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刘一一行人把南宫熊等人全部扔出去后,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海湾修真坊市,也迅速向着周边扩散。

    在消息扩散的同时,大家对于刘一一行人的身份也是十分好奇,先是到达海湾修真坊市的各个势力的先头部队,纷纷派人前来拜访刘一,希望从中打探出刘一的身份。

    对于来访之人,刘一也是极其无奈,刘一根本不想见这些来访之人,都是一些身份高的人,见了有失身份,不见,又让人觉得刘一他们太高傲,太不把其他修士放在眼里。

    没办法,刘一只得向外宣称,他们偶有所获,需要进行闭关,闭关期间,不得打扰,至于闭关多久,就要看具体情况,总之,出关时间待定。

    看到刘一这个理由,海湾修真坊市那些想要拜访刘一他们的修士,也是一阵无语,一阵无奈。

    大家都明白,刘一说的闭关,肯定是借口,是拒绝他们拜访的借口,可惜了,刘一他们宣布闭关修炼,哪怕明知这是借口,他们也没办法去责问刘一他们,毕竟,刘一他们的实力太强,真的把刘一等人惹火了,刘一等人宰了他们,那就不好,没看见人家都不把南极宗放在眼里,至于其他实力,就更不会放在眼里了。

    就这样,刘一他们也难得平静,刘一他们平静了,海湾客栈却没法平静,随着时间的推移,进入海湾修真坊市的修士也是越来越多,实力也是越来越强。

    由于刘一在海湾客栈顶楼闭关修炼,因此,让大家都没有理由去拜访刘一他们,但是,刘一他们的实力却是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因此,大家都选择在海湾客栈落脚。这样一来,海湾客栈的房间就根本不够。

    其实,海湾客栈,作为海湾修真坊市最繁华的客栈,实力强大和势力强大的修士,一般都会选择此地落脚,这才能显现出身份,而刘一他们住在顶楼,就更加让大家认定了海湾客栈,甚至很多势力认为,要是没有住在海湾客栈,那么,就代表他们的身份不够,低人一等,让人看不起。

    因此,为了居住海湾客栈,后来的实力强大的势力和个人,自然开始展示自己的实力,抢夺他人的房间。

    对于这种行为,海湾客栈也只能听之任之,却没法调解,也让海湾客栈乱了起来。

    一个个势力,一个个修士,为了一间房间,大大出手,

    “小子,这个房间我预定了,你赶紧滚蛋。”突然,一个满脸伤疤,面呈凶悍的大汉,对着一个书生打扮,文质彬彬的年轻修士,大吼道。

    大汉凶悍的大吼,瞬间惊动了整个客栈的其他修士,除了顶楼的刘一一行人外,其他人都走出房间,出来看看事情的发生。

    毫无疑问,有人争房了,这种事情,大家见得多了,也没什么好奇的,大家出来,主要是为了看热闹,同时,也是想看看刘一他们是否会被吵醒。

    一般来说,那些势力争房,害怕吵到刘一等人,都是进行比较温和的争房方式,不像那大汉一样,目中无人,大吼大叫。

    其实,那些大势力,他们对于各自的实力,都有一定的了解,因此,那个势力居住那些房间,他们都有自己的定位,除了一些实力相差不大的势力,不愿意把房间随便让给别人外,大家都很自觉的调整好自己的位置,就算那些实力相差不大的势力,他们也是进行比较温和的比试,来确定房间的归宿。

    这样一来,在海湾客栈,各个势力的争房,一直显得不温不火,大家该在哪,该是哪个房间,除了少部分势力之外,大多是势力的房间位置,大家心里都有一定的猜测,而最终结果与大家猜测的差不多,都是该哪居住,就哪居住。

    这样的争房,没什么意思,大家也没兴趣去管那些,相对来说,还不如看看顶楼,看看顶楼的修士,是否已经闭关结束,是否已经出关。

    当然了,海湾客栈住的也不全是各大势力的修士,同样住着一些散修和不是各大势力的修士,他们这些人,都住在最低层,最小的单间当中,虽然房间最小,而且价格高昂,这次住店的人太多,海湾客栈不得不单方面把房租提高,本来以为出租价格提高了,那么,一定有很多修士会放弃,却没想到这次出人意料,住客栈的修士,不减反增,让修士为了争夺一个小小的底层房间,就大大出手。

    当然了,大家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因为住在海湾客栈,象征着身份,象征着地位,象征着实力。

