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茶淡香绕房梁,浅尝细品留余香;

    举杯低吟舒心房,闲聊散语话沧桑。

    钱宝商行或许别的没有,但是,上好的茶叶,那绝对不在话下,作为一个商行,经常接待客户,上好的茶叶,那是必须品,因此,钱宝商行的茶叶,刘一不敢说比别人的好多少,但是,绝对不会比别人的差。

    “好茶!果然是好茶!”平南喝了一口茶,开口赞赏道。

    “哈哈,这多是钱掌柜的功劳,说句实话,我自己对于茶叶,其实也没什么研究,因此,对于茶叶的好差,也不是很在行,不过,如今能够听到平宗主的赞赏,刘某很开心。”刘一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

    这是好茶,刘一虽然嘴上说不懂茶,但是,对于是否好茶,其实,只要喝一口,还是知道的,既然他拿出的是真的好茶,那么,听到平南的赞赏,刘一也没有矫情,而是坦然接受了平南的赞赏。

    “钱掌柜?哦,你们钱宝商行那个经商天才,没想到也懂茶。”平南道。

    “哈哈,钱掌柜懂得可多,不过嘛,做生意,东奔西跑,见识多了,自然要懂得多一些。”刘一道。

    “....,....”

    “好了,刘门主,我也就不绕弯子了,我今天来呢,主要是谈一谈,我们平南宗和你们钱宝商行之间的事情,上次在东区,你们做的可就有些不地道啊。”喝茶闲聊了一会后,平南就率先打破清闲的气氛,开始凝重起来,道。

    “呵呵,平宗主严重了,我就是看李东他们是条硬汉子,这样被你们给杀了,有些可惜,因此,才把他们带回了钱宝商行,怎么,平宗主有意见?”刘一也没有了刚才的风起云淡,而是面色严肃的道。

    “有意见,当然有意见了,我们要灭杀的敌人,你却把他们救走,你这是帮我们的敌人对付我们,你说换你们,你们能没有意见吗?”平南道。

    “哈哈,平宗主严重了,其实,你们平南宗和李东他们并没有什么很大的恩怨,不过是王八和李东争夺宗主之位,有些私人恩怨而已,又不是什么不可化解的仇恨,何必计较那么多呢。”刘一道。

    “什么叫只是私人恩怨,不是不可化解的仇恨,我们把他们东甲宗给灭了,他这个东甲宗宗主还能和我们平南宗化解仇恨?”平南道。

    也是,刘一上次从王八手中,硬生生夺走了李东他们,不仅让王八脸上无光,也让平南宗的修士脸上无光,那次事件,本来是平南宗策划的一次行动,想要从中获得巨大的好处,可是没想到他们平南宗作为这个事件的主角以及策划者,到了最后,却是什么好处都没有,所有的好处都被刘一和东区的势力瓜分了。

    东甲宗的所有财富,除了李东身上储物袋里面的财富之外,其余的财富,全部都被东区各大势力分了,而作为这件事的主角,平南宗却没有得到任何好处。

    获得最大的好处还是刘一他们。光这些东甲宗的精英,就是一批无法估算的财富,再加上李东还是东甲宗掌门,储物袋里还有很多的财富,这些财富都不是一般修士可以比拟的。

    其实,对于刘一来说,最大的财富还是获得了战争之阵,战争之阵的布置之法,对于刘一他们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这才是刘一他们现阶段最重要的东西。

    “哈哈,有什么不可化解的仇恨?东甲宗的修士,大部分是死在东区的各大势力的手中,至于王八他们,说实话,他们并没有杀多少东甲宗的修士,所以,虽然名义上是你们平南宗灭了东甲宗,可是,大家都是明白人,究竟是谁灭了东甲宗,大家心里都清楚。”刘一道。

    “话岁这么说,可是,不管怎么说,东甲宗被灭,还是因为我平南宗,如果不是平南宗,他们也就不会被灭。”平南道。

    “是啊,他们被灭,确实是你们引起的,算在你们头上,也无可匪厚,不过,我想他们最痛恨的还不是你们,再说了,以平宗主的能耐,还会怕他们不成。”刘一道。

    “我们平南宗自然不惧怕任何敌人,但是,在加上一个钱宝商行,我们就不得不认真考虑了。”平南道。

    “哈哈,听到平宗主惧怕我们钱宝商行,我很高兴,不过,平宗主认为,我们钱宝商行会帮他们保持,从而对你们平南宗动手?再说了,如果我们钱宝商行要对你们动手,我想平宗主也未必真的惧怕我们钱宝商行吧。”刘一道。

