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账,怎么回事,究竟是谁攻击了你们?”南宫策看着筑基期修士群中的两个巨坑,怒火冲天的问道。

    自己在那边攻击顶楼的钱宝商行的修士,没想到有人偷袭了自己带来的筑基期修士群,更可气的是,被人偷袭了,还不知道是谁偷袭的,这偷袭之人太狡猾了,除了留下两个巨坑和几十具尸体之外,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线索。

    “长老,我们也不知道,好像是突然出现了两道惊人的攻击,让大家来不及抵抗,就留下了两个巨坑和这几十具尸体,至于偷袭之人,我们根本就没有看到。”

    “哼,一群废物,被他攻击了,居然没有看到攻击之人,太废物了,好了,废话少说,你们祭出阵法,十人一组,做好防御工作,希望下次他们来攻击之时,你们不是毫无准备,毫无反抗之力。”南宫策道。

    “是长老,下次再有人来偷袭我们,我们一定缠住偷袭之人。”

    于是,他们这些筑基期巅峰修士,一人一组,一个个站成奇怪的方位,现场一个个奇怪的图案,组成一个个阵法,这是战争之阵。

    就这样,南宫策看到大家站位正确之后,就继续组织人手,继续攻击楼顶的修士,而不管其他的事,南宫策看出来了,那两个巨坑虽然很大,但是,也只是结丹期巅峰修士全力一击的威力造成的效果,如果只是结丹期巅峰修士全力一击,南宫策相信,凭借他们的战争之阵,不说完全抵挡住,但是,至少不会被人一击毙命,只要不一击毙命,那么,被攻击之人,就可以知道是谁攻击了他们,甚至还可以缠住攻击之人,不让攻击之人逃走。

    “门主,你看,他们现在没有像刚才一样聚集在一起,而是十人十人聚集在一起,我们怎么办?攻击吗?”刘一和俏书生这次准备一起攻击,可是,到了阵法边缘,探出头来后,发现南极宗的筑基期修士不是全部聚集在一起,而是十人十人聚集在一起,形成一堆一堆。

    “是啊,你看,他们十人站立的位子也好奇怪,根本就不像一般的队列啊。”刘一道。

    “恩,门主说的对,他们这样看是没什么规律,杂乱无章的站着,可是,门主,你看,他们每十人,每十人站立的位子都是一样奇怪,虽然十人之间,好像杂乱无章,毫无次序,可是,这十人和那十人组成的图案是一样的,你看,那边十人组成的图案也是一样的。”俏书生听了刘一的话后,认真的看了看之后,开口道。

    “恩,我们猜错的话,他们是十人奇怪的站在一起,刚好组成一个战争之阵。”刘一道。

    “战争之阵?”俏书生疑惑的道。

    战争之阵,只有在战争中才能用到,平时用不到,因此,平时,也见不到这种战争之阵,对于势力修士来说,他们或许可以从藏书阁中了解到战争之阵,但是,对于俏书生这种散修来说,只要没有经历战争,那么,就算他消息再灵通,也不会知道战争之阵的。

    “对,战争之阵,是一群修士,按照一定的方位站立,组成一定的阵法,施展法术之时,结成特点的法印,而后按照特点的方式,形成的一个阵法,最终形成一道新的法术,可以是攻击法术,也可以是防御法术,而且,产生的效果,远远大于壹加壹等于二的效果。也就是说他们十人在一起,如果攻击的话,威力远远大于十人一起攻击的总和,防御也是如此。”刘一道。

    “这样啊,那就是说,他们十个筑基期巅峰修士,组成战争之阵防御的话,可以防御结丹期巅峰修士全力一击?”俏书生道。

    “恩,如果是一个结丹期巅峰修士全力一击的话,我想最多只能够把他们击伤,想要一击就把他们十人击毙,几乎不可能,否则,南宫策也不会在他们组成战争之阵后,就从容离开。”刘一道。

    “那我们怎么办?”俏书生问道。

    “怎么办?当然是攻击了,我们一起攻击,虽然单独攻击,他们能够抵挡的了,但是,我们两人一起攻击的话,他们未必能够挡住,如果他们还能挡住的话,我们就立刻撤离,记住,绝对不能被他们缠住,否则,我们就会很危险。”刘一道。

