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代表钱宝商行?钱宝商行你说了算?你是刘门主?”王八吃惊的道,他作为平南宗的大长老,对于同在北区的钱宝商行,自然也会调查一番,虽然对于钱宝商行的实力,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发现,但是,对于钱宝商行的几个主要人物,他们还是有些了解的,比如,钱宝商行的掌柜是钱百万,而钱宝商行的真正掌舵人是刘门主,刘一,还有赵飞燕、万事通等一众长老。

    “怎么?我不像吗?”刘一道。

    这时,王八才认真的看了看刘一和万事通,不看不知道,一看可是吓了一跳,不仅刘一来了,刘一身旁,王八还发现了万事通,也就是说,钱宝商行来了两个高层,有没有搞错,不就是攻击东甲,钱宝商行有必要派出两个高层过来?

    对于万事通,王八只知道他是钱宝商行的一个长老,一个高层,但是,对于万事通的具体工作,他们是不知道的,他们没有得到关于万事通的具体情报,只知道钱宝商行有万事通这个长老而已,今天,没想到他和刘一一起出现,这让王八很吃惊。

    “原来是刘门主和万长老,真没想到两位居然亲自来了,不过,刘门主,我和东甲宗的恩怨,还望刘门主不要插手。”王八不愧是平南宗的大长老,吃惊之后,很快就平静了,于是,不亢不卑的拒绝刘一的要求道。

    “好了,我知道你们和东甲宗有些恩怨,你们和东甲宗的事情,我也没有兴趣插手,不过,刚才你也听到了,东甲宗已经解散了,从此没有东甲宗了,因此,你们和东甲宗的恩怨,也成为历史了,我带走他们几个,只是带走几个散修而已,好了,废话就不多说了,人我就带走了,如果你们有意见的话,让平南亲自到钱宝商行找我。”刘一道。

    接着,刘一就飞到李东他们身边,给他们分发丹药,让他们疗伤。

    王八看着刘一分发丹药,却也无可奈何,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打的话,他们的宗主平南已经交代,暂时惹钱宝商行,不打的话,就这样看来刘一在他面前救人,他又觉得很憋屈。

    然而,在王八犹豫不决之时,黄鸡忍不住了,刘一这么无视他,他能不火么,他本来以为王八会出面,没想到王八居然怂了。

    “王长老,就这么两个结丹期初期修士,你居然害怕,也不怕弱了你们平南宗的名声,你们要是怕了他们,就交给我了处理,我会让他们知道,这里是东区,不是其他地方。”黄鸡道。

    “哈哈,王八,没想到南皇宗还真的投靠了你们平南宗,看来南城所有势力都小看了你们平南宗啊,好了废话我也不多说了,赶紧管好你的狗,否则,我把这笔账记在你的头上,我看你怎么向平南交代。”刘一道。

    其他势力的人刚才听到刘一这么说还以为刘一在开玩笑,如今,听到刘一再次这么说,心里不由一紧,心想:南皇宗不会真的投靠了平南宗吧。

    “刘门主,他们几人,你要带走,我没有意见,但是,话你可别乱说,我们平南宗虽然有点实力,却还不足以让南皇宗投靠的。”王八道。

    “哈哈,你说他们没有投靠你们平南宗,谁信啊,刚才他们那么维护你们平南宗,而且更是问过你们,希望你们替他们出头,解决我俩,这可是大家听见的,我有说错么?”刘一道。

    “你,你血口喷人...”黄鸡大怒道。

    可是,黄鸡越怒,大家也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尤其想想刚才黄鸡的行为,就更加让人觉得南皇宗投靠了平南宗。

    “你什么你啊,难道我有说错吗?你们说东甲宗犯了规矩,和平南宗一起剿灭东甲宗,可是,一转眼,你又说平南宗和王八之间是私事,只让他们之间解决,不让其他人插手,如今,我要带走那几个散修,你有百般阻止,不是你们投靠了平南宗,为什么处处为了平南宗着想,甚至,为了讨好王八,你不惜得罪南极宗和南蛮宗,也要把那两宗的修士给痛打一顿,要知道,他们代表的可是他们的宗主,你这就相当于打了南极宗宗主和南蛮宗宗主,如果没有投靠平南宗,你哪里来的勇气,去同时打两大宗的宗主,我想,就说你们南皇宗的宗主,也没有这个胆子吧。”刘一道。

