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海家家主来访!”

    “报,南蛮宗宗主来访!”

    “报,南极宗宗主来访!”

    ......,......。

    在钱百万送灵石给李家家主等人,努力劝说李家家主等人再拿出一些珍贵的物品来参加明天的拍卖会时,刘一突然接到来报,居然是十一大顶级势力之主,连决来访。

    “诸位道友来访,刘某倍感荣幸,里边请。”看着自由峰大门前,泾渭分明的两伙修士,笑着道。

    其中,平南宗宗主站在左边,他身边是段家家主和夏家家主;南极宗宗主站在右边,他身边是剩余的南城顶级势力之主。

    从他们的站位,刘一可以看出,除了段家和夏家投靠了平南宗,支持平南宗外,其他顶级势力,都是反对平南宗的,毕竟,在他们看来,平南宗是外来势力,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外来势力,却把南城搞得乌烟瘴气,灭了很多一流势力,现在可以说,平南宗占据了南城的半壁江山。

    南城各个顶级势力,没有哪个势力,比得上平南宗,真要说起来,也许他们南城所有顶级势力联合起来,才抵得上一个平南宗,由此可见,平南宗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平南宗发展迅速,而且,又强势无比,南城其他顶级势力,自然也就排挤平南宗,可惜了,想要其他势力联合起来一起对付平南宗,也是不太可能,别说其他势力平常就有恩怨,就算没有,他们毕竟各自代表自己的利益,很难一条心,不像平南宗,他们本来就是一个宗门,根本就存在二心之说,因此,他们力量空前的团结。

    双方实力相差不大,一方是团结一致,一方是一盘散沙,孰胜孰劣,显而易见。

    这次,这些势力之主,来的钱宝商行,也就是商讨结盟之事,可是,想要结盟,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要不是被平南宗给吓坏了,知道不结盟,就得灭亡,他们单个势力,是没法抗衡平南宗,他们也不会结盟的。

    想要结盟,就得先会盟,可是,会盟,还得选会盟的地点,可是,这就难办了,谁都想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会盟,可是,又有谁愿意在别人的势力范围内会盟的,不说别的,就是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也不会把会盟地点放在别的势力范围内。

    这就麻烦了,都要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会盟,那就有的争执了,于是,他们争来争去,最终,还是决定大家一起去钱宝商行会盟,在钱宝商行,大家都放心,不用担心对方搞小动作,另外,如果能够劝说钱宝商行,让钱宝商行也加盟的话,就更加好了。

    至于平南宗宗主等人为何也会出现在这里,这就不得而知了,也许他们是为了破坏南极宗他们的会盟,也许还有其他的目的。

    “哈哈,刘门主客气了,这次平某冒昧打扰,还望刘门主别见外。”平南宗宗主平南道。

    至于段家家主和夏家家主,自然是瞪着刘一,要不是平南要来,也许他们才不会拜访刘一呢。

    “平宗主客气了,以平宗主的威名,来我钱宝商行,是看得起刘某,刘某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是打扰刘一呢?里边请!”刘一道,并且,请平南等人进入自由峰。

    “刘门主,在下南宫,这次冒昧打扰,还望海涵。”南极宗宗主道。

    “哈哈,南宫宗主客气了,以你们南极宗的威名,在南城,你南宫宗主去哪里,都不存在打扰之理,你能来我小小的钱宝商行,刘某倍感荣幸。诸位里边请!”刘一道。

    对于南城各大势力的宗主,除了海家家主外,其他人,刘一都没有见过,不过,万事通传来的资料里面,都有他们的资料,而这次,他们都没有伪装,刘一自然能够认出他们。

    “刘门主,上次你西区一行,海某没有招待好,还望刘门主勿怪。”海家家主道。

    上次,海家家主只是在海湾修真坊市和刘一匆匆见了一面,就离开了,而和刘一商谈的结盟,也一直没有付诸行动,因此,他此次的目的,除了和其他顶级势力会盟外,最主要的还是商谈以前达成的结盟之事。

    和南城各个势力结盟,海家家主不太上心,但是,和钱宝商行结盟,却是迫在眉睫的事情,刻不容缓。

    当然了,这次会盟刚好在钱宝商行,他也就一起来了,也想听听会盟的内容,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在意多一方联盟,如果条件太苛刻的话,他就不加人这个会结盟了。

