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平南宗对东甲发出通牒,到东甲宗被灭,到现在,整个南城就没有平静过。各种议论更是一直不曾停过。

    平南宗的通牒,让南城修士议论纷纷,大家都知道,东甲宗要倒霉了,也是大家逐步了解平南宗实力的一个时机。

    平南宗对东甲宗动手之时,大家都以为东甲宗一定是消失在平南宗手中,哪里知道整个动手过程,却是一波三折,让人应接不暇,匪所思议,同时,也让整个城南修士都大吃一惊与大跌眼镜。

    平南宗压制东甲宗宗主李东等人,在李东带领整个东甲宗即将激烈反抗之时,突然发现,平南宗已经策反了包括大长老在内大多数东甲宗的修士,对着李东倒戈一击,让李东等人瞬间显然绝境,这时,明眼人都看出,平南宗这一手干的漂亮,东甲宗将彻底纳入平南宗,成为平南宗的一小部分。

    然而,就在平南宗修士准备收获着丰厚的果实之时,突然,又是风云骤变,南城东区的所有势力,这时,突然插上一脚,一起动手,剿灭刚刚投奔平南宗的一众东甲宗修士。

    面对东区各个势力的围剿,那些刚刚背叛东甲宗,投奔平南宗的修士,迅速被灭,平南宗修士看到这种情况,虽然想去帮忙,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原本马上就会成为自己的势力的一大群修士,被人灭个干净。

    无奈之下的平南宗,只有尽快灭杀东甲宗剩余之人,把自己的怒火发泄到剩余的东甲宗修士身上。

    可惜,看到这种情况,东甲宗宗主李东即刻向东区各个势力求援,可惜,得到的答案却不是他们想要的,那些其他宗的修士,来这里只是为了宰杀这些投靠平南宗的修士,由南皇宗修士为代表,直接告诉李东,东区不会为他出头,东区势力就这么看着平南宗消灭李东等剩余的东甲宗修士。

    无奈之下,李东只有宣布解散东甲宗,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东甲宗,同时,祈求南城其他区,希望有势力能够帮助他们,要是能够有势力能够救他们,那么,李东他们,就是生是那个势力的人,死那个势力的鬼。

    面对如此条件,再看着李东等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终于,有势力跳了出来,希望平南宗能够给他们一个面子,放了李东等人,这样,就等于白白捡了一群精英中的精英。

    在大家等待看戏,向看看平南中是交出李东等人,还是平南为了灭杀李东等人,不惜与各大势力为敌之时,南皇宗却冒头了,他不是为李东他们出头,而是迅速教训那些跳出了的修士,警告大家,如果谁再敢为李东他们说情。企图放走李东他们,他绝对不会客气的。

    看到这里,看到大家一愣一愣,似乎不明白南皇宗的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同时,也为东甲宗的修士感到悲哀,连南皇宗都警告其他势力,别试图染指他们,这时,大家就更加明白,李东等人,除了被平南宗灭杀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

    大家都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也该落下帷幕之时,偏偏有人无视南皇宗的警告,走了出来,向平南宗讨要李东等人。

    这可不是小事,从平南宗手上讨要李东他们,着简直是做梦吧,更何况,还有南皇宗的警告,一次得罪两大势力,似乎没有哪个势力敢如此。

    结果,刘一的口气大的吓人,左一句平南,右一句平南,差点没把王八给吓死,更因为刘一无视南皇宗的黄鸡,一口一句南皇宗投靠了平南宗,让黄鸡无言以对,又不敢动手。

    最终结果,还是王八开口,同意刘一带着李东他们,就这样,攻击 东甲宗之事,就这样落下了帷幕。

    虽然东甲宗被灭,李东等人也解散了东甲宗,东甲宗成为历史了,但是,这件事却没有就此平息,相反,大家还在期待,期待钱宝商行的刘一硬生生带着李东他们后,平南宗宗主的态度。

    平南对于这件事情,是真的不闻不问,还是真的去钱宝商行找刘一,又或者直接带人攻打钱宝商行。

    于是,大家不仅议论纷纷,还把目光放在北区,放在平南宗和钱宝商行。

    这天,钱宝商行里面,自由峰门前,来了一个年轻却沉稳的黑衣修士,此黑衣修士高八尺有余,身材修长,双目炯炯有神,饶有兴趣的盯着自由峰的阵法,并且低语道“不错,不错,好厉害的阵法,好像是困龙阵,有此阵法,这自由峰就固若金汤,想要攻破自由峰的话,除非从内部攻破,否则,就是去再多修士,也是无济于事。”

