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给我把海湾客栈包围起来。”一个怒吼之声,在海湾客栈外围响起。

    接着,就听到“啪啪”“啪啪”...的一阵阵脚步声,在海湾客栈外围,有着大量的服饰统一的一队队修士,包围着海湾客栈,并且向着海湾客栈靠近。

    听到这些声音,大家忍不住向外看去,此时,却发现海湾客栈已经被人包围起来了,一队队南极宗的修士,把海湾客栈围的水泄不通。

    每个宗门,都有自己特有的标志性服饰,南极宗也不例外,看着这些人的穿着,客栈里面的修士明白,南极宗的修士来了,把海湾客栈围住,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

    毫无疑问,肯定是找钱宝商行麻烦了,钱宝商行前段时间,把南极宗的少宗主扔出去,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情,这是打南极宗脸面的事情,大家都猜测南极宗不能咽下这口气,果然,南极宗刚一进来,连休息都没有,就直接把海湾客栈围住,这肯定是要找钱宝商行麻烦,害怕钱宝商行的人逃走的行为。

    “里面的修士听着,海湾客栈如今被我们南极宗接管,在我们接管这段时间,希望大家都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免得误伤。”一个声音响起。

    其实,看到南极宗这样的架势,就算南极宗不说,其他修士也不会胡乱走动的,大家都明白,他们是找钱宝商行麻烦,而他们又和钱宝商行没有什么密切的联系,因此,也用不着帮助钱宝商行,自然是明哲保身,不会随意插手别人的事情。

    “南极宗的道友请放心,我们不会随意走动,不会插手你们的事情。”突然一个声音从响起,可惜,这个声音飘忽不定,大家只听出是从一个房间里面传出来的,可是,却没有听出究竟是从哪个房间里面传出的。

    “好,你们能够明白就好,希望大家都老实点,这段时间,海湾客栈不许进也不许出,希望大家配合。”

    “放心,你们的事情,我们所有人都不会插手的。”哪个飘忽不定的声音再次响起。

    “门主,听出是从哪个房间传出的吗?”俏书生问道。

    这个声音,听起来似乎是好心回答,避免大家产生误会,其实,又何尝不是在帮南极宗,毕竟,南极宗这样围住客栈的行为,海湾客栈对此肯定有意见,而且,一些被围困的修士,对于南极宗也肯定会有意见的,甚至可能一起反对南极宗的这种行为,配合钱宝商行,对南极宗动手,从而让南极宗让步,让南极宗别围住海湾客栈,如今,被那人一说,大家对于南极宗的行为,不得不认可,也不好意思再阻止南极宗围困海湾客栈,同时,要是看热闹靠的太近,被南极宗伤害的话,错还不在南极宗,而在与客栈里面的修士自己没有呆在客栈里面,从而导致误伤,这样一来,大家就不得不呆在房间里面。

    少了这些人的干扰,南极宗的行事就更加方便,这样一来,那人就等我帮助南极宗对付钱宝商行。

    “没有,不过无所谓了,反正我也没想过要考其他人来替我们抵挡南极宗,因此,我们也就没有必要计较那么多,当然了,既然我们被人惦记上了,我们也该花些功夫,把那人找出,否则,那人总是在我们背后捅刀子,也是让人很不舒服的。”刘一道。

    “是啊,确实该找出那人,看看他究竟为何对我们钱宝商行有这么大的意见。”俏书生道。

    “好啊,等下你就留意一下,我想那人既然对我们钱宝商行有敌意,等下肯定会忍不住暗中出手的。”刘一道。

    钱宝商行发展太迅速,出来本身不小心得罪了其他人之外,也很容易遭到别的势力嫉妒,从而想要除掉钱宝商行,因此,对于刚才出声之人,究竟是哪个势力之人,刘一也没法猜测,总之,大部分势力都有嫌疑,只有抓到了具体的人,才知道究竟是哪个势力,对于自己的钱宝商行意见那么大,恨不得除掉钱宝商行。

    “放心吧,只要那人再次开口,我一定锁定那人,揪出那人。”俏书生道。

    “恩,就这么办。”刘一道。

    “门主,那我呢,我做什么?”这时,蛮老怪看到刘一没有吩咐自己做事,就开口问道。

    “你?你不是喜欢战斗吗,这次我就给你个机会,你站在这门口,如果他们上来的话,你就给我把他们给轰下去,如果他们不上来,只是在下面乱叫的话,你就被理他们,把他们当做一群疯狗在乱吠就行了。”刘一道。