    “哈哈,海家主客气了,上次你也是忙,我能理解,海家主别怪刘某上次没有出手相助就行了。”刘一道。

    “哪里哪里,上次是我们海家的事情,怎么好意思劳烦刘门主呢。”海家家主道。

    刘一和海家家主站在那里说来说去,看的段家家主和夏家家主心中火冒三丈,于是,段家家主忍不住道:“哼,和阿猫阿狗说这么久,可见,你也只是阿猫阿狗之辈。”

    “平南,你来我钱宝商行,我欢迎,但是,下次记得别带阿猫阿狗了,我钱宝商行不是阿猫阿狗能来的地方。”刘一道,这里是钱宝商行,别说刘一没做错什么,就算刘一做错了,也轮不到别人来说。

    “你,你找死...”段家家主大怒道。

    “平南宗,叫你的狗闭嘴,否则,我这里不欢迎你。”刘一道。

    来到钱宝商行,还如此嚣张,刘一不知道段家家主哪里来到底气,就算平南宗宗主,来到钱宝商行,也没有如此放肆。

    “好了,你闭嘴,我们进去吧。”平南带着两人进去了。

    刘一也带着海家家主等人,一起进去。

    进入会客厅之后,还是这样,刘一做主座,平南宗宗主和段家家主以及夏家家主坐在刘一左边;而海家家主和南极宗宗主等人,坐在刘一的右边。

    入座之后,万事通亲自为大家泡茶,这可是难得的殊荣,其实,这也没办法,这段时间,钱宝商行的人都比较忙,只有万事通稍微清闲一点,更何况,在他们来到钱宝商行之后,万事通才发现他们,来不及向刘一汇报,他们就已经到了自由峰,因此,万事通也想听一听各大势力之主,这次悄然来到钱宝商行,所为何事,反正万事通心里就感觉,有大事要发生了。

    “诸位,请喝茶!”刘一道。

    “请!...”

    “请!...”

    “请!...”

    .....

    喝了一口茶之后,刘一就直入正题的开口道:“诸位,不知你们来我钱宝商行,所谓何事?”

    “哈哈,听闻这次七天拍卖会上有有趣的东西,所有,来看看...”海家家主道。

    “是啊,来这里参加拍卖会,自然要见一见刘门主了,刘门主不会不欢迎我们吧?...”南极宗宗主道。

    ......

    南极宗宗主他们,自然不会说他们来到钱宝商行,是为了借此地会盟,更何况还有南极宗宗主在此,怎么可能把会盟之事说出呢?

    “哦,原来是参加七天拍卖会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不知平宗主呢?你们不会也来参加七天拍卖会的吧?”

    “自然,七天拍卖会,连续拍卖七天,肯定有不少好东西,要是错过了,岂不后悔?”平南宗宗主平南道。

    “哈哈,真没想到区区一个七天拍卖会,竟然吸引了你们这些大人物前来捧场,刘某在此感谢各位,不知各位是否有什么物品,需要在拍卖会上拍卖,有的话,我这就给各位安排一下。”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诸位远道而来,肯定也辛苦了,这样吧,诸位就暂时住在自由峰如何?”

    “哈哈,能够入住自由峰,求之不得。”平南道。

    “客随主便,听刘门主安排就是了。”海家家主道。

    于是,刘一就命人给他们安排住处了。

    偌大的客厅,就只剩下刘一和万事通两人了。

    “万先生,你说他们是什么意思?”刘一问道。

    “对不起,门主,我的情报工作还是不足,他们到了钱宝商行,我们才知道,这是我的错,不过,他们的到来,给了我很不好的感觉,我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万事通道。

    “好了,这也不怪你,他们应该是偷偷前来的,别说你们情报处,就是其他势力的情报机构,也没有得到他们前来的消息。至于他们来这里的目的,我们不知道,也别瞎猜了,我们就以不变应万变。”刘一道。

    “恩知道了,我一定会让人密切关注他们的。”万事通道。

    “不用了,就随他们去吧,我倒想看看他们究竟要做什么。”刘一道。

    现在监视他们,其实也起不到效果,因此,刘一不打算让万事通的人跟踪他们,监视他们,在钱宝商行,不用任何人监视,只要有任何异动,刘一都能够发现,整个城池,刘一都不知道偷偷布置了多少监视阵法,明的暗的数不胜数。(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