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欺阎王爷,莫惹蛮老怪,宁骂神仙帝,莫讽俏书生。

    这句话,一直在南城流传着,虽然蛮老怪很久没有出现了,大家已经蛮老怪已经陨落了,但是,那句话,却还在流传着,没有因为蛮老怪的没有出现而消失。

    真没想到,消失已经,很久没有出现的蛮老怪,大家以为已经死亡的蛮老怪,居然活生生的出现在大家面前。

    更让人吃惊的是,有人知道了蛮老怪,在蛮老怪面前,还敢当面说他已经死了,该到太平间找房间居住,这简直是,老寿星上吊,嫌命太长。

    别说那人就是蛮老怪,就算不是,就看他那个凶相,也不是这个文弱的书生可以抵挡的了的。

    因此,当大家听得书生骂蛮老怪时,都为书生捏了一把汗,这书生简直太胆大了。

    “你,你...很好,很好...看来,我蛮老怪很久没有出现,大家都已经忘了我,很好,很好,我现在就让你们记住,哪怕我蛮老怪再长时间不出现,也不是随便一个人都可以无视我的。”蛮老怪大怒道。

    “不就是一个已死之人,有什么可怕的,生人我都不怕,害怕死人?”书生道。

    “找死,看招...”蛮老怪怒火冲天,也不看这是什么地方,就直接出手,朝着书生就是一拳。

    一个巨大的拳头,速度极快的朝着书生砸去。

    嗤嗤,嗤嗤,嗤嗤!

    拳头摩擦着空气,发出阵阵的嗤嗤之响,光听声音,就知道拳头的威力惊人,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挡的。

    在一个拳头,拳头周围的空气被拳头威力搅拌的发出阵阵气浪,朝着四周扩散,四周刮起了阵阵大风。

    “好厉害的拳头,蛮老怪不愧是蛮老怪,果然厉害,就这样随便一拳,就有如此大的威力,一般的结丹期巅峰修士,都没法抵挡这一拳,看来那书生要倒霉了。”大家心里想到。

    接着,大家就看见,这威风凛凛的一拳,迅速而威猛的朝着书生砸去,而书生,却像吓呆了一样,眼睁睁的看着这一拳朝着自己砸来,却没有任何避闪,眼睁睁的看着那一拳不断的逼近自己。

    接着,那一拳砸中了书生,砸在书生的胸口,透胸而出,从书生的胸膛穿过,甚至书生背后还可以看到露出的半个拳头。

    “真是找死,没有实力,却惹蛮老怪,这种人,死不足惜。”有人心里想到。

    “蛮老怪这一拳好厉害,那书生连躲避都做不到,就被一拳穿胸而过,死的太干脆了。”有人想到。

    这些人怎么想,蛮老怪不知道,但是,蛮老怪在拳头砸在书生身上时,就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

    蛮老怪在拳头砸在书生身上之时,并没有喜悦,而是惊愕,因为,蛮老怪突然感觉到,自己这一拳好像砸在空气上,没有遇到任何阻挡,不可能,明明砸在那小子身上,怎么可能像砸在空气上一样呢?

    接着,蛮老怪又看到自己的拳头直接穿过了书生的胸膛,透胸而出,可是,却感觉自己的拳头没有受到任何阻挡,也没有任何撞击物体的声音。

    “不好,中计了。”蛮老怪大惊,并且急速后退。

    果然,蛮老怪看到前面那个被自己击穿的身影,并没有献血流出,而是,那道身影,在慢慢的消散。

    “残影?”蛮老怪惊呼,并且,在蛮老怪身侧的不远处,一道身影慢慢的清晰,不是那书生又是谁。

    看到书生站立的位置,蛮老怪也是暗道好险,现在书生站的位置,如果刚才蛮老怪不及时后退的话,俏书生刚好可以攻击蛮老怪的身侧,从侧面攻击蛮老怪。

    这时,不仅仅蛮老怪,其他人也反映过来了,那书生似乎也没那么好对付,难怪他敢无视蛮老怪,原来他有那个实力。

    刚才蛮老怪攻击的乃是书生的留在原地的影子,可是,就是这留在原地的影子,在场的却没有一人发现。

    想想就可怕,当一个修士用全力攻击敌人时,攻击的只是敌人的影子,而敌人的真身,却不知道在哪里了,这太可怕了。

    “你到底是谁?”蛮老怪大吼道。

    攻击对方,只是攻击了对方的影子,更可怕的是,对方留个影子在自己面前,自己却发现不了这是影子,这才是最可怕的。

    就不知道那书生的攻击力如何,要是攻击力也很惊人的话,蛮老怪不敢想象下去了。

    “哈哈,我是谁?我是人啊,倒是你这个死人,怎么还不去太平间啊,在这里干嘛。”书生道。

    “哼,你这样的人,在南城不可能默默无闻,不过,你不说是吧,既然你不说,我就打到你说为止。”蛮老怪怒火道。

    接着,蛮老怪就一拳又一拳的朝着书生砸去。

    碰!碰!碰!

