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要我和他合作,做梦。”蛮老怪道。

    看到刘一这样轻松拿下俏书生,蛮老怪既高兴,又无奈,高兴是因为俏书生即将成为刘一的护卫,无奈是因为自己也将成为刘一的护卫。

    说真的,要不是俏书生把蛮老怪气的不轻,蛮老怪也不可能答应刘一,只要刘一擒下俏书生,他就做刘一的护卫。

    如今,虽然同意了做刘一的护卫,但是,并不意味着,蛮老怪就愿意和俏书生合作。

    “刘门主,你看,不是我不愿意和他合作,是他不愿意和我合作,所以,我们不合作,你要怪就怪他,不能怪我啊。”俏书生道。

    “俏书生,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做要怪就怪我?”蛮老怪道。

    显然,俏书生这话一出,让蛮老怪觉得似乎不愿意和俏书生一起合作,全是他蛮老怪的错,俏书生一点也没错,蛮老怪自然不愿意承认了,于是,就责问俏书生。

    “好了,现在你俩都是我的护卫了,你们要记住,我不管你们以前有什么恩怨,现在都给我一笔勾销,以后你们要相互合作,不得再高其他小动作,否则,你们滚吧,我不需要你们这样的护卫。”刘一道。

    “是,门主,我们一定好好合作。”俏书生和蛮老怪道。

    就这样,刘一带着他们回到了客栈顶楼,和罗霸天他们见面了。

    “来,你们两个,我来给你介绍介绍,这是西城霸天门门主,罗霸天。”刘一指着罗霸天道,接着,刘一又指着李锋道:“这是西城李家家主,李锋。”

    “这是长风镖局总镖头,郭长风。”

    “这是......”

    就这样,刘一向俏书生和蛮老怪介绍了西城的一众势力首领。

    “至于这两位,想必大家也听过,他们就是令西城闻风丧胆的蛮老怪和俏书生。”刘一再最后,指着蛮老头和俏书生道。

    “俏书生见过诸位。”俏书生道。

    “蛮老怪见过诸位。”蛮老怪道。

    “呵呵,两位客气了,你们是,刘门主刚刚招收的潜力巨大的弟子,而我们是,钱宝商行的合作伙伴,大家无需客气。”李锋道。

    “对,大家都是自己人,没有必要客栈。”罗霸天道。

    “好了,其他客套的话,就不必说那么多了,不过,还是要恭喜刘门主,你们又多了两个猛将。”郭长风道。

    就在刘一他们说话间,外面突然传来了敲门之声,刘一听到敲门之声,也明白,这些人肯定是因为自己出关,才来拜访自己的。

    “谁啊!”刘一道。

    “刘门主,我是客栈老板,海老板,今天刘门主出关了,这不,很多道友都想见一见刘门主,不知刘门主方便不?”海贵问道。

    没办法,海湾客栈,想要拜访刘一的太多了,可是,他们又敢贸然登门拜访,因此,只好先找到客栈老板,让客栈老板帮他们带话,说他们想要见一见刘门主。

    其实,客栈老板海贵,也不愿意打扰刘一,毕竟他已经被刘一扔出去两次了,但是,这次来的人数太多,而是都是一些大势力,他惹不起,只好按照大家的要求,敲响了刘一他们的房门。

    “好吧,那就有劳海老板准备一个房间,我和大家见个面吧。”刘一道。

    既然如此多的势力之人要见自己,刘一也不好拒绝,虽然那些人再各自的势力当中,只是个跑腿的,平常来说,见不见都无所谓,就算干脆拒绝不见,那些大势力也不好因为这些跑腿的而把刘一他们怎么样,但是,现在牵扯到很多势力,那就不同了,牵扯到很多势力,如果刘一真的都拒之门外的话,也许那些势力会有意见,因此,刘一还是决定见一见那些势力之人,看看他们拜访自己,究竟所为何事。

    “哈哈,刘门主,你跟我来,我已经准备了会议室,大家都在里面打了等你。”海贵道。

    显然,海贵也知道,如此多的势力之人要见刘一,全都上顶楼去见刘一是不现实的,顶楼也容纳不了那么多人,因此,想要见刘一的话,他还得给大家安排一个能够容纳足够多人的空间,因此,海贵就把大家安排在了会议室。

