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南宫熊听到刘一的话后,脸色狂变。

    他南宫熊是什么人,他是南极宗宗主最疼爱的儿子,也是南极宗的一个了不起的修炼天才,在南极宗的地位极其高,整个南城,所有势力,所有修士,都对他礼让三分,从小到大,还没有谁敢当面说要把他扔出去,可是,刘一破例了,刘一居然说要把他扔出去,这对于南宫熊来说,这简直就是个笑话。

    “你什么你啊,赶紧走,否则,我就不客气了。”刘一道。

    其实,这时,刘一也发现了这个南宫熊似乎有些不简单,不仅护卫实力极强,就连他自己也是不容小视,南宫熊现在表现出来的修为是结丹期中期巅峰的实力,半只脚踏入了结丹期后期,如此快速的修炼速度,不用说,也是个修炼天才。

    不过那也没什么,对于这种修炼速度,在其他地方也许很快,但是,对于第一门来说,其实并不算很快,第一门现在一直处于高速发展状态,大家的修炼速度,那才叫飞速发展,看看第一门的一众高层,虽然年纪都不小了,但是,他们实力的提升,都集中在最近这些年,因此,如果光看年龄和修为的话,也许第一门的一众修士,除了刘一和梦小娇,赵飞燕等人外,也没什么出众的地方,如果从最近几年甚至十几年来看,第一门一众修士的修为提升速度,可就有些吓人了,就算顶级势力的核心弟子,修为的提升,也没有这么恐怖。

    “你,很好,你竟然不把我们南极宗放在眼里,我们记住了。”南宫熊大怒道。

    看不起他,看不起南极宗,让人南宫熊觉得很丢人,如果他们没有把刘一他们赶做,而是这样默默的离开的话,那么,他们南极宗的老脸将往哪搁。

    此时,被刘一扔出去的海贵,也终于在海湾客栈那些护卫的搀扶下,来到了顶楼了,听到刘一说要把南宫熊等人给扔出去,也是吓了一跳。

    “少爷,怎么回事。”海贵一边咳嗽,一边问道。

    “哼,怎么回事?他们不把我们南极宗放在眼里,说要把本少爷扔出去,你就不用管了,本少爷倒要看看他们怎么把本少爷扔出去。”南宫熊道。

    这时,海贵等人才发现刘一身旁的罗霸天等人,发现罗霸天等人后,海贵也是脸色狂变,一群结丹期巅峰的修士,怎么可能,顶楼住的居然是一群结丹期巅峰势力。

    要是早知道顶楼住的是一群结丹期巅峰修士,就算借他一百个胆,他也不敢要求刘一换房。

    “诸位?有话好好说,有话好说。”海贵赶紧劝解道。

    在此地,刘一一行就可以解决海家留在海湾修真坊市的所有海家护卫,这样的一群修士,即便不是大势力的修士,也不是现在的海湾客栈可以招惹的。

    “怎么?海贵,你怕了,看到他们人多,你就怂了?”南宫熊道。

    “少爷哪里话,只是双方无冤无仇,大家有什么需要,可以做下来好好谈谈嘛,何必弄得兵戎相见。”海贵道,

    如果双方打起了,那么,他帮哪边都不好,帮南宫熊,那么,说刘一一行人对他有意见,如果在平时,他可以无视刘一一行人,但是,在这个非常时期,他却不敢无视刘一一行人,可是,如果他帮刘一一行人,那么,南宫熊对他有意见,这就更加糟了,得罪南宫,就是得罪南极宗,这个时候得罪南极宗,别说南极宗怎么对付他,就算海家,也不会放过他。

    “谈,有什么好谈的,他们侮辱我们南极宗,看在你的面子上,只要他们现在搬出顶楼,那么,我就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如何?”南宫熊道。

    南宫熊也明白,他们南极宗虽然实力强大,也是威名远播,但是,在这海湾修真坊市,现在到了的修士并不多,还有很多修士,还没有到达此地,他只不过提前来了而已。

    如果现在就和刘一发生冲突,吃亏的还是他自己,可是,要是这样离开,他又觉得丢人,不仅丢他自己的脸,还给南极宗丢脸。

    “诸位客官,你看,这是南极宗的少宗主,南宫熊,诸位能否把顶楼让给他们,我给诸位安排其他的住处,至于房租,我退给诸位,就当给诸位的补偿,如何?”海贵道。

    说真的,海贵现在很后悔,后悔没调查清楚刘一他们的实力,就急匆匆的像南宫熊打包票,说能够把刘一他们赶出顶楼。

    早知道刘一他们有如此实力,他一开始就会回绝南宫熊,这样一来,他固然没法讨好南宫熊,但是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一个处理不好,两边都得罪,那样的话,他的麻烦就大了。

