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景闹翻天,自由峰却一切如故,平静而安宁。

    南城十一大顶级实力,被刘一安排在自由峰的一座庭院里面,庭院里面,风景如画,景色怡人,一座巨大的院子,匿藏着山间美色,四季如春。

    而庭院中间,确实一座座小型楼房,小型楼房不大,几时平米,只有一层,外形却装扮形态各异,犹如天然雕刻,鬼斧神工,各种景色,各种物形栩栩如生。

    平时,此院子都是空缺,是用来招待钱宝商行贵客用的院子,如今,用来招待南城十一大顶级的势力之主,却也刚好合适。

    整个庭院里面,有着九十九栋小型楼房,九九极数,也是九九之阵,这九九栋楼房,其实,也是九十九个阵基。当然了,除了刘一和梦小娇,没人知道就是。

    十一大顶级势力之主,就是被刘一安排在这里,让他们自己选择喜欢的房子,入住自己喜欢的楼房。

    对于选房子,其实,他们还是很讲究的,平南和段家以及夏家他们靠近,而其他的势力,也是选择靠近的楼房。

    刚一进入房间,平南和段夏两家家主聚集在一起,而,南城的其他势力之主也是聚集在一起。

    “宗主,我们现在入住钱宝商行,自由峰里面,对于外界完全隔绝,安全吗?”夏家家主问道。

    “是啊,宗主,我们住在这里,如故钱宝商行想要对我们做些什么的话,我们不是成了他们的瓮中之鳖吗?”段家家主道。

    “放心吧,刘门主还没有这么下作。再说了,既来之,则安之,都进来了,担心也没有用了。”平南宗宗主平南道。

    “是,我们听宗主的,不过,我就不明白,宗主你为什么要亲自来钱宝商行?不知宗主是否可以告知我们一二?”段家家主道。

    “好了,如今你们也是平南宗的人了,我本来是不应该瞒着你们的,但是,有些事,知道的人越少,也就越好,所以,我不是不愿意告诉你,而是,除了我以外,平南宗其他长老和修士都不知道。你们只要按照我的命令行事就行了。”平南宗宗主道。

    “是,宗主,我们就跟在宗主身旁,听候宗主调遣。”夏家家主道。

    段夏两家,投靠平南宗,加入平南宗之后,让平南宗的实力突然大涨,一跃成为南城第一势力,实力之强,简直可以统领整个南城的所有势力。

    好在平南宗其他势力也不是吃素的,在平南宗实力大涨,控制南城半壁江山之后,他们也隐隐形成联盟,共同抵抗平南宗,再加上平南宗似乎也不愿意损失太大,没有急于拿下南城所有势力,因此,这些顶级势力,暂时还是相当安全的,至于究竟能安全多久,那就得看平南宗对于他们各个势力的忍耐程度了,反正现在南城,没有一家是平南宗的敌手。

    不仅平南他们聚集在一起,就连海家家主,南极宗宗主等势力之主,也是聚集在一起。

    “好了,诸位都来了,没有本人监视吧?”南极宗宗主道。

    “没有,放心吧,我想刘门主不像这种人,不会对我们进行监视的。”海家家主道。

    “那可不一定,我们来到他们的地盘,他们不监视我们,你们扪心自问,你们信吗?”南皇宗宗主道。

    “如故一般人,我是不相信,别说别人,如果我是刘门主的话,对于这么多势力之主,莫名前来,我是一定会派人暗中监视的,可是,刚才我查看了一下,确实没有人监视我们,这也就只有刘门主这样的修士,才能如此大方吧。”南蛮宗宗主道。

    “的确,刘门主没有让人监视我们,确实出乎我们的意料,不过,大家还是小心一点,还有,平南宗宗主怎么也出现在这里?难道他是冲我们来的?”南极宗宗主道。

    “哈哈,南宫宗主说的在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我想大家都明白,至于刘门主,其实,我觉得他知道和不知道,对我们来说,都没什么影响,我们要小心的还是平南宗宗主,他如果知道我们的目的的话,一定会破坏我们的联盟的。”海家家主道。

    “哼,不管平南知道些什么,我们的结盟,都势在必行,我们没有任何一家,能够单独抵挡平南宗和段夏两家的攻击。现在这次会盟,只是为了商讨一下具体的事物。”南皇中宗主道。