    “哈哈,刘门主说笑了,如果刘门主真的要对我们平南宗动手,就算我们惧怕,可是也不能骂不还口,打不还手,不是么。再说了,钱宝商行不是一般的势力,我想南城没有哪个势力愿意无端的和钱宝商行为敌吧。”平南道。

    “哈哈,这个平宗主可以放心,我们钱宝商行向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们不会无端生事的。”刘一道。

    “话虽这么说,可是,刘门主,在你们带走李东他们那件事上,就让人很不解,而且, 也让很多人认为我们平南宗怕了你们,现在整个南城都在议论这件事。”平南道,接着,平南又道:“所以,平某还是希望,如果刘门主看上哪些人的话,务必提前说一声,让我们给刘门主准备准备,如何?”

    “哈哈,平宗主客气了,平宗主就放心吧,你们平南宗在南城做什么事情,只要不惹上我们,我们钱宝商行是不会插手的,不过,如果遇到一些刘某看上的修士,还望平宗主可以给点面子。”刘一道。

    “好,那就这样也说好了,不过,刘门主不会是对于南城每个宗门的修士,都看的上眼吧?”平南道。

    “不会,说实话,对于李东他们,其实一开始我们也没打算让他们加入钱宝商行的,不过后来看他还可以,而且主动解散了东甲宗,我才让他们加入钱宝商行的,如果他们没有解散东甲宗,我们也不可能让他们加入钱宝商行不是么。”刘一道。

    “刘门主这样想,我就放心了,不然,以后我们每做一件事,刘门主就插上一手,那么,我们平南宗在南城可就没有威信可以了。”平南道。

    “这个你可以放心,我们钱宝商行来到南城,主要是为了生意而已,至于说其他的,我们倒是没有那么多心思。”刘一道。

    “哈哈,这么看来,我们暂时是没什么冲突了,希望我们在北区能够和平共处一段时间。”平南道。

    “会的,只要你们平南宗不来对付我们钱宝商行,我们一定可以和平共处的。”刘一道。

    其实,对于上次刘一在东区抢走李东等人,虽然让平南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但是,对于他们平南宗来说,他们也没什么损失,他们当时没有阻止,也就没有必要事后在找刘一他们麻烦了,这次平南来找刘一,主要是害怕刘一趁他们在外对付其他势力时,刘一把他当平南宗老巢给端了,因此,才来找刘一谈判的。

    “好,能和平相处就好,那平某就谢谢刘门主,好了,平某告辞了。”平南道。

    平南来找刘一,除了对刘一上次的事情有些不满外,最主要的还是希望刘一别在他们攻击别的势力时,在他们背后搞小动作,因此,才来找刘一,希望刘一答应,在他们去对付别的势力之时,刘一不要无端攻击他们平南宗。

    如今,和刘一说开了,刘一也承诺了,在一般情况下,他们是不会搞这些小动作,乘虚而入,那么,他也就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告辞,平宗主慢走!”刘一道。

    就这样,刘一平南又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自由峰,也没有其他修士知道,平南宗宗主已经找过刘一了。

    “门主,没想到哪平南这么年轻。”万事通道。

    “是啊,很年轻,不仅年轻,而且实力也很强,头脑更不简单。”刘一道。

    “是啊,门主,一开始,我还以为他是为了李东的事情,找我们算账来了,没想到他竟然不在意这件事。”万事通道。

    “恩,李东他们,在平南看来,只是小角色而已,根本没什么作用,他们来找我们,主要是害怕我们对他们暗下黑手。”刘一道。

    “是啊,就算来找我们,都没有公开,而是秘密而来,看来他又有动作了,只是不知道哪个势力要倒霉了。”万事通道。

    “随他去吧,我们只要守好这钱宝商行就行了,至于地盘有多大,我们也不是很在意。”刘一道:“至于说他们的下一步行动,到时候再说吧,如果有时间,就去看看,如果没时间,就不去了。”

    就这样,刘一和平南悄悄会晤,而且还达成了某种协议,可是,南城的其他势力却一点也不知道,别说其他势力,就是他们平南宗的一般修士,都不知道,而且就算那些长老,也不知道刘一和平南居然会暗中达成某种协议。(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