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刘一猜的一点都没有错,平南和刘一暗中达成协议之后,平南宗又有了新的动作,而这次的动作,也让南城的修士大吃一惊,原本大家都盯着平南宗和钱宝商行,以为这两个势力会有碰撞,哪里想到平南宗是有动作,但是,对象却不是钱宝商行。

    和上次东甲宗一般,这次平南宗又发出了一道通牒,通牒的大体意思是:平南宗的三长老海天,海天出身西区海家,由于海天在海家受到了不公平待遇,更是被赶出了海家,如今,平南宗要替海天主持公道,希望海家能够交出家主之位,作为把海天赶出海家的补偿。

    不说别的,光说交出家主之位,作为补偿,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其实是平南宗看上了海家,想要海投降,想把海家纳入平南宗,至于说什么给海天作为补偿,不过是随便找的理由而已,而且,这是个近乎无理取闹的理由,否则,就算补偿,也不是交出家主之位作为补偿,而是补偿其他的物质等。

    海天,在海家杰出弟子,至于他究竟犯了什么错误,才被逐出家族,这对于整个南城来说,都是一个迷,海家没有给出具体原因,只说海天犯了不可原谅的错误,因此逐出海家,至于究竟是犯了什么错误,没人知道,就连海家弟子都不知道,也许只有海天自己以及海家少数几个高层知道原因吧。

    这可以说是南城最离奇的一件事情了,更奇怪的是,作为当事人,海天对于这件事,也闭口不言,也不喊冤,而是默认了这件事,也默认了家族对他当惩罚,曾经让很多势力好奇,想要打探具体的消息,可惜,都是一无所获。

    只是,大家没有想到的是,如今,平南宗居然以此事为借口,强行要求海家交出家主之位,这让人不禁有些错愕,就连海家,也有些觉得不可思议,没想到这次动手的会是他们海家。

    “混账海天,我海家待你不薄,你怎么能够如此对我海家。”其中一个知道当年原因的海家高层道。

    “这也不能怪海天,这是平南宗的命令,其实,就算没有海天,只要平南宗看上了我们海家,照样会找上别的借口。”其中一个当年就很亲近海天的海家高层说道。

    “好了,你俩别说了,我们现在讨论的不是海天怎么样,而是我们该怎么应付平南宗,是投降,还是和他们硬拼到底?”海家家主道。

    “投降?我们就这样直接投降,也许家族其他弟子也未必会同意。”其中一个海家高层道。

    “是啊,要是投降的话,家族的弟子肯定会不同意,要是反抗的话,我想我们也许会步入东甲宗的后尘,平南宗既然对我们发出通牒,也就是说,他们对于我们,有一定的了解,他们觉得他们很容易吃下我们。”其中一个高层道。

    “那怎么办?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我们海家这次是注定要灭亡的吗?”其中一个脾气暴躁的海家高层道。

    “钱宝商行好像不怕平南宗,我们是否可以去找钱宝商行求救,只要钱宝商行答应插手这件事,我想平南宗也不敢动我们吧?”其中一个高层道。

    “不行啊,钱宝商行出手救李东他们,那是因为李东解散了东甲宗,而且愿意加入钱宝商行,可是我们,我们是不可能解散海家的,更何况,你们愿意像李东这样加入钱宝商行吗?”海家家主道。

    “像李东这样臣服钱宝商行,肯定不行,不过,我们可以做几手准备,我们可以先去和钱宝商行谈谈,要是他们愿意帮忙,那就最好,要是不愿意,我们就想想其他办法。”其中一个海家高层道。

    “好吧,就这么定了。”海家家主道。

    海家震动之时,其他势力也是不得安宁。

    西区南蛮宗,南蛮宗一众高层也聚集在一起。

    “没想到这么快,就轮到我们西区了,海家的事情,你们觉得我们该怎么做?”南蛮宗宗主问道。

    “宗主,我觉得我们也应该像东区一样,要是平南宗真的动手剿灭海家,我们就不用管,看着就行,要是海家投降,我们就联合其他势力,一起灭了海家。”其中一个长老道。

    “是啊,我觉这个方法很妙,一箭双雕啊,既消灭了海家,大家可以分享海家的资源,又让平南宗损失不少,一举两得。”又一个长老道。

    “你们的想法是好的,就怕这次没有那么容易了,上次平南宗一点好处都没有捞到,这次,你们以为他们还会犯和上次一样的错误吗?”南蛮宗宗主道。

    “可是,宗主,除了这个方法之外,我们似乎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一个长老说道。

    “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吗?让我想想,你们也好好想想,看看能否想出更好的办法。”南蛮宗宗主道。