    “好,那我们就准备出手吧。”俏书生道。

    “恩,准备,一二三,出手!”刘一低声道。

    于是,刘一两人瞬间出现在一个十人组的南极宗修士面前,同时,瞬间出手,两道厉害的攻击,瞬间结合在一起,攻向刘一两人面前的十人组。

    “危险,布阵。”在刘一他们刚刚发出法术之时,那十人也感觉到了,于是,就大惊的布阵阵法。

    瞬间,在十人面前,出现一个巨大的盾牌,盾牌把十人挡在后面,接着,就看到刘一两人合二为一的攻击,攻向了巨大的盾牌。

    轰的一声巨响,刘一两人的攻击,攻击盾牌之上,发出了剧烈的响声。

    “走。”刘一低声道,同时,迅速闪会到了阵法之中。

    刘一快,俏书生也不慢,几乎和刘一同时躲进了阵法当中。

    当然了,刘一两人闪人的同时,也在关注他们攻击的效果。

    只见刘一两人合二为一的攻击,攻击在南极宗十人组成的防御盾牌之上,轰轰的响个不停,接着,不断出现裂痕,裂痕越来越多,最终,盾牌四散而开,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刘一两人合二为一的攻击,威力也小了很多,不过,还是继续向前攻击,瞬间,就把十人给淹没了。

    轰轰之响一阵后,攻击消散了,而地上也留下了一个巨坑,那十人躺在巨坑之中。

    “怎么样?他们死了没有?”俏书生低声问道。

    “不知道,不过,就算没死,也是失去了战斗力,也算值得了。”刘一道。

    就在刘一说话间,南宫策等结丹期巅峰修士,迅速飞来,飞入巨坑中,来到十人面前,检查十人的状况。

    “怎么样?”南宫策问道。

    当然了,检查这些修士,不需要南宫策亲自动手,有他身边的结丹期巅峰修士检查足矣。

    “还活着,不过,个个重伤,个个昏迷,还好,小命是保住了。”

    “保住小命?这么说来,我们还得分人照顾他们?”南宫策道。

    “恩,这也比毙命好。”

    “哼,他们没有被废吧?”南宫策问道,如果他们被废的话,南宫策可没心思分人照顾他们,还不如就当他们死了算了。

    “恩,他们虽然受伤颇重,但是,只要认真治疗,还是可以恢复实力的。”

    “那就带上他们吧,同时,让其他人小心一些,可别像他们一样,被敌人一招解决。”南宫策道。

    没办法,南宫策他们赶来,连攻击者的踪影都没看到,不知道是谁攻击了他们,他们这些结丹期巅峰的修士都没看到攻击者的踪影,其他人就更加不知道了,至于被攻击的几人或许知道,可惜他们已经重伤昏迷,也没法回答南宫策。

    “看来他们真的没死,不过,也是个个重伤昏迷。”俏书生看到南宫策等人带走那些修士,就知道那些修士没有死亡,只是昏迷,于是就开口道。

    “无所谓,死和昏迷,对于我们来说,都一样,我们要的只是让他们混乱,最后逼迫他们撤退,仅此而已,没必要把他们杀完。”刘一道。

    “也是,如果真的把他们杀完,到时候南极宗宗主一怒,要和我们拼个你死我活,那就划不来。”俏书生道。

    “恩,我也是这么想的,让他们忌惮就行,没有必要让他们记仇。”刘一道。

    “那我们继续吗?”俏书生问道。

    “继续,当然继续了,如果不继续,他们怎么可能撤退呢?”刘一道。

    轰轰!轰轰!轰轰!

    之后,刘一两人一次次出手,每次都是在南宫策离开之后,就出手,每次出手,都是让南极宗的十人重伤昏迷,虽然,没有了人员死亡,但是,伤员却是越来越多。

    不一会儿,伤员就上百人了,照这个情形下去,整个几百人的筑基期修士,也许要不了多久,就的个个重伤昏迷,这样的话,只是照顾这些伤员,就够南宫策他们忙的了,哪里还有时间做其他的事情。

    南极宗的一众修士,尤其是筑基期修士个个心里都很惊慌。

    “长老,得想个办法遏制这种情况,否则,我们照顾伤员的人手都不够,哪里有多余的人手办其他的事情,到时候,没法向宗主交代啊。”

    “你说的我都知道,可是,我这不没法遏制这种情况,别说遏制,就连出手的修士是谁,我们都不知道。”南宫策道。

    “出手这么多次,可是,我们没有一次看到了出手之人的身影,这出手之人太狡诈了。”

    “是啊,每次我们守在那里,盯着那些筑基期修士,就没人出手,可是,一转身,就有人出手了,这出手太迅速,我们根本没法看到是谁出手的,而且也没法找出出手之人的藏身之处。”南宫策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