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海家总部,距离海湾修真坊市,并不远,对于海家总部发生的事情,一般情况下,都很容易传递到海湾修真坊市。

    这次平南宗欲要攻击海家,各个势力,为了了解具体情况,都派了人数不一的修士前来海湾修真坊市,希望能够第一时间了解到平南宗和海家的战斗情况。

    如今,更是密切关注着海家总部以及平南宗的一举一动,只要海家和平南宗有任何异动,他们都会第一时间关注。

    可惜,这段时间以来,海家总部的防御突然加强,再加上各大势力为了避免海家误会,也不敢派遣修士,靠近海家总部进行监视,而是,不定期的派遣修士,途径海家总部不远的地方,了解一番海家总部的动静。

    由于这段时间,海家总部除了防御严密外,没有任何异动,而,平南宗的修士却迟迟不见现身,甚至,平南宗总部也没有任何异状,让大家以为平南宗还没有派出修士。

    在上述两种情况下,大家对于海家总部的监视,也就越加松懈,不仅因为害怕海家误会,更是因为大家认为,在平南宗派出修士之后,再来认真监视海家总部也不迟。

    可是,他们那里知道,平南宗的修士,已经悄悄的包围了海家总部,不仅海家不知道,就连各大势力,也没有收到任何这方面的消息,也就是说平南宗的修士,就这么突兀的把海家总部给包围了,更让人可气的是,海家总部被人包围了,作为海家之人,却并不知道自己等人被敌人包围了。

    除了刘一一行人外,没有人知道,昨晚一个晚上,海家的外围,已经被平南宗给悄悄的拔除了。

    今天一大早,平南宗正式攻击海家,攻击海家的防御阵法,海家才发现,原来自己的敌人,平南宗已经拔除了他们的外围,直接攻击到了他们的内部,好在他们的内部阵法还是很不错,虽然看情况,不足以完全阻止平南宗的攻击,但是,却也延缓了平南宗的进攻步伐,更是暂时阻止了平南宗的攻势,让平南宗暂时止步于海家总部外围。

    这白天的战争刚刚打响,虽然动静也是比较大,但是,由于各个势力平常的疏忽,没有认真查探这边的情况,和平南宗的悄悄到来出乎大家的意料,让各大势力没有发现,平南宗正在攻击海家。

    随着海家的防御阵法被破,平南宗修士攻击的迫近,让海家与平南宗之间的战斗也是越来越凶狠,动静也是越来越大。

    “门主,看来海家不简单。”俏书生道。

    “恩,如果简单,就没有勇气面对平南宗了。”刘一道。

    “他们战斗到现在,动静那么大,怎么没有吸引其他修士前来一看?”俏书生问道。

    “还不是因为各个势力为了不让海家引起误会,让大家不要太靠近海家总部,以他们现在的战斗凶狠程度来看,很快,就要引起其他修士的注意了。”刘一道。

    果然,似乎为了印证刘一的话语似得,远处的天边,突然出现几道身影,这些身影本身的实力不是很强大,却有一手精妙的侦查手段。

    “恩?平南宗已经在攻击海家了,这波动似乎是平南宗与海家修士战斗的遗波,向外扩散,造成的。”有修士道。

    “是啊,你们快看,海家总部的防御阵法已经被攻破,现在海家家主带人和平南宗修士战斗,而且借用了一些攻击阵法。倒是和平南宗打了个平手。”有修士道。

    “好了,大家赶紧发送消息,把这里的消息如实禀告,就说海家已经被平南宗攻击,很快就要沦落,让大家赶紧派遣修士前来。”有人道。

    于是,一时间,各种信号弹满天飞。

    “门主,快看,那些修士发射信号弹了,我想海湾修真坊市的那些修士,看到信号后,肯定会急速前来的。”俏书生道。

    “要不,我们去截拦那些信号。”蛮老怪道。

    “不用,看热闹么,自然要人数多,看热闹才过瘾。”刘一道。

    “是啊,我们已经看了这么久的热闹了,也该让大家看看热闹了。”

    刘一他们从昨晚到今天,一直关注着平南宗修士的一举一动,把平南宗和海家的战斗,看了个一清二楚,尤其是平南宗的战斗方式和海家的实力,都出乎刘一他们的意料。

    如今,看到有人发现了这边的异状,发出信号,告诉海湾修真坊市的其他修士,刘一自然不会阻止大家,毕竟,这次大家来到海湾修真坊市,除了少数别有用心的势力之外,很多修士都是为了看热闹和了解平南宗的实力而来的。

