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家的防御阵法被破了,却也消耗平南宗修士不少法力,毕竟,平南宗攻击了很久,才击毁海家的防御阵法。

    这样高强度的攻击,不管是法力消耗还是灵力消耗,都是个惊人的数据。

    “小心!注意防御!”就在海家防御阵法刚刚被破,平南宗修士脸上露出笑容之时,突然发现,有铺天盖地的攻击朝着平南宗修士飞奔而来。

    这些攻击,有大量的巨大的妖兽攻击,这些都是灵气组成的妖兽,没有血肉,没有灵智,只有本能攻击。

    这些攻击,也有大量的巨剑,巨刀等武器攻击,这些都是灵气组成的各种武器,虽然没有真正的武器那么锋利,却也有着锋利武器没有的爆发性。

    这些攻击,也有大量的法术攻击,这些法术,一个个都是威力惊人的法术,诸如火球,水柱等等基础的法力攻击,却是没有的。

    面对铺天盖地的攻击,消耗不小的平南宗修士,虽然在之前,就想到,当防御阵法被攻破之后,海家肯定会采取攻击,对平南宗进行还击,但是,没想到海家的攻击,会来的这么快,这么凶猛,让人来不及做出充分的防御。

    当然了,平南宗既然敢攻击海家,自然不会是平庸之辈,没有三斤三,不敢上梁山,平南宗面对海家的反击,虽然先前破防,消耗不少法力精力等,但是,对于挡住海家的反击,平南宗还是能够迅速做出有利的防御的。

    一道道巨型盾牌出现在平南宗修士的面前,形成一层层防御,阻挡着海家修士铺天盖地的攻击。

    轰轰!轰轰!轰轰!

    海家铺天盖地的攻击,一道道的攻击在平南宗修士的防御盾牌之上,让平南宗修士组成的防御盾牌,一层层的被破。

    “门主,没想到海家这么阴险,先前,平南宗攻击海家的防御阵法,海家除了加固防御阵法的防御效果外,就一直任由平南宗攻击他们的防御阵法,可是,海家防御阵法刚刚一破,在阵法被破的瞬间,平南宗修士的心理出现了短暂的喜悦,出现了短暂的疏忽,就这么一瞬间,海家就发动了无数他们早已准备好的攻击阵法,致使平南宗突然遭到铺天盖地的攻击。”俏书生道。

    “是啊,海家很不错,能够这样想到的不少,但是,能够这样做到的却是很少。”刘一道。

    “海家不错,平南宗也很厉害,你们看,平南宗这么短时间内,就能够形成一道道巨型盾牌,挡住海家的攻击。”俏书生道。

    刘一他们一看,却是,平南宗修士,就这么短时间内,就形成了一道道巨型盾牌,更主要的是,这些盾牌都是在平南宗修士消耗不少法力之后,凝聚而成的灵力盾牌。

    轰轰!轰轰!轰轰!

    轰响之声不断,平南宗修士前方的盾牌,也是被铺天盖地攻击的摇摇欲坠,一层层的盾牌被攻破,好早平南宗也不少吃素的,这次的攻击,还是被他们挡住了,可是,平南宗修士的消耗却是更加更加惊人。

    “不错,很厉害,双方都很厉害,不仅海家反击的厉害,平南宗的防御,也是让人折服。”俏书生道。

    “海家的攻击,这些攻击,都是阵法的攻击,看来海家一直以来,都不断的在海家总部布置攻击阵法啊。”刘一道。

    这些阵法攻击,其实,都是以前布置好的攻击阵法,其实,个体攻击,并不是很厉害,但是,这海量的攻击连接在一起,那么,他的攻击威力就惊人了。由此也可以看出,海家还是一个比较谨慎的家族,他们时常在不经意间,就布置一两个攻击阵法,时间一长,海家的攻击阵法就展现出了他的威力。

    而平南宗展现出来的实力,就是更加让人吃惊,他们的配合作战能力太强了,这漫天的防御盾牌,这是需要很长时间的磨合,才能有这么默契的释放放出同一种防御手段。

    海家这一波反击,打了平南宗一个措手不及,但是,取得的结果只是和平南宗打了个平手,让人明白平南宗的厉害,也让人看到,海家的不一般,如果一般势力,那么,在防御阵法被灭之后,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击,更不要说反击之时,还打了个平手。

    “攻击!”

