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不相信,我也没办法。”刘一道。

    很明显,海平来这里,是秘密前来,就连见过海平的蛮老怪和俏书生都认不出海平,就更不要说没有见过海平本人的其他修士了。

    “门主,不是我们不相信你,而是这个修士和海平相差太大了,说真的,不信你问问其他人,看看其他人是否相信这就是海家家主海平。”蛮老怪道。

    “好了,这件事我们就不讨论了,你们就当海家家主海平没有来这里吧,你们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在这个时刻,海家家主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刘一道。

    别说,刘一没说之前,他们还感觉不到不对劲,可是,刘一说出这句话之后,他们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是啊,以海家如今的情景,此刻,海家家主怎么可能来这里,他肯定要一直守在海家总部才对啊。”蛮老怪道。

    “也是,如果海家家主现在离开海家,让敌人知道的话,他们海家不就要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俏书生也跟着道。

    “这么说这个人真是海家家主了。”蛮老怪道。

    “当然了,海家家主现在不可能离开,因此,他想要离开,也得想办法让人认不出他,这样一来,刚才的他,我们也没认出,这就说明刚才就是他。”俏书生道。

    “好了,你们也别琢磨这些没有用的东西了,你们记住,海家家主这段时间是没法离开海家的,就算你们看到了外貌有些相似的修士,也不是海家家主。”刘一道。

    “门主,放心吧,我们知道,海家家主这时怎么可以离开海家总部呢。”俏书生和蛮老怪同时道。

    随即,蛮老怪和俏书生又相视一笑,看来经过这些天的磨合,他们相处的还不错,有了一定的默契。

    “对了,门主,听说南极宗大部队快要到海湾修真坊市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俏书生问道。

    “恩,这个消息我也听到了,说是他们很快就要进城了,是真是假,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应该是真的。”刘一道。

    “那我们怎么办?他们知道了门主把他们的少宗主扔出去了,会不会来找我们寻仇?”蛮老怪也问道。

    “怎么,你怕了?”刘一问道。

    “怕?怎么可能,就怕他们不来寻仇,好久没有动手了,现在都有点手痒了。”蛮老怪道。

    “不怕就好,到时候,如果他们真的要动手,我就让你们两打头阵,如何?”刘一道。

    “遵命,我们一定打得屁股尿流。”蛮老怪道。

    其实,在刘一他们讨论之时,还在路上的南极宗修士,也收到了南宫熊传来的消息。

    开始时,刘一等人把南宫熊扔出去的事情,南宫熊并没有发消息告诉还在路上的大部队,在南宫熊看来,自己只要慢慢等,等到消息传到大部队耳中,那么,大部队自然会为自己出头,因此,虽然神秘人把南极宗的修士扔出去的消息,迅速扩散开来,但是,想要快速传到正在路上的大部队,那是不可能的。

    南极宗的大部队,在路上还是不知道南宫熊他们被人扔出去的事情,可是,随着时间推移,随着消息的扩散,南宫熊等人被扔出去的消息还是传到了他们的耳朵里。

    “南宫长老,现在外界盛传少宗主在海湾客栈被人扔出去了,不知道这是否属实?”有属下听到传言,就开口问道。

    “什么?你说什么?有人把熊儿扔出了海湾客栈?”南宫长老道。

    这位南宫长老,是南宫熊的一位叔叔,平时深爱南宫熊,对南宫熊宠爱有加,甚至,南宫熊的一身修为,都是他认真指导的。

    “怎么?南宫长老不知道?少宗主没有跟你说?”那属下再次道。

    “没有,去查,给我认真查,看看这是谣言还是真有此事。”南宫长老道。

    “是。”

    于是很快就查清楚了,是确有此事,而且此事,在海湾修真坊市都传疯了,而且还在以惊人的速度扩散,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传遍整个南城。

    “好,很好,我南极宗的少宗主,也是你们可以随便扔的?”南宫长老怒道。

    “南宫长老,这次扔少宗主的,是一伙神秘势力,底细不详,我们不可草率对待,我们应该查清楚对方底细在做决定。”

    “你放心,我自有分寸,对了,吩咐大家,加速前进,争取以最快的速度进入海湾修真坊市,到时候,我倒要看看谁这么嚣张,不把我们南极宗放在眼里。”南宫长老道。

    “是。”

