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南宫策来说,现在也是很矛盾,刘一他们在客栈顶楼,他们想要对付刘一他们,就必须从楼梯上去,可是,顶楼入口处,有着一个修士镇守在那里,看情形,是不好闯。

    其实,攻击刘一他们最好的方法是在远处,大家发动大招,一起攻向楼顶,这样的话,一千人同时攻击,刘一他们几十个人,算是插翅难逃,可是,这是客栈,客栈里面住着南城各个势力的修士,他们南极宗要是真的用大招攻击楼顶的话,势必殃及其他修士,这样的话,就等于他们南极宗攻击南城所有势力,南极宗虽然强大,可是,没有强大到可以和南城所有势力为敌的地步,因此,明知这个的攻击效果最好,他们却也不能这样攻击。

    最终,南宫策发现,只有从楼梯上楼,从楼梯攻上楼顶,拿下刘一他们,这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冲,你们几个,给我冲上去。”南宫策指着几个修士道。

    “是,长老。”

    “你们几个,跟在他们后面,准备支援他们。”南宫策又选了几人道。

    “是,长老。”

    那几人领命之后,就冲了上去。

    “杀,冲!”

    “杀,冲!”

    “杀。冲!”

    一道道喊杀之声,一个个修士一边冲,一边喊杀。也许只有这样才能把自己的气势提升到极致,把自己的状态调高到最佳。

    冲在最前边的修士,发动自己最强法术,朝着守住门口的蛮老怪攻击而去。

    只见几道法术突然朝着蛮老怪攻击而去,一个修士施展出法术之后,形成一个狮子,狮子张开嘴,就朝着蛮老怪咬去,好凶残。

    一个修士施展出法术之后,形成一条丝带。丝带玩玩斜斜,缠绕蛮老怪而去。

    一个修士施展出法术之后,在空气中形成一把巨剑,照着蛮老怪就是一剑砍了下去。

    看到这么多攻击法术朝着蛮老怪攻击而来,蛮老怪是如何的感受大家不知,但是,光是这一道道攻击,就让关注这里的修士心寒,这么多攻击攻向一个人,别说威力有多大,只是这么多攻击,就让人应接不暇。

    蛮老怪看着这么多攻击朝着自己攻击而来,却并没有惊慌,而是不慌不忙的抬起右手,接着握拳,轰的一声,一拳砸出,在蛮老怪前方,形成一个巨大的拳头,拳头不断的吸收外界的灵力,汇集在拳头表面,让得拳头越来越大,当拳头大到一定程度后,蛮老怪不慌不忙的轰出去。

    此时,拳头的大小,刚好和楼梯大小差不多,一个巨大的拳头,由灵力汇集而成的拳头,刚好挡住了楼梯,挡住了南极宗修士的去路。

    轰!轰!轰!

    紧接着,南极宗修士的一道道攻击,就落在了拳头之上,一道道攻击,攻击着巨大的拳头,在一道道攻击下,拳头也开始裂开,接着,消失。

    “哦也!哦也!~~”

    看着拳头消失,南极宗的修士发出一阵阵欢呼之声,毕竟,楼梯是他们上楼顶的唯一路径,被拳头堵住,他们就没法上楼,如今,拳头被他们轰碎,拳头消失了,他们可以上楼顶了,他们自然高兴。

    “加油!加油!加油!”

    当然了,后面没有上场的南极宗修士,就更加激动,大声喊着“加油”。

    没办法,南极宗的修士虽然数量惊人,奈何楼梯能够容纳的修士有限,他们只能派出有限的人手去攻击楼顶,而其他修士,除了观看之外,也没了用武之地。

    既然不能参战,那么,就只有替自己的师兄弟喊加油助威了。

    “哼,钱宝商行的修士也不过如此,这样的修士,我看你们几十个人如何挡住我们上千人。”有南极宗的修士不屑道。

    “就是啊,实力这么菜,人数这么少,还想挡住我们,简直是痴人说梦话,异想天开。”有南极宗的修士道。

    然而,他们的笑容没有持续多久,就被震惊取代了。

    “这,这不可能....”一道道惊呼声响起。

    原来,在南极宗修士轰碎蛮老怪砸出的拳头之后,他们突然发现,在这个拳头后面,还有一个同样大小的拳头正在慢慢浮现,而且朝着楼梯下面砸去。

    却是蛮老怪右拳砸出之后,又抬起左手,并且握拳,而后,出拳,在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拳头,吸收着空气中的灵气,汇集在拳头之上,在右拳刚刚被轰碎的瞬间,蛮老怪就把左拳给砸出去了。

