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会议室,刘一做了一个简单的介绍,而后回答了一些修士的简单问题之后,刘一就回去了,毕竟,见这些势力的修士,只是为了满足他们的好奇而已,同时,也是为了消除大家对于刘一他们的戒心,毕竟,刘一他们要是不亮出身份,别说在这个时刻,就是算在其他时期,突然出现一伙神秘人,也是让人不安的。

    消息传递的真快,刘一刚刚离开会议室不久,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海湾修真坊市,让大家明白,原来住在海湾客栈,把南极宗的少宗主扔出去的人是钱宝商行的刘一等人。

    “哈哈,真没想到,他们居然是钱宝商行的人,难怪他们敢不把南极宗放在眼里,人家直接在北区开辟商行,连平南宗都不敢说什么,就更不要说南极宗了。”有人道。

    “是啊,南极宗的少宗主,好像叫南宫熊吧,这次真的成了狗熊,被人扔出去。”有人道。

    “那是他们活该,惹谁不好,偏要惹钱宝商行,没有直接把他们给宰了,就已经很给南极宗的面子了。”有人道。

    “哈哈,南极宗的大部队快到了,他们曾经扬言要讨回公道,不知道他们知道对方是钱宝商行后,是否有勇气讨回公道,而且,就算有勇气,也不知道他们是否有能力讨回公道。”有人道。

    “哈哈,不管了,这些好了,有好戏看了。”

    “.....,......”

    消息迅速传播,自然也传到了南宫熊的耳朵里,南宫熊听到好,顿时火冒三丈,怒气冲天。他不是其他人,其他人对于这件事只是看热闹,最终怎么样,都没什么事,就像看戏一样,好看就笑一笑,不好看,连看都懒得看。他不同,刘一这是打了他们南极宗的脸面,以前他以为刘一等人是散修聚集在一起,因此,刘一等人虽然厉害,但是,南宫熊也没有放在心上,现在却不同了,刘一等人摇身一变,成了连平南宗都惧怕的钱宝商行,他虽然相信南极宗不用害怕钱宝商行,但是,平白无故的得罪一个不惧怕平南宗的势力,怎么看都是不理智的行为。

    “哼,钱宝商行?刘一门主?你们太不要脸了,要是你们早点表明身份,我何至于招惹你们?”南宫熊后悔的道。

    现在这事,在知道把他扔出去的是钱宝商行的修士后,南宫熊就有些后悔,这次宗门是否会替他讨回公道都不一定,而且,就算宗门替他讨回了公道,他回到宗门后,也要受到惩罚的,甚至最疼爱他的父亲,南极宗的宗主,这时候都必须惩罚他,毕竟,他惹得祸太大了。

    一个平南宗,就把南城闹得天翻地覆,让南城所有势力都不敢主动招惹平南宗,哪怕明知道平南宗的目标是整个南城,可是,也没有势力敢率先打破沉默,主动招惹平南宗,而是一个个都在避免和平南宗发生冲突,除非平南宗主动招惹自己。

    如今,又一个不把平南宗放在眼里的钱宝商行,平南宗都不去招惹的钱宝商行,却让他们南极宗主动招惹了,要是不处罚南宫熊,恐怕南极宗的所有修士都会有意见,

    等到消息传回南极宗总部,南宫熊都毫不怀疑,让那些老祖宗知道的话,也许都会恨不得一巴掌把他拍死。

    “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法。”这回,南宫熊终于害怕了,终于知道后悔了。

    当然了,那一切的一切,刘一都没有管,刘一回到顶楼后,有开始闭关修炼了,刘一来说,实力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没有实力,只能任人宰割,如果拥有很强的实力的话,就不用担心。

    时间如梭,悄然消逝。

    在修炼中的刘一,突然接到听到敲门声,于是,走出去一看,看到一个中年人模样的修士站在门口。

    “你找谁?”刘一问道。

    “我找第一门门主,刘一,刘门主。”中年男子道。

    听到中年男子的回答,刘一忍不住打量起眼前的男子,眼前的中年男子,一身普通的衣服,穿着非常朴素,和普通的散修没什么分别,要不是他双眼流露出来的深沉的目光,真的会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的散修。

    看到这,刘一知道这人应该是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故意这样装扮的,可是,这就更让刘一感到好奇了,究竟是哪方势力,需要这样找自己。

