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声“救命”之声,在这紧张的竞拍当中,显得非常突兀。

    本来正在继续加价竞拍的钱百万,立刻停止了竞拍,而是向着声音传来之处望去,其实,不仅钱百万,就是所有人都转头,目光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这时,七天拍卖会场入口处,撞撞跌跌的有着一个身着钱宝商行服装的清秀少女,正慌张的往拍卖会场跑去,同时,口中还喊着:救命。

    静!整个会场十分的安静!除了那少女的脚步声以及呼喊声之外,再也没有了其它的声音。

    显然,整个拍卖会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搞懵了,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不知道这是拍卖会场,这是在拍卖物品吗,更让人奇怪的是,此少女还穿着钱宝商行的服装,也就是说,那是钱宝商行的人。

    “呵呵,刘门主,好像出状况了。”平南宗宗主平南道。

    “哈哈,没事,这紧张的竞拍,让大家精神太紧张了,也该让大家放松放松。...”刘一道。

    “跑啊,我看你往哪里跑?”在刘一的话还没说完时,又一个声音传来。

    接着,大家看到一个嚣张的男子追着那个清秀的少女,一起进来,口里还不停的大喊,在男子身后,还有几个结丹期巅峰修身护卫。

    “哼!”看到这种情况,刘一冷哼一声,接着,一个闪身,就来到那少女身前,护卫着少女,并且,冷眼看着冲进来的男子,开口问道:“怎么回事?”

    “前辈,他欺负我们钱宝商行。”那少女站在刘一身旁开口道。

    那女子一直都坚信钱宝商行不会丢下她不管,因此,她虽然一直被那男子追着,有些害怕,但是,却也不是太害怕,尤其是看到钱宝商行的前辈之后,就更加不害怕了,因此,她说那男子欺负钱宝商行,而不是欺负她。

    “哦?是这样的吗?”刘一盯着那男子道。

    “哼,欺负钱宝商行?谈不上,本少只是看上她了,要她跟我,就这么简单。你也是钱宝商行的,开个价吧?”那男子道。

    “呵呵,好啊,难得你看到上我钱宝商行的女子,小丫头,别怕,说吧,你要多少灵石,才肯跟他走?”刘一问道。

    “啊,前辈,我是钱宝商行的人,我不要跟他走,再多灵石,我也不要跟她走。”那女子惊慌的道,心里想:怎么办啊?难得钱宝商行的前辈真的不管自己了么?

    “不愿意,那就算了,你是我钱宝商行的女修,如果你看上别的门派的修士,只要愿意的话,我们钱宝商行随时放行,但是,如果不愿意的话,不管谁,都别想对我们钱宝商行的女修用强。”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小子,既然他不愿意跟你走,给你个机会,赶紧滚蛋吧。”

    “多谢前辈,多谢前辈...”那少女谢恩道,心想:果然,钱宝商行是不会不管这事的。

    “哼,前辈,我看上她,是她的福气.....”男子还没说完,就被刘一打断了。

    “还不快滚,再不滚,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刘一道。

    现在拍卖会基本物品的拍卖完了,只剩最后一件压轴物品,在拍卖中被迫中断,刘一不想出意外,因此,也就没有惩罚那男子,而是希望快点打发走那男子。

    “哈哈,要我滚,你以为你钱宝商行是什么东西,这次给你面子,赶紧把她献出,否则,别怪本少不客气了。”那男子道。

    “不客气?呵呵,好久没有听到有人这样说钱宝商行了,你很有骨气,可惜,可惜这里是钱宝商行。”刘一道,接着,刘一打手一挥,就把那男子拍飞。

    碰!碰!

    男子被拍飞后,撞在防御罩上,接着又反弹回来,砸在地上,而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昏迷过去了。

    区区一个筑基期修士而已,而且还是个花花少爷,筑基期修为也是靠丹药堆积上去的,实力很弱,对于刘一来说,要灭这样的修士,不过是抬手间的事情,不过,刘一没有立刻击杀此人,而是把他打晕,准备交个钱宝商行的护卫,让护卫去处理。

    “少爷...”其中两护卫跑到那男子身边,大叫道。

    看到那男子只是昏迷了过去,没有性命之忧,也就松了一口气,这是他们保护的少爷,闯祸了,他们不怕,就怕他们的少爷出事。

    “你知不知道我们少爷是什么人啊?你敢这么对他,你死定了。”一个护卫指着刘一道。

    “哦,原来你家少爷是有身份的人啊。”刘一道。

    “那是,怕了吧,怕了就赶紧给我们少爷磕头认罪。”另一个修士听到刘一的话语,以为刘一害怕了,于是,开始嘚瑟起来。

    “认罪就不必了,既然你们少爷那么有身份,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最喜欢宰杀有身份的人。”刘一道,接着,刘一大手一挥,一道冷风一闪而过,接着,那昏迷的男子就被刘一砍下了头颅。

    看到刘一突然的动作,可是把其他人给吓坏了,怎么突然就把那人给宰了,要知道,刘一刚才击昏那男子,就是留手,既然都留手了,又何必再砍了男子的头呢?

