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南宗攻打海家之事,由于双方都出现了超级强者,因此,他们之间的战斗也因强者出现而结束。

    虽然,双方的战斗已经结束了,但是,因此产生的影响却没有丝毫减弱,相反,这段时间,南城的修士显得十分活跃,也显得热闹非凡。

    “听说了吗?海家居然成了南城第十一顶级势力。”有人道。

    “是啊,这次平南宗攻击海家,虽然让海家损失惨重,却也成就了海家,让大家明白,海家已经成了南城的顶级势力。”有人道。

    “是啊,真没想到,平时普普通通的海家,居然一下子就成了南城的第十一顶级势力。”有人道。

    “这下好了,南城的利益又要从新分配了。”有修士道。

    南城,大部分利益都掌握在十大顶级势力当中,其他势力,其实,名义上都是依附于这十大顶级势力,就算暗地里不服,至少明面上是服从十大顶级势力的,如今,突然冒出一个海家,突然出现第十一顶级势力,南城各个势力的利益范围,肯定要从新划分的。

    只是,现在的南城已经一片混乱,再来分配利益,将会使得南城更加混乱,毕竟,利益划分,自然少不了争斗,有争斗,就有战斗,只是这个战斗时大战斗还是小战斗,就很难说了。

    如果是平时,在和平时期,分配利益之时,或许可以通过协商来划分,但是,在这个混乱的时刻,协商未必有效了。

    海家不同于平南宗,平南宗的出现,刚好在无双门被灭之后,平南宗就出现了,因此,平南宗就直接接管无双门的利益范围,这时,南城的势力,没来得及分配无双门的利益范围,因此,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平南宗把无双门的利益范围给夺走。

    更主要的是,那段时间,黑衣蒙面人祸乱南城,搞得南城各个势力人心惶惶,没有心思吞并无双门留下的利益范围,因此,也给了平南宗有机可乘。

    如今,南城虽然混乱,但是,至少这一段时间,黑衣蒙面人没有出来祸乱南城,让大家意识到,也许,短时间内,黑衣蒙面人是不会来祸乱南城了,因此,大家都争相提升自己势力的实力。

    这也是为什么有些势力,看到平南宗攻打海家,就准备趁机捞一笔的原因,可惜,这次那些势力白白派出了大量的修士,却是无功而返,一无所获。

    更让各大顶级势力难以接受的是,海家居然成为了顶级势力,这样一来,势力范围肯定要从新划分,海家也肯定要有一份利益范围,这是只属于海家的势力范围。

    可是,整个南城,都被十大顶级势力瓜分了,想要给海家一份利益范围,其他势力,就必须吐出一些利益范围。如今要吐出一部分利益范围,让给海家,大家自然不愿意。

    可是,不愿意也没有别的办法,海家既然成为了顶级势力,那么,南城就应该有属于海家的独自的势力范围。

    根据以往的规矩,就是各个势力商量,该给哪些利益范围,可是,这次是在混乱时期,大家是否愿意让出些许利益范围,是否愿意商量怎么对待海家,就不得而知了。

    “门主,海家突然成了南城的第十一顶级势力,那么,你说他们会得到哪些利益范围,大不大?”俏书生道。

    “不知道啊,这就看各大势力是否愿意让出自己的利益范围了,在平时,他们可能会让出自己的势力范围,哪怕很不情愿,也必须让出,因为他们有过约定,但是,现在就难说了,现在是混乱时期,越混乱,也就越没有规矩,到手的财富,就不愿意轻易让出。”刘一道。

    “那这样来说,海家不是又要和其他势力战一场?”俏书生道。

    “呵呵,这就不需要我们担心了,这是海家和南城其他顶级势力的事情,反正,我们在这里只是一个商行而已,商行的利益,从买卖当中赚取就行了,没必要再和南城的顶级势力争夺其他的利益范围了。”刘一道。

    “是,门主。”

    在刘一他们讨论之时,海家修士正在打扫战场,同时,也在建造海家总部,这次和平南宗一战,战斗十分激烈,不仅双方修士死伤惨重,更把海家总部给破坏的非常严重,除了一些核心的地方没有受到波及之外,其他地方,都已经面目全非,狼藉一片。

