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老怪都快被气疯了,俏书生不把他放在眼里,那是俏书生有那么大的名气,速度也快的惊人,蛮老怪觉得自己似乎还真的拿俏书生没什么办法,可是,什么刘门主,那个什么狗屁第一门,连听都没有听过的第一门门主,更加过分,不仅说自己没脑子,还要自己做他的护卫,怎么可能,他蛮老怪何时做过别人的护卫。

    “俏书生,听到没有,叫你闭嘴呢?”刘一笑道。

    “哈哈,我俏书生什么时候听过别人的话,倒是你,你怎么不闭嘴啊。”俏书生道。

    “我要是闭嘴,怎么让你做我的护卫啊,如果你答应做我的护卫,我就闭嘴,让你一个人说如何?”刘一道。

    “你们,你们找死。”蛮老怪大吼道。

    “哈哈,蛮老怪,你刚才打了那么久,连碰都没有碰到我一下,你怎么让我死啊。”俏书生道。

    “就是啊,连俏书生的毛都没碰到,还想要他死,怎么样,如果你答应做我的护卫,我让你砸他两拳,如何?”刘一道。

    “你找死,我先宰了你!”蛮老怪听到刘一的话语,怒火冲天,对着刘一大吼道。

    接着,就看到蛮老怪对着刘一就是一拳,刘一可不是俏书生,速度没有俏书生那么快,想要躲开蛮老怪的一拳,没那么容易,不过,刘一也没有想过躲避,只见刘一抬起右手,握拳,接着,就朝着前方,轻飘飘的砸出一拳。

    “找死。蛮老怪的一拳,虽然是蛮老怪随意的一拳,为了提升速度,比不上刚才攻击俏书生的那一拳,但是,也不是他一个结丹期初期的修士可以挡住的一拳。”看到刘一就这么轻飘飘的一拳砸出,想要和蛮老怪对拳,就有人低语道。

    “是啊,他以为他们当中有人把南极宗的一行人全部扔出去了,就认为自己一个结丹期初期修士也能够做到,太天真了。”有人低语道。

    “跟蛮老怪对拳,还不被蛮老怪一拳砸死啊。”有人道。

    “是啊,蛮老怪要倒霉了,一拳砸死了那小子,楼顶的其他人肯定不会放过蛮老怪的,他们连南极宗都不放在眼里,如今,蛮老怪宰了他们的人,也许整个南城,都将没有蛮老怪的立足之地。”有人道。

    “蛮老怪也真够可怜,遇到这样一个二愣子。”有人道。

    碰!

    在他们低语之间,两人的拳头已经碰在一起了。

    蛮老怪急速凶悍的一拳,遇上刘一轻飘飘的一拳,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其实,大家心里都有了明确的结果,不用看也知道是什么结果。

    不过,大家还是忍不住看了过去,想看到刘一被蛮老怪一拳砸死的情景,可惜,他们失望了,他们看到的结果是什么呢?

    两人的拳头瞬间撞在一起,结果,刘一轻飘飘的一拳,挡住了蛮老怪凶悍的一拳,并且,瞬间把蛮老怪的凶悍之气给压下来了,蛮老怪那一拳凶悍的气势,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接着,众人就看到,蛮老怪倒飞了下了,最后砸在地上,碰的一声,蛮老怪砸在地上,把地面都砸出一个巨坑。

    而刘一呢?

    刘一还是这样风轻云淡的站在顶楼,慢悠悠的收回刚刚砸出去的拳头。

    “这,这,这不可能...”有人大惊道,显然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

    “结丹期初期巅峰修为,有那么厉害吗?”

    “太厉害了,难怪敢说要蛮老怪做护卫。”

    刘一的一拳,没有任何气势可言,却镇住在场的其他修士,让客栈的所有人都知道,顶层的修士,各个都不简单,是不能招惹的对象。

    “你....”蛮老怪从巨坑里面跳了出来,开口道。

    刘一这样一拳,不能把蛮老怪怎么样,甚至连让蛮老怪受伤都不能,但是,却让蛮老怪狼狈无比,让蛮老怪难堪。

    因此,蛮老怪跳出巨坑之后,指着刘一,想骂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毕竟,他一个结丹期巅峰修士,被一个结丹期初期修士砸退,让他找不到任何解辩的理由。

    “你什么你啊,就你那实力,说句实话,也就勉强够资格作为的护卫而已。”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要不是我现在护卫有些不足,就你这样弱,而且没脑子的修士,求着给我做护卫,我还不要呢。”

