没有开口,黄鸡就忍不住开口了,不过也是,那人一来就说南皇宗害怕平南宗,这叫黄鸡怎么能忍得住呢?

    “这不,事实都摆在眼前,你还有什么不承认的,你们就是害怕平南宗,至于说挑起战火,你们现在在这干什么?你们灭了东甲宗,就不是在挑起战火?”那人道。

    “这是我们东区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们南区来管,现在,你可以滚了,还有,你别忘了,你只是一个打探消息的小人物而已,代表不了南极宗,被把自己当成南极宗的重要人物了。”黄鸡道。

    也是,这次南平宗袭击东甲宗,大家也没有想到最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因此,除了刘一他们外,其他势力,都只是派了一些打探消息的修士来关注这里,对于那些大势力来说,只要知道这里的战果就行了,没有必要派出重要人物,来这里亲自观战。

    “我是个小人物,没法和黄长老你相比,但是,这次我是代表我们宗主,我们宗主说了,只要你李东说的是实话,那么,你愿意投靠我南极宗的话,我南极宗愿意为你遮风避雨,保你平安。”那人道。

    “哈哈,如此好事,怎么能够少的了我南蛮宗呢?李东,如果你愿意加入我们南蛮宗,那么,我南蛮宗答应为你提供遮风避雨的地方,让你们安全。”这时,又有一个修士飞入场中,对着李东开口道。

    “怎么?你们南蛮宗也要插手这件事?”王八脸色阴沉道。

    “是又如何?你以为我们南蛮宗会像南皇宗一样,害怕你们平南宗不成?”那人道,同样不给王八脸色,又连带削了黄鸡的脸。

    “好,好,看来我黄鸡这段时间很少走动,连随便的阿毛阿狗都不把我放在眼里了。”黄鸡听到那人的话,心里那个气,就不用说了,简直是怒火冲天。

    “你们,你们去把他们两人给我拿下,我倒要看看,他们几个小角色如何翻天。”黄鸡道。

    “是。”

    于是,瞬间,就出现几个南皇宗的修士,把那两人给抓了起来。

    “你不能这样抓我,我代表南极宗,你想引起两宗战争不成?”

    “你不能这样抓我,我代表南蛮宗,你们南皇宗想要和我们南蛮宗开战不成?”

    “哼,就你们两个小角色,还不足以引起两宗的战争,再说了,我也不是要杀了你们,我只是教训教训你们,等我教训完了你们之后,就让你们的长老来把你们领回去。”黄鸡来到两人身边,对着两人就是一顿恶打。

    “黄长老,别打了,我们错了,我们错了,别打了。”

    黄鸡虽然不能打死他们两人,但是,恶打他们一顿,还是没有问题,他们承受不了黄鸡的恶打,于是,就开口求饶。

    “哼,现在开口迟了,一个小角色而已,竟敢装大蒜,不教训你们一下,我黄鸡脸面何在,不过,你们放心,我不会要了你们的性命,你们只是受一下皮肉之苦而已。”黄鸡道。

    “黄长老,我们错了,黄长老,别打了,我们给您磕头,我们真的错了。”那两人实在承受不了黄鸡的恶打,因此,跪地求饶道。

    “哼,真是一群软骨头,这样就怂了。”黄鸡道,接着,黄鸡又道:“好吧,既然你们已经知道错了,这次我就放过你们,如果再有下次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了。”

    “黄长老说的是,黄长老说的是,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两人道。

    “哈哈,怎么样,王长老,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黄鸡道。

    “哈哈,黄长老客气了,不就几个小人物嘛,我还不放在眼里,要是我堂堂平南宗大长老,被几个小人物唬住了,那么,我也没脸待下去了。”王八道,接着,王八又道:“不过,南极宗和南蛮宗,他们还真是吃了豹子胆,竟敢插手我们的事情,看来回去之后,我有必要把这里的事情,和宗主说说。”