    刘一跟着海贵走进会议室,发现里面已经坐满了修士,看来这些修士,都对刘一很好奇,或者说他们的势力,对于刘一所代表的势力感到好奇。

    刘一环视一周,发现其实这个所谓的会议室,不过是一个大厅,也许是以前的大厅,现在为了容纳足够的修士,才临时改造成的会议室,好在现在大家都是修士,改造会议室也很简单,只要大家用法力稍微改造一下就行了,毕竟这只是一个普通的会议室,也没什么机密可言,因此,也不用特意布置什么厉害的防御阵法或者其他的阵法,说真的,对于会议室,阵法越少,甚至没有阵法,大家也就越放心,如果这个会议室真的布满阵法,大家就算进入里面,也未必能够安心。

    虽然海湾修真坊市,海家的力量基本上都调往海家总部,留在这里的海家力量,对于大家来说没什么威胁,但是,如果事先布置好了阵法,利用阵法的话,那就不好说了,因此,如果这个会议室真的密布阵法的话,没有人能够安心的。

    看着会议室密密麻麻的的修士,刘一微微一笑,刘一知道这些都是南城各大势力的修士,因此,刘一走进去后,先打招呼道:“大家好,很高兴,见到大家。”

    “刘门主。好!”会议室的一众修士道。

    大家先去就听俏书生叫刘一刘门主,虽然不知道第一门是个怎么样的地方,但是,既然俏书生叫刘一刘门主,那么,大家也叫刘一刘门主是不会错的。

    “好,多余的话,我也不多说了,我想大家对于我的来历一定很好奇吧。”刘一道。

    看到大家都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刘一也就不卖关子,而是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来历。

    “其实,对于我的来历,也不是什么很神秘的事情,我想大家都听过北区吧,对,就是北区,我就是来自北区的钱宝商行,别告诉我,你们没有听过钱宝商行。”刘一道。

    “什么?刘门主来自钱宝商行?”刘一一语惊起千层浪,大家怎么猜测,也没想到刘一会来自钱宝商行,毕竟,大家知道,就算钱宝商行来人,也应该是长老或者掌柜之类的人物,怎么可能叫门主。

    而且,俏书生不是说刘门主来自第一门吗?怎么成了来自钱宝商行?大家十分不解。

    “刘门主,你不是来自第一门吗?怎么成了你来自钱宝商行了?”有修士疑惑的问了出来。

    “哦,原来大家对于这个很好奇啊,其实,这也没什么,我是来自第一门,也是来自钱宝商行,这么说吧,钱宝商行和钱宝商行,就像各大势力和各大势力的各个商铺之间的关系,对了,你们可以把钱宝商行看着是第一门的一个巨大的商铺,这样的话,你们也就明白了第一门和钱宝商行的关系了吧。”刘一道。

    “什么?钱宝商行只是第一门的一部分,只是第一门的一部分,就如此厉害了,那么,整个第一门,不是更加厉害啊。”有人道。

    “好了,我该回答的问题,我已经回答了,诸位,还有事情吗?没有的话,我就回去了。”刘一道。

    这么多势力的修士聚集在一起,就好像再开联盟会议一样,一般的联盟会议,就算各个势力的代表聚集在一起,讨论整个联盟的发展,可惜,刘一他们虽然也汇聚各个势力之人,但是,这些势力之人,一来他们在自己的势力里面,不是过的不是很愉快,二来,他们本身的话语权也很小,基本没什么话语权,因此,刘一对于这些势力之人,其实没什么兴趣,但是,由于势力太大,就算刘一对于那些势力之人,没什么兴趣,但是,刘一却也不像平白无故的得罪他们。

    “刘门主,等等,我想问一下,你们第一门的总部在哪里?”就在刘一转身,准备离开之时,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刘一循声望了过去,可惜,没有发现时追发出的声音。看来说话之人,肯定也没安好心,否则,就不会这样偷偷摸摸的出生了。

    “第一门总部,很抱歉,第一门总部,我是不可能告诉大家的,对了,还有其他的事情吗?没有的话,我就回去了,至于刚才这位对第一门总部感兴趣的道友,可以来顶楼找我,我很欢迎道友。”刘一道。

    第一门总部,肯定不会告诉其他人,至于刘一说的可以去顶楼找刘一,其实,大家都明白,这不过是托词,否则,真的有修士去了找刘一的话,恐怕也是有去无回吧。

    刘一看着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是没人提出其他的事情,刘一也就起身离开了会议室,不再管他们那些人。

    其实,各大势力之所以找刘一,也就想要弄清楚刘一的来历,如今,刘一的来历清楚了,他们自然没有其他要求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