    “滚,我不管他是南极宗的少宗主还是南皇宗的少宗主,让出顶楼,那是不可能的。”刘一道。

    刘一代表的可是整个钱宝商行,如果让出顶楼,那么,就等于钱宝商行害怕南极宗,不,是钱宝商行害怕南极宗的一个小小的少宗主,别说刘一做不到,就是那些一流势力,也不可能做到。

    也许只有一些二流势力的势力之主,才会把自己的住处让给那些顶级势力的公子哥吧。

    “诸位,他们可是代表南极宗啊,虽然你们现在实力比他们实力强大,但是,南极宗来到这里的修士,肯定不止这么一点,他们只是先头部队,等到他们大部队到了之后,你们肯定不是对手的,再说了,为了这么一点点小事,得罪南极宗,也划不来,不是么。”海贵劝说道。

    “好了,这次我就不跟你们计较,你们赶紧离开吧,我们是不会换房的。”刘一道。

    “海老板,你看看,你看看,他们是不会搬的,还是我们一起出手吧,虽然我的人暂时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是,加上你们的人的话,我们还是可以把他们赶走的。”南宫熊道。

    “这个,这个我看还是算了吧,毕竟他们是我的顾客,我要是这样赶他们走,其他人怎么看的我们,再说了,就算我们联手,也未必就是他们的对手,不如等少爷的大部队到了之后,再把他们赶走如何?”海贵道。

    “不行,我现在就要赶走他们,你们海家要是怕了他们的话,你们就不用管,我自己来赶走他们,不过,你们海家,我们南极宗可是记住了。”南宫熊道。

    “好吧,我们一起赶走他们,希望少爷以后能够多多关照。”海贵道。

    两相比较,取其轻,在不能中立的时候,倒向哪边,才能获得最大的好处,这点海贵还是会计算的,其实,不用计算,一方是南城第一势力,一方是没有听过的修士,也许只是一些散修聚集在一起的势力,倒向哪一边更好,是个人都知道怎么选择。

    “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我们海湾客栈不欢迎你们。”海贵道。

    变脸真快,这么快,就对刘一他们不客气了,不过也是,既然都已经倒向了南极宗,那么,得罪刘一他们也是很正常,既然都要得罪,何必再给刘一他们好脸色的。

    “听到没有,老板叫你们滚。”南宫熊也开口道。

    其实,这时,客栈里面的修士,都看着关注着这里,大家都想看看,这里最终的走向,是顶层的修士迫于南极宗的压力,换房,还是顶层修士赶走南极宗,毕竟,顶层修士把这里的老板砸飞了两次,很明显,顶层的修士根本不害怕海家。

    “滚!给你们两分钟,再不滚,就别怪我们不客气,再次把你们扔出去。”刘一道。

    “你,你...动手,把他们给本少轰出去。”南宫熊怒吼道。

    这些修士太不给面子了,自己都抬出了南极宗,那些修士还是不给面子,不换房。

    “动手,全部扔出去,我倒要看看南极宗能把我们怎么样。”刘一道。

    “是。”

    接着,大家就看到,刘一都没有出手,刘一身边的这些人,就一人一个,把南宫熊一行人以及海贵他们一行人给抓在手上,接着,就扔了出去。

    轰!轰!轰!

    一声声的轰响之声,一群修士在罗霸天他们手里,毫无反抗之力,就被扔出去了。

    也是,罗霸天他们,他们都是一个个势力之主,一流势力的势力之主,再怎么差,也不会太差,肯定比那些护卫势力更强,哪怕是同修为,他们的实力也是更强悍的。

    那些护卫南宫熊的修士,虽然比起一般的散修,实力更加强大,但是,比起罗霸天他们这些势力之主,还是相差很远的,因此,他们才没来的及反抗,就被扔出去了。

    “不会吧?他们是哪个势力的修士,竟然这么厉害,把南宫熊他们全部扔出去了。”关注这里的客栈里面的其他修士,也是大吃一惊,显然,这种结果出乎他们的意料。

    “不知道,不过,也太厉害了,同样是结丹期巅峰实力,但是,在他们手上,却毫无还手之力。太厉害了。”

    “是啊,这次南极宗踢到铁板上了,海家也看走眼了,有他们后悔的了,就不知道南极宗能否咽下这口气。”(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