    其实,刘一一开始就看出男子是有些背景,不想惹麻烦,因此,只是击昏了此人,但是,却没有下杀手,可是,谁知那护卫还不知好歹,看到刘一留手了,还以为刘一害怕了,竟然要刘一下跪道歉,既然如此,刘一干脆击杀那男子,来个杀鸡儆猴,让其他人看看,钱宝商行的威严是不容践踏的,

    要知道,这个拍卖会,整个南城的修士都在看着,如果钱宝商行太软弱了,不仅让钱宝商行丢人,更是让其他势力,觉得钱宝商行太弱了,虽然钱宝商行真的很弱,不是很强,但是,那都是以前,不是现在,现在的钱宝商行,其实不弱,更何况,就算以前很弱,那也是瞒着大家,大家不知道钱宝商行很弱,大家都以为钱宝商行很厉害,因此,钱宝商行只有时刻保持强势,才能把大家吓住,如果钱宝商行不表现强势,一旦别人知道钱宝商行很弱的话,钱宝商行就危险了。

    “啊!你,你,你竟然杀了少爷,你们钱宝商行完了。”一个护卫指着刘一道。

    “啊!啊!你,你,你竟然杀了少爷,你们惹事了,你们摊上大事了。”另一护卫道。

    可惜,对于护卫的话,刘一没有理会,甚至看都没看护卫,而是开口道:“护卫何在,把他们拉出去宰了,顺便挂在城门口。钱宝商行的威严不容践踏。”

    “是。”

    突然,飞出几个护卫,瞬间就把这两护卫给宰了,顺便也把男子给拉出去了。

    这一切,不过是几秒钟的事情,从刘一突然出手宰了那少爷,到钱宝商行把两护卫给宰了,并且把他们拉出去,才几秒钟时间而已。

    这几秒钟时间,大家都还在震撼当中,刘一的突然杀人,震撼了这里的所有修士,这里的所有修士,都没想到刘一会突然出手,而且这么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别说其他修士,就是那些势力之主,也没想到刘一会这么干脆的出手,在他们看来,刘一最多就是把那男子抓起来调查,调查之后,再做打算,哪知道,刘一居然这样的就宰了他们。

    “住手,刘门主,住手。”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后,平南宗宗主急忙开口道。

    可惜,平南开口的晚了,这是,他们的尸体都被钱宝商行的护卫拉着往门口走去了。

    “刘门主,给个面子,把他们的尸体给我,别把他们挂在门口,如何?”看到他们已死,平南知道自己开口晚了,只好退而居其次,希望刘一别把他们挂在城门口了。

    “他们是你平南宗的修士?”刘一问道。

    “是。”平南道。

    “那就对不住了,平南宗主,他们践踏钱宝商行的尊严,我必须把他们挂在城门口示众。”刘一道。

    平南宗的面子,一般情况下,刘一会给,但是,这次,这么多人看着,如果刘一给了平南宗面子,那么,钱宝商行就没面子了,与钱宝商行的面子相比,刘一还是觉得丢平南宗的面子更好些。

    此人不仅在钱宝商行乱来,更是当做刘一的面,在拍卖会那么多修士面前,不仅破坏钱宝商行的次序,还当作刘一的面,要刘一下跪,这简直就不把钱宝商行放在眼里,简直就在侮辱钱宝商行,因此,刘一才会击杀他们,并且把他们挂在城门口示众。

    他们是平南宗修士,那就最好了,只要把他们挂在城门口,那么,就没有修士敢在钱宝商行乱来。

    因此,刘一只有拒绝平南的请求,坚持要把他们挂在城门口示众。

    “刘门主确定要和我们平南宗为敌吗?”平南道。

    “哈哈,他们践踏钱宝商行的规矩,践踏钱宝商行的威严与尊严,不管他们背后是什么势力,都必须挂在城门口示众,你平南宗也不例外,如果你认为我们在和你们平南宗为敌,想要开战的话,我钱宝商行随时奉陪。”刘一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