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海湾修真坊市的修士,他们蜂拥而来,刘一并不感到意外,在刘一看到那满天飞的信号之时,刘一就已经预料到了这种结果。

    刘一现在关心的还是平南宗和海家的这场战斗。这场战斗,除了昨晚,海家外围被平南宗悄无声息的拔除,海家今早被平南宗打了个措手不及外,其他时候,海家和平南宗,基本都是平分秋色,就算海家偶尔落入下风,却也没什么很大的损失。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海家的攻击阵法,也是越来越多的的攻击阵法不能使用了,因此,海家修士投入到战斗中的修士也是越来越多。

    当然了,战斗了这么久,海家除了损失一些阵法之外,人员倒是没什么损失,平南宗就不同了,平南宗由于有些轻视海家,准备的不够充分,在这一系列的战斗中,倒是损失了不是修士。

    好在先前他们拔除海家外围之时,没有损失任何一个修士,因此,现在的攻击当中,虽然损失了一些修士,但是,相对于以前的预料,这个伤亡的结果,还是让平南宗的人满意的。

    “杀!杀!杀!”

    平南宗的修士,看到海家修士没有阵法相助后,就奋不顾身的大吼着,向着海家弟子杀去。

    “结阵,出四方杀阵!”海家家主道。

    随着海家家主话语刚落,海家修士立马分成四部分,而每个人都加入到其中的某一份子,瞬间,就让海家修士的气势实现了不同的转换,如今的是部分,每一部分都是气势惊人,但是,每一部分的气势,却是有所不同,比如:东方气势犹如疾风骤雨,南方气势宛若凶煞降世,西方气势好比猛虎下山,北方气势就像雄鹰飞天。

    战争之阵,刘一的脑海里面突然冒出战争之阵这种词汇,让刘一感觉很奇怪,现在看不出这种气势的转变和战争之阵有何关联。

    不过,随即,刘一就看到这些修士在结着奇怪的法印,刘一一看,好像是以前见过的类似的奇怪法印,这些法印的出现,让的这些修士的气势更加惊人。

    “战争之阵。”刘一低语道,这时,刘一终于确定,海家修士要结的法印,就是组成战争之阵的基础法印,这些法印组合在一起的方式不同,就可以形成不同的效果。

    果然,就这么一瞬间,海家修士已经组成了战争之阵,开始对着四周的平南宗的战争之阵,发起了凶猛的攻击。

    只见东方,真正狂风骤雨下个不停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风与雨,而是由灵气组成的风暴以及由灵气组成的带有强烈腐蚀作用的倾盆大雨。

    又见南方,一只煞气惊人的嗜血妖兽,在各种法印的组合下,逐渐成形,清晰起来,形成了一只由灵力组成,凶悍惊人的妖兽。

    再见西方,猛虎成型,巨大猛虎,出现在眼睑,一只由灵力组成,威风凛凛的猛虎,就这样出现在那里。

    至于北方,刘一他们就在海家之北,因此,对于北方,他们感受最为清楚,最为亲切,北方,是一只由灵力组成的展翅翱翔的雄鹰,雄鹰带着高昂的气势,直冲而上,飞翔天空,俯视整个北方。

    海家不愧是海家,就这样一瞬间,就结成了四个不同的战争之阵,而且,是四个凶悍无比,且威风凛凛的战争之阵。

    海家和平南宗的修士,在这一刻,终于算的上是兵戎相见,短兵相接了。

    “杀!!!”

    “杀!!!”

    一片的喊杀之声,各个修士都不要命的攻击敌人,虽然有战争之阵开路,有战争之阵依托,但是,除了战争之阵,其他的修士,却还是各自厮杀了起来,场面十分激烈,平南宗的修士希望早点解决海家,同时,也向外界证明平南宗的实力,而海家,海家修士为了保卫家园,为了家族生存,同样没有退路,只有拼命的攻击敌人,多打倒一个敌人,也就意味着家族少了一分危险。

    平南宗的修士,由战争之阵开道,不停的推进,此外,还有大量修士辅助战争之阵,不断推进,而,海家的战争之阵,则阻止平南宗的推进,海家战争之阵,不仅阻止平南宗战争之阵的推进,还不时的击杀一下其他跟着平南宗战争之阵一起前进的平南宗修士。

    轰轰!轰轰!轰轰!