    西区段家,段家一众高层同样聚集在一起。

    “你们说说,海家之事,我们该怎么办?”段家家主道。

    “家主,这个事情,太突然了,大家都以为平南宗会对钱宝商行动手,我们都做好了援助平南宗的准备,结果平南宗没有对钱宝商行动手,而是对海家动手,太突然了一些,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其中一个长老道。

    “是啊,现在平南宗的实力就已经很强了,如果再让他消灭了海家,得到海家的财富之后,他们的实力,不是更加强大了吗?”一个长老道。

    “家主,我们是否也学一些钱宝商行,在他们剿灭海家,在海家绝望之时,我们就出现,强行阻止平南宗击杀海家弟子,带走海家之人,让海家家人我们段家?”其中一个段家长老道。

    “可以试一试。”段家一个长老道。

    “好,就这样,既然钱宝商行可以从平南宗手中带走李东他们,我们也可以从他们手中,带走海家。”段家家主道。

    西城夏家,作为顶级的家族,同样也是聚集在一起,讨论着海家之事。

    “家主,海家之事,太突然了,他们怎么不去消灭钱宝商行呢?我们都准备好了和他们一起消灭钱宝商行的准备。”其中一个长老道。

    “家主,我们该怎么办,是像钱宝商行一样,从平南宗手中,强行夺走海家的精英吗?”其中一个长老道。

    “恩,你们说的没错,我们就是学习学习钱宝商行,料想他们平南宗也不敢不放人。”夏家家主道。

    还别说,不愧是多年的老对头,他们两人的想法都想到一块去了,都想要学习刘一他们,想要从平南宗手里夺走海家,从而让海家效忠他们。

    南极宗,此时,一众高层也聚集在一起,讨论着海家的事情。

    “宗主,我觉得我们应该派遣一些高手前往海家,如果海家遇难,我们就可以帮助他们,让他们加入我们。”其中一个高层道。

    “对啊,宗主,就像钱宝商行一样,强行从平南宗手里,抢走海家,让海家臣服我们。”又一个高层道。

    “是啊,宗主,我觉得这样可行,既然有了钱宝商行的先例,我想平南宗也不敢反抗我们提出的要求吧。”又一个高层道。

    “好吧,既然这样,我们就带领一些高手前往西区,前往海家。”南极宗宗主道。

    南皇宗,此时更是一群高层聚集在一起,讨论着海家的事情。

    “黄鸡长老,你上次的事情,办的可是有些丢人啊。”其中一个长老道。

    “是啊,现在外界都盛传你热情讨好平南宗,怀疑我们南皇宗投靠了平南宗,你说,你一个南皇宗的长老,讨好平南宗干嘛?”其中又一个长老道。

    “好了,我们现在是来讨论海家之事,东甲宗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我想黄长老也是无心只过。”南皇宗宗主道。

    “是,我们听宗主的,只是,宗主,这次海家之事,我们该怎么做?”其中一个长老道。

    “我看我们也学学刘一,在平南宗和海家拼的差不多之时,我们就去救走他们,我想平南宗也不敢有意见的。”黄鸡道。

    “宗主,这是个好主意。”

    “是啊,宗主,这个主意不错。”

    “好吧,既然大家都觉得这个主意不错,那么,这次还是由黄鸡长老带队,带领人手前往西区吧。希望这次黄鸡长老能够很好的完成任务。”南皇宗宗主道。

    “放心吧,宗主,我保证完成任务。”黄鸡道。

    对于平南宗要对海家出手的事情,刘一他们也有所耳闻。

    “门主,平南宗这次对海家出手,我们要不要去看看?”万事通问道。

    “看看,肯定要看看,不过,我们只是看看而已,看看这次究竟有多热闹,对了,到时候,你们问问李家家主他们,看看他们是否有兴趣一起去看戏。”刘一道。

    “是,门主,到时候,我会问他们的,对了门主,这次我们动手吗?”万事通问道。

    “具体情况,具体再说,更何况,你以为平南宗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吗?”刘一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