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南极宗的攻击,蛮老怪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一人守住楼梯口,让南极宗一千修士束手无策。

    虽然南极宗已经攻击力一天,但是,他们的攻击效果一点都不理想,其实,他们的攻击强度也不是很厉害,至少给其他人的感受是这样,其他人至是感觉南极宗就像傻子一样不停的攻击楼梯上的拳头,可是,他们攻击拳头,也好像没有用全力,总之,他们施展出来的法术的威力,没有到达大家预料的那么大。

    也是,他们一千人,可是真正动手时,动手的人数才那么几个,其他人都在旁边看热闹,因此,就算他们几个人攻击的在热烈,可是,大家一想到一千人才发出那么一点的威力,也就觉得不怎么样了。

    在大家想像中,一千人的攻击可谓铺天盖地,轰轰烈烈,可是,到了南极宗这里,一千人,只能发挥出几个人的威力,实在让人难以想象。

    “不会吧,一天了,南极宗花费了一天时间,居然连钱宝商行几个人都没拿下,太丢人了。”有人道。

    “是啊,一千人攻击几十人,本来还以为是一边倒,分分秒秒的事情,没想到这次却出现了变故。”有人道。

    “呵呵,活该南极宗倒霉,惹谁不好,非要惹钱宝商行。”有人道。

    当然了,也有人客观的评价了南极宗。

    “这南极宗也真够憋屈的,上千人来攻击钱宝商行,没想到,只有几个人能够派上用场,其他人都派不上用场。”有人道。

    “是啊,空有上千人,其实能够发挥作用的,也就只有几个人,几个人想要攻下顶楼,攻下上面的几十人,简直就是做梦。”有人道。

    “是啊,如果这样攻击,根本就不可能攻下楼顶,如果是我的话,我是不会选择这个时候攻击钱宝商行,就算要攻击,也得连带客栈一起攻击,从外面集中火力,狠狠的攻击客栈,而非像现在,做这些无用功。”有人道。

    “呵呵,谁叫钱宝商行把南极宗的少宗主给扔出钱宝商行,如果不是少宗主被人扔出钱宝商行,我想他们也不会如此。”有人道。

    “是啊,因愤怒而失去理智,这是他们自己导致的,是他们该有的下场,我们也不必讨论,我就是想知道,南极宗究竟会坚持多久才撤退。”有人道。

    “撤退?如果这么快撤出,那么,他们就是认输了,一千人对付几十人,居然还撤退认输,你认为你做的到吗?”有人道。

    “可是,不认输的话,就更加倒霉,反正也拿不下对方了,撤退的越晚,就越加丢脸,为啥不早点撤退?”有人道。

    大家意见不一,不过,大家都明白了,这次南极宗丢脸是注定的,已经一天了,没有人会认为南极宗能够找回面子。

    “门主,我觉得我们不能这样被动挨打,我们应该主动出手才对。”这时,俏书生开口道。

    “主动出手?他们可是有一千人在外面,我们主动出手的话,别说我们只有几十人,就算我们有几百人,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蛮老怪开口反驳道。

    “是啊,我们主动出手,肯定会被分分秒秒给灭了的。”罗霸天也开口道。

    现在情形来看,只要他们这样守住,就立于不败之地,何必再节外生枝,主动出手,给自己找不自在呢?

    “主动出手?恩,我也觉得我们不应该只被动挨打,不主动出手,这不是我们钱宝商行的风格,这样吧,我们也被他们打了这么久,是该还给他们的时候了。”刘一道。

    对于其他人来说,刘一他们几十人挡住了南极宗上千人,已经很了不起了,可是,在刘一看来,他们这样被动挨打,那是很丢脸的事情,哪怕他们能够立于不败之地,也是一件丢人的事情。

    “可是,如果不是他们不敢毁了客栈,没有全面朝着客栈攻击,否则,我们还不被他们给轰击成尘埃啊。”蛮老怪道。

    “如果我们出去的话,我们肯定被他们分分秒秒灭了,可是,我只是说我们反击,又不是说我们要出去反击。”刘一道。

    “不出去,如何反击啊?”蛮老怪问道。

    南极宗的修士,只能从楼梯进入顶楼,那么,刘一他们出去,也只能从楼梯出去,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因此,刘一他们想要攻击南极宗的修士,也必须从楼梯处攻击,可是,楼梯处,有着南极宗的修士,时时刻刻的攻击,一直攻击不停,刘一他们根本不可能从楼梯攻击南极宗修士。

