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熊等人被刘一他们全部扔出去后,脸色铁青站了起来,尤其是南宫熊的那些护卫,更是迅速把南宫熊围住,生怕有人会趁机对南宫熊不利。

    “少爷,我们怎么办?”南宫熊的护卫问道。

    “怎么办?该死的,还能怎么办?另找地方落脚,等宗门的其他人来了再说,我们南极宗是允许任何人侮辱的。”南宫熊咬牙切齿的道。

    被人这样扔出来,南宫熊虽然心中怒火冲天,但是,也明白,他们这些人根本就不是刘一他们的对手,如果继续找刘一的麻烦,也只能自讨苦吃,因此,他只有暂时选择退让,等他们南极宗的大部队来了之后,在来报仇。

    于是,南宫熊带人迅速离开了,也是,如果留下来,只会更加让人笑料而已。

    “老板,我们怎么办?”南宫熊是走了,但是,海贵作为海湾客栈的老板,是没法走的,毕竟,他的责任就是守护海湾客栈,经验海湾客栈。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啊,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如果顶楼的客官有什么需要,你们尽量满足他们。”海贵道。

    虽然海贵被人扔出去两次,让很多人笑话他,但是,这都是他的自作自受,因此,他也没办法,只能尽量不得罪刘一他们,他可是不敢再为难刘一了,连南极宗都不放在眼里的修士,自然不会把他一个海湾客栈的老板放在眼里。

    因此,就算被刘一扔出去两次,他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南极宗的少宗主,南极宗宗主最疼爱的儿子,被人扔出海湾客栈,同时被扔出的还有他的护卫以及海湾客栈的老板及护卫,这则消息如同旋风一般,迅速传遍海湾修真坊市,甚至急速向着周边的修真坊市扩散。

    “听说了吗?在海湾客栈,据说有人把海湾客栈的老板给扔出去了,而且还是扔出去两次。”有人道。

    “是啊,据说连同他们一起扔出去的还有南极宗的少宗主,也不知道顶楼住的是什么人,居然这么厉害,连南极宗都不放在眼里。”有人道。

    “南极宗的人也太嚣张了,活该杀杀他们的威风。”有人道。

    “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势力,居然如此胆大。”有人道。

    “哼,他们是胆大了一点,但是,他们也有他们的理由,是海湾客栈的老板和南极宗少宗主强行要求他们换房,把他们热火了,因此才把南极宗的少宗主和海湾客栈的老板等人给扔出去。”有人道。

    “不管是什么原因,总之,能够把南极宗的少宗主给扔出去,就很了不起了。”有人道。

    对于外界的事情,刘一没怎么关心,刘一等人把人扔出去,看到他们没有继续上来,而是迅速离开之后,也就退回到房中。

    “刘门主,把他们扔出去了,接下来怎么办?”罗霸天问道。

    把南宫熊他们全部扔出去不难,可是,南宫熊不管怎么说,也是南极宗的少宗主,刘一等人这样做,等于打了南极宗的脸,南极宗未必会咽下这口气,因此,也许,很快,南极宗就会再来此,再来找刘一等人的麻烦,这才是最麻烦的事情。

    “怎么办,凉拌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还不信他们南极宗敢不要命的找我们麻烦。”刘一道。

    现在刘一他们虽然削了南极宗的面子,南极宗也许会发出一些声音,要求挽回面子等等,但是,他们绝对不会和刘一他们死磕,尤其在这个南城混乱的时刻,南极宗就更加不敢随便乱来,因此,只要刘一他们表现出一定的实力,让南极宗不敢轻举妄动就行了。

    “也只有这样了,我们已经把南宫熊给扔出去了,已经得罪了南极宗,我们想要道歉都不可能了,如果我们道歉的话,也许南极宗会以为我们好欺负,因此,他们可能会继续攻击我们,如果我们表现的足够强势,我们不把南极宗放在眼里,也许他们还会忌惮我们。”李家家主道。

    “恩,这次的事情,我们不能向南极宗低头,不仅如此,我们还得表现出极为嚣张,极为无视南极宗的态度,这虽然让南极宗越来越气愤,也越来越仇恨我们,但是,南极宗却不敢轻举妄动,这样,我们才能真正的安全。”郭长风也跟着李家家主道。

    “对,就是这样,我们必须表现出我们的强大,我们可以无视南城任何势力,这样南极宗才不敢动我们。”刘一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继续谴责南宫熊他们,还是继续找他们麻烦,让他们知道,我们是不好惹的?”罗霸天问道。

