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海湾修真坊市的大门口,聚集着海量的修士,更有不少实力高强的修士,时不时的用神识横扫整个大门,似乎在寻找或者等待什么人似的。

    突然,从海湾修真坊市内部,走出一队人马,这对行动迅速,动作如风,迅速出了修真坊市的大门,来的大门之外,站在大门之外,似乎在等待什么人?

    “他们是谁?好厉害,各个都是结丹期修士,而且还是结丹期结巅峰修士。”有修士疾呼道。

    原来,大家发现,这么一伙人,修为最低的是站在最前方的一个年轻的结丹期中期修为的修士,而年轻修士后面,站着的全是结丹期巅峰修士,虽然人数不多,但是,光是这样的实力,就让人忌惮,大部分一流势力,都未必能够派出如此多的结丹期巅峰修士。

    “他们?没见过,不知道他们是谁,不过,我想他们也是来看热闹的吧,他们想看看南极宗这次丢了这么大的脸,是否会立刻找回面子。”有人道。

    “是啊,也许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看热闹的,这次看热闹的人太多了,你看,都已经人山人海了。”有人道。

    “呵呵,看热闹可以,但是,像他们这样看热闹,多半要倒霉了,也不看看这次双方都是什么实力,就这样看热闹。”有人道。

    “是啊,南极宗这次脸面大失,满腔怒火,可是,钱宝商行也不好惹,他们未必敢把怒火发泄在钱宝商行身上,而这些人居然在大门口看热闹,多半要成为南极宗的发泄工具,就是不知道南极宗是狠狠的教训他们一顿,还是直接灭了他们。”有人道。

    “真够可怜的,见过找死的,没见过这样找死的,可惜了,实力如此强大的一伙人,就这样给毁了。”有人道。

    “那也未必,你没看到领头的那个年轻人吗?如此年轻,就已经结丹期中期修为了,更主要的是让那么多结丹期巅峰修士保护,身份一定不简单吧,我想南极宗应该会考虑的那年轻人的背景,放年轻人一码的。”有人道。

    “还别说,你不说我还没注意,确实,年轻人背景不简单,年轻人背后的实力,甚至不比南极宗差多少,我想南极宗的修士应该会饶他们一命。”有人道。

    显然,南宫熊虽然在南城很有名,但,不是每一个修士都认识他,尤其是一些筑基期修士,根本就没法了解结丹期修士,因此,就更加不认识他了,当然了,如果在南区,那是南极宗的势力范围,那里的修士,大部分认识南宫熊,这倒是没什么意外,可惜,这里是西区,而且是靠近北区的交界线附近,对于南区,了解的自然不多,别说南区,像他们这里的修士,就算西区,也未必能够全部了解,很多人都只是了解海湾修真坊市附近的一些有名的修士,对于更远的修士,就算很有名气,他们也未必知道,因此,这些人根本没有认出南宫熊。

    当然了,有些人就算没有认出南宫熊,但是,看到他们一行人的实力,也明白,就算南极宗,也未必敢把怒火发泄到他们头上,毕竟,他们也没做错什么,只是看热闹而且,谁敢朝他们发泄。

    “这么强悍的一队修士,南极宗就算在怒火,也不敢朝他们发泄吧?”有人道。

    “肯定不敢了,你没看到,一队如此厉害的修士,只是那年轻男子的护卫吗,有这样的护卫,你认为他身后势力的实力会差吗?你说南极宗会为了一点点怒火,就把火气发泄到他们惹不起的莫名势力上吗?”有人道。

    “是啊,南极宗也许不敢,再说了,这么强悍的实力,也就十大顶级势力和一些顶尖的一流势力,才拿得出手,也就是说,这些势力,不是来自十大顶级势力,就是来自那些顶尖的一流势力,你说南极宗会为了发泄怒火,就无故招惹同等级对手吗?”有人道。