    于是,南极宗的大部队就加速前进,在也没有先前的闲散了。

    然而,他们加速前进,越来越靠近海湾修真坊市,大家对于这件事的议论就更加平凡,让他们心里更加急躁,恨不得现在就出现在海湾修真坊市。

    “快点,快点,我们南极宗都被人欺负成这样子了,你们还不快点,难道你们要让我们南极宗的脸都丢尽了,你们才肯快点吗?”南宫长老怒道。

    其实,不止南宫长老,就是南极宗的其他人也是一样,虽然,被扔的是南宫熊,但是,打得却是他们南极宗的脸,因此,他们也想快到达,找回场子。

    因此,就算南宫长老不催,大家也是尽力快点,希望快点赶到海湾修真坊市。

    然而,在他们还没靠近海湾修真坊市之时,却收到了南宫熊传来的消息,这次,对于刘一身份曝光后,南宫熊就不敢隐瞒了,而是把整件事以及刘一的身份汇报了过去。

    “混账,居然惹了他们。”南宫长老虽然是南宫熊的叔叔,平时也宠爱南宫熊,但是,看到南宫熊传来的消息时,也忍不住开口骂道。

    “长老,怎么了?”听到南宫长老的骂声,自然有属下问道。

    “扔熊儿的修士的身份出来了,他们居然是钱宝商行。”南宫长老道。

    “钱宝商行?就是北区那个钱宝商行?”

    “是啊,就是那个钱宝商行,虽然大家对于钱宝商行不是很熟悉,但是,他们能够在北区落脚,而没有被平南宗攻击,又从平南宗手中抢夺过一些修士,就可以看出,钱宝商行也不简单,至少平南宗对于钱宝商行就是比较忌惮。”南宫长老道。

    “长老,那这件事你决定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要报仇了,哼,我们南极宗,被人欺负了,不知道他们是谁,还有的说,可是,知道他们是谁了,我们要是无动于衷的话,以后是不是谁都可以欺负我们南极宗。”南宫长老道。

    南极宗在南城,他们的修士走到哪里,都只有他们欺负别人的份,哪里有个别人欺负他们,更可气的是,欺负他们也就罢了,还大言不惭的曝出身份,让所有人都知道,钱宝商行欺负了南极宗,他们能够不怒么。

    “长老,这件事确实让人愤怒,我都恨不得马上杀上去,可惜,听说钱宝商行的实力不低,我们未必能够奈何他们。”

    “不能奈何他们?就算不能奈何他们又如何,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欺负我们南极宗的弟子,而无动于衷吗?”南宫长老道。

    “不能,长老,我们也很愤怒,长老,你吩咐,怎么做我们听你的。”

    南极宗少宗主被扔出海湾客栈之事,在南极宗修士眼中,这是一个耻辱,是南极宗的耻辱,从南极宗成为顶级势力以来,这种事还是第一次发生,也是他们以前不敢想象,从来没有想过会发生的事情。

    既然发生了,那么,他们想要找回面子,就只有对钱宝商行动手,或者让钱宝商行道歉赔偿,不过,这两个都有些困难。

    “好,既然如此,那么,大家听着,大家加快速度,快速赶到海湾修真坊市,然后,让钱宝商行的人道歉赔偿,否则,我们就把他们灭了,不然,其他势力也学习他们钱宝商行,这样对待我们南极宗,那么,我们南极宗还要不要在南城立足。”南宫长老道。

    就这样,南极宗急速赶路,迅速靠近海湾修真坊市。

    其实,对于南极宗会怎么样对待钱宝商行,大家也好奇,尤其是看到南极宗急速赶路的情形,大家都知道,这下有好戏看了。

    于是,南极宗一路赶来,大家对于南极宗的情形,一直以最快的速度传递到海湾修真坊市,因此,海湾修真坊市对于南极宗的行程十分了解,他们什么时候,到了什么位置,知道的一清二楚。

    在南极宗的大部队快要到达海湾修真坊市时,大家都收到了消息,尤其是一些爱看热闹的修士,更是停下了自己本来要做的事情,跑到海湾修真坊市的门口,等待南极宗的到来,他们想要看看,南极宗到了海湾修真坊市之后,究竟有什么动作。

    是立刻对钱宝商行的修士动手,还是当做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不找钱宝商行的麻烦?

    不过,大家都觉得他们立刻动手的可能性大一些,毕竟,南极宗也要脸面。

    这也是刘一他们一直在闭关,却对于南极宗修士行踪了解一清二楚的原因。(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