    “不,我们什么也不用做,我们有实力,我们不惧怕南极宗,我们自然要漠视南宫熊,我们刚才把南宫熊扔出去,只是因为南宫熊不识好歹,如果,南宫熊走了,我们就没有必要再找他们麻烦了。如果我们再找他们麻烦,只会显得我们气量太小。”刘一道。

    就像高级修士面对低级修士一样,一般来说,高级修士是不会无故找低级修士的麻烦,除非低级修士惹了高级修士,而势力同样如此,一般来说,一个强势的势力,是不会其他势力一个小人物的冒犯,不会因为其他势力一个小人物的冒犯,就灭了其他势力的。

    因此,如果刘一他们继续找南宫熊的麻烦,并不能显得刘一他们有多么的强势,反而让人绝对刘一他们不怎么样,否则,就不用欺负南宫熊来彰显自己了。

    “好,我们听刘门主的。”罗霸天道。

    “好吧,大家会房去,继续修炼吧。”刘一道。

    对于南极宗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刘一不知道,不过,不管南极宗有什么动作,对于刘一来说,只要接下就行了。

    反正南极宗也不可能和刘一他们死磕,只要不和刘一他们死磕,刘一就不会害怕南极宗,因此,刘一也只能一边修炼,一边静等南极宗的下一步行动。

    刘一他们在静等南极宗的行动,但是,南宫熊和海贵他们,就没有刘一他们那么平静,那么,无谓了。

    南宫熊离开海湾客栈之后,就在附近找了一个差一点的客栈,住了下来,并且吩咐守卫道:“去,你们分一个人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宗门,让宗门给我们找回面子。”

    “是,少宗主,我这就安排人手去传递消息。”

    “对了,你就是他们无视我们南极宗,听说我们是南极宗的人后,还说他们欺负的就是我们南极宗的人,南极宗在他们眼里,就是狗屎。”南宫熊道。

    “是!”

    现在他们已经很丢人了,丢的不仅是他们自己的脸,更是给宗门丢脸,可是他们又不能隐瞒,必须尽快告诉宗门,让宗门赶快采取措施,否则,他们南极宗将会更加丢脸。

    其实,如果可以把这件事压下的话,南宫熊更希望把这事压下,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是,那是不可能的,有那么多修士看到了,就算他不说,也会很快传到南极宗,还不如他自己主动汇报,在消息没有传到南极宗时,他就主动汇报上去。

    主动汇报,虽然他们也是受到一些责罚,毕竟他们让宗门丢脸了,但是,至少来说,比他们隐瞒不说,通过其他人传到宗门,受到的处罚要轻很多。

    其实,不仅南宫熊,就是海贵也一样,海贵被刘一再次扔出去后,他也立刻找人把消息传递回去,不过,他传到的消息和南宫熊不同,他是如实传到,而南宫熊则多了一些口舌。

    海家,由于距离海湾修真坊市不远,因此,他们比南极宗先收到消息。

    海平看着眼前的消息也是一众无语,并且开口道:“混蛋,叫他守护那里,是叫他趁机给我们拉拢一些盟友,不是叫他胡乱得罪人。”

    “是啊,海贵也太会给我们惹麻烦了,对了,家主,你说他们是什么人,竟然敢把南宫熊给扔出去,这完全是不给南极宗面子,在打南极宗的脸啊。”有长老道。

    “对啊,家主,他们究竟是谁,海贵如今得罪了他们,他们不会联合平南宗,一起来对付我们的吧。”又有一长老道。

    “是啊,家主,一个平南宗,就够我们应付的,在加一个如此强势的势力的话,我们怎么应付啊。”又一长老道。

    “家主,我们该怎么办?”一长老道。

    “呵呵,大家别慌,他们是什么势力,我自有猜测,只是不知道我的猜测是否正确,如果我的猜测正确的话,他们是不会和平宗联合起来攻击我们的。”海平道。

    “家主,那不知家主的猜测,他们是谁?”有长老问道。

    “呵呵,天机不可泄露,我去看看,就知道我的猜测是否正确。”海平一边摇头,一边开口道。

    海平作为海家家主,他的话,大家自然相信,既然海平说了,那些人不会联合平南宗一起攻击海家,那么,他们就相信海平说的。

    不过,这样一来,他们对于刘一他们究竟是谁,有什么来头,也就更加好奇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