    “什么人,站在这里干什么,这时自由峰,你赶紧离开,别引起什么误会。”有个钱宝商行的修士,看到黑衣修士,有些怀疑黑衣修士的动机,因此,就此现身,并且让黑衣修士离开。

    “这位道友,你误会了,我来此,是为了找你们的门主,刘门主的”黑衣修士道。

    “找刘门主?好吧,说出你的姓名,我去告诉刘门主。”

    “呵呵,我叫什么,你就不必要知道了,你只要告诉你们刘门主,我如约而来,要见他一面就行。”黑衣修士道。

    “稍等,我这就去通报。”

    “门主,自由峰外有人找你?”

    “谁啊。”刘一问道。

    “不知道。他只说是他如约而来,要见你一面。”

    “如约而来,要见我一面?他长得是什么样子?”刘一问道。

    “一身黑衣,很年轻,其他的就不太清楚了,不过,他对我们自由峰的阵法似乎有些兴趣。”

    “哦,知道了,把他带到会客厅吧,我马上就去。”刘一道。

    “是。门主。”

    “怎么样,刘门主答应见我了吗?”黑衣修士看到那人出来后,就开口问道。

    “请吧,跟我走,记住,在自由峰里面,别乱走,否则,出了事情,我可不负责。”

    就这样,黑衣修士跟着那修士,走进了自由峰,跟来到客厅里面,却发现刘一和万事通已经坐在客厅。

    “门主,人已带到。”

    “恩,你下去吧。”刘一挥了挥手道。

    “是,门主。”

    黑衣修士进来后,就打量着刘一和万事通,而刘一和万事通也在打量着黑衣修士。

    刘一突然发现,黑衣修士不仅人长得英俊潇洒,风度翩翩,再穿上这一身黑衣,却又显得冷酷无双。

    更主要的是,刘一发现,黑衣修士年纪不大,年纪比刘一还小,和梦小娇黄玲他们差不多,可是修为却是结丹期巅峰修为,更主要的是,黑衣修士全身透露出一股沉稳的气势。

    年轻,本来代表轻浮,代表轻狂,代表不成熟,可是,在此黑衣修士身上不成立了。

    黑衣修士,年轻,却沉稳;年轻,却实力高强;年轻,却显得成熟。

    好厉害的年轻人,刘一心道。

    其实,不仅刘一,万事通心里也是如此,还没见过如此厉害的年轻人。

    刘一和万事通如此,黑衣修士打量刘一和万事通之时,也是暗自吃惊。

    在黑衣修士眼里,刘一虽然修为不高,只有结丹期初期巅峰的修为,但是,黑衣修士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冒出,刘一是深不可测的念头,这个念头一直缠绕在黑衣修士心头,让黑衣修士甩也甩不掉。这种没有理由的念头,却让黑衣修士明白,刘一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修士,不过也是,能够成为钱宝商行的掌舵人,自然有过人之处,否则,无法降服经商手段无人能及的钱百万。

    当黑衣修士打量万事通时,黑衣修士知道万事通是钱宝商行的长老,可是,在他眼里,万事通就是一个普通的结丹期初期的修士,而且,也是刚刚突破结丹期不久,这从万事通身上沉浮不定的气息,就可以感知。偏偏这样一个人,也能成为长老,可见,万事通也有过人之处,可惜,不知道万事通具体是敢什么的。

    “哈哈,请坐,不好意思,怠慢了,还望平宗主别介意。”刘一道。

    原来黑衣修士就是平南宗宗主平南,要说平南,在他来到南城之后,还没有公开露面过,或者,他露面了,大家也不认识他,因此,刘一还没有弄到平南宗画像,今天要不是平南登门,让刘一猜测他是平南,在其他地方的话,刘一是怎么也不会把他和平南宗宗主联系在一起,毕竟,他太年轻。

    只是,他在这时来找刘一,再看他一身沉稳的气势,除了平南宗宗主之外,刘一想不出还有谁,因此,刘一就大胆的猜测,他就是平南宗宗主平南。

    “刘门主客气了,平某冒昧而来,打扰之处,还望海涵。”黑衣修士对着刘一拱了拱手,又对着万事通拱手道:“这位想必就是第一门的万长老了。”

    “哈哈,平宗主有礼了,万某承蒙门主看得起,混个饭吃而已。”万事通道。

    几人见礼之后,就开始入座。

    “平宗主,请喝茶。....”刘一道。

    “请....”黑衣修士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