    “具体事物,其实,我想你们谁都不愿意把自己宗门的弟子交给别的势力指挥,因此,我们还是各自管束自己门下的弟子,让自己门下的弟子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海家家主道,接着,海家家主又道:“至于我们的结盟,也就是,在哪个势力又危险之时。我们不能袖手旁观,而是助一臂之力。”

    “好,也只能这样了,否则,把我们的弟子叫出来,交给别人指挥,我也不放心,我想你们也是一样吧,要你们把你们的弟子,给我指挥,你们也不愿意吧,”南蛮宗道。

    “这个也只有这样了,本来嘛,组织个联盟,大家利用这个联盟来阻挡平南宗,这样统一调度,才能起到有效的作用,更能够阻止平南宗,不过,既然大家都不愿意,那么,这次的会盟就到此为止吧。”南极宗宗主道。

    “行,就到此为止吧,不过,大家说好了,如果平南宗攻击我们的势力的话,其他没有受到攻击的势力,不能袖手旁观,必须出手援助。”南蛮宗宗主道。

    从如今的形式来看,就是南蛮宗和海家最危险了,毕竟,他们处在南城西区,而西区却是有夏家和段家两个同为顶级势力的家族投靠了平南宗,如果平南宗攻击海家和南蛮宗任何一家,都意味着要面对平南宗、夏家、段家三大顶级势力的攻击。

    一家抵挡三家,不管南蛮宗还是海家,都没有那个实力。

    因此,从目前局势来看,平南宗下一步最可能攻击的势力,就是南蛮宗或者海家。

    “你也知足吧,平南宗暂时没有攻击你们两家,你们两家已经很幸运了,如果我是平南宗宗主的话,我一早就攻下了你们两家,不过,既然大家都结盟了,那么,互相帮助也是应该的,下次如果平宗敢攻击你们的话,我南皇宗一定会帮忙的。”南皇宗宗主道。

    别看南蛮宗和海家危险之极,随时都可能遭到平南宗的致命攻击,但是,他们南皇宗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东区,没有顶级势力投靠平南宗,但是,东区,也被平南宗拿下了半个东区。

    在东区各个顶级势力的眼皮子底下,迅速拿下半个东区,也让南皇宗坐卧不安,不敢肯定如果平南宗下一次直接攻击他们的话,他们能否抵挡平南宗的攻击。

    因此,东区各个顶级势力,现在同样是提心吊胆,担心之极,唯有南区的各个势力,因为离平南宗较远,受到平南宗的影响没有那么大。

    因此,对于南蛮宗宗主提出的一方受到攻击,其他势力得去救援,很是赞成。

    “好吧,既然如此,我们这次会盟,就叫守望相助。大家都守望相助,一家有难,大家支援。”南极宗宗主道。

    “多谢南宫家主!”南蛮宗主道。

    “好了,就这么说定了,大家回去吧,别在这呆太久,免得别人生疑,暴露我们的目的。”南极宗主道。

    于是,南极宗等顶级势力的会盟,也就到此结束了。

    对于这座庭院里面发生的事情,刘一不知道,自从刘一说了不用监视他们之后,钱宝商行,就没有留下任何修士监视这个庭院,这个庭院,完全成了南城各大顶级势力的私人领地一般,钱宝商行根本没有去管那里的事情。

    不过,话又说回来,刘一没有监视他们,但是,他们也不知道外界的信息,不知道外界已经知道他们已经到了钱宝商行的事情。

    “哎!我该怎么才能让他们主动交出一下极品物品,来参加拍卖会呢?”刘一低语道。

    拍卖会入场费如今如此之高,如果拍卖的物品太平凡了,那么,这次钱宝商行也许就彻底臭了,可是,珍贵的极品物品,刘一以及钱宝商行都没有,因此,刘一只有把主意打到各大顶级势力之主身上去了,只要从他们身上抠出的物品,绝对是不简单的极品物品。

    “平南宗主,南宫宗主......你们住的还习惯吧?”刘一走入庭院,大声喊道。

    “原来是刘门主,多谢刘门主了,这个地方清静,安逸,环境优美,景色怡人,很少有这样的地方,我们住的太舒服了,多谢了,不知道刘门主这次来是为了...?”平南宗宗主平南道。

    “哈哈,几位宗主说来参加七天拍卖会,这不,我把消息透露出去了,我说你们几大宗主有好东西要拍卖,希望大家多准备点灵石,别因大家灵石不足而导致几位宗主的物品低价拍卖出去了,否则,谁还敢拿好东西来我们拍卖行拍卖?”刘一道。

    “什么?你把我们在这的消息透露出去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