    “是啊,他们只来看热闹的,来头南极宗出丑的,又没有直接对手南极宗,因此,南极中要对他们动手的话,就有些说不过去了。”有人道。

    “哈哈。这下好看了,南极宗可能也没想到,他们的人在海湾客栈招人欺负,在此城门口,也要招人侮辱的话,还不把他们给活活气死啊。”有人道。

    “这就与我们无关了,我们只是来看热闹的。”有人道。

    “是啊,最好他们打起来,这样的话,就更加热闹了。”有人道。

    对于看热闹的修士来说,他们唯恐天下不乱,越乱越热闹,因此,他们都很期待,想看看南极宗的怒火,烧在谁身上,当然了,也有人认出了那一队修士。

    “咦,那不是南宫熊吗?”有人道。

    “是啊,南极宗的大部队快到这里了,他们自然要出来迎接。”有人道。

    其实,住在海湾客栈,或者当时就在附近的修士,都认出了南宫熊,知道这一队厉害的修士,就是南极宗的打头部队,也就是被钱宝商行扔出海湾客栈的南宫熊一伙人。

    “什么?他们就是南宫熊他们?他们各个如此厉害,怎么可能会被钱宝商行给扔出去。”有人道。

    “有什么不可能啊,他们是厉害,可是钱宝商行更加厉害,因此,他们就被钱宝商行像丢小鸡一样,给丢出了海湾客栈。”有人道。

    “也是啊,钱宝商行要是没有实力,也不敢不给南极宗面子,这次可是有戏看了。”有人道。

    随着有人认出南宫熊之后,大家才知道,原来那一队实力强悍的修士,就是南极宗的修士,难怪能够派出如此强悍的阵容,只为保护一个年轻修士,如果是南极宗,而年轻修士又是他们的少宗主,那么,也就不奇怪了。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之时,前方突然传来气势惊人的波动。

    “这种波动,这是....”有人道,随即,就明白,是南极宗的大部队到了。

    “好强悍的波动,南极宗来了这么多修士?”有人有些疑惑,没想到南极宗会来这么多修士,虽然他们不知道具体多少,但是,在老远,还没有看见那些修士,就有进人的气势传来,那么,从散发出来的气势可以看出,肯定是一支数量惊人,个体实力强大的队伍,否则,没有这种气势。

    果然,随着南极宗修士的临近,大家发现,前方出现了一只上千人的队伍,队伍中,实力最低的都有筑基期巅峰修为,大约有五百人,其余的,全是结丹期修士,结丹期巅峰修士,也有五六十人。

    “南极宗果然强悍,派出如此多的修士前来,难道他们打算攻打平南宗?”有人疑惑的道。

    “很难说,说不定他们打算攻击海家也不一定。”又有人道。

    “这么多人,这次估计钱宝商行的这些人有危险了。”有人道。

    “是啊,这次南极宗来了这么多修士,得知他们的少宗主被人欺负了,肯定要为少宗主出气,也是为了给宗门找回丢失的面子,因此,不管怎么样,他们都必须和钱宝商行对干一场。”有人道。

    “那可不一定,想要和钱宝商行干一场,就怕他们没有那个勇气,钱宝商行的实力,大家心里都清楚,肯定是十分厉害,想要攻击钱宝商行,肯定会付出很大的代价,就不知道南极宗愿不愿意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有人道。

    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但是,谁的看法才合南极宗的心意,就不得而知了。

    “叔叔,你们终于来了。”看到大部队到了之后,南宫熊上前队长南宫长老道。

    “恩,你们都被人欺负成这样了,我能不快点来吗?”南宫长老道。

    “叔叔,对不起,我让南极宗丢脸了。”南宫熊道。

    “不,这不怪你,是他们不把我们南极宗放在眼里,放心,这次,我一定替你们讨回公道。”南宫长老道。

    “恩,一切听叔叔的。”南宫熊道。

    “南宫长老,对不起,我们没保护好少宗主,让南极宗丢脸了。”一个南宫熊的护卫道。

    “好了,别急着请罪,我们还是杀到海湾客栈,今天他们不给我们南极宗一个说法,我一定没跟他们没完,大不了和他们钱宝商行拼个你死我活就是了。”南宫长老道。

    “对,大不了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南极宗的一众修士,也跟着怒吼道。

    显然,他们南极宗向来都是高高在上,没人敢惹他们,如今,他们的少宗主却被丢出海湾客栈,让他们南极宗脸面大失,让他们这些南极宗的修士也是脸上无光,因此,他们对于刘一的做法,可谓怒火冲天。

    “走,你带我们直接去海湾修真坊市,我倒要看看,他们钱宝商行,究竟有多厉害,竟然敢把我们南极宗的修士丢出海湾客栈,更可气的是,他们丢的还是我们的少宗主,这简直就是在羞辱我们南极宗。”南宫长老道。

    “是,长老,你们随我来。”

    就这样,他们刚刚来到城里,就直接杀向海湾客栈。(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