    “哈哈,好了,还是别说那么多吧,赶紧解决他们,解决他们之后,我们各自都回去吧。”黄鸡道。

    “怎么样,李东师弟,很不错,很狡诈,竟然知道这样求救,可惜了,貌似你的求救效果不怎么样啊。”王八道。

    “哼,王八,你也别高兴太早,今天就算我们死,我们也得拉你们一起死,你信不信。”李东道。

    “哈哈,拉我们死?我不信,再说了,你以为我们攻打你们之前,没有防备?没有想到你会如此做?”王八道,接着,王八又道:“可惜了,你们战斗了那么就,不知道你们体内还剩多少灵力?我想你们想要同归于尽,恐怕都不够灵力了吧。”

    想要和敌人同归于尽,那么,就必须发大招,发大招,肯定需要大量的灵力,可是,李东战斗了如此长的时间,哪里有足够的灵力发出大招。

    果然,李东听完,脸色一变,他们确实不够灵力来发大招了,于是,李东就道:“好,既然不能发大招,那么,我们自爆金丹,这总可以了吧。”

    “哈哈,自爆金丹,好吧,你自爆金丹吧,我欢迎你自爆金丹。”王八道。

    现在王八他们把李东等人围在中央,而且距离李东等人有点距离,李东想要自爆金丹的话,也只会炸伤自己人,而没法炸伤敌人,对于王八来说,李东他们如果自爆金丹,那就更好了,他们更加省事了。

    “你....”李东也呆了,他计算了一下他们之间的距离,他突然发现,他就算自爆金丹,也没法炸伤王八他们,他也想要冲到王八他们的跟前,但是,李东知道,只要他们李东往前冲的话,也许他刚刚往前冲,他们就已经被王八他们给打死了根本就没法冲到王八他们的跟前,自爆金丹也是没有效果了。

    “好了,李东,这就是你不愿投降的后果,说实话,原本我还想活捉你们,不过,现在看来,我还是让人远程攻击你们好,否则,你们自爆,把我的手下给炸伤了,那就不好。”王八道。

    “难道这真的是我李东的命运?难道真的没人愿意救我们?”李东道,接着,李东又道:“我李东再次发誓,如果有谁救了我们,那么,我们愿意做牛做马报答他。”

    “哈哈,别妄想了,没有势力敢救你们的。”王八道。

    “谁说没有势力敢救他们?”这时,一个声音传了出来,接着,众人就看到,一个一袭白衣的年轻人和一个中年人走了出来。

    他们就是刘一和万事通。

    “你们是谁,是哪个势力的人,不知道我们平南宗在此办事?”王八道。

    “哈哈,平南宗,我自然知道,不过,对于他们这些人,我要了,如果你有意见的话,你可以叫平南来,叫平南来钱宝商行找我。”刘一道。

    “钱宝商行?你们是钱宝商行的?”王八道,接着,王八又道:“我们没有第一个对付你们。你们已经可以烧高香了,怎么?现在还敢冒头,是否要我们立刻对付你们,你们才开心。”

    “哈哈,你们平南宗想要对付我们钱宝商行,我随时欢迎,不过,他们几人,我就带走了。”刘一道。

    “呵呵,有个性,不过,那两人的下场你看到了吗?他们就是在东区嚣张的结果,怎么,你们也想步入他们的后尘?”这时,黄鸡开口道。

    “哦?什么时候南皇宗投靠了平南宗,这倒稀奇了,我怎么没有听说?不过无所谓了,我钱宝商行向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就算整个南城所有势力都投靠了平南宗,也不关我的事情,王八,你还不管好你的狗吧。”刘一道。

    “你究竟是谁?”王八开口问道。

    刘一的口气实在是大的很,让王八都有些心惊胆战。

    “我是谁?难道平南没有告诉你,我是谁?”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都知道我代表钱宝商行了,还不知道我是谁?你这个大长老当得有些不称职啊。”(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