    “家主,如今老祖宗的实力暴露,我们要去和其他势力争夺一份利益范围吗?”有长老一边收拾战场,一边道。

    “利益范围,我们海家这一份肯定不能少,不过,不是现在,现在我们最主要的是收拾战场,重建我们总部。”海家家主道。

    “是,家主。”

    不仅海家,南城其他势力也是一样。

    南极宗,一众高层同样聚集在一起。

    “宗主,没想到海家居然隐藏有如此实力,让我们的修士白跑一趟。”有人道。

    “是啊,不仅我们的修士白跑一趟,更是因为海家进入顶级势力,利益范围又要重新划分,我们不是又要让出一部分利益吗?”有人道。

    “对啊,宗主,怎么办?我们真的让出一部分利益吗?”有人道。

    “好了,这个利益范围,以后再说,目前,海家海没有这个胆子,向我们十大势力讨要利益范围。”南极宗宗主道。

    “真的?那就好,对了,宗主,钱宝商行的事情,宗主打算如何处理?”有人道。

    “钱宝商行?哼,你们都是废物,那么多人,居然被钱宝商行这么几十个人给弄得团团转,活该。”南极宗宗主怒道。

    “啊,宗主,难道就这样算了?”有人道。

    “不算了,还能怎么样?钱宝商行的实力,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连平南宗都忌惮他们,你们认为,我们距离钱宝商行那么远,能把钱宝商行怎么样吗?”南极宗宗叹气道。

    南极宗在钱宝商行手上吃了大亏,南极宗宗主心里肯定不好受,要是在寻常时刻,他肯定要带人去钱宝商行找回公道,找回面子,但是,在这个混乱时刻,他也不敢乱来,别到时没有讨回公道,反而让南极宗损失惨重,那就划不来。

    在这个时刻,不仅南极宗,就是南城的各个势力,对于任何一件事情,都要认真考虑,不敢轻举妄动。

    让南极宗跨越如此远的距离,去找钱宝商行的麻烦,他们自然不愿意,别说找钱宝商行的麻烦,别自己的修士,在去钱宝商行的路上,就出了意外,这也是很正常的事实。

    其它势力,和南极宗差不多,也是小心谨慎。

    平南宗也是,回去之后,也没有任何其它的动作了,其实,大家也可以猜到,他们这次损失不少,肯定要修养一段时间,因此,沉默一段时间,也是很正常的。

    整个南城,讨论第十一顶级势力海家之事,和平南宗与海家之间的战斗的散修很活跃,而各个势力都是安静的修炼,安静的思考,安静的修养。

    这样一来,南城就出现了这样一个状况,就是南城的散修十分活跃,十分热闹,而各个势力之间,却是异常安静,都很有默契的保持沉默。

    就连大家期待第十一顶级势力海家讨要利益范围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不过也是,这段时间,海家连战场都没有打扫完,重建海家总部的事情,更是刚刚开始,这时,他们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讨要利益范围,而其他势力,自然不可能主动把利益范围送到海家。

    “对了,门主,你说海家那最后出现的老头是什么修为?”突然,蛮老怪问道。

    “哈哈,蛮老怪,你没有感受到吗?”刘一道。

    “没有啊,给我的感觉,他就像个普通人一样,没有任何修为啊。”蛮老怪道。

    “是啊,这就说明,他肯定超越了结丹期,至于具体是什么修为,我就不知道了。”刘一道。

    “是啊,不仅那老头超越了结丹期,就连平南宗后来出现的几个人,都是超越了结丹期的存在。”这时,俏书生也接口道。

    “是啊,想要成为顶级势力,必须有至少一位超越了结丹期存在的修士,才能被大家承认。而平南宗想要扫平南城,自然要把十大势力的超越了结丹期存在的修士给扫平,因此,平南宗有不少超越了结丹期存在,这并不奇怪。”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平南宗这次空手而归,那是因为他们估算错误了海家实力,否则,海家就没有这么幸运。”

    也是,如果平南宗早先知道海家有超越了结丹期的存在,他们肯定会派出更多的超越了结丹期修士的存在,前往海家,解决海家的超越了结丹期的存在。

    哪里能像现在这样,他们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要不是平南宗的那几个超越了结丹期的存在及时赶到,平南宗这次出征的修士,恐怕全部都交代在了海家,这样的话,对于平南宗来说,损失将是巨大的。

    “宗主,超越了结丹期存在,究竟是什么境界啊?”俏书生问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