    “我就说,他们南皇宗为什么那么积极剿灭东甲宗,原来是投靠了平南宗。”有修士联想到这次他们前来剿灭东甲宗,就说他们南皇宗牵头的,于是低语道。

    “是啊,我们动手时,他们还说东甲宗坏了规矩,可是,看到平南宗的人和东甲宗的人动手时,又让我们不要插手,说这是他们之间的恩怨,”有修士道。

    “是啊,既然是他们的私人恩怨,人家平南宗都没说什么,他南皇宗却急着阻止别人把李东他们带着,这不是平南宗该着急的事情吗?怎么平南宗都不急,他们南皇宗却先急了呢?”有修士道。

    “这还用说,不就是为了在王八面前表现表现,毕竟他们已经投靠了平南宗。”有修士道。

    “不好,要是他们南皇宗投靠了平南宗的话,那么,我们东区的势力,不是都很危险了?”有修士道。

    听着刘一的话语,以及大家的议论,黄鸡更加怒了,怒吼着对自己的手下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他们两人给我拿下。”

    “黄长老,我们的使命是击杀违背规矩的东甲宗修士,不是和各大势力结仇,否则,回去的话,就没法向宗主交代了。”其中一个副手说道。

    这黄鸡,现在明显属于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因此,其他人其实并不愿意动手的,刚才,对南极宗和南蛮宗修士动手之时,他们就有些不愿意,不过,碍于黄鸡的命令,他们不愿意,也得执行,现在,一听刘一说黄鸡为了讨好王八才这样做的,其他人就不更加愿意了,你黄鸡讨好王八,那是你黄鸡的事情,不要把整个南皇宗给扯上,南皇宗还没有投靠平南宗呢。

    “没法向宗主交代?这里是我说了算,你们还不快去把他们俩给拿下?”黄鸡再次大吼道。

    “黄长老,很抱歉,我们不能,我们是南皇宗的弟子,不是平南宗的弟子,你黄鸡要投靠平南宗,要讨好平南宗,别扯上我们南皇宗。”那副手再次开口道,这次,居然直接叫他黄鸡,而没有叫他黄长老。

    “反了,你们反了啊,怎么?你们都跟他是一个意思?”黄鸡看了一下无动于衷的一行人,心里也是疙瘩了一下,问道。

    “对不起啊,黄长老,我们奉宗主之门,剿灭东甲宗,如今任务已经完成,我们没有义务再做其他的事情了,更何况这种讨好平南宗的事情,除非宗主直接宣布我们投奔平南宗,否则,我们是不可能为了讨好平南宗,而牺牲我们南皇宗的利益的。”有一个副手道。

    “啊?王八这是什么情况?南皇宗投靠你们的事情,他们还没有公开?只是他们长老以上才知道,其他人员是不知道?你们也未免太保密了吧,其实,他们投靠了你们,就算公开了,对于你们平南宗,也没什么影响吧。”刘一道。

    “好了,刘门主,你们要带走他们,就带走他们吧,不过,刘门主,既然东甲宗已经没了,他们也是散修,我不希望你们以后还提出他们是东甲宗修士,要替他们东甲宗报仇的事情。”王八道。

    “放心,不会的。”刘一道,接着,刘一又对着李东他们道:“你们也听到了,你们现在已经是我钱宝商行的人了,和东甲宗,没有任何联系了,因此,以后也别想着报仇之类的了,如果做不到的,现在可以走人,我不会勉强你们。”

    “门主放心,我既然说了,我们是散修,和东甲宗没有关系,就不会想着报仇的事情。”李东道。

    “好了,既然这样,那就走吧。”刘一带走李东他们就往外走。

    “站住!”黄鸡突然大声道。

    “怎么?王八,还不管好你的狗?”刘一看着王八道,根本就没有理会黄鸡。

    “哈哈,刘门主,你说南皇宗投靠了我们平南宗,虽然那是假的,我们听到还是很开心的,但是,他们真的没有投靠我们平南宗,因此,他们所做的事情,代表的是南皇宗,和我们平南宗无关,因此,你可不要强加在我们平南宗头上啊。”王八道。

    “哦,原来是他们上杆子想要投靠你们平南宗,你们嫌弃他们了啊,不过,既然这样的话,我也就不用给平南面子了。”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李东,你们给我听着,你们已经是我们钱宝商行的人了,如果有人在敢对你们不利的话,你们直接把他给我灭了,出了事情,我替你担着。”

    “多谢门主。”

    就这样,刘一他们离开了,而黄鸡虽然愤怒,却也不敢拦住刘一他们。(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