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噗嗤!噗嗤!

    客栈老板海贵一边吐血,一边从第三爬起来,刘一把他们扔出去之时,可没有留手,而是狠狠的把他丢出去。

    不管是砸在墙壁上,砸破墙壁,还是最终砸在地上,都使得海贵受伤不轻,能够爬起来,都比较幸运了,如果不是刘一手下留情,恐怕被刘一这么一扔,就算不死,也得重伤昏迷,哪里还能够自己爬起来。

    刘一一直都是法力和炼体同时修炼,不,应该说刘一的炼体之术暂时走在前面,刘一的炼体战力比法力战力还更加厉害。

    不过,炼体之术,修炼起来其实并不容易,而且很多时候,都需要特殊的机缘,才能给突飞猛进,因此,对于炼体,刘一虽然现在比他的法力更厉害,但是,刘一也不敢保证自己的炼体能给修炼到什么程度,这完全靠机缘。

    好在刘一比较聪明,被他创造出了一套突破修为之时,利用突破修为之际,修炼肉体的方法,让他的炼体之术一直没有落下,否则,到了后面,炼体之术的进展将会十分缓慢,就像第一门的其他修士一样,其他修士虽然也兼修炼体,可是,炼体之术,其实跟不上法力修为的进度,当然了,虽然跟不上修为的进度,却也比其他修士的肉体强大一点点。

    嗖嗖!嗖嗖!嗖嗖!

    几道破空之声传来,接着,就看到几个护卫飞到海贵身边,把海贵扶住,并且,把海贵护在中间保卫了起来,生怕再有人对海贵动手。

    “老板,没事吧?”其中一护卫问道。

    如今,海湾修真坊市的主要战力都调走了,调往海家总部去了,为了将来对抗平南宗而做准备,海湾修真坊市显得十分空虚,海家的力量根本就没剩多少,其实,海家也相当于放弃了海湾修真坊市,把力量都放在总部,准备和平南宗决一死战。

    那些护卫看到海贵被人丢出去后,第一想到的自然不是替海贵出头,为海贵讨回公道,维护海家的荣誉,而是保护海贵的安全,希望海贵不要出事。

    海家如今面临危机,他们这些护卫心里也是很不好过,以前仗着海家的威名,其他修炼来到此地,都会认真遵守海湾修真坊市的规矩,可是,现在,很多有点实力的势力的修士,就有些不把他们这些护卫放在眼里了,可是,他们这些护卫也没什么办法,如今海家面临危机,他们也不好再给海家添麻烦,因此,他们只好忍气吞声,能管就管,管不了,就当没看见了。

    “没事,没什么大碍,对了,你们怎么来到这里,不是叫你们把那些房客给赶出去吗?”海贵吐了几次血之后,伤势好多了,人也舒服多了,因此,就不在关心自己,而是希望自己的护卫快点撵走刘一他们。

    “老板,这个不太好吧,人家钱都交了,现在却要撵走人家。”一个护卫道。

    “有什么不好,我们把灵石退给他们就行了。”海贵道。

    “这样会不会给海家惹麻烦,现在海家已经够麻烦了,我看我们还是别添乱了。”其中一个护卫道,那些护卫,实在不想多事,如今,留在此地的护卫实在太少了,而且都是一些实力不强的修士,真的要是起了冲突,倒霉的还是他们这些护卫,他们现在也管束一些散修,至于其他势力,一般都不怎么听他们的。

    “有什么麻烦?他们是谁啊,他们就是一些散修而已,再说了,我们海家虽然被平南宗盯上了,但是,真的要战斗起来,谁胜谁负,还是未知数。现在有些势力在这里闹事,我们海家只是不和他们一般计较,可不是我们海家怕了他们。”海贵道。

    “啊,老板,你是说我们海家比平南宗更加厉害?还有,就算我们能够胜过平南宗,但是,我们也没有必要把房客赶出去啊。”其中一个护卫道。

    在护卫看来,这次海贵要把刘一他们赶走的行为,有些不理智,如今海家面临危机,他们更应该尽心维护海家,而不是拖后腿。而海贵这种行为,无意是将海家推向更加不利的局面。

    尤其是这种无故赶走顾客的事情,影响十分巨大,别说现在海家自身难保了,面临巨大危机,就算在平时,海贵的这种做法也是要不得的。

    刘一他们可是交了灵石,就这样赶走刘一他们,就算刘一他们没什么势力,是一些散修,但是,这种行为,却也给海家抹黑,蒙羞海家。

    “哼,你知道什么。我赶走他们自然有我的理由。”海贵道。

    “什么理由?”