    “这个我知道啊,蛮老怪用拳头挡住了楼梯,既挡住了南极宗攻击我们,也挡住了我们攻击南极宗,可是,我们未必要从楼梯处攻击南极宗啊。”刘一道。

    “那我们从哪里攻击南极宗呢?”蛮老怪问道。

    “哈哈,蛮老怪,你说他们为什么非要从楼梯上来,而不直接飞上来呢?”俏书生道。

    “这还用问,这顶楼周围都有阵法,除非他们想要攻击整个客栈,攻破这个阵法,否则,除了楼梯外,他们根本就进不来。”蛮老怪道。

    “是啊,这个阵法,是与整个客栈结合在一起的,阵法破了,客栈也就毁了,这才是南极宗不敢随意攻击顶楼的原因,否则,凭着他们一千的一起攻击,我们在就被轰击成灰尘了。”俏书生道。

    “既然知道,你还这样说,你是消遣我不是?”蛮老怪道。

    “不是消遣你,这个阵法,也许能够挡住你们,但是,我敲好懂得一些阵法知识,这段时间,我一直在研究阵法,发现,其实这个阵法,不用破阵,也能从其他地方出去的,可惜了,只能我自己出去,不能带你们出去,否则,大家一起攻击的话,就有南极宗好受的了。”俏书生道。

    “恩,俏书生说的没错,你们在这里陪着蛮老怪,如果蛮老怪累了,就你们顶替,我和俏书生就主动攻击,攻击敌人,看看他们是否可以抵挡我们的攻击。”刘一道。

    “什么?门主,你也可以出去?”俏书生吃惊的道。

    “呵呵,说起阵法,说真的,不是我吹牛,是真的,你的阵法水平还比不过我,你说你都能够出去,我不能出去么?”刘一道。

    “太好了,这样的话,我们两个就去攻击他们,而让他们也尝尝被我们攻击的滋味。”俏书生道。

    “好了,那我们就准备吧,对了,俏书生,等下攻击时,专门攻击他们的筑基期巅峰修士和结丹期初期修士,对于结丹期中期以上的修士,就不要管他们了,而且尽量做到一击毙命。”刘一道。

    “是,门主,我保证严格遵照门主的命令,专门攻击他们的筑基期和结丹期初期的修士。”俏书生道。

    南极宗毕竟是大宗,不是一般宗门势力可以比拟的,他们的结丹期中期和结丹期巅峰修士,一般都有他人不知道的特殊手段,攻击他们,想要一击毙命,几乎不可能,而且,不仅做不到一击毙命,更大的可能是出手之后,被他们给缠住,如果被缠住的话,也许就凶多吉少了。

    “恩,我们也不一定要击杀他们多少修士,我们只要让他们慌乱,让他们害怕,让他们不再攻击我们,对于我们来说,就已经是胜利了。”刘一道。

    “好了,门主,就这样决定,我出去动手了。”俏书生道。

    “恩,我们就现在动手吧。”刘一道。

    于是,刘一和俏书生就在大家不注意之时,悄然溜出阵法,而后,对着南极宗的一众筑基期修士,就是狠狠的发出几个大招,发出几个大招之后,刘一他们有缩回阵法的中,回到了顶楼。

    “轰轰,轰轰....”南极宗的筑基期修士群中,突然响起了几声巨响,接着,大家向着响声处望去,发现,筑基期修士群中,出现了几个真空地带,他们都是修士,随机便明白,这是有人偷袭了南极宗的筑基期修士群。

    “谁,谁敢偷袭我们南极宗,嫌命长了是不是。”南宫策大怒道。

    显然,南宫策也没有想到,有人会趁他们攻击钱宝商行时,偷偷的潜入他们筑基期弟子中,偷袭他们的筑基期弟子。

    “好过瘾,居然一次就攻击了几十人,这样的话,我们杀上几十次,拿下筑基期修士,就全部都会被我们杀光的。”俏书生会到顶楼后开口道。

    “好了,你也别得意,这次是他们大意了,才让我们一次击杀那么多,下场的话,就没那么幸运了。”刘一道。

    “知道,就算下场没有那么幸运,但是,偷袭的话,我想一次攻击两三个筑基期修士,还是没有问题的。”俏书生道。

    “好了,总之,小心点,我再次去偷袭他们。”刘一道。

    “好,门主,我也和你一起去,这次我们一起攻击,如何?”俏书生道。

    “好的,走吧,我们一起攻击同一个地方,威力也更大。”刘一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