    “我就是刘一,你是?”刘一道。

    “海平。”中年男子道。

    “原来是海家主,请进。”刘一道。

    刘一把海家家主请了进去。

    “刘门主,前些日子,海贵做的事情,我在这里给你道歉,希望你能够接受我的歉意。”海平一进来,第一件事就是给刘一道歉。

    “哈哈,海家主客气了,对于那点事情,我早就不放在心上了,再说,这事也与海家主无关,海家主何必来道歉。”刘一道。

    海贵的行为,刘一一看就知道,那是海贵的私自行为,和海家无关,否则,刘一怎么可能仅仅把海贵扔出去这么简单。

    其实,只要是人都明白,海家刚刚派遣使者到刘一那里寻求以后的合作,现在合作还没开始,海家怎么可能对刘一怎么样,除非海家不想合作了。

    “哈哈,刘门主能够理解,那就好,我就怕刘门主误解了。”海平道。

    “好了,海家主此时离开海家,来到这里,不会只是为了和我说这些吧。”刘一道。

    海平作为海家家主,在这个时刻,居然离开海家,如果不是重要的事情,而是只是道歉的话,刘一不相信他会在这紧急关头离开海家,来到这里。

    “哈哈,我来这了,主要是怕刘门主误会,同时,确实有点事情,不过,也有其他的事情,那是家族之事,不便告知,还望海涵。”海平道。

    “海家主客气了,你有事,就不办吧,我就不浪费你的宝贵时间了,至于海贵之事,放心吧,他自己也意识到错了,已经道歉了,你就不用放在心上了。”刘一道。

    “那就多谢刘门主,告辞,对了,刘一门主,听说平南找过刘门主,不知这是否属实?”海平在临行前问道。

    “哈哈,你们海家真厉害,连这都知道,没错,上次我从平南宗抢了几个人,因此,平南来找了我,放心,我只是答应他这段时间我不插手你们的事情,等这事结束后,我们可以正常合作。”刘一道。

    对于平南找刘一的事情,平南做的很隐秘,可是,没想到海家竟然知道,由此可见,海家并没有表面上的那么不堪,也许这次平南宗真的踢到铁板上了,不过,对于平南宗和海家之事,刘一也没心思管,他们斗,跟刘一没关系。

    如果平南宗灭了海家,刘一没什么损失,当然了,如果海家没有被灭,那么,刘一也就可以和海家合作,能够带给钱宝商行一些利益,但是,刘一不会刻意追求这些利益的。

    “那我就放心了,刘门主,告辞!”平南道。

    “告辞,不送。”刘一道。

    于是,海平就这样离开了顶楼,根本就没让人发现,就这样悄然离开了。

    “门主,刚才那是谁?你怎么和他聊了这么久?”俏书生问道。

    “哦。你俏书生会不知道他?”刘一好奇,俏书生的消息灵通,虽然比不上专门做情报之人,却也比别人知道的更多,他这次居然没有认出海平。

    “是啊,所有我才好奇,不会是门主你从西城带来的修士吧。”俏书生道。

    “对啊,门主,那个人真的是你从西城带来的修士吗?怎么感觉他好像是我们南城的修士啊。”蛮老怪也开口问道。

    “哈哈,俏书生,不会吧,连蛮老怪都看出那是南城修士,你怎么怀疑是我从西城带来的呢?”刘一问道。

    “南城修士,对了,蛮老怪应该是从修士的气势上分辨吧,这方面我确实不如蛮老怪,蛮老怪的实力太强了,而是,又专门研究过各种气势,因此,他一眼看出这人是南城修士,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俏书生道。

    “什么叫没什么好奇怪的,分明是你自己修炼不认真,修为太差,没有发现而已。”蛮老怪道。

    “好了,你们别说了,他确实是南城修士,而且还是来头极大的修士,你们一时没有认出他来,那也很正常,如果你们一眼就能够认出那人,那么,那人也不敢出现在这里了。”刘一道。

    “门主,那你快说说,他是谁?”蛮老怪和俏书生可异口同声的道。

    “他就是海家家主,海平,你们一起不是见过他么?”刘一道。

    “什么?他就是海平?不可能,你肯定搞错了,他怎么可能是海平,海平我见过,可是他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蛮老怪大声道。

    “什么,他就是海平,门主没你搞错了吧,海平我曾经见过,可是他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俏书生道。

    原来他们两人都是曾经见过海平之人,因此,他们才不相信那人是海平。(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