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宗无视海家,继续上楼,海贵被南极宗威胁,只能站在原地,沉默以对,哑口无言,任由南极宗的修士,在南宫策的带领下,继续上楼。

    “哎!....”海贵看到南宫策带人继续上楼,他也没有办法,只能叹息,希望钱宝商行的人能够从南宫策手中顺利逃走。

    在海贵叹息中,南宫策就已经带人走到了顶楼,来到了顶楼,刘一他们的房门前。

    “钱宝商行的人听着,限你们三分钟之内,自动道歉投降,我们可以给你们一条生路,否则,我们不介意灭了你们。”南宫策的声音突然响遍海湾客栈,甚至,向着海湾客栈外围扩散。

    这一声,是南宫策饱含神识,灌注法力的一声,穿透里强,传播距离广,距离海湾客栈遥远的地方,都能够听到这一声。

    显然,南极宗修士被扔出海湾客栈,让南极宗脸面大失,南宫策想通过这种方式,来消除他们的耻辱,维护他们的脸面。

    这一声,覆盖的范围很大,听到的修士很多,南宫策想象,很快,整个南城都会记住这一声,整个南城都知道,他们南极宗是如何打击曾经侮辱过他们的钱宝商行。

    当然了,这一声能够让南极宗挽回脸面的前提就是刘一等人真的给他们道歉,或者向他们服软,但是,刘一会向他们道歉或者服软吗?

    这个答案,整个海湾修正坊市的修士都想知道,其实,整个海湾修真坊市的修士都猜到了答案,想要知道,只有手底下见功夫,赢了钱宝商行,才能让钱宝商行服软。

    “各位南极宗的道友,你们听着,上次念在他们是初犯的份上,我们只是把他们给扔出去了,没有伤害他们,如果你们不吸取教训,这次还要乱来的话,我们可就不会手下留手了。”刘一道。

    现在,大多是势力的修士都盯着这里,南城所有势力都有探子在客栈里面或者在这海湾客栈附近,他们对于这里发生的事情,都极为关注,在这种情况下,刘一怎么可能示弱,如果刘一示弱了,就表示钱宝商行不怎么样,一旦大家知道钱宝商行不怎么样,那么,别说其他势力,就算平南宗也许就会第一个灭了钱宝商行。

    至于钱宝商行现在的实力如何?只有刘一才清楚,其实,现在的钱宝商行,实力比之一般的一流势力也强不了多少,与顶级势力的差距就更大,当然了,这些都只是钱宝商行的核心修士才知道,对于其他的一般修士或者外界的修士,是不知道的。

    在外界修士看来,钱宝商行的实力,至少也不逊色各大顶级势力,甚至比顶级势力的实力更加强大。是不可招惹的修士,当然了,这也是刘一想要看到的结果。

    刘一就是希望外界惧怕钱宝商行,这样的话,刘一他们就有时间来努力提升实力,提升修为,从而把整个钱宝商行的实力提升上去。

    因此,对于现在的刘一来说,面对任何势力,都不能表现出惧怕,而应该表现出强势,只有用足够强悍的态度,表达出钱宝商行的不凡,才会让人惧怕钱宝商行,让人不敢轻易得罪钱宝商行。

    有句话说,有实力装逼叫做牛逼,没实力装逼叫做傻逼,可是,对于现在的刘一来说,他需要的是没有实力装逼,需要装逼来吓唬其他势力,因此,刘一现在的没实力装逼也不是傻逼,而是真的牛逼。

    “不会吧,钱宝商行这么厉害,竟然敢如此对待南极宗,难道他们真的想要和南极宗开战不成?”关注这事的修士,听到刘一的回答,也是惊出一身冷汗,这刘门主太厉害了,这钱宝商行太强势了。

    “开战,人家钱宝商行有实力,人家不惧怕南城的任何势力,就算开战又如何,他们好像从来就不惧开战。”

    “是啊,从钱宝商行出现到现在,钱宝商行就一直强势无比,从来没有服软过,面对任何势力,他们都是一个态度,那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是啊,南极宗也活该倒霉,惹谁不好,偏偏惹钱宝商行,这次看他们如何收场,弄不好,这次更加丢脸。”

    “没办法,谁叫他们是南极宗,是南城第一势力,因此,惹事也不考虑对象,以为任何一个势力,他们都惹的起,殊不知,钱宝商行就是个特例。”

    “打吧,最好打起来,这样大家才能了解钱宝商行的具体实力。”

    “就是啊,现在大家只说钱宝商行很强大,但是,他们具体有多强大,却没人知道,真希望他们打起了,希望南极宗能够试探出钱宝商行的水究竟有多深?”