    那些散修,在海湾客栈,肯定住不了高档的套房,那么,就只有争夺这低层的房间了,虽然是底层房间,但是,最少,他们还是住在海湾客栈,不是么。

    那些散修,也不知道谁实力强,谁实力弱,想要房间,就只有把别人赶出去,而赶出去的最好方法,就是展示自己的实力,让他们知难而退就最好,否则,就只有大战一场,从而证明自己的实力。

    因此,散修之间,为了争房而大大出手的事情,时常发生,而发生这种事情,大家都乐于出来看热闹,唯一可惜的是,顶层的修士,一直以来,都没有出现过,似乎他们真的是在闭关修炼,而并非忽悠大家。

    如今,又有修士进行争夺,而且,那凶悍的大汉,还不顾别人的感受,大吼大叫,大家就更加感兴趣了,当然了,大家心里最希望的还是那大汉的大吼大叫,能够把顶层的修士给吵醒,让顶层的修士出来见一见大家。

    “你是谁啊,难道不知道这样大吼大叫很没礼貌吗?”书生打扮的修士道。

    “哼,小子,赶紧把房子让出来,本大爷不跟你一个书生计较。”大汉道。

    “把房子让出?你是疯子吗?我住我的房子,住的很舒服,为什么要让给你?”书生打扮的修士道。

    “好胆,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蛮老怪不客气了。”那大汉道。

    “蛮老怪?他就是蛮老怪?难怪这么嚣张。”大家也是一惊,开始没想到大汉竟然是蛮老怪。

    蛮老怪,这南城可是很有名的散修,是一个很厉害的散修。

    蛮老怪,很多年以前,就已经是结丹期巅峰修为的修士,而且,这蛮老怪还是个法体双休的散修,一身实力,比南城其他的结丹期巅峰修士强多了,要不是蛮老怪出身散修,没有靠山与资源,没有什么厉害的趁手武器,否则,南城第一结丹期修士,非他莫属。

    因此,在南城,一般修士都不愿意得罪蛮老怪,就连各大势力的结丹期修士也是一样,都不愿意得罪蛮老怪,让蛮老怪的名声响彻南城。

    在南城,有句话,叫做:宁欺阎王爷,莫惹蛮老怪,宁骂神仙帝,莫讽俏书生。

    由此可见,蛮老怪的厉害。

    “他就是蛮老怪,他怎么出现了?”有人惊异道。

    蛮老怪,在很多年以前,就已经没有关于他的任何消息,大家都以为蛮老怪是闭关修炼或者出意外了,而且,大家对于蛮老怪出意外认可度更高一点。

    因此,在蛮老怪没有出现的这段时间里,南城一直盛传,蛮老怪在摸个遗迹秘境中遗落了,可惜,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大家却对这种事情,深信不疑。

    蛮老怪是一个很在乎自己名声的人,如果蛮老怪真的还活着的话,对于大家的议论,就算他在闭关,他也会结束闭关,出来解释,证明他没有陨落。

    可是,这都好多年了,蛮老怪始终没有出现,这根本就不是蛮老怪的做事风格,因此,大家断定,蛮老怪肯定是陨落了,只有陨落了,蛮老怪才,一直没有出现在大家眼前,否则,就算蛮老怪身受重伤,或者闭关,他都会出现的。

    “那书生要倒霉了。”有人道。

    “是啊,可惜了,这么俊俏的小哥,就要陨落了。”有人低语道。

    “你这小妮子,你看上这小哥了啊,要不,你下去求情,让蛮老怪放过那小哥?”

    “我倒想,可是,我估计我没那么大的面子,再说了,我也没有听说蛮老怪喜欢美色,否则,可以去让蛮老怪融通融通。”

    “融通个屁,你这小妮子,如果蛮老怪真的好色,看到你这样维护那俊俏小哥,我想那俊俏小哥死的更快。”

    “哦,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不过,要是蛮老怪真的好色,就算俊俏小哥死了,不是还有蛮老怪吗,蛮老怪虽然真的不怎么样,但是这一身肌肉,还是挺有男子气概的,相比起来,也未必就比俊俏小哥差。”

    “.....,......”

    “蛮老怪?你就是已经死了的蛮老怪,你都已经死了,何必和我争房间呢?再说了,海湾客栈又不是太平间,你还是去找你的太平间吧。”俊俏书生道。

    “不是吧?太牛了,知道对方是蛮老怪,还敢这样说,太彪悍了。”有人道。

    “是啊,偶像,简直就是我的偶像。”有人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