    之间海家的战争之阵和平南宗的战争之阵对了一掌之后,又朝着平南宗其他修士拍出几掌,瞬间,就灭了一片的平南宗修士,而平南宗也不甘示弱,同样朝着海家其他修士砸出几拳,让海家修士死伤一堆。

    更有其他修士,混战在一起,大家各自找对手,而后,攻击自己的对手,出手毫不吝啬,毫不留情,招招致命,招招凶狠。

    更有修士看到敌人攻击自己,也不避不闪,硬是挨了敌人一招,同时,敌人也被自己给了一招,以命换命,以命搏命,激烈异常。

    面对双方不要命的攻击,看着交战的双方人马不断的有大片的修士被击杀,饶是经历了几场战争的刘一,都有些不忍心看下去。

    刘一感觉,以前他们钱宝商行在西城的战斗,都是小打小闹而已,跟现在平南宗和海家比起来,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

    其实,战况的激烈,战况的残酷,就是得到消息,陆续赶来的其他势力的修士,看到这次情况,也忍不住脸色剧变,显然,他们虽然也是大势力出身,但是,对于如此巨大的战场,如此激烈的战况,如此残酷的局面,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此时,战场之外,已经聚集了从海湾修真坊市赶来的各个势力的修士,那些修士聚集在战场之外,看着眼前的战况,也是沉默不语,显然,战争的激烈程度,已经超出了大家的预料。

    也是,本来,大家以为这是一边倒的战斗,哪里想到海家的实力这么强悍,简直强大的没边,强如平南宗,在这战况上来看,也只是稍微比海家强一点点,根本就没有取得压倒性的实力与战果。

    说来,平南宗这次和海家的战斗,双方可以说是战了个平分秋色,这个结果,可不是双方想要的,现在双方都在想着如何消灭对方,如何在战争中取胜。

    狭路相逢勇者胜,在这个时候,谁能取得胜利,就看谁更勇猛,谁更凶悍。

    双方都不是一般的修士,也不是一般的势力,因此,这个道理双方都明白,正是因为双方都明白这个道理,因此,就算双方战斗如此激烈,伤亡如此巨大,损失如此惨重,他们还是不要命的,凶狠的拼杀下去。

    杀!!!

    杀!!!

    整片战场,喊杀之声不断,锣鼓冲天,钟响四野,凶煞的气息扑向四周,血腥之气飘向远方。

    “好激烈的战斗,好残酷的战争,这样下去,他们双方,不论谁取得了胜利,最后也会因为损失惨重而迅速衰弱。这胜利和没胜利没什么两样。”蛮老怪那个天生好战的人,都忍不住感慨道。

    “是啊,可惜,他们现在就是想要停止战斗,也是有心无力了,只能战斗下去,战胜了固然会因为损失惨重而衰弱,但是,我想如果没有胜利的话,平南宗不好说,海家,如果这次输了的话,那么,他们就将彻底消失在南城,与灭族相比,哪怕损失再惨重也是值得的。”俏书生道。

    “没错,战争就是如此残酷,这家族和普通的势力不同,普通的势力,宗门被攻破外,只要解散宗门,也许胜利的一方,不会对失败的一方的低级修士怎么样,但是,家族的话,那就不同了,家族的话,不管哪一方势力出手,都会斩草除根的,毕竟,家族弟子,一般都是靠着血脉延续的,这种血脉相连的关系,必须根除,才能永绝后患。”刘一道。

    这也是海家派人找刘一合作,是要求在他们海家胜利了之后,再合作,如果失败了,他们也没有要求刘一保住海家一部分人的原因。

    刘一可以在东家宗失败之后,强行从平南宗手中带走一部分修士,但是,刘一却不会再海家败了之后,带走海家的一部分修士,如果从海家带走一部分修士,也就意味着刘一接过了海家对于平南宗的仇恨。

    这不是刘一想要的,平南宗能够不动钱宝商行,固然因为忌惮钱宝商行的实力,更是因为他们和钱宝商行没有任何仇怨,否则,平南宗也不可能在自己身边留着一个随时准备找自己报仇的势力的存在,不管这个势力是大是小,都必须先行拔除。

    当然了,平南宗这次攻击海家,是想要消灭海家还是收服海家,其实,刘一也有一定的猜测,毕竟,平南宗有一位长老出身海家,虽然是海家弃子,但是,却也流着海家的血。

    这次战况的激烈,震撼的场面,让大家都震惊不已,观看的势力震惊,海家和平南宗也未必没有震惊,也许他们更加震惊,也许他们都没有想到,这次的战斗会如此激烈。(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