    对于刘一的强势,大家都议论纷纷,可是,却把南宫策气的半死。

    “把我们扔出去,只怕你们没那个实力吧,本来,还准备只要你们主动道歉投降,我就留你们一命,如今看来,没有必要了,不管你们是否投降,我们都要你们的狗命。”南宫策大怒道。

    “哈哈,笑话,要我们的命,就凭你们这些废物,想要我们的小命,还是差远了。”刘一笑道,接着,刘一又道:“看来我上次给你们的教训还是不够深刻,既然如此,这次我就不客气了,这次,你们谁先上来,我无所谓,不过,对于上来的修士,我不再是扔出去这么简单了,你们给我听着,如果还有人冲上来的话,我不介意直接灭掉。”

    “哈哈,灭到我们的人,就怕你们没那个本事,你以为你们这几十人是我们的对手?你也不看看我们南极宗来了多少人,一千修士,就是一人吐一口水,也能把你们这几十人给淹死。”这时,南宫熊也忍不住跳出来开口道。

    刘一这次来的西区,根本就没带多少了,第一门,只有刘一和万事通,其他人都没来,而像李家,霸天门等势力,也就是势力之主,再加上一两个厉害的长老,因此,总共人数,才二十多个,相比一千修士,相差太多了,别说南极宗队伍里面还有很多结丹期巅峰修士,就算全部都是筑基期巅峰修士,在其他人看来,也能足够对付刘一他们这几十个人了。

    “钱宝商行这次太托大了,他们才几十个修士,就想抗衡南极宗上千修士,太天真了。”有人道。

    “是啊,他们才几十人,就想要对付南极宗上千人,简直是找死的行为。”有人道。

    “看着吧,看看钱宝商行如何应付南极宗的上千人。”有人道。

    “呵呵,这次南极宗要是没有拿下钱宝商行的几十人的话,那将会成为南极宗永远的耻辱。”有人道。

    “可是,钱宝商行这么镇定,也不像没有把握的样子,既然钱宝商行有把握对付南极宗,肯定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后手,我看这次南极宗要倒霉了。”有修士道。

    “是啊,我也觉得钱宝商行还有后手,只是不知道他们安置的后手是什么?”有人道。

    “看着就知道了,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双方都不可能让步了。”有人道。

    也是,现在双方都对上了,尤其是南宫策的大吼,让这附近的修士,都在关注此事,这时,如果要退缩的话,那么,也就太丢脸面了,这丢的不是个人的脸面,而是势力的脸面,不管是南极宗,还是钱宝商行都丢不起,他们战斗一番,就算输了,丢了脸面,也比现在退缩好多了。

    “上次能够把你丢出去,这次就可以灭了你们,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刘一道。

    想到这上次刘一把南宫熊等人丢出去的情形,大家也不得不感慨,钱宝商行太彪悍了,上次,南宫熊可是带了不少结丹期巅峰修士找刘一麻烦,没想到,全部都在没有反抗的情况下,被刘一他们给丢出去了。

    这件事,现在想想,都觉得不可能,要不是大家都看着,是亲眼所见的话,一般很难让人相信,这是真的。

    “哼,上次,上次我们不过是大意罢了,如果不是大意,你以为你们能够把我们怎么样?”南宫熊道。

    提起上次,南宫熊就愤怒,就这样,被人扔出了海湾客栈,这简直是耻辱,是南宫熊一生的耻辱,更是南极宗的耻辱。

    同样是结丹期巅峰修为,却被钱宝商行的修士给直接扔出去了,比被钱宝商行的人击败,更加让人难以接受。

    “呵呵,无所谓了,我还是那句话,你们要是敢闯上顶楼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刘一道。

    刘一他们人手少,想要刘一他们出击,击杀围困海湾客栈的所有南极宗修士,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此,对于刘一来说,只要守住顶楼,不让南极宗的人进入顶楼就行了,至于下面几层楼,南极宗修士爱在下面呆着,就让他们在下面呆着,刘一可没时间管他们。

    “叔叔,怎么办?我们真的冲上去吗?”南宫熊问道。

    “冲,冲上去,否则,我们南极宗的脸都丢尽了。”南宫策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