    “就是有人看上了那里,我是替别人把他们赶走,否则,我好好的生意不做,赶走我的客人,我海湾客栈怎么可能发展。”海贵道。

    海贵他们一边说话,一边飞回了楼顶,再次飞到了刘一的面前。

    “小子,不错,不仅不换房,还把我给丢出去,你有种,可惜,你不知道你这种行为给你带来了多大的麻烦,小子,你出事了,你摊上大事了。”海贵道。

    “有病,滚吧。”刘一道。

    听着海贵的话语,刘一就来火,如今海家把海湾修真坊市的力量都抽掉了,海湾修真坊市根本就没有什么防护的力量了,这海贵竟然如此嚣张,难道他们不知道,海湾修真坊市其实是一座空城,实力低微么。

    按理来说,这不可能啊,海贵作为海湾客栈的老板,对于海家在海湾修真坊市,留了多少力量,他们应该清楚才对啊。

    “你?你说什么?让我滚?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是在谁的地盘上?”海贵大怒道。

    这里是海湾客栈,是他们海家的地盘,如今,居然有人敢叫他们滚,刘一他们如果是南城的大势力出来的修士,他还没话说,谁叫这里此时没有多少护卫,没有多少力量呢?

    可是,刘一他们分明不是那些势力之人,那么,他们就是散修了,一群散修,来到海湾客栈,竟然如此无视他海贵,难道认为海家就没落到了如此程度,连一些散修都可以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

    “这里谁的地盘,我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我只知道,这顶楼已经被我租下了,你们可以滚了,别打扰我们了。”刘一道。

    “混账小子,我是这里的老板,整个客栈都是我的,我让你们滚出去,听到没有,再不收拾东西,滚出去,可就别怪我们对你们不客气了。”海贵道。

    “整个客栈是否是你的,我不知道,但是,我再说一遍,这顶楼被我们租下了,你们要是再不滚开的话,我可要动手了。”刘一道。

    “哈哈,动手,好很好,看来你们真的反了,你们以为平南宗要攻打我们海家,我们海家就真的完了,谁都可以不把我们海家放在眼里了吗?”海贵大怒道。

    他要刘一换房,主要是为了讨好别人,如今,没想到刘一这么不识趣,居然不搬走,居然还想霸占楼顶,这不是不给他面子,阻碍他讨好别人吗。

    “海家?别说现在海家不行了,就算海家没有受到平南宗的威胁,也没有这样把我们赶走的道理,好了,不说了,你再不滚的话,我又要把你扔出去了。”刘一道。

    “扔出去?你好胆,你们都死人啊,你们还不把他们给赶走。”海贵大怒道。

    想起刚才刘一把他扔出去的情形,他就满腔怒火,从来没有见过刘一这么野蛮的人,不换房,还把他这个客栈老板给扔出去。

    “哼!”刘一冷哼一声,把手一伸,又抓住海贵把他扔了出去。

    轰!

    一道身影再次砸在墙上,把墙砸出一个空洞,接着,那道身影再次向外飞去,碰的一声,砸在地上。

    漫天尘土飞扬,地面都被砸出一个巨坑,海贵躺在巨坑里面,这次,他们没能站起来,而是躺在里面一动不动。

    “老板,老板,你没事吧。”这些护卫看着海贵再次被砸飞,又立刻飞出去,飞到外面,飞到海贵身边,看着海贵,大声叫唤道。

    至于说海贵叫那些护卫把刘一赶出去,那些护卫也没有动手,不是他们不听海贵的命令,而是刘一他们一伙人进来时,他们就注意到了刘一一伙人,知道他们不是刘一一伙人的对手,因此,就算他们出手,也没法赶走刘一,到时候,吃亏的还是他们这些护卫。

    当然了,这个客栈老板,也就是海贵,由于海贵急着讨好他人,急着表现,没有好好调查,只是看着刘一面生,不是南城大势力的修士,就认为刘一是散修,认为刘一他们实力不怎么样,这才急于赶走刘一。

    如果海贵知道刘一他们的实力,肯定不敢赶走刘一的,毕竟,要讨好别人,也得有能力才行,否则,讨好别人不成,反而给自己惹来一身麻烦,这是海贵不愿意干的事情。

    “不错,有趣,住店的,竟然把客栈老板给扔去,你们有种,不过,这个顶楼,本少爷要了,你们赶紧滚吧。”一个年轻男子对着刘一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