    平南宗来攻击海家,自然以攻击为主,因此,在防御海家这一波攻击之后,立刻转防守为攻击,对海家发动攻击。

    平南宗一发动攻击,就有着铺天盖地的各种法术攻击,配合着他们的战争之阵,对着海家横扫而去。

    这时,海家没了防御阵法,面对平南宗的这些攻击,海家何以应对呢?

    “对攻!”海家家主道。

    一道道的阵法,继续发出厉害的攻击,和平南宗对攻了起来。

    轰轰!轰轰!轰轰!

    双方的法术攻击,在半空中相互撞击,相互攻击,当然了,他们互相攻击形成的气浪,朝着外面疯狂的扩散,气流吹的四周的树木摇摆倾则。

    开始双方的攻击,在半空中撞击,互相攻击之时,双方呈现出势均力敌的状态,可是,随着时间推移,大家发现,海家的攻击,逐渐出现不支的现象。

    接着,就发现,海家的攻击,终于不敌平南宗的攻击,被平南宗的攻击给击溃。

    不过,平南宗的攻击,虽然击溃了海家的攻击,可是,他们剩下的威能也没有多少了,根本就找不成很大的危害。

    看着威能不大的剩余的攻击,海家家主随便摆摆手,就有海家修士,施展攻击法术,把他击散了。

    就这样,双方有来有往的互相攻击,平南宗不断的靠近,而后,海家修士也不断地有人加入了攻击当中,配合着阵法,和平南宗对攻了起来。

    阵法需要能量,有些阵法,攻击的次数也是有限,因此,有些阵法,在攻击了几次之后,就失去了攻击效果,这些阵法失去攻击效果,那么,为了抵挡平南宗的攻击,必须有海家修士加入攻击,这样一来,随着时间推移,海家就不断有修士,加入其中,和平南宗修士对攻了起来。

    “门主,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平南宗厉害,海家也很会算计和隐藏。”俏书生道。

    “哈哈,如果海家不会算计和隐藏,敢和平南宗叫板吗?海家和平南宗叫板,就算不敌平南宗,也一定有一些其他人都不知道的厉害的手段吧。”刘一道。

    “对了,门主,照这情形看,他们谁能胜利?”俏书生问道。

    “很难说,就不知道海家隐藏的实力如何?如果隐藏的实力强的话,平南宗会撤退,毕竟,平南宗虽然攻击海家,可是,也不希望损失太大,这也是平南宗不先找南极宗麻烦而是找海家麻烦的原因,其实,平南宗有一长老,和南极宗也是有仇恨的。”刘一道。

    “哈哈,这样啊,现在看来,平南宗选择海家,也选错了,虽然平南宗实力很强,要解决海家未必不可能,但是,那是在全力的情况下,如今,他们低估了海家的实力,来到这里的修士的实力却不是很强,因此,这次想要解决海家,有些困难了。”俏书生道。

    平南宗一般来说,要攻击一个势力,都会先估算这个势力的实力,再根据这个势力的实力,决定派出多少实力来攻击这个势力,因此,这次,平南宗派出来攻击海家的修士,也只是平南宗总体实力的一小部分,现在海家的表现,却是有些让平南宗修士有些出乎意料。

    当然了,平南宗这次来了多少弟子,这次出手的是来到这里的全部弟子,还是只是派出了一小部分,这个刘一他们都不知道,不过,刘一他们只是看热闹,这些与刘一他们关系也不大。

    “海家,很不错,所有人都小看了你们。”平南宗大长老道。

    到目前为止,海家都只是阵法攻击,结果少量的修士攻击,和平南宗修士的攻击,对攻了起来。

    这个很显然,海家的实力和战力,绝对不是现在表现出来的那一点点,肯定还隐藏了很大,可是,就是现如今表现出来的一些实力,也能跻身于一流势力巅峰了。

    “谢谢夸奖,我海家虽然不是什么强悍的家族,可也不是一个别人可也随意捏拿的家族,倒是你们,平南宗那么有名,可是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却有些让人意外。”海家家主道。

    “我们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的确不是很强,也不少我们平南宗的全部实力,但是,我们这些人,灭你们海家,还是没有问题的。”平南宗大长老道。

    “灭我们?就怕你们没这本事。”海家家主道。

    “门主,不对啊,都这么久了,怎么看戏的只有我们啊?”突然,俏书生发现,似乎看戏的人有些少,就刘一他们一行人,其他人都不知道,平南宗已经在攻击海家,还攻击了那么久。

    “我想现在消息也快传到海湾修真坊市了,到时候,大家肯定蜂拥而来。”刘一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