    一声声的砰砰之声,可是这些都是蛮老怪砸客栈的响声,至于书生,蛮老怪砸中的只是一道道影子。

    吼!吼!吼!

    蛮老怪怒吼着,使劲的一拳拳的朝着书生砸去,可是,没有一次砸中书生,而是一拳一拳的砸中客栈,气的蛮老怪怒吼冲天,却没有办法。

    “吼!你到底是谁?”蛮老怪砸了这么久,知道自己砸不中书生,于是。也就停下了,朝着书生怒吼道。

    “我是谁?你个死人没必要知道。”书生道。

    “你...”蛮老怪怒不可言,可是,却没有办法,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进了蛮老怪耳朵里。

    “我知道他是谁!”刘一的声音从顶楼传来。

    原来,蛮老怪一拳一拳的砸客栈,刘一想不出现都不行,要是再不出现的话,刘一毫不怀疑,蛮老怪是否会把整个客栈给砸了。

    “他是谁?”蛮老怪问道。

    其他人也很好奇,大家都不知道书生是谁,刘一怎么知道他们是谁。

    “他是谁?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砸客栈,打扰我们闭关,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刘一道。

    这时,人们才发现,原来一直闭关不出的顶楼修士,终于出现了。

    “你要怎么样,才能说出他的身份?”蛮老怪道。

    他也知道,刘一对他不爽了,他刚才砸客栈,肯定影响了刘一的修炼。可是,这时,他急于知道书生的身份,因此,才让刘一提条件。

    “很简单,我缺少两个护卫,刚好,你们两人够资格,只要你答应做我的护卫,我就告诉你他的身份?如何?”刘一道。

    “什么?你要我做你的护卫,不可能。”蛮老怪道。

    其实,听得刘一的话语,不仅蛮老怪,就连其他人也是大吃一惊,什么缺少两护卫,他们两人刚好够资格,这究竟是什么人,语气太嚣张了,蛮老怪什么人,大家清楚,怎么可能做别人的护卫,而那书生,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但是,能够让蛮老怪没辙,那么,肯定也不简单,因此,书生也不可能做别人的护卫。

    “呵呵,都说刘门主嚣张,现在一看,果然如此,想要我做你的护卫,就凭你们,还不够资格。”书生道。

    “刘门主?什么刘门主,那个刘门主,我们怎么不认识?”住在海湾客栈的修士听得书生对于刘一的称呼,也是一呆,不明白刘一究竟是那个门派的门主。

    “哦?你知道我?”刘一也很好奇,接着,刘一又道:“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久仰,久仰。”

    “哼,废话少说,你们第一门虽然厉害,但是,想要我俏书生做你的护卫,那是不可能的。”俏书生道。

    “第一门?那是什么门派啊,恩?不对,俏书生?什么俏书生啊?”有人道。

    “什么,俏书生?他就是俏书生?难怪他不怕蛮老怪。”有人道。

    “宁欺阎王爷,莫惹蛮老怪,宁骂神仙帝,莫讽俏书生。他就是那个俏书生?”有人道。

    原来,俏书生,是在蛮老怪消失之后,出现的一个年轻人,这年轻人一副书生打扮,生的俊俏,更主要的是,他不仅身份速度厉害,还能把得罪他的修士给活活气死,谁要是骂了他几句,或者讽刺他的话,那么,他就一直缠着你,直到把你活活气死,他才肯罢手,因此,才得名号俏书生。

    俏书生虽然名闻南城,但是,真正见过他知道他身份的修士,大部分都是得罪了他的,因此,都被他活活给气死了,而其他人,由于没有得罪他,就算见到他,也认不出他,因此,大家对于俏书生,认识的并不深刻,不像蛮老怪一样,大家都认识。

    如今才知道,原来这书生就是宁欺阎王爷,莫惹蛮老怪,宁骂神仙帝,莫讽俏书生中的俏书生。

    “你就是俏书生,难怪胆子这么大,可是你真的以为你的速度快了一点,我就拿你没办法了?”蛮老怪道。

    “不就是一身蛮力,一个野蛮人而已,这样的人,你们第一门也要?”俏书生不仅打击蛮老怪,也捎带上刘一。

    “没脑子,配上你,不是刚好,你有脑子,他有蛮力,正好,这时护卫的最佳搭配。”刘一道。

    “你们俩,给我闭嘴!”蛮老怪大吼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