    “快看,有情况!”突然,海湾修真坊市,有修士突然发现,海家总部放心,似乎有人放出了信号弹。

    虽然,对于各个势力,他们放出的信号弹,表达的意义不同,但是,毫无疑问,海家总部,出现意外了,这是一定的。

    “啊,那是我们南极宗的信号,啊,平南宗在攻击海家,我们快去。”南极宗的修士道。

    “真没想到平南宗在攻击海家,啊,不对啊,平南宗不是没有派出任何修士,他们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攻击海家?”南宫熊道。

    “没什么可能不可能了,听叔叔的,我们去看看就知道。”

    南极宗的修士,在被刘一他们修理了一顿之后,在海湾修真坊市,也是老实了一段时间,说是老实,其实,还是因为他们被刘一等人收拾了,觉得没脸见人,这才很少出来,整天都是呆在他们租的小客栈里面,因此,他们在这段时间,才这么老实,根本就不敢出去惹事了。

    然而,在他们看到自己势力的信号之后,突然发现,海家总部方向,信号满天飞。各个势力的信号,各个不同的信号,虽然有着不同的符号组成,形态也是各异,但是,都代表着一个意义,那就是:平南宗正在攻打海家。

    “平南宗正在攻打海家,有没有搞错?”有修士不信的道。

    的确,平南宗攻打海家之事,太突然了,大家还在等待平南宗的到来,在大家看来,平南宗想要攻打海家,必须派出海量的修士,而派出海量的修士,途径这么远,来到海家,必定会被其他修士发现,要是被其他修士发现了,那么,就一定会传出消息的,可是,这次,大家没有得到任何关于平南宗派出弟子的消息,如果平南宗连弟子都不派出,他们如何攻打海家呢?

    “是啊,不是说平南宗没有派出弟子么?”有人道。

    “谁知道啊,反正在这之前,就没有听说平南宗派出弟子的任何消息。”有修士道。

    “如果不派出弟子,他们怎么攻击海家,拿什么攻打海家。”有人道。

    “不知道啊,可是,你们也看到了满天飞的消息,这些消息的具体含义我们不懂,但是,海家总部出事了,这是一定的,因此,不管是否平南宗在攻打海家我们都值得去看一看。”有人道。

    “是啊,我一个朋友在南极宗,据他说,南极宗的南宫长老,似乎说那是平南宗在攻打海家,那信号就是代表那个意思。”有人道。

    “是啊,听说南蛮宗收到的信号也是平南宗在攻打海家。”有人道。

    “何止南蛮宗,据说这满天飞的信号,都是在表达一个意思,就是平南宗在攻击海家。”有修士道。

    “是吗?看来平南宗真的在攻打海家了,否则,不可能每个势力,传来的消息都是平南宗在攻打海家。”有修士道。

    这些修士,对于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太震惊了,其实,更加震惊的是各大势力修士,他们有宗门势力的弟子,专门盯着平南宗,只要平南宗有任何风吹草动,他们都能够接到消息,可是,这次,他们居然没有接到任何消息。

    也就是说,平南宗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悄悄地派出了海量的修士,而且,这些修士现在正在攻打海家。

    想到这些,各大势力的修士脸色都有些不自然,既然今天平南宗能够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偷偷派出修士偷袭海家,那么,以后自然也能偷偷派出修士,偷袭他们。

    “对了,钱宝商行有什么反应?”这时,有人问道。

    “恩?钱宝商行?”大家心里一惊,突然发现,他突然们似乎漏掉了一个重要的势力,那就是钱宝商行。

    “他们好像没什么动静,还是龟缩在顶楼房里。”有修士,发现现在顶楼还是没有动静,于是就开口道。

    “不对,不对,钱宝商行的修士,前些天我见他们在逛修真坊市,并没有回到海湾客栈。”又有一修士道。

    “你说什么?钱宝商行的修士没有在房间里面,而是出去逛街了?”有修士疑惑的问道。

    “是啊,有什么不对吗?”

    “不对,大大的不对,我想钱宝商行早就收到了消息,去了海家总部。”

    “快,我们快去海家总部。”

    一时间,海湾修真客栈的修士,对着海家总部蜂拥而去。(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