    “是,门主,我保证完成任务。”蛮老怪道。

    刘一在吩咐任务之时,南极宗的一众修士,对着也在急速上楼,向着顶楼走去。

    “各位南极宗的道友,你们好,我是海湾客栈的老板,海贵。”海贵突然走出来拦住他们的去路道。

    “海湾客栈的老板?你是帮助钱宝商行,拦住我们的去路不成?”南宫长老道。

    “各位说笑了,你们和钱宝商行的恩怨,本人不会插手,我们海湾客栈更是不会插手,不过,这里是海湾客栈,你这样把我们客栈围住,知道的说你们是找钱宝商行麻烦,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在找我们客栈麻烦,这样的话,我就没法向家长交代了,所以,还请各位撤去那些围住的修士,还海湾客栈一个正常次序吧。”海贵道。

    如果以前的海贵,肯定不会管这事,就算客栈名声受损,也比得罪南极宗更好,但是,前不久,他们的家主亲自拜访了钱宝商行,虽然没有公开拜访,而是秘密拜访,除了他这个客栈老板外,其他人都不知道,但不妨碍他做出决定,那就是从今以后,坚决站在钱宝商行这边。

    “哼,那我侄子被人扔出海湾客栈,你怎么不管,好了,你给我滚开,否则,我连你一起给宰了。”南宫长老道。

    “南宫长老,南宫策,我知道你是南极宗宗主的弟弟,但是,那不是你可以乱来的理由,我们海湾客栈,是海家的客栈,海家客栈,不容你们南极宗在此放肆。”海贵道。

    原来,这次带队的南极宗长老,南宫长老,叫做南宫策,是南极宗宗主的弟弟,这是海贵这段时间调查,才知道的,不然,他还不知道,这次带队的竟然是南极宗宗主的弟弟,更主要的是,南宫策毕竟疼爱南宫熊,否则,换着其他修士的话,就算丢了南极宗的脸面,他也不可能这么积极的来找钱宝商行的麻烦。

    “海家客栈?你们海家,连一个平南宗都应付不了,还敢这么对我说话,是否想要自取灭亡,还是认为你们迟早都要被平南宗灭了,就没了敬畏之心,为所欲为,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不介意在平南宗消灭你们之前,把你们海家给灭了。”南宫策道。

    “你,你....”海贵这次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海家面对平南宗都有些吃力,否则,也不会把这里的力量都抽调回去,如果再加上一个南极宗的话,海家必亡。

    “你什么你啊,赶紧让开,否则,我现在就派人灭了你们海家。”南宫策道。

    霸气,南极宗出来的长老就是霸气,一句话,就把海贵镇住了,灭了海家,海贵虽然想要帮助钱宝商行,但是,相比于海家被灭,他还是更选择了沉默。

    看到海贵让开,让南极宗的修士继续上楼,而海贵自己却站在原地,沉默的看着这一切,显得十分无奈,无可奈何。

    “哈哈,南极宗果然霸道,这样就把海贵给镇住了。”有修士道。他们虽然在房间里面没有出去,但是,也时刻关注事态的发展,因此,外面发生的一切,他们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没办法,要是在平时,海家或许会让人忌惮,现在嘛,海家面临灭族的危险,随时都可能被平南宗给灭了,大家对于他们自然没有了忌惮,尤其是一些大势力,对于海家,就更加不放在心上了。”有人道。

    “就是啊,要不是被平南宗威胁,南极宗敢这样对待海家的话,海家就算不敌南极宗,也会和南极宗拼一把的,可惜,现在这样,海家实在没有勇气再拼斗其它势力了。”有修士道。

    “海家也是不可奈何啊,谁叫平南宗看上了他们,别说海家,就算其它势力,要是被平南宗盯上了的话,也好不到哪里去。”有人道。

    “.....,.....”

    “哎!....”看着南极宗的一众修士继续上楼,海贵只能叹息一声,就无可奈何的盯着南极宗的一众人继续上楼,他没能力阻止,也不敢阻止了,他可不想因为他的阻止,给海家带来灭顶之灾。

    现在的海家,也许不敌平南宗,但是,在海贵心里,至少现在的海家,单独面对平南宗的话,不至于灭族,如果再加上其他势力,就不好说了。

    无可奈何,实力太差,只能无可奈何,如果实力强大的话,谁敢不把海家放在眼里,谁敢在海湾客栈乱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