    因此,南极宗的修士还没高兴几秒钟,就发现了徐徐而来的拳头,又一个拳头堵住了楼梯,让他们没法上去。

    “哼,又一个拳头,那又如何,轰碎就是了。”南宫策道。

    其实,不用南宫策说,那些修士也是开始攻击另一个拳头了,轰轰轰,不停的轰击,这个拳头也很快就四分五裂,被轰碎,消失了。

    不过,这次南极宗的修士没有欢呼了,因为他们发现,在他们轰碎这个拳头之时,楼梯口上,又出现了一个拳头,而去,这个拳头也和刚才一样,徐徐落下,又是刚好挡住了楼梯,在楼梯上徐徐落下。

    “轰,给我狠狠的轰,轰累了就换人轰,我就不信他们有那么多的灵力来凝聚灵力拳头。”南宫策道。

    南宫策想的不错,他有一千修士,刘一才几十个,虽然拳头暂时挡住了南宫策他们的去路,让他们上不来,但是,这一个个拳头,需要消耗灵力的,当灵力消耗了,就没法凝聚灵力拳头了,其实,南极宗修士的攻击,更加消耗灵力,奈何他们人数众多,这个灵力消耗了,可以换那个,而刚刚消耗完灵力的修士,可以在一旁打坐修士,恢复灵力,这样一来,南极宗一方,就相当于有源源不断的攻击,攻击着刘一一方的拳头。

    轰!轰!轰!

    轰!轰!轰!

    轰!轰!轰!

    南极宗的修士的修士轰碎了一个又一个的拳头,而蛮老怪则砸出一个又一个的拳头,这样周而复始,南极宗的修士换了一批又一批,而蛮老怪还是蛮老怪,还是没有换。

    就只这样,一攻击就是一天,一天不停的攻击,虽然,蛮老怪看起来每挥出一拳,消耗的灵力都没有多少,但是,一整天下来,也让蛮老怪有些吃不消。

    “门主,这些疯子疯了,都轰击了一整天了,也不知道停,再这样下去,我可吃不消。”蛮老怪道。

    “哈哈,没事,你先坚持,如果坚持不住了,就换我来,反正我们不急,该着急的是南宫策他们,各个势力的修士都在看着,这么久了,还没有拿下我们,丢脸也是丢他们的脸,不会丢我们钱宝商行的脸,而且,他们也不可能一直攻击下去。”刘一道。

    也是,海湾修真坊市聚集着南城大部分势力的修士,虽然,很多势力来的修士不是很多,只是一两个或者十来个,但是,也有一些是和南极宗一样,带来了大量的修士,只不过,那些势力的修士,来的要比南极宗晚一点。

    等那些势力来了之后,南极宗就不敢攻击刘一他们了,毕竟,攻击刘一他们,南极宗虽然大家轮换,看起来没什么消耗,但是,这么久没有攻下楼顶,也使得他们的精神状态没有那么好,更何况,南城各个势力之间,都是相互防备,如果他们继续攻击刘一,那么,很容易给别的势力有机可乘。

    “好,门主这么说,我就继续坚持下去,就相对于修炼好了。”蛮老怪道。

    接着,蛮老怪又是以固有的频率,一个又一个的拳头砸出。

    “长老,我们不能这样下去了,这样下去,我们没有消死他们,倒把我们自己给耗死了。”有南极宗的修士,对南宫策道。

    “混蛋,你们这么多人,耗不死他们几十人?”南宫策大怒道。

    到了现在,南宫策也是进退两难了,想要耗死刘一等人,可是,照现在的情形来看,耗死刘一等人的可能性不大,如此一来,很有可能是平手收场。

    如果耗时太久,却是平手收场,那么,南宫策的脸面可谓丢尽了,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自己一方消耗太多,不在状态的话,容易出意外,万一再出意外,那么,他就没法回去交代了。

    可是,如果不继续耗下去,现在收手的话,那么,就相当于他们南极宗认输,这比平手还丢脸,一千人向几十人低头认输,那么,以后他还怎么在南城混,更重要的是,以后大家看南极宗都会用异样的眼光来看待他们。

    “长老,怎么办,按道理他们是不可能坚持这么久的,可是,他们居然坚持了这么久,这一定有古怪,我怕我们坚持下去,正好中了他们的圈套。”

    “圈套,这么多人拿不下几十个人,还有脸说中了人家的圈套,攻击,你们再给我狠狠的攻击半天。半天之后,如果还拿不下,我们就撤。”南宫策道。

    虽然南宫策说再攻击半天,但是,这半天是否有效果,南宫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