    “哈哈,刘门主果然厉害,不过,也就那没脑子的会把刘门主当做普通人,如此轻飘飘的一拳,就想要解决刘门主,简直太可笑了。”俏书生道。

    “好了,俏书生,我看你如此聪明,正是做我护卫的不二人选,如何,做我的护卫吧。”刘一道。

    “刘门主,很抱歉,我没有做人护卫的习惯。”俏书生拒绝道。

    “呵呵,俏书生,你也是聪明人,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你认为在现在的修炼环境下,你一个散修能够逍遥几时?又要何时才能突破呢?”刘一道。

    “逍遥几时?我要走,没人能够留下我,至于何时突破,这就看机缘了。”俏书生道。

    “呵呵,我要留你,你走不了,而且,如果你跟着我,我让你很快就能够突破,如何?”刘一道。

    “让我快说突破,以你们的实力,我相信,但是,要留住我,你们还不行。”俏书生道。

    “要不,我们试试,如果我留住了你,你就做我的护卫,如何?”刘一道。

    “怎么?给我下套,可惜,我不会上当的。”俏书生道。

    “你既然对自己的速度如此自信,又何必害怕我给你下套?”刘一道。

    刘一这话说的很明白,我就是给你下套,你如果有自信,就接下这个套,没自信,那么,就算了,这个不算激将法的激将法,不算套的套,还别说,俏书生还真的进去了。

    “好,虽然明知是套,我还是想看看你是如何留住我,如果你真的留住我,那么,我就做你的护卫。”俏书生道。

    在这个修仙环境中,俏书生的自信就是来自他的速度,如果没有速度,他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够在这种环境中活下来,因此,如果刘一抓住了他,那么,也就意味着别人也能够抓住他,那么,他就需要找个势力来庇佑,这样,才能在这种环境中多一些保障。

    所以,俏书生这个决定看似刘一给他下套,又何尝不是俏书生自己的一种自我考验与自我保护。

    “喂,你们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这时,蛮老怪开口插嘴道。

    “你要实力没实力,要脑子没脑子,没看到刘门主都不乐意收你为护卫,何必把你放在眼里呢?”俏书生道。

    果然是俏书生,句句刺人心,让蛮老怪愤怒,却没法辩驳,刚才刘一确实说了,他蛮老怪只是勉强够资格做刘一的护卫而已,刘一对于一个只是勉强有资格做护卫的人没有兴趣,这也很正常,俏书生这话似乎是实话,却让蛮老怪更加怒火,却又拿俏书生没有办法,现在,他也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宁骂神仙帝,莫讽俏书生的含义了。

    “你,你很好,刘门主,你给我听好了,只要你能够赢了俏书生,让他做你的护卫,我就自愿做你的护卫,一会听从你的一切安排。”蛮老怪怒道。

    “哦,蛮老怪,你说的可是实话?”刘一问道。

    刘一也没想到,蛮老怪会说出这话来,因此,有些意外。

    “是,我蛮老怪说话向来算话。”蛮老怪道。

    “好,我答应你,你做好做我护卫的心里准备吧。”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俏书生,很抱歉,你也听到了,为了蛮老怪能够做我的护卫,我也只有把你给留下了。”

    “好,那就来吧,只要你能够把我留下,我就做你的护卫,到时候,你就又多了两个护卫了。”俏书生道。

    “那就开始。”刘一道,刚说完,刘一就扔出一物,朝着俏书生砸去。

    俏书生看着慢慢砸来的一物,也没有在意,而是轻飘飘的往旁边一躲,很快就躲避过去了,并且开口道:“刘门主,你这样慢吞吞的丢出物体,可不能把我怎么样呀。”

    “呵呵,那可不一定,不信的话,你试试,看看你现在能否逃走?”刘一道。

    “试一试,就试一试。”俏书生道,接着,俏书生就往外飞。

    可惜,俏书生刚刚飞起,就被无形的东西给挡住了,把他给弹了回来,又让他回到原地。

    “你,你使诈!”俏书生大怒道。

    “什么使诈,分明是你自己笨,被困住了,出不去,还怪别人。”蛮老怪看到俏书生吃瘪,在刘一还没有开口时,他就已经开心的对着俏书生说道。

    原来,刘一丢出的一物,不是别的东西,而是刘一炼制的困阵阵牌,其实,光靠一个阵牌是没法困住俏书生的,但是,只要困住俏书生一会,那么,刘一自己就可以出手抓住俏书生,因此,俏书生被弹回来后,就没有在破阵了,因为他已经输了。

    “好了,现在你们都是我的护卫了,我希望你们能够好好搭配合作,真的做到,宁欺阎王爷,莫惹蛮老怪,宁骂神仙帝,莫讽俏书生。”